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48章

第48章

        白新羽直翻白眼,“有本事你弄死我啊。”

        俞风城捏着他的下巴晃了晃的脑袋,“别得意,早晚干死你。”

        白新羽朝他用力比了个中指,推开了他,往回跑去。

        俞风城跟在他后面,缺德地笑着,“一晚上就能跑步了,看来你身体恢复能力不错啊。”

        白新羽骂道:“王八蛋别跟着我。”

        俞风城愉快地笑了起来。

        他们在庄园住了两天,找到了不少农家乐的玩儿法,摘菜、烧烤、钓鱼、打牌,这里远离了市区的喧嚣,简直是一片理想中的净土,难怪简隋英时不时就要来这里休息一段时间。

        当着其他人的面儿,俞风城表现得简直天衣无缝,完全就是白新羽的好战友、好兄弟,而且有礼貌有教养有见识,能说会道,和什么年纪什么背景的人都能侃侃而谈,获得了简老爷子的高度评价,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大好青年,晚上会偷偷摸摸跑到战友的床上,硬要抱着人家睡觉呢。

        眼看在秦皇岛呆了快一个星期,简隋英终于打算离开了,白新羽开车带着他回了北京,俞风城也同时告了辞。

        白新羽把他哥送回来时的住处后,就被他哥打发回家了,毕竟难得回来一趟,也得多陪陪父母。

        一到家,他妈就问了他很多他哥的事儿,白新羽嘱咐他妈,他回部队之后也会经常打电话回来问他哥的近况,让他妈多留意着。

        回到房间,白新羽把自己甩到了床上,疲倦地叹了口气,这几天发生的事是在太多了,原本以为这趟回来是来休假的,结果居然比在部队还累,更倒霉的是,还被俞风城给……本来以为自己靠赢了俞风城一回换来的假期,现在想想,真是赔得血本无归,俞风城还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真让人恨得牙痒痒。

        他的手机发出嘀嘀地声响,他拿过来一看,是俞风城发过来的短信:到家了?

        又是三字经,奶奶的,白新羽没理他。

        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这回居然是彩信,附着一个照片,他胆战心惊地打开照片一看,居然是他的睡脸,那照片里他头发蓬乱、眼睛浮肿、脸都睡歪了,还张着嘴流口水,相当毁形象,他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紧接着一条短信就追了过来:这艳-照如何,还加了一个特欠揍的“﹃”表情。

        白新羽忍不住对着空气骂了声娘,马上把电话回拨了过去,“我靠俞风城,你他妈照的什么破照片,我这么无死角的俊脸你都能给照成这样,你找死啊你!”

        电话那头传来俞风城的笑声,“下次再不回我信息或者电话,我就给你发一张。”

        “你……”白新羽颤声道:“照了不止一张?”

        俞风城温柔地说:“你猜。”

        “俞风城你他妈的……”白新羽无力地倒回了床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俞风城道:“你的假期还有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你老实点儿,在家多陪陪父母,要是让我知道你出去鬼混,你就死定了,知道吗?”

        白新羽冷哼一声,“这真轮不到你管。”

        俞风城阴笑道:“等咱们回部队,我看你还敢不敢说这句话。”

        白新羽默默在心里骂着他。其实就算俞风城不说,他也没打算出去玩儿,一是实在没那个心思,二是时间有限,三是……他实在有点害怕自己见了以前那些朋友,他们看到顶个板寸、十点就要回家睡觉的自己会是什么反应,以他们这群人的脾性,绝对少不了一通冷嘲热讽,那些人是不会理解他在部队做的事有什么意义的,就像从前的自己不了解、也不屑了解一样。不过是离开了九个月,他就觉得跟那些人距离太遥远了。

        不过,他以前最要好的哥们儿邹行,他还是联系了,邹行其实挺多方面跟他挺像的,人都不坏,就是能嘚瑟,他们唯一最大的不同就是,邹行家比他家有钱多了,能让邹行多败几年。

        他跟邹行见面的时候,特意说了别找别人,别去夜总会,就俩人找了个日料餐厅,要了个包间,自己早早到了在哪儿等着。

        邹行一推开拉门,就看到了盘腿坐在榻榻米上的白新羽,腰板挺得笔直。

        白新羽转头笑道:“兄弟,来啦。”毫不意外地,他也在邹行脸上看到了那种迷茫和不敢置信。

        邹行指着他,颤声道:“你、你,新羽?”

        “是啊,妈的,回来每个人见我都跟见鬼似的。”白新羽摸了摸脑袋,疑惑道:“真差那么多?”

        邹行扑了上来,一把抓住了白新羽的胳膊,“我靠,简直是大变活人啊,哈哈哈哈哈。”

        白新羽也跟着大笑起来,“来,坐。”

        邹行凑他身边坐下了,搂着他的肩膀叹道:“哎,你这一走大半年,想死我了。”

        “扯淡吧,你想我?你天天不忙着泡妞儿呢吗。”

        “泡什么妞儿啊,自从你去部队之后,我爸妈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也琢磨着把我送去,吓死小爷了好吗,我这段时间一直特规矩、特乖,每天按时去我爸那儿上班,都不敢迟到,开玩笑啊,谁想去那鬼地方啊,兄弟,我同情你。”

        白新羽笑了笑,“开始去确实不习惯,后来就适应了,呆久了觉得也还行,每天都挺充实的。”

        邹行身体后仰,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没听错吧,你说你、你适应了?”

        “是啊。”白新羽摸摸脑袋,“不适应还能怎么样,只能你适应环境,不能环境适应你啊。”这句话一开始是钱亮和他说的,他记到了现在。

        邹行眨巴着眼睛,仔细看着现在脱胎换骨的白新羽,叹了口气,有些失落地说:“你真的变了好多啊。”

        白新羽笑道:“邹行,我现在觉得日子过得比以前有意义,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换做以前的我,绝对打死都不会相信,有一天我会觉得当兵也挺好的,但现在我真就这么感觉,我觉得我到了做点儿正事儿的年纪了。”

        邹行沉默了一下,抓了抓脑袋,“你这样我可真不习惯。”

        白新羽笑笑,“那咱们不说这个了,来喝酒,我呆不了几天就得回去了,下次回来怎么也得一两年后了。”

        邹行跟他碰了碰杯,俩人干了一杯酒,邹行摸了摸,轻咳一声,“新羽,你走之后,他们提起你都有点儿幸灾乐祸,觉得你去了部队肯定要不了一个月就会哭着回来,没想到你坚持了这么久,今天见到你,跟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说句实话,兄弟觉得你这样挺好的,真的,看着特别精神、特别利索。”

        白新羽噗嗤一笑,“要不你也来?”

        邹行连连摆手,“我不行,我吃不了那苦,不过,看着你突然这么懂事儿了,我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你说得对,咱们都到了该做点儿正事儿的年纪了。我打算以后好好上班儿学东西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白新羽打断他道:“你别觉得自己不行,我刚去部队的时候,也觉得自己不行,觉得自己肯定吃不了那个苦,可人的潜力真是出乎人意料的,你相信我现在每天五点多起床,起来先去跑个几公里,要不然就觉得浑身难受吗,人都是磨练出来的,所以你肯定行。”

        邹行笑道:“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儿真他妈让人不习惯。”

        白新羽哈哈笑了起来,“难得有教育你的机会,不得好好把握把握,行了,不说了,希望我下次再回来的时候,我也不一样了,你也不一样了。”

        邹行举起杯,“好,等你下次再回来,我也让你吃惊一把。”

        俩人再次碰杯,一饮而尽,席间他们聊着这几个月彼此身边的事,发现俩人原本几乎重合的生活圈子,此时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但他们聊得还是很投机,白新羽自然没好意思说自己在炊事班做饭养猪,而是把自己的成绩吹嘘了一番。

        吃完饭后,邹行一定要带去他酒吧,给他办个欢迎宴,白新羽开始不想去,但是盛情难却,再加上他也不能一直躲着以前的朋友,免得让人说闲话,所以最后还是去了。

        这回听说白新羽回来了,来了不少人,邹行包下了一个大厅,一群人在里面尽情地玩乐,他们这些人的聚会,依然是老一套,酒、大麻、女人。白新羽不想显得自己格格不入,也就装着还是以前的样子和他们笑闹,但心里对这样的场面已经有些排斥,更何况到了十点钟,他很准时地困了。可惜他以前那些酒肉朋友不可能这么放过他,轮番灌他酒,终于成功把他灌晕了。

        白新羽迷迷糊糊间,感觉一个香喷喷的、柔软的东西投入了自己怀里,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白新羽睁开眼睛,宿醉的晕眩感袭来,让他恢复意识的一瞬间,就难受了起来。他轻哼了一声,想翻个身,去突然感觉旁边有东西,他一愣,瞪大眼睛一看,居然是个人,女人。

        白新羽怔住了,那是个挺漂亮的女人,只是带妆睡了一晚上,显得满脸倦容,被子里隐约能看到她赤-裸的肩头,估计是光着的。

        白新羽眨了眨眼睛,仔细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这个女人他有印象,昨晚酒吧里一直围着他旁边转悠的,灌了他好几杯酒,难道自己喝晕了之后,邹行他们就把他们打包送酒店了?这样的“贴心”服务,绝对是那伙人干得出来的,而且他一没结婚二没正式女朋友,男人之间这么做再正常不过,就连他以前都不止一次干过这样的顺水人情,可是现在他却觉得头皮发麻,和一个陌生女人在陌生的地方醒来,让他无法控制地感到心虚。他居然第一时间想到了俞风城的话,“你要是敢在外面鬼混……”

        白新羽悄悄地坐了起来,正想着怎么处理,那女人醒了,看着他,眼神很是混沌。

        白新羽无奈道:“早。”

        女人爬了起来,身子光溜溜地,她却不甚在意,“这哪儿啊?几点了?”

        白新羽道:“不知道,我喝晕了。”

        女人笑了笑,“晕了?”她朝白新羽抛了个媚眼,暧昧地说:“真晕假晕啊,你昨晚不是挺厉害的嘛。”

        白新羽皱了皱眉,他总感觉不太对,他以前喝醉的次数很多,按照他的经验,男人要是真醉了,根本不存在什么酒后乱性,醉得爬都爬不动、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做剧烈运动?但他也没戳破,这样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他笑道:“过奖了啊美女。”

        女人起身穿起了衣服,然后点上根烟,懒懒地撒着娇,“楼下就是Chanel,我看上个包,送我吧。”

        白新羽笑了笑,“行,走吧。”虽然他觉得自己昨晚应该是没碰她,但是俩人在酒店里睡了一夜,谁会信他们纯盖被子交流感情,要是连一个包他都不表示表示,传出去他就成笑柄了,他也习惯了这样的交易,彼此都不啰嗦,挺干净利落的。

        俩人穿戴整齐,下了楼,他拿出手机看了看,结果发现居然有好几条信息和未接来电,大部分都是俞风城的,他吓了一跳,“美女,你先去挑,我打个电话。”

        女人笑着就进店挑东西去了,白新羽站在门口,赶紧给俞风城回了个电话。

        “喂?”接通电话,俞风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上去不太愉悦。

        白新羽道:“干嘛呀给我打那么多电话。”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跟朋友喝酒,喝多了,睡到现在。”

        “喝酒?只是喝酒吗?”

        “还吃了晚饭行吗,你也管得太宽了吧。”白新羽撇了撇嘴,想着电话那头俞风城肯定一脸不爽的样子,嘴角就禁不住地上扬。

        俞风城轻哼一声,“想我没有?”

        “才几天没见啊,想个屁。”白新羽低声道:“你能不能不查岗啊,没几天就回去了。”

        俞风城低笑道:“你现在敢嫌我烦,等回部队看我怎么收拾你。”

        白新羽也哼了一声,“小爷现在可不是忍你欺负的了,等我回去再修炼修炼格斗,早晚赢过你。”

        “啧啧,才赢了一次射击就不知道姓什么了是吧。”

        白新羽还想张狂几句,那女的拎着一个包蹦到了他面前,白新羽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已经笑着说“这个怎么样?好看吗?”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俞风城冷道:“谁跟你说话呢?”

        白新羽拼命朝她打手势,让她走,然后故作冷静地说:“什么跟我说话,我在给我妈买礼物呢,旁边的顾客。”

        “买什么礼物?”

        “包,难得回来一趟,不得哄哄我妈。”他赶紧走进店里,让俞风城听到店员给别人介绍东西的声音。

        俞风城这才相信了,“嗯,那你买吧,以后记得随时保持手机通畅。”

        “知道了知道了。”白新羽匆匆挂了电话,松了口气,要是让俞风城知道他跟陌生女人在酒店睡了一夜,现在还在给人家买度夜资,估计能掐死他。

        那女人掩着嘴笑,悄悄在他耳边道:“刚是你老婆啊?对不起哦。”

        白新羽怔了怔,心里掀起不小的风浪,刚才他们的对话和他的表情,能让人误会他在和自己老婆说话?可是回想一下,确实……挺暧昧的,旁人看了,恐怕真的会有那样的误会,他一时有些害怕,他和俞风城的关系,是不是发展得太过了,简直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这太不正常了……

        他结账的时候,顺便也真的给他妈买了个包,那女的跟他要电话,白新羽不想给,但架不住她大庭广众之下撒娇,只好给了,然后匆匆开车走了。这件事并没有在他心里留下太多涟漪,毕竟不管昨晚究竟是睡了还是没睡,他都觉得自己不该产生什么负罪感,何况他觉得他压根儿就没睡。

        回到家后,他妈抱怨他昨晚上又不回来不打电话,他赶紧拿出礼物,好好哄了一番。他在家的这段时间,家庭气氛一直非常和谐,他爸不再动不动就数落他,而是喜欢和他聊聊部队上的事儿,他妈也不再经常看着他唉声叹气,反而当着他的面儿给别的亲戚打电话,夸奖自己的儿子变得又稳重又懂事。白新羽自认为也没稳重到哪儿去,但是跟他以前一比,确实现在好了太多,他一直渴望的来自父亲的赏识,原来这么简单就可以得到,这种被人认可的、有尊严的感觉,真的让人很满足。

        转眼,短暂的探亲假就结束了,他收拾好两大包行李,里面塞满了带给战友的东西,来到了机场。

        在机场,他和俞风城汇合了。当着他父母的面儿,俞风城依然是那个阳光向上的好战友,含笑答应他爸妈好好照顾他。他妈抱着他哭了一会儿后,就依依不舍地把他送进了安检。

        俩人一过安检,俞风城立刻原形毕露,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笑道:“屁股好点儿没有?”

        白新羽捶了他肚子一拳,“再说揍死你。”

        俞风城哈哈直笑,“这回你怎么没哭呢?第一次去部队的时候,你哭得整个站台都要被你眼泪淹了。”

        “你那时候就看到我了?”

        “废话,那么多兵,就你哭得像世界末日似的,谁能不注意你。”

        想起那时候,白新羽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对当时的他来说,可不就跟世界末日似的,他撇了撇嘴,“我现在不是长大了吗。”

        “确实有点儿进步。”

        白新羽想到马上就要回部队了,惆怅的同时,居然又有一点儿期待,他什么时候这么贱骨头了?真是奇怪了。

        他在临上飞机前,给他哥又打了通电话,他哥心不在焉的样子,叮嘱他在部队好好训练,没说其他的,就挂了,白新羽叹了口气,觉得他哥的情绪短时间内是好不了了。

        俩人登机了,飞机载着他们飞上了晴空,白新羽看着窗外越变越小的城市风景,心里暗暗发誓,等他下次回来,一定要有让自己更骄傲的成绩,成为更让他爸妈、他哥赏识的男人。

        他们中途转了一次飞机,降落在了离昆仑山最近的机场,然后坐上汽车,往营区赶去。

        又回到了这个寒冷而贫瘠的地方,白新羽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禁轻叹了口气。

        俞风城道:“怎么了,你不愿意回来也没办法。”

        “也不是不愿意回来,我也说不清了,又想回来又不想回来。”

        俞风城呵呵笑道:“你矫不矫情。”

        “呿,这是人之常情,你就一点儿都没有舍不得家?”

        “当然有,家我随时可以回,但是通往雪豹大队的路可不会一直等着我,我回来要更重要的目标。”

        “目标……”白新羽喃喃咀嚼着这两个字,心里不禁有些羡慕。他多希望自己也有个更具体的目标,光是好好训练,变成更合格的军人,这么笼统的目标,好像已经无法满足他了,像俞风城这样,有一个特别清晰的目标,真是件特别幸运的事,因为那样就可以把全部精力投入进去,然后通过努力看到自己一步步逼近,那个过程一定让人热血沸腾。他看着俞风城,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如果去了雪豹大队,我以后是不是就看不到你了”

        俞风城愣了愣,沉默了一下道:“是。”

        不知道为什么,在俞风城那短暂沉默的两三秒间,白新羽特别紧张,紧张得心脏好像都要停止跳动了,然后俞风城说出了那个字,那一瞬间,他的心情介于“果然如此”和“去你妈的”之间,相当复杂。

        白新羽哼笑一声,“好事儿啊,那你赶紧去吧。”

        俞风城看了他一眼,这回居然没因为白新羽的讽刺而做出什么反应,反而淡淡地说:“我会的,我小舅说,过几个月他们就会要求各个团选送人才,我会是其中之一,虽然雪豹大队的选拔是层层淘汰,到最后可能选送的这一批人一个都留不下,但我一定会是那个留下的。”

        白新羽暗暗握紧了拳头,心脏发闷。

        作者有话要说:小白回部队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2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