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32章

第32章

        白新羽提着行李回到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显然都在厨房忙活呢。他刚找到一个空床位,冯东元和钱亮的脑袋就从门外探了进来。

        “新羽!”冯东元笑着说:“咱们宿舍在一层楼啊,我和俞风城一个班,钱亮在隔壁班。”

        钱亮笑嘻嘻地说:“离这么近,没什么差别嘛,以后还是能一起吃饭,新羽,你这是几班啊?”

        白新羽有气无力地说:“厨师班。”

        “什么?”

        白新羽负气地把行李把地上一摔,大声道:“炊事班!”

        俩人愣了愣,随即面面相觑。

        冯东元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看着白新羽,“其实……炊事班也没什么不好,兵种……”

        “兵种不分贵贱,行了这话我都听多少遍了,别说了。”白新羽一屁股坐在床上,感觉在俩人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

        钱亮抓了抓脑袋,“那个,你应该会喜欢炊事班吧,不用出早操,什么都管得松,你不是一直想回家吗,在炊事班轻松多了。”

        冯东元推了他一把,钱亮讪讪地低下了头。

        白新羽小声说:“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可是……”

        冯东元坐到他旁边,搂着他的肩膀,“新羽,你别灰心,只要你好好表现,连长会把你调回来的。我那天听着班长和连长吵起来了,当时还不知道啥事儿,现在想想,估计就是为了你的事儿,班长人那么好,对每个人都上心的,只要你好好表现,咱们肯定还能一个班。”

        白新羽越听越难受,鼻头发酸,他一把抱住了冯东元,吸着鼻子说:“不可能的,许闯烦死我了,从上火车第一天他就烦我,他是故意挤兑我的!”

        冯东元轻轻拍着他的背,“新羽,你别这么说,我觉得连长不是那样的……”

        “你还帮他说话!”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冯东元温柔地摸着他的头,“你别哭啊,连长喜欢好兵,只要你成为一个好兵,他不会埋没你的。”

        “呜呜呜……”白新羽忍不住哭了出来,“我想回家,真他妈没劲,让我去做饭,我凭什么给他们做饭,我不干,我不想回家……”

        冯东元叹了口气,安抚着他,“新羽,你不能这么想,你欠缺的就是上进心,你应该想着好好训练,让连长刮目相看啊。”

        白新羽摇了摇头,眼泪鼻涕蹭得冯东元肩膀上到处都是。

        钱亮也在旁边一脸无奈的样子。

        到了吃饭时间,俩人也不能久留,安慰了他几句就走了。白新羽慢腾腾地把行李收拾好,尽管千百个不愿意,可还是硬着头皮去厨房了。

        他一进厨房,就差点儿被里面的油烟味儿给呛出来。

        “哎,新兵,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们都快做完了。”

        白新羽嘟囔道:“收拾行李。”

        那个精瘦的男人把他拽到角落,指着地上的一大盆白菜,“把白菜摘了洗了,快。”

        白新羽看着那盆白菜发愣。

        精瘦的男人推了他一把,“快啊。”

        白新羽蹲□,抓着一颗大白菜在水盆里晃来晃去。

        “哎呀我的妈呀。”那人一拍额头,“你这是洗白菜还是教白菜游泳呢!你得把白菜掰开啊。”

        白新羽“哦”了一声,把白菜叶子一片一片地扯了下来,浸在水盆里洗了起来。

        “哎。”那人蹲了下来,“看你细皮嫩肉的,就是城里兵,没干过活儿吧?”他手脚麻利地摘着白菜,“我叫程旺旺,你叫我旺旺就行,你叫啥来着?”

        “白新羽。”

        程旺旺把脑袋探了过来,“哭过?”

        白新羽扭过了头去。

        “唉,有什么大不了的,过段时间你就知道炊事班的好了,现在学点儿手艺,转业了自己开个小饭馆儿,多好。”

        白新羽没吭声。

        “我都打听好了,我家那边盘个店铺只要……”

        程旺旺后边儿说得话,白新羽都没怎么听进去,他就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他刚到部队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可他好不容易适应了新兵营的生活,却被一竿子支到了这里来,他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适应成天做饭种地喂猪的生活,也许他有一天真的会习惯……可是真的习惯了这种生活,怎么想也不是好事儿啊,谁要学做饭种地喂猪啊!他回去怎么帮他哥?开农场?

        武清过来踢了下程旺旺的屁股,“你这嘴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没闲着的时候,啰嗦什么,赶紧洗啊。”

        程旺旺哈哈直笑,“班长,我这是跟新兵交流感情呢,你看这孩子,又俊又害羞,你别吓着人家。”

        武清哼了一声,拿着大炒勺炒肉去了。

        程旺旺推了推白新羽,小声说:“炊事班可爽了,有吃有喝,听我的,你保证喜欢。”

        白新羽将信将疑。闷头洗完菜,他又被程旺旺分派去切肉。他长这么大,是第一次干这种活儿,甚至可以说是第一次摸生肉,一大块儿生肉那种油腻的、软趴趴的手感,让他觉得有点恶心,他拿着刀,不知所措。

        程旺旺抢过刀,给他切了一块儿示范,“多容易,快切吧。”

        白新羽咽了口口水,按着肉切了起来,可那肉太软,容易走刀,白新羽没切几块儿,一刀划在了手指上,血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操……”白新羽愤怒地低骂了一声。

        “哎哟,你真是……”程旺旺无奈地把他拽到一边儿,“行了行了,今天你就看着吧,多学学。”

        白新羽洗干净了手,伤口虽然不深,可血还是止不住,他只能把手指头含在嘴里,默默地看着几个人在厨房里忙活,大家各司其职,配合得挺默契,那一大锅一大锅的菜,原来就是这么炒出来的,他看着武清雄壮的背影,心想这得多大的臂力,才能翻得动那么多菜啊。

        白新羽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一个老兵白了他一眼,“不干活也别站这儿挡路。”

        白新羽撇撇嘴,心说我愿意在这儿啊,他干脆走到了厨房外面,蹲在地上唉声叹气。

        中午饭跟打仗似的做完了,等连队的人都吃完了饭,才轮到他们吃饭。

        白新羽打了饭,跟炊事班的人坐在一起,埋头吃了起来。他们弄了两瓶啤酒,有说有笑地喝了起来。

        炊事班确实和其他兵不一样,中午就可以喝酒,虽说也要训练,可是就算偷懒也没人管,来这里混日子最合适不过了。

        吃完了饭,一个老兵把一双塑料手套甩给了白新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这儿的规矩,新来的刷碗,刷碗你会吧?就是把那个锅碗瓢盆啊都洗干净。”

        白新羽瞪起眼睛,“我一个人?”上百人的餐具,让他一个人刷?要他命啊。

        “哎,没什么难的,一下午就刷出来了,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去吧,不然赶不上做晚饭了。”

        程旺旺笑道:“刷出经验了很快的。”

        白新羽抓起手套,扭身走了。

        他走到厨房,看着堆放着的一餐车一餐车的餐具,眼泪又哗哗开始掉了。他在这里究竟是干什么来的?难道他爸妈把他送进部队,就是让他干这些?这些杂活儿有什么意义?能磨练意志,能让他变成真正的男人吗?扯淡!

        他一边委屈地掉眼泪,一边抓过盘子泄愤般刷了起来,他这辈子所有没干过的活儿、没做过的事儿,都在部队体验完了,他只想回家。

        他就一个人在厨房里刷了一下午的盘子,直到要准备晚饭的时候,他都还没有刷完。炊事班的人嫌他耽误事儿,就把剩下的帮着他刷了,然后又让他去干别的活儿。

        等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白新羽躺在床上,感觉自己都不能动了,他觉得这是他进部队以来最累的一天,不仅身体累,心更累。不过这么累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直到他平静的躺在床上,才再次想起昨晚和俞风城之间发生的事。

        俞风城要是知道他真的来炊事班了,肯定会用那种嘲弄的语气说“果然如此”吧,俞风城一边儿瞧不起他,一边儿又跟他……他们俩现在算什么呀,就摸个鸟什么的,他这么开放的性格,按理说也不该太放在心上,可他就是觉得又别扭又羞耻,仿佛做了什么非常见不得人的事儿,甚至想到和俞风城碰面,他都觉得尴尬无比。

        烦,所有的事情,都烦透了!

        白新羽这一觉睡得特别沉,因为实在累坏了,可是起床号响起的时候,他还是跟着醒了,因为整个炊事班的人都起来了。

        白新羽痛苦地说:“不是不用出早操吗。”

        “是不用出早操,可是要起来给他们准备早饭啊。”程旺旺拍了拍他,“赶紧起床。”

        白新羽已经被折磨得没脾气了,浑浑噩噩地起了床,跟着他们去厨房忙活开了。

        在把一盆辣椒扣地上和再次切到手后,谁都不敢让他出现在厨房了,程旺旺把他领到后院的菜地,让他浇水,那菜地面积不大不小,倒是种了六七种蔬菜,全用简易的大棚罩着。

        白新羽看着那片菜地,郁闷道:“不是有伙食费吗,干嘛自己种地。”

        “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那伙食费,也就是饿不着的标准,想吃点儿水果啊奶啊什么的,就得想办法挤,自给自足点儿青菜,省下来的伙食费不就能让兄弟们吃点儿好的了吗。在新疆当兵不容易,不容易啊。”

        白新羽当时还不理解他的不容易是什么意思,他觉得全世界当兵的都不会容易。

        当时天还没亮,入秋之后,新疆的早晨冷得人牙碜,白新羽裹着棉大衣,哆哆嗦嗦地拿着水管子浇地。他忘了带手套,不一会儿手就冻僵了,因为没经验,他好几次不小心踩进浇了水的土里,结果把棉鞋也给弄湿了,手冷脚冷,整个人冻得直哆嗦。

        等炊事班的人忙完了早饭,武清带着程旺旺来地里“视察”,其实就是看看白新羽有没有把菜都浇死了,结果到哪儿一看,白新羽鞋是湿的,手冻得通红,武清当即就把他从大棚里拎了出来,“你小子怎么浇得水?照着自己的鞋浇啊?”

        白新羽颤声道:“不小心踩着了。”

        “赶紧回宿舍换鞋去。”

        白新羽如获大赦,连忙跑回了宿舍,宿舍里就他一个人,他换好鞋,此时太阳出来了,就不怎么冷了,他正打算出去晒晒太阳,门口迎面就进来一个人,白新羽一惊,顿时就不敢动弹了。

        俞风城进来之后,用脚踢上了门,他看了看宿舍,最后把目光落到了白新羽身上,讽刺地一笑,“我说什么来着,果然来炊事班了。”

        白新羽瞪了俞风城一眼,“来炊事班正合我意,吃好喝好,还能偷懒。”

        俞风城轻哼一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这回顺了你的心了。”

        白新羽心里难受起来,俞风城的嘲弄真是杀伤力巨大,人多少都有自尊心,他也想在瞧不起他的人面前扬眉吐气一把,可是在俞风城面前,他从来没有成功过,他一直就是那个又懒又蠢又不上进的窝囊废。可他最不能理解的事,为什么俞风城一边瞧不起他,一边又来招惹他,他虽然不是什么纯情少年,可至少有一个常识,就是跟别人又亲又摸的前提,是不讨厌对方,不管抱着的是天长地久的心思,还是单纯打一炮的心思,如果讨厌对方,真能硬得起来?俞风城一直以来对他的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真不知道这人是图的什么。

        俞风城走了过来,微微弯身,把脸凑近了白新羽,轻声道:“可我怎么听钱亮说你哭了呢?”

        白新羽反驳道:“你听他吹牛,我什么时候哭了,我来这儿不知道多高兴,要哭也是喜极而泣。”

        俞风城捏起他的下巴,“你真的愿意在这儿呆两年?”

        白新羽硬邦邦地说:“对,混完两年我就回家,多好。”

        俞风城眯了眯眼睛,瞳孔中闪过一丝阴翳,“你真是……从来不让人失望。”

        白新羽推开他的手,“你闲得蛋-疼啊,不回去休息跑我这儿干嘛。”

        俞风城嗤笑一声,暧昧地扫了他下-身一眼,“我闲得蛋疼?你不疼?我看你昨天晚上那个量,也是憋了挺久的吧。”

        一提这茬,白新羽立刻蔫了,他眼神游移起来,“昨晚……不是喝醉了吗。”

        “但你没忘,那就不算醉,这回你可以回答了吧?爽不爽?嗯?”

        白新羽紧张起来,“还……行,就那么回事儿吧。”

        俞风城扳过他的脸,“看着我的眼睛,说实话,昨晚爽不爽?”

        白新羽有点儿不敢看俞风城的眼睛,那双深邃的眼睛又放射出了魔性的光芒,非常蛊惑人心,他在那双眼睛的逼视下,就觉得自己都不太会思考了,整个人都会被俞风城牵着鼻子走。

        “说啊。”俞风城嗓音略带沙哑,循循善诱。

        白新羽恼羞成怒,粗声道:“我都说了还行,还能怎么样,你又不是没长那玩意儿,谁摸都硬,摸久了都射,你以为自己是黄金手啊,不就是互相摸了两下吗,不用我对你负责吧?”

        “用。”俞风城摸着他的脸蛋儿,邪笑道:“你来了这里,两年之内都别想碰一下女人,我也一样,既然咱们俩都挺寂寞的,昨晚又挺舒服的,不如时不时和我互相解决一下,怎么样?”

        有那么一瞬间,白新羽真的心动了,但是他马上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扯淡!我告诉你,你再怎么……我也不会变成同性恋,我喜欢女的。”

        “你确定?”俞风城的手指缓缓移到了他的嘴唇上,轻轻抚摸着,“你昨晚可是吻得挺投入的,你没忘吧。”

        “那是……那是喝醉了。”

        俞风城呵呵笑了笑,“我也没让你变成同性恋,你是不是同性恋,现在还说不准呢,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一声,你昨晚和我亲了半天,还在我手里射了,第二次。”俞风城晃了晃两根手指头,“你还觉得自己笔直得不得了,不心虚吗?”

        白新羽早就心虚了,他结巴道:“我、我就不是……”

        “你不是也没关系。”俞风城笑着露出一口森白的牙,贴在白新羽耳边轻声说:“玩儿直男更刺激。”

        白新羽的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俞风城那种势在必得的姿态充满了侵略性,让他有种被猎人盯上了的压迫感,他强自镇定,冷笑道:“昨天的事儿是喝醉后的意外,肯定没下次了。我知道自己长得帅,真想追我,排号去吧你。”

        俞风城低笑起来,“你想什么呢,我只想上你而已,毕竟你除了这身皮囊,还剩下什么呀。”

        白新羽恼怒地推开他,“滚吧你。”

        俞风城抓着他的胳膊,把他推到了门上,无赖地说:“亲一口。”

        “你他妈的……”

        俞风城低下头,毫不犹豫地堵住了白新羽的嘴唇,尽情吸允着,白新羽毫不犹豫地照着他伸进来的舌头咬了一口,俞风城吃痛,松开了嘴。

        白新羽用力推开他,控制不住地大吼道:“操-你-妈赶紧滚!”

        俞风城愣了愣,白新羽的眼眶似乎有点儿发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好像是白新羽第一次表现出这么强烈的怒意,他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白新羽拉开门,狠狠把他推了出去,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还落了锁。

        俞风城站在门口,摸了摸被咬破了他的舌尖,若有所思地回想着刚才白新羽的表情。

        白新羽靠在门上,气得浑身发抖。

        “你除了这身皮囊,还剩下什么呀?”

        妈的,这是人说的话吗,自己这一整天已经够倒霉的了,为什么还要被俞风城这个煞星连讽带刺的,他欠他什么呀。为什么自己要来当兵,为什么要来炊事班,为什么要碰上俞风城,为什么俞风城要这么……

        白新羽猛然间意识到,他在乎俞风城对他的看法,超过了所有其他人,也许是俞风城太瞧不起他了,以至于他拼命地想证明自己,想让俞风城也能佩服他一回,这种念头太强烈了,所以来了炊事班,他才会这么委屈、这么难堪。可是,恐怕无论他做出什么成绩,俞风城都不会对他另眼相看,因为自己在俞风城眼里,就是个只有皮囊的可以当j□j的窝囊废而已。俞风城这个王八蛋,真是缺德大发了!

        正规兵的生活,正式开始了。

        白新羽被迫接受了自己在炊事班的命运,每天都要围着灶台或者菜地干活儿,平时还要抽出空来上课、训练,不过比起他人,他们的上课和训练都简单多了,几乎没人查岗,所以大家都是能偷懒就偷懒。

        在洗了一个礼拜的盘子后,白新羽终于慢慢能做一些厨房的工作了,一些老兵也就不再难为他,他的活儿被分担了一部分,渐渐地,他发现炊事班的工作果然比其他兵轻松,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高兴不起来。

        冯东元和钱亮依然经常来找他,他们现在都开始训练侦查方面的技能,涵盖的知识和对单兵素质的要求非常高,俩人一说起自己今天干了什么,还要学习什么,都眉飞色舞的样子,那种一天天变强的感觉,对于男人来说相当具有诱惑力。

        那段时间,俞风城都没怎么来找他,他还以为是那天他多少把俞风城给震住了,没想到冯东元说,俞风城几乎把全部的时间都投入到了训练中,在这一届新兵中,他各项成绩几乎都排在第一、第二,单兵素质直逼老兵,连团长都特意来看过一次俞风城的训练。白新羽听到这些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很羡慕,他多希望自己也是那颗冉冉升起的尖子兵。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变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他没爱上炊事班闲散的生活,反而开始怀念拿着真枪打靶的感觉,那是他唯一的强项,只有打靶的时候,他才能体会那种被人羡慕、被人赏识的感觉,他很需要那种感觉,他很需要……有人肯定他。

        这一天,他实在忍不住了,就去找了武清,问武清自己能不能去练射击。

        武清意外地看着他,“你想打靶?”

        白新羽点点头,“我们不是也可以训练的吗。”虽然他们就没训练过几次。

        武清一边盯着他,一边沉默地抽着烟,直到白新羽都被他看得直发毛了,他才站起身,“跟我来。”

        作者有话要说:小白会崛起的  ~大家拭目以待!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2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