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44章

第44章

        “我妈想来看你,就找你家老爷子问了你的地址,我没让她来,我想着,那个,你要是生气想揍我,你就揍个痛快。”

        简隋英似乎还处在怔愣中,大概是白新羽突然出现,变化又如此之大,一时都没发出火来。

        白新羽看着简隋英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很是难受,他很想问问他哥现在怎么样了,可是又不敢开口。

        简隋英哑声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回来,一回来就想见你,哥,这回我保证不逃了,对不起,哥,我以前不懂事儿,我特别后悔,你想怎么罚我都行,想怎么揍我都行。”

        简隋英白了他一眼,“懒得揍你。”

        “没事儿,你什么想揍都行,谁叫你是我哥呢,谁叫我做错事儿了。哥……”白新羽舔着脸撒起了娇来,“哥,你别生我气了,我错了,我真错了,我现在真的改好了。”他自小就会撒娇,也知道撒娇对大人管用,把大人哄开心了,给他买这个买那个,变着法子娇惯,他哥别看有时候挺凶的,其实也吃这套。

        果然,简隋英脸色和缓了一些,他瞪了白新羽一眼,“你再怎么认错,我也不会把你从部队放回来。”

        白新羽急道:“我没那个意思。虽然我一开始,是挺想回家的……我刚去的时候,每天活得跟在监狱似的,我也挺、挺怨你的,不过我现在知道,哥你真是为我好。我现在想想自己以前,都不叫个男人,现在才有人样了。我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我觉得我待在部队挺好的。”他又习惯性地摸了摸短短的头发茬子,“我爸妈也都挺高兴的。”

        简隋英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去给我找根儿烟。”

        “哎。”白新羽习惯性地听从指挥,起身给他找烟,围着床转了一圈儿反应过劲儿来了,“哥,你状态不好,还是吃饭吧。”

        “不吃,给我烟。”

        白新羽无奈地从床头柜里翻出烟,给他点上。

        简隋英抽了口烟,又道:“你去弄点儿酒,咱们喝两杯,跟我说说你这几个月都干嘛了。”

        白新羽迟疑道:“哥,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是喝酒伤身,我给你把饭热热?”

        “你把我当林黛玉呢?”

        白新羽无奈,翻出几罐啤酒,又把从家带来的饭菜热了热,酒菜往桌上一摆,然后招呼他哥吃饭。

        简隋英下了床,换了身麻料的居家服,宽松的领口和裤脚把他的身材衬托得有几分消瘦,再加上他脸色苍白,形容憔悴,看上去颇有几分病美男的味道。

        白新羽摸了摸下巴,“哥,你没以前壮了,你多长时间没健身了?”

        简隋英一屁股坐在桌前,先喝了口酒,低声道:“没时间。”

        白新羽嘿嘿笑着掀起毛衣,指着自己的腹肌,得意地说:“哥,你看你看,我现在身材可好了。”

        简隋英连头都懒得抬,吃起了饭。

        白新羽自觉无趣,坐了下来,见惯了简隋英春风得意、天之骄子的模样,现在看他失意的样子很不习惯,白新羽心里实在是难受。

        简隋英道:“说说吧,在部队怎么样?”

        白新羽在他哥面前不怕丢脸,因为这么多年,他任何往死里丢人的样子他哥都见过,也就实话实说,“刚去的时候别提多惨了,训练又累又苦,出点儿错往死里罚,天天晚上都做噩梦、想回家,后来新兵训练结束后,直接把我发配到炊事班喂猪去了。”

        简隋英“哼”了一声,“送你去部队就是锻炼你的。”

        白新羽撇了撇嘴,“确实是把我锻炼了,不过刚开始人家都瞧不起我、挤兑我……”想起刚开始的日子,白新羽也觉得挺不堪回首的。

        “你拖人后腿人家当然瞧不上你,不过你也傻,不会硬气点儿?谁敢欺负你。”

        白新羽叹道:“说得轻松,一屋子人大部分都排挤我,我跟谁硬气啊。”

        简隋英听着有点儿来气,“老俞家的孙子不跟你一批的吗?我托了他舅舅让他照顾你,你没找他吗?”

        白新羽想起俞风城,心想都照顾到床上去了,他嘟囔道:“别提了,开始就他整我整得最狠。”

        简隋英“啧”了一声,“你个没用玩意儿,我手机呢?我给他舅打个电话。”

        “哎,别。”白新羽笑道:“哥,不用了,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的吗,我知道自己一开始不争气,后来我有了点儿拿得出手的成绩,就好多了,年后我就能从炊事班调回连队了,你知道吗,这些都是靠我自己争取来的,所以我现在挺知足的。”

        简隋英看了他一眼,“真的?”

        “嗯,真的。我要还混得那么憋屈,这次回家你们拿鞭子抽我我都不回去。”

        简隋英笑了笑,“行啊,真有点儿出息了。”

        白新羽郑重道:“哥,以前我不懂事,让你操了不少心。现在我也想为你做些什么,哥你一句话,我先把简隋林和李玉这俩龟孙子收拾一顿,保证他们俩月下不来床。”想起自己在镇上施展的那几首拳脚功夫,揍李玉和简隋林这俩小白脸应该不成问题。

        简隋英摇了摇头,“别得瑟了,你现在是军人,别惹事儿。我要收拾他们,有的是办法,不用你操心。”

        白新羽“哦”了一声,“哎,哥,今晚咱们出去玩儿吧。”

        “大过年的,上哪儿玩儿?”

        “我听朋友说有个Gay吧开门,都是外地不回家的,一起聚一聚。”他哥是弯的这件事,在亲戚间是公开的秘密,就是不知道如果他哥知道自己和俞风城也有点儿暧昧不清,会作何表情,他记得他小时候偷看到他哥和男的接吻,就好奇说想试试,被他哥揍得哭爹喊娘的事儿,估计他哥要是知道了,也不能放过他。不过,他和俞风城本来也就是j□j,也没什么好说的。

        简隋英道:“不去。”

        白新羽怕简隋英憋坏了,坐哄右缠的终于让简隋英答应在小区里散散步,俩人喝得浑身暖烘烘的,穿上大衣就下楼了。

        他们聊聊旧事,不小心就逛到了小区门外,突然,停在小区门口的一辆车突然打开了远光灯,那灯光刺得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了,车门打开,白新羽勉强能看出车上下来个男的,他怒道:“哥们儿,你不是故意的吧。”

        那人走进了,白新羽立刻认出了来人是谁,是简隋林的那个合伙坑他哥钱的同学——李玉,他对李玉印象很是深刻,没别的,这小子长得相当好看,根据他对他哥的了解,完全就是他哥喜欢的类型,所有据他观察,这小子和他哥肯定有点儿暧昧关系。

        简隋英见到李玉的瞬间,脸色也变了。

        李玉看了白新羽一眼,白新羽这趟回来,连他爹妈开始都不敢认,更别提只有过一两面之缘的李玉了,李玉显然没认出他来,眼神阴冷地好像要吃人,“简隋英,你身边是不是一天都不能没有男人?”

        白新羽瞪起了眼睛,气得肺都要炸开了,这下他是确实这小子和他哥是那个关系了,合着他哥是被自己的异母弟弟和小情人联手坑了,要不然就他哥那么精明能干的人,怎么可能在阴沟里翻船,这两个人真他妈的该死,白新羽不是个脾气大的人,可是现在他根本就控制不住,伸手对着李玉那白玉一般干净的脸就是狠狠一耳光,然后撸起袖子,准备开练。

        白新羽手劲儿已经变得很大,李玉毫无防备,差点儿被打趴下,他稳住身形,眯着眼睛看着白新羽。

        白新羽透过他眼神的变化,知道他认出自己是谁了,白新羽挑衅地看着他,心想老子打得就是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白脸。

        简隋英特别平静地拍拍白新羽的肩膀,“回去吧。”

        “哥……”白新羽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他还没表现呢。

        李玉上前一步,挡住简隋英,“简哥,我误会了,对不起。”

        简隋英嗤笑道:“我稀罕?滚吧,大过年的别给我添堵。”

        李玉艰涩道:“我、我来给你拜年的,我在这里等你一天了,简哥,让我跟你过个年吧。”

        简隋英充耳不闻,径直往回走,李玉想跟上去,白新羽一步挡在他面前,怒瞪着他,“我哥不想搭理你,你别跟着行不行。你要干什么呀,你和小林子那么坑我哥,还有脸拜年?”

        李玉推开他,就要追上去。

        白新羽一手揪着他衣服的前襟,一手抓住他的胳膊,一个干净利落地过肩摔,就把李玉给拍在了地上,拍完之后,他得意地嘿嘿直笑,这招他用得最顺手了,摔的那叫一个漂亮,真他妈解恨!

        李玉闷哼两声,猛地从地上窜起,手朝着白新羽伸了过来,白新羽想去扣他手腕,却被他抢先一步扣住了脖子,李玉眼里迸射着寒光,在他耳边一字一顿地说,“叫白新羽对吗?我只是想跟他呆一会儿,一会儿就行,别拦着我,现在谁他妈都别拦着我。”说完一把把白新羽推倒在地,拔腿朝小区内跑去。

        白新羽弯着腰,用力咳嗽起来,这李玉的手劲儿真他妈大,明明长得一副挺斯文的样子……真是失策!他嘴里暂时说不出话,心里已经把李玉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等他顺了几口气,才拔腿追了上去,小区里,他哥正在和李玉谈话,他悄悄走了过去,偷听也不是,放着不管也不是,只能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站着。从他们的谈话中,他听得出来,他哥是对这个王八犊子用了真感情的,据他所知,绝对是生平第一次,他真为他哥不值。原来再怎么聪明决绝的人,碰上感情,也可能败得一塌糊涂。

        李玉越逼越近,白新羽忍不住了,蹿了出去,“哥,咱们上楼吧。”

        简隋英点了点头,朝电梯口走去。

        白新羽狠狠瞪了李玉一眼,用嘴型说了个“滚”字,跟着他上楼了。

        “哥,哥,哥。”白新羽追着简隋英屁股后边儿叫唤。

        简隋英烦躁道:“干嘛!”

        白新羽讪道:“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简隋英瞪了他一眼,转身给自己倒了杯酒,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他光着脚靠坐在沙发上,头发散乱,松软的羊绒衫和麻质的睡裤给他增加了几分居家的慵懒气息,他微微偏着头,看着窗外,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夹着烟,白新羽从这个角度看去,正好能看到他线条优美的侧脸和短短的胡茬,他心想,任何一个人为他哥疯狂都不奇怪,就这样不修边幅的颓废模样往那儿一坐,都跟一幅画似的。他扑到沙发上,笑道:“哥,你要喜欢那小子那型的,我认识一个男模,可帅了,我今天就把他叫出来给你过目,怎么样?”

        简隋英抽了口烟,“省省吧,你到底来干什么的,没事儿你就回去吧。”

        “我就是来陪你的啊。”白新羽眨巴着眼睛,讨好地说。

        简隋英沉默了一会儿,“那你跟我去秦皇岛吧。”

        “啊?”秦、秦皇岛?

        “去给我爷爷拜年去,你开车。”

        “现在去?”白新羽看了看表,都快十一点了,不是,时间不是主要问题,怎么会突然要去秦皇岛呢,万一在秦皇岛碰上俞风城了,俞煞星会不会误会自己是为了他去的啊……

        简隋英把烟掐了,站起身,“现在去。”

        白新羽结巴道:“这、这可是你要去的啊,不是我要去的啊。”

        简隋英跟看傻逼似的看着他,“你抽什么疯?”

        “我就是说,那个,这是你让我去秦皇岛的,不是我自己要去的。”

        简隋英道:“不爱去拉倒。”

        “不是不是,你要去我当然要送你去了。”白新羽狗腿地跑进房间,“哥,我给你收拾行李。”

        俩人带上简易的行李,下了楼。

        在车上,白新羽试探着问道:“哥,你还记得你十来岁的时候,带我去过一趟秦皇岛你爷爷家吗?”

        “嗯。”

        “是不是当时你还约了朋友,就是那个霍乔,俞风城的舅舅。”

        简隋英心不在焉地说:“嗯,那小子叫俞风城啊,我都忘了,现在怎么样了?”

        “还行。”

        “你不说他欺负你吗,他回来没有?把他约出来我跟他聊聊。”简隋英口气不善。

        白新羽连连道:“不用不用,我们俩现在……没事儿了,都好了。”

        简隋英失神地看着窗外,喃喃道:“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哥,我小时候,是不是欺负过他啊?”

        “有吧,你小时候爱学我,我什么样儿你什么样儿,你自己想想吧。”

        白新羽忍不住笑了,他哥小时候就是个小流氓,不过只有他哥在场的时候他才敢横,他哥不在,他就是一怂包,“霍乔说,我小时候欺负过他,估计他因为这个嫉恨我吧。”

        “靠,多少年前了,这么小心眼儿。”

        “就是。”白新羽心想,这次去秦皇岛要不要给俞风城打个电话呢?反正去都去了,虽然不是他自己要去的,但是离那么近,吃个饭还是……操!他没有俞风城的电话!

        他们在部队根本用不着手机,多走两步就能找着人,他居然从来没想到要个电话什么的,这样……也好,反正,本来也没打算见面。

        半夜时分,他们到了秦皇岛,老爷子早就睡觉了,保姆给他们安排了客房,白新羽困得不行,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白新羽就醒了。在部队养成了习惯,哪怕昨天开了三、四个小时的夜车,生物钟到点儿了,依然雷打不动睁开了眼睛,他起来洗漱了一番,换上运动鞋,就出去跑步去了。

        简老爷子住的这地儿,是自建的一个中型庄园,养了好几口人,给他种地、养家畜,过着几乎完全自给自足的生活,每天看书喝茶、闲庭散步,简直是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这块地靠近一个大湖,风景、空气都极好,二十多年前刚买的时候,还比较偏僻,现在城市已经开发到附近了,这地的价格蹭蹭往上涨,但是不管多少人来问,老爷子都不卖。自从他小姨死后,这里成了他哥的一个避风港,隔几个月就要来看看,呆上几天。

        他小时候来过一两次,那时候觉得这大农庄好玩儿,长大了嫌这里没空调、、蚊子多,就没再来过,现在再来到这里,心境已经完全不同,他觉得这里闹中取静、空气宜人,真是个好地方,说实话,在新疆当过兵的,以后无论放到哪儿,都不会觉得日子有多苦、条件有多差。

        他绕着湖跑了几圈儿后,就回了农庄,他对这里印象已经很模糊了,但还是努力地在附近寻找了一下当年的记忆。当时他和俞风城都在哪儿,玩儿了什么呢?他真的把俞风城弄哭了好几次?一想到小豆丁一样的俞风城被他欺负得哇哇哭,他就有种莫名地快-感。

        回到屋里,正好赶上要吃早饭了,简老爷子和简隋英都行了。

        “爷爷,哥,你们醒啦。”白新羽笑盈盈地跟他们打招呼,小嘴可甜,“爷爷过年好,爷爷看着还是这么硬朗,好像比上次看着还年轻了。”

        老爷子眉开眼笑,“新羽啊,你小子,就是会说话,来。”老爷子从口袋里掏出个厚实的红包,“难得你来一趟。”

        白新羽笑道:“哎哟,谢谢爷爷,我就不客气啦。”他说那话一半是为了逗老爷子,一半也是出于真心,老爷子今年都七十多了,可是头发都没怎么白,看上去精神矍铄,说话依然铿锵有力,留着短短的头发、挺着笔直的腰板,仿佛还像年轻时那样,军人那种独特的气质,哪怕是上了年纪都改变不了。

        吃饭的时候,老爷子很有兴趣地一直问白新羽在部队的情况,然后感慨自己当年的峥嵘岁月,简老爷子和俞风城的爷爷都是一辈儿的开国元勋,老爷子心思不在仕途,退得早。

        爷仨吃吃饭、聊聊天,时光娴静安稳,白新羽看着简隋英逐渐舒展的眉头,终于暗暗放下心来。

        吃完饭后,他在庄园里闲逛,结果发现这里居然也养了几头猪,他看见那猪圈就走不动步了,他明明应该远离这片臭烘烘的区域,可是天底下的猪是不是都分享一张脸啊,这几头猪怎么跟在新疆养得那几头那么像呢,他甚至能一眼看出这几头猪在猪圈里的地位,哪头营养过剩马上就要被宰了,那头被挤兑得吃不太好,还能多活几个月,最后,他甚至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观察起了它们的食物够不够营养。

        “白少爷。”

        白新羽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老爷子雇来专门伺候猪的人,“啊,啊,你好。”

        “白少爷,你来这儿干嘛?这里脏。”他憨厚地一笑,“您是没见过猪,好奇吧?”

        白新羽表情僵硬,“嗯,是,挺、挺好奇的。”

        “嘿,没啥稀奇的,又脏又臭的。”

        “嗯,那我回去了啊。”白新羽说完,赶紧走了,他走了两步,实在忍不住回过头,“这个,我听说刚生完崽儿的猪吧,一定要多喂水,还要补充食盐水,你这水不太够啊。”

        那人愣住了。

        白新羽边走边说,“我都是听说的,听说的。”最后干脆跑了。

        等人走远了,那人喃喃道:“他怎么知道有母猪刚生完呢……”

        白新羽远离猪圈后,心里涌上淡淡地忧伤,他这是怎么了,他从前灯红酒绿、高贵优雅的生活都喂猪吃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在意别人喂的猪科不科学啊!

        他愤而掏出手机,他要联系从前的酒肉朋友,重新找回点儿当年白少爷的风采,刚给以前的猪朋狗友发了几条信息,他就接到一条短信,他挺意外,这群夜猫子没这么早起来的吧。仔细一看,是一条陌生人发来的信息,他打开一看,只有短短三个字:干嘛呢?

        白新羽想也没想,回了条:你谁呀。

        对方很快也回了:你男人。

        白新羽就感觉腾地一下,他脸皮的温度瞬间升高了。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哈你们见过我这么早更新吗~因为今天要出门所以。。。。红包还没发完,昨天一直在码字,这两天陆陆续续都会发的,尤其是参加赛诗会的小伙伴们!

        PS:今天这章和烧饼里有重复的地方,因为剧情重叠了。。。明天就不会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2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