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34章

第34章

        那天晚上,整个宿舍的炊事兵们都在热烈讨论着即将运来的猪苗们,居然有十几只猪,成年的和小崽儿都有,可配种可繁殖可持续发展。武清特意为了它们的到来开了个会,要求班上每个人都认真学习,科学化饲养,还进行了分工,白新羽感觉花两个小时讨论如何养猪的人生真是太闪闪发光了!

        第二天下午,猪苗们运到了,武清带着他们亲自去迎接,白新羽老远就闻着那车上传来一股股恶臭,司机把车直接开到了猪圈旁边,然后下了车,打开门,把十几头猪赶下车。

        当那些圆滚滚的灰粉灰粉的猪们吭哧吭哧地跳下车的瞬间,白新羽感觉日头当空照,他有点儿眼晕,可能马上就要昏过去了。

        程旺旺兴奋地说:“哎呀,这回的猪好,你看看一个个的,又肥又结实!新羽,你看啊。”

        白新羽“嗯”了一声,就开始往旁边躲,因为那些猪被赶着朝猪圈跑的时候,还不老实,有两只直接奔着他来了。

        一班人呼呼啦啦地齐上阵,把跑偏了的猪往猪圈的方向赶,一只调皮的小猪躲过了老兵的围堵,直愣愣地朝白新羽奔去,白新羽眼看着那一百来斤的小猪撒丫子朝他跑来,眼睛都瞪直了,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吓得嗷了一声,转身就跑。。

        武清大喊道:“白新羽!你跑什么,堵住啊。”

        白新羽吼叫道:“要撞上了要撞上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小猪好像以为白新羽在跟它玩儿似的,白新羽跑哪儿它跟哪儿,在车上憋了好几天,一朝落地,它撒欢儿地跑来跑去,好几个人都没拦住。

        白新羽都快哭了,“我靠!干嘛跟着我啊,我不是你妈啊!”

        一群老兵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武清忍着笑,吼道:“快!往猪圈里跑,把它带进去!”

        白新羽看着猪圈里的一群成年猪,又看了看身后跟着的小猪,经历了艰难的抉择之后,还是朝着猪圈跑了过去。身后的小猪一靠近猪圈,终于被老兵们给堵住了,合力赶了进去。

        白新羽这才松了口气,感觉比在新兵营早起跑五公里还累。

        程旺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狠拍着白新羽的肩膀,“哈哈,以后可有你受的了,哈哈,我第一次见人怕猪的,啊啊啊。”

        白新羽恼羞成怒,“谁怕猪了,它要真拱我怎么办,我总不能在原地呆着吧,我又不是缺心眼儿。”

        武清拍了下他的后脑勺,“你就是缺心眼儿,小猪跟你玩儿呢,你越跑它越追,它哪儿敢撞你。”

        白新羽委屈地摸着后脑勺,“班长,我申请不喂猪行吗,我可以干别的……”他看着那一圈的猪,就觉得头皮发麻,他觉得一旦自己进了猪圈,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别的?别的还有给猪洗澡、换草、检查身体,你干吗?”

        白新羽使劲摇头,他哭丧着脸说:“班长,我确实有点儿怕这玩意儿……它们咬不咬人啊?”

        武清瞪着他,“身为人民解放军,你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怕猪?你还能不能行了你?”

        白新羽支吾道:“那……那它们不咬人吧……”

        程旺旺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咬人也得喂!连猪都喂不好,怎么守护边疆,怎么保家卫国?”

        白新羽快吐血了,这他妈逻辑关系在哪儿啊。

        武清道:“你和程旺旺,照着书去拌猪饲料去,昨晚那些剩菜别浪费了。”

        “是,班长。”程旺旺笑嘻嘻地说,“班长,厨房里作料不太够了,咱什么时候去镇上采购去啊?”

        武清斜眼看着他,“你想去了?”

        程旺旺嘿嘿直笑,“也该轮到我去了吧。”

        白新羽愣道:“还能去镇上买东西?不是,这附近还有城镇?”

        武清道:“晚上一起列列单子,到时候让你去。”

        程旺旺作了个揖,“多谢班长!”

        白新羽两眼放光,“班长班长,我能去吗!”他就像被困在原始森林里的倒霉蛋一样,迫切地渴望着能够回归人类城市,他多么想去传说中的城镇看一看啊。

        武清撂下一句话,“跟程旺旺说去。”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新羽马上扑到程旺旺面前,“旺旺哥,带我……”

        他还没说完,一个老兵把他挤到了一边儿去,“你个新兵蛋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了,旺旺,带我吧。”

        “嘿,上次带的就是你!这回该我了。”众人争先恐后起来。

        程旺旺得意地抬起下巴,“哎呀,这两天吧,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白新羽对于去城镇的渴望太强烈了,当天晚上,他就逮着程旺旺落单的时候,把自己从家带来一直积灰到现在的iPad塞到了程旺旺手里,这玩意儿他之前在新兵营一直不敢玩儿,现在也没时间玩儿了,反正留着没用,能换来去城镇走一走,太值得了。

        没想到程旺旺被他吓着了,“你给我这么贵的东西干嘛?”

        白新羽两眼放光,“旺旺哥,带我去镇上吧,带我去吧,求你了。”他拽着程旺旺的胳膊开始撒娇。

        程旺旺都急了,“不是,你……你这是行贿你知不知道,人家给我包烟,给我洗几天衣服顶多了,你给我这个……哎呀你这孩子,你是傻呀还是傻呀,赶紧收回去,被人看着我就说不清了。”

        白新羽不明所以,“这个也不贵啊,而且炊事班管得松,你平时就可以……”

        “不行不行!”程旺旺给他推了回去,“白新羽我告诉你啊,这种事你不能再做第二遍,要是被班长知道了,非削死你不可。”

        白新羽直发愣,还是没觉得哪里错了,毕竟对他来说,这东西跟一包烟的差别不大,但他知道他好像不小心弄巧成拙了,因为程旺旺是第一次这么严肃地跟他说话,让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一下子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惹冯东元生气时的事,那时候的冯东元,表情和现在的程旺旺就有几分相似。

        程旺旺走后,白新羽在原地怔了半天,赶紧把东西藏了起来,灰溜溜地回了宿舍。虽然遭到了拒绝,可他还是没死心,他想起程旺旺说得,给包烟、洗几天衣服,洗衣服他是绝对不愿意的,他连自己的都懒得洗,也就俞煞星那个缺德货强迫他洗过,于是,他又打起了被俞风城抢走的那两条烟的注意,其实,他自己也有点儿馋了。

        不过,要是去跟俞风城要烟,少不了又得亲亲抱抱的,弄的自己好像上赶着想跟俞风城那啥似的,这不好啊……白新羽纠结了起来。说起来,这段时间俞风城干什么呢?真想让他看看自己的打靶成绩,让他看看,自己就算在炊事班,也没有荒废时间。

        到底要不要去找俞风城呢……

        “白新羽。”坐在门口的老兵叫了他一声,白新羽一扭头,就见陈靖站在门口,显然是来找他的。

        白新羽赶紧跑了出去,“班长!”

        陈靖往屋里看了看,武清正背对着他们看书,没注意到陈靖来了。陈靖拉着白新羽走到了楼梯间。

        白新羽高兴地说:“班长,你怎么有空来找我玩儿啊。”

        “什么找你玩儿,你脑子里就剩下玩儿吗。”

        白新羽嘿嘿直笑。

        陈靖搂着白新羽的脖子,低声道:“你上次让我打听的事儿,我给你打听到了。”

        白新羽兴奋地说:“快,快说。”

        “我先警告你,这件事你知道之后,既不能告诉任何人,也不能在武班长面前表现出半点。”

        “是,一定。”

        陈靖眼中也闪烁着光芒,“大概五六年前吧,武班长曾经是雪豹大队的头号狙击手。”

        白新羽瞪大眼睛,又惊奇又兴奋地说:“我靠,这么牛逼?”

        陈靖点点头,“四连长一开始不肯说,我磨了好久才开口的,武班长是咱们军区近几年来出的最厉害的一个神枪手,资格老一些的兵都知道他,但是新疆这边条件艰苦,人员流动性大,到了我这一届很多人都不知道了,你们就更不用说了。”

        “那他为什么会……”曾经是狙击手的人,怎么会跑到炊事班来?用那双重金培养出来的珍贵的狙击手的手去炒菜做饭?

        陈靖轻叹一声,“执行任务的时候腰骨中弹,表面上虽然康复了,但不能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否则会全身僵硬,领导比较器重他,他没有其他技能,也不愿意离开部队,所以就去了炊事班,至少有个好待遇。”

        白新羽的眼神也黯淡了下来,不能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光这一点就完全告别了狙击生涯,那么优秀的狙击手却因为受伤被迫退出前线,那种遗憾和不甘,光是想想就叫人难受,他喃喃道:“怪不得武班长那么厉害,真可惜……”

        “是啊,非常可惜,培养一个狙击手多不容易啊。”陈靖给白新羽整了整领子,“这回你明白没有?”

        白新羽愣道:“明白什么?”

        陈靖拍了下他的脑袋,“你怎么这么笨,这明显是连长特意安排的。”

        白新羽眨了眨眼睛,“真……的?”

        “为什么不能是真的。连长是肯定知道武班长的事儿的,他把你扔到武班长身边,我觉得是有目的的。”陈靖微笑道:“连长真是用心良苦。”

        白新羽咧了咧嘴,“班长,你想多了吧,连长八百辈子看不上我,他只是嫌我成绩差才把我扔炊事班的。”

        “也有这个可能,可是不管怎么样,这是你的机会,如果你一开始就跟着懒散、堕落下去,你就永远也不会发现自己身边有个曾经是全军最厉害的神枪手。新羽,我不要求你射击练得多好,但至少我觉得你不该把军营生涯扔在炊事班里。年前有个全军比武,如果那个时候你的射击成绩突出,我一定会去找连长好好说说,让你下连队,我觉得,这是对你的考验。”

        白新羽被陈靖说得有点儿心动,“真的吗?要是我成绩好的话,我能去你的班吗?”

        “能,只要你的成绩能让我有底气说服连长。新羽,你记着,咱们连长是个好连长,他从来没有针对过个人,他只看成绩,拿出你的成绩来,让他刮目相看。”

        白新羽握紧了拳头,“班长,你等着,我一定让连长后悔!”

        陈靖拍拍他的肩,“好好练,我等着你。”

        白新羽回屋之后,看着武清的背影,悄悄凑了上去,“班长,你干嘛呢?”

        “看书学习。”武清指了指他手里那本儿《科学养猪》。

        “班长啊,明天咱们能去靶场吗?”

        武清头也没抬,“你挺上瘾啊。”

        “嘿嘿。”

        “把猪喂完了我就让你去。”

        白新羽硬着头皮说:“好……”

        武清回过头,“你还不去洗衣服,站这儿干嘛。”

        白新羽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看得武清直皱眉头。白新羽低声道:“班长,你觉得我有天分没有?”

        “什么天分?”

        白新羽做了个打枪的姿势。

        武清白了他一眼,“差远了你。”

        白新羽抓住武清的胳膊,讨好道:“班长,你多教教我吧,我学得很快,我也想像你那么厉害。”

        武清皱眉道:“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啊。”

        白新羽嬉笑道:“我上进嘛。”

        武清莫名其妙,“有空我会教的。”

        “谢谢班长。”

        第二天白天,白新羽趁着午休时间去找俞风城了,他还是决定去跟俞风城要烟,不仅要给程旺旺,也要给武班长,武清也是个嗜烟如命的主,他得投其所好。

        这回白新羽学乖了,不进他们宿舍,而是让冯东元把俞风城叫了出来。

        俞风城出来一看,就见白新羽神神秘秘地背着手,他抱胸看着白新羽,“干什么?”

        白新羽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大蟠桃,得意地晃了晃,“用这个,换一包烟,怎么样?”那蟠桃一看就又甜又水灵,平时不容易吃着,现在的季节就更不好找了,炊事班就这点好了,嘴上亏不着。

        俞风城哼笑一声,一把伸手夺过蟠桃,揣进了兜里。

        白新羽傻眼了,气得直跳脚,“你他妈太黑了!”

        俞风城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特意给我送桃子,这么关心我?”

        “烟!给我烟!”白新羽伸出手。

        俞风城道:“你要烟干嘛?”

        “反正不是我自己抽。”

        “你要孝敬谁啊?说来听听,说得好我就给你。”

        白新羽犹豫了一下,没把武清的事儿说出去,而是道:“炊事班过两天要去镇上采购作料,我想去。”

        俞风城一听就明白了,他笑道:“行,我给你一包。”

        俞风城答应的这么轻易、干脆,白新羽反而不敢相信了,狐疑地看着他,心想这小子不会又有什么馊主意吧。俞风城皱起眉,“不要是吧,不要拉倒。”

        “唉唉唉。”白新羽拽住他的袖子,“要要要,快给我吧。”说着还恋恋不舍地用手指隔着衣服戳俞风城兜里那蟠桃。

        俞风城打开他的手,“以后有好东西记得先来孝敬我。”

        白新羽撇撇嘴,“凭什么呀?”

        俞风城邪笑道:“凭我是你男人。”

        白新羽慢慢地朝他伸出两根中指。

        俞风城把烟给他后,他快速地逃离了现场,这么轻易就用蟠桃换了包烟,还不用亲亲抱抱,真是占了大便宜了……不对,这烟本来就他妈是他自己的啊,他是被虐习惯了吗,不过,这次为什么没有亲亲抱抱呢?俞风城是突然转性了吗?

        “白新羽——”

        “来了!”白新羽推着装满了猪饲料的拖车,晃晃荡荡地朝猪圈过来了。

        程旺旺一看他那造型,顿时乐喷了。白新羽穿着一身雨衣和雨靴,扎着裤腿、戴着手套、罩着口罩,连脑袋都包得严严实实,简直像去生化危机里串场似的。

        白新羽把饲料车推到猪圈旁,赶紧背过身去,用力吸了口气,“我的妈呀,臭死我了。”那拖车上装着一大桶各种剩饭剩菜混合而成的泔水,味道极其难闻,

        程旺旺已经习以为常了,“别矫情了啊,早晚你得习惯。”

        白新羽忍着想跑的冲动,“说吧,怎么喂?”

        “很简单,拿着这个桶,舀了往食槽里倒。”

        白新羽看着那个脏兮兮的桶,再看看一群嗷嗷待哺的猪,有点想吐的冲动。

        程旺旺把桶塞到他手里,“你都不用进猪圈,站外边儿往里倒就行,多容易啊,来吧,早晚你得干,长痛不如短痛。”

        白新羽泪眼汪汪地说:“旺旺哥,在我去之前,你能答应我一个最后的愿望吗。”

        程旺旺“啧”了一声,“你又不是上刑场!”

        “你带我去镇上吧。”他已经把半包烟都给了程旺旺,人看上去挺满意的,但就还是不松口。

        程旺旺挥挥手,“你先去喂猪,这个不急。”

        白新羽含着眼泪拿起桶,忍着恶臭和恶心,闭着眼睛咬着牙从那大桶里舀出一桶泔水,舀出来之后,他把桶往地上一放,抽风似的原地蹦了起来,“啊啊啊啊”地叫开了。

        程旺旺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碰着手了?”

        白新羽一边哭嚎一边甩手,就好像想把身上沾染的臭味甩掉一般,“我妈要是知道我在喂猪,该多心疼啊,我受不了了呜呜呜呜。”

        程旺旺翻了个白眼,“祖宗啊,少爷啊,死不了人的,你认命吧。”

        白新羽发了半天神经,才抱起那桶泔水,小心翼翼地朝猪圈走去,他每一步走得都跟脚下有地雷似的那么小心,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群看着他小眼睛就发光的猪,感觉前方就是敌人的碉堡,他是抱着赴死的决心走过去的。

        程旺旺在后边儿看着他,都快笑饱了。

        白新羽走到猪圈旁,那些猪已经把大脑袋伸了出来,一个个地都想把脸直接伸进泔水桶里,白新羽根本没办法靠近猪圈,他大叫道:“旺旺哥!”

        程旺旺拿起个纸条,走了过来,一下子抽在一只猪的头上,“让开让开,开饭了!赶紧倒!”

        白新羽大吼一声,抱起泔水桶哗啦一声倒进了食槽里,结果有一半儿都倒在了外面,把他那双靴子全都弄湿了,他又大吼了一声,扔下泔水桶,转身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叫,“妈呀它要咬我——”

        第一次给猪喂食,俩人喂了两个小时,程旺旺的感觉就是,明明不是他在喂,但他比给所有猪洗一遍澡还累,白新羽则是神情恍惚,感觉自己所有的自尊都扔在猪圈里了,从那一刻开始,他再也不是白家少爷了,他就是个伺候猪的饲养员。

        那天晚上,白新羽在澡堂子呆了一个小时,用搓澡巾把皮肤搓得都发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他就觉得那股噩梦般的泔水味儿还在缠着他,就连那天晚上睡觉,梦里都是那群用亮晶晶的小黑豆眼睛看着他的猪们,那一大群猪脑袋争相挤到他面前,张开大嘴,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吓得他差点儿尿裤子。

        就这么连着喂了三天猪,程旺旺大概是看白新羽实在被折磨得挺可怜的,就道:“小白公主,别伤心了,我带你去镇上玩儿吧。”

        白新羽暗淡的眼睛终于有了一丝光彩,“真的吗旺旺哥?”

        程旺旺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真的,明天就去,就带你去,乖啊。”

        白新羽激动得差点儿蹦起来,他终于能出去见一见真正的人类社会了,最重要的是,他终于能去见一见传说中的女人了,他这半年只见过母猪,都忘了女人长什么样儿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俞风城蛊惑,做出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明天只要见到女人,他一定能燃起对这种生物的挚爱,哪怕只是远远看看,也足够他坚定不弯了。

        “哦,对了。”程旺旺说:“听说咱们要去镇上,三班班长要顺路搭车去。”

        “三班?”那不就是陈靖那班吗,“为什么?”

        “听说三班这个月三个人过生日,正好咱们有车出去,三班长就说要代表全班去买礼物去。”

        “那好啊。”白新羽挺高兴的。

        “还要带人去。”

        “带谁?”白新羽心里一惊,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俞风城那么干脆地给他烟……

        “你认识的嘛,就是特别猛的那个新兵,大高个子那帅哥。”

        白新羽嘴角有点歪。他企图趁人不备在镇上找一个长得顺眼的姑娘聊聊天、调*的念头,瞬间被掐灭在了摇篮里。

        作者有话要说:Hansey淺爺  画得图,小白的头巾和猪崽都超萌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2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