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46章

第46章

        白新羽推开他的手,“行了别闹了,你回……”他抓住俞风城手腕的时候,突然摸到了湿-黏的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血,他马上翻开俞风城的袖子,见那血是从胳膊上流下来的,“这、这怎么回事?”俞风城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刚才一路上光线都很暗,他根本没注意到俞风城受伤了,现在回想起来,俞风城一直都挡在他们前面。

        俞风城看了看,“哦”了一声。

        “哦个屁啊,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他扒下俞风城的衣服,才发现俞风城的胳膊被啤酒瓶划伤了,看上去伤口不浅,他急道:“你他妈跟我耍什么酷啊,受伤了不说,跟我上医院去。”

        “去什么医院,万一被查到怎么办。”俞风城指指他们跟酒店借的药箱,“伤不重,我自己心里有数,给我包上就行。”

        白新羽狐疑地看着他啊,“真的行?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不会。”俞风城皱眉道:“这点儿伤除了留疤还能留什么。”

        白新羽拿过药箱,“你把衬衫也脱了。”

        俞风城坐在床上,张开胳膊,笑看着白新羽,“你帮我脱啊。”

        白新羽“嘶”了一声,“你刚刚手不是还能用吗。”

        “如果你不提醒我的话,还能用,现在不行了。”

        白新羽翻了个白眼,上去给他解开了扣子,俞风城的衬衫里什么都没穿,大片赤-裸的胸肌呈现在了白新羽面前。

        俞风城轻轻拿手环住了白新羽的腰,抬头看着他,微眯起眼睛,“你嘴角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女人的口红。”

        白新羽不自觉地抹了抹嘴角,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丝心虚,脱口而出,“不知道。”

        俞风城哼了一声,“不知道?打了一架你就失忆了?”

        白新羽假装没听见,小心翼翼地脱掉俞风城的衣服,拿酒精棉擦拭着俞风城的伤口。

        俞风城微微蹙眉,却还是不依不饶地问:“是那个女人吗?你除了亲了她,还干了什么?”

        白新羽把伤口周围的血清理干净,发现确实不算严重,但还是得去医院封几针,“你这伤得去医院缝针,要不不容易好。”

        俞风城把他的脸掰了过来,“回话。”

        白新羽无奈,犹豫了一下,讪讪道:“就亲了一下,没干别的。”

        “你还想干别的?”

        白新羽羞恼道:“你有完没完啊,去不去医院。”

        “不去。”俞风城一把推开了他,脸色很是阴沉。

        “那我先给你包上……”

        “用不着你管,滚吧。”

        白新羽也有点儿上火,“干嘛呀你,闹什么呀。”

        俞风城踢了一脚药箱,不客气地说:“滚出去。”

        “这不是你给我开的房间吗?”

        “现在不是了。”

        “我钱包落在酒吧了,我今晚睡哪儿啊。”

        俞风城瞪着他。

        白新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心虚什么,他也没做错什么啊,可看着俞风城的眼睛,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事儿了似的,这种感觉太操-蛋了,他凑了过去,“那个,我先给你包上吧,明天天亮了你自己去医院行了吧。”

        俞风城只是瞪着他,还是不说话。

        白新羽叹了口气,拿起纱布给俞风城一层层地缠起了胳膊,缠完之后,看着纱布上渗出来的血,想着刚才俞风城毫不犹豫护在他们身前的样子,心里微微一动,他看着俞风城,小声说:“我后来不是拒绝她了吗。”

        “那我要是不出现呢?”

        “我也打算拒绝她的。”

        俞风城斜眼看着他,“真的?”

        “真的啊。”

        俞风城把他的脑袋压了下来,“那你为什么拒绝她?”

        “我-操,你有完没完了。”白新羽快怒了。

        俞风城歪着嘴角一笑,“是不是因为我?”

        “我是因为我哥,我是陪他出来玩儿的,他状态不好,我没那心思。”

        俞风城眯起眼睛。

        白新羽实在不想为这个问题跟他纠缠不清,“好吧好吧,也有一点儿是因为你。”

        俞风城把他的脑袋再往下压了一点儿,嘴唇几乎贴上他的嘴唇,“你可真会说话啊,嗯?”

        “你还想怎么样?”

        俞风城大言不惭地说:“我生气呢,你哄哄我。”

        “你生哪门子气啊大哥?”

        俞风城亲亲碰了碰他的嘴唇,就厌恶地皱起眉,拿过自己的衣服就往他嘴上蹭。俞风城那衬衫是参了牛仔面料的,厚实得不行,擦起来当然不舒服,白新羽用力推了一下,就听俞风城闷哼一声,白新羽一看,他推的刚好是俞风城受伤的那只胳膊。他吓了一跳,“你没事儿吧?”

        俞风城幽怨地瞪着他。

        白新羽都快被这反常的俞风城弄疯了,不过是脱了一身军装,俞风城怎么突然这么难缠了呢,不对,俞风城从前就很难缠,但是以前他们在部队,鲜少有独处时间,所以再难缠也还算有所收敛,现在他们关在一个房间里,俞煞星的蛮不讲理好像要爆发了,他只得无奈道:“你别乱动了行不行。”

        俞风城揪着他的衣领,“哄我。”

        白新羽哭笑不得,“你让我怎么哄你?”

        “去把嘴洗干净。”

        “我洗,我洗行了吧。”白新羽跑到浴室,使劲搓嘴唇,把那唇瓣搓得都红了。他回来之后,一摊手,“满意了吗?你把我哥房间的门卡给我,我去他那儿对付一晚吧。”

        俞风城道:“没哄完呢。”

        白新羽简直想杀人,“你还想怎么样?”

        “过来。”俞风城朝他伸出手。

        白新羽走了过去,俞风城揽住他的腰,“亲我一下,让我检查检查。”

        白新羽低头看着无赖一般的俞风城,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调头就走,可是别说俞风城会不会让他出这个门了,就算让,他真的走得出去吗。虽然不太想承认,可是这几天,他好像真的有点儿想俞风城了,这种“想”,应该跟思念没什么关系,纯粹是一个人在过去的八个多月里几乎天天见面,充斥着自己的生活,突然好几天见不着,不习惯罢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俞风城已经成了他军营生活,或者说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呢?他看着俞风城深邃的眼眸,着了魔似的低下了头,贴上了那柔软的唇。

        俞风城张开嘴,含住他的下唇瓣,软软地吸允着,舌尖顶进他的牙床,扫过他光滑的牙齿,最后勾缠着他的舌头,尽情舔-弄、允吻着。

        白新羽不自觉地捧住了俞风城的脸,辗转揉-弄着他的唇,他们交换着彼此的气息和唾液,属于对方的熟悉的味道让人大脑有些发晕。俞风城放在白新羽腰上的手不自觉收紧了,他用力一带,白新羽只觉眼前一花,就被他压倒在了床上。白新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火热的嘴唇又贴了上来,堵住了他所有的语言。

        俞风城的手毫不迟疑地隔着牛仔裤抓住了白新羽的宝贝,由于牛仔布料非常厚,握住那东西,他就拿手掌在上面来回搓弄,即使是这样,白新羽也立刻有了反应。

        “俞风城,咱们别……”

        “别什么,现在说这个太晚了吧。”俞风城轻轻咬了他嘴唇一口,熟练地拽下了他裤子的拉链,大手探了进去,终于摸到了那热乎乎的宝贝,“最后一次碰你这里,应该是一个多月前了吧?这段时间你有自己摸摸吗?”

        白新羽抽了口气,“没、没有。”

        “骗人的吧?你有没有像以前在新兵连那样,半夜躲在被子里打飞机?嗯?”

        “没有……”

        “为什么没有啊?”俞风城一边轻轻咬着他的喉结,一边抚弄着他的*。

        “忙,我他妈忙得要死。”

        俞风城轻哼一声,“忙?十分钟打个飞机的时间都没有?”

        “你才十分钟,你全家都十分钟……啊……”白新羽低叫了一声,他被俞风城恶意地抓了一下,刺激得眼角都渗出了水来。

        “我十分钟?”俞风城低笑两声,“我每次都为了配合你才提前射出来的,你想不想试试我真正有多久?”

        “不想。”白新羽满脸通红,身体不自觉地扭动起来,俞风城对如何撩拨他太清楚了,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他丢盔弃甲。

        “说实话,你到底为什么没自-慰呢?是因为自己摸着不爽吗?”俞风城暧昧地耳语,“还是我摸的比较舒服吧?”

        白新羽咬牙道:“废话,当然是别人摸舒服。”

        “‘别人’是专指我吧?”

        “那可不一定……啊啊……你你你!王八蛋,你他妈再敢用力……”白新羽夹紧了腿,*的洪流朝着下-身涌去,他本来因为打了一场架,酒醒得差不多了,现在却觉得脑子更加不清醒了。

        俞风城熟练地剥了他的衣服,雨点般的吻落在他前胸,白新羽的宝贝在他手心里站了起来,任他随意操控着。

        俩人自从镇上那一夜后,就再没这么亲热过,在部队里是几乎找不到独处时间的,就算躲到那个角落、树林子里亲亲摸摸,也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被人发现,同时还要忍受严寒,通常都草草结束,简直比偷-情还艰难,哪儿会有这么暖和又舒适的环境让俩人尽情地堕落,白新羽不自觉地有点儿飘飘然,总感觉在部队里没能好好享受的事儿在这儿被补偿了。

        白新羽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心态,也抚摸着俞风城的腰身,手不断下移,最后探进了他裤子里,揉弄着他的大宝贝,俩人又热情如火地互相溜起了鸟,只是这回白新羽有所顾忌,不断担心地问:“你胳膊没事儿吧?”

        问了两次后,俞风城烦了,“闭嘴,别扫兴。”

        白新羽轻哼了一声,报复性地咬了一口俞风城的下巴,俞风城把嘴唇凑了过来,俩人又是亲得不可开交。

        一来二去,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白新羽喝了酒、又打了架,本来精神就处于亢奋状态,此时这暧昧热烈的气氛更是火上添柴,俞风城不断地亲吻着他的脸颊、脖子、胸口,抚弄着他的*,这架势分明是前-戏的内容,白新羽隐隐觉得事情有些失控,理智告诉他应该立刻停下,可是他有些舍不得这种尽情释放的感觉,当他们在食堂臭烘烘的后门、阴冷的小树林和人迹罕至的训练场角落里“偷-情”的时候,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能挡风的屋子,最好再有张床,如今一切都有了,白新羽实在舍不得打破这一刻的奢华体验。

        俞风城突然把白新羽翻了过来,滚烫的唇落在那光-裸的背上,他一边抚弄着白新羽的*,一边伸长了胳膊,拿过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润滑剂。

        白新羽当时正把脸埋在被子里,扭动着身体,并没有看到,他只觉得俞风城手下的动作突然停了,他还难耐地蹭起了床单。直到他感觉屁股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接着俞风城的手欺近了那个地方,他才猛地惊醒过来,一阵头皮发麻。

        =========和-谐-呀-和-谐===========

        白新羽撑开沉重的眼皮,只觉眼睛干涩肿胀得几乎睁不开,大脑一阵晕眩,四肢跟灌了铅一样沉,只要一动,全身都跟散架了一般疼,尤其是下-身的某个地方传来的诡异的疼痛感……他怔了几秒,昨夜的记忆翻江倒海般袭来,他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如同当机了一样,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记忆。

        他……他被男人上了……靠……他真的被男人上了!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他在部队那么如狼似虎的地方都没被上,为什么回了家却……俞风城居然真的敢上他,要是手边儿有枪,他真想一枪崩了俞风城!他脑海里正唱大戏一般上演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和画面时,罪魁祸首出现了,俞风城穿着浴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显然刚洗完澡的,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脸蛋儿像花一样绽放着,别提多精神了。

        俞风城看了趴在床上的白新羽一眼,“醒了?”

        白新羽转过脖子,瞪着红通通的眼睛看着他。

        俞风城走过去坐到了床上,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怎么了?疼吗?”

        白新羽咬牙切齿道:“你……你他妈的……你居然敢……”想起昨晚的一些细节,要说俞风城强-奸他,他有点儿底气不足,毕竟也是他自己往虎口里送的,可是他一想到自己就这么被那啥了,心情怎么都无法平静。

        俞风城侧躺在床上,用手支撑着脑袋,跟逗弄小狗似的摸着他的下巴,“我干都干了,你现在跟我讨论敢不敢,是不是太晚了。”他笑了笑,凑近白新羽,哑声道:“你昨晚不是很爽吗,可别醒了就不认账啊。”

        “我昨晚喝多了!”白新羽大声辩解道,结果这么一喊,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得不像话。

        “所以呢?你失忆了吗?”俞风城翻身压在他身上,魔性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你想跟我说你不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你真的不记得你射了几次,我又射了几次?你不记得你夹着我的腰叫我的名字?还是不记得我插在里面的感觉……”

        白新羽脸红得都要滴血了,“你他妈耍流氓……”

        俞风城邪笑道:“我是耍流氓,你不也挺配合的嘛。白新羽,你早该料到有这一天的吧,我不可能每次摸摸你就能满足了,早晚我会这么做。”

        白新羽其实有预感,早晚他们会发展到这一步了,可是他只想享受和人互相慰籍的快-感,根本不想被爆-菊啊。他一把用手捂住了眼睛,连气都生不出来了,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而且跟俞风城这种人,无论是理论还是打架,都不会成功,再说他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他只觉得自己从刚入部队开始就被俞风城威逼引诱,落入他的掌控,现在成功被那啥了,好像真是早晚的事儿,他现在就是觉得非常羞耻,还有下边儿非常疼……

        俞风城把他的手拉了下来,轻声道:“害羞了?”

        白新羽转过了身去,把脸埋在了被子里,“你别烦我行不行。”

        俞风城一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从背后抱住他的腰,用行动告诉他“不行”。

        一碰触到俞风城结实修长的身体,白新羽对于昨晚的记忆更加强烈了,不仅浑身都僵硬起来。

        俞风城轻轻舔着他的耳朵,暧昧地直笑,“你不是一直自命风流吗,上个床就害羞成这样?”

        白新羽闷声道:“那他妈都是我上别人。”

        “只要有快-感,又有什么区别。”俞风城的手温柔抚摸着他的身体,哑声道:“我早说过,我会把你操-晕过去,我是不是一个言出必行的男人?”说完还缺德地笑了起来。

        白新羽狠狠用手肘撞了下他的腹部,俞风城疼得闷叫了一声,一把抓住了白新羽的胳膊,按在了床上,“别乱动,让我抱一会儿。”

        “抱个屁!”白新羽用肩膀撞开他,就想坐起来,俞风城却搂紧他的腰,让他的后背紧紧贴着自己的前胸。

        白新羽羞恼道:“放开我!我要起来!”

        “别折腾了,你起不来的。”俞风城轻轻亲着他的脖子,手脚并用地把他的身体束缚住,低笑道:“你信不信,我还能让你更舒服、更爽。”

        白新羽闷声道:“你能不能别烦我,让我睡一会儿。”他想安静地哀悼一下自己的贞洁都不行吗?

        “你睡啊。”

        “你抱着我我怎么睡。”

        “那是你不够困。”

        白新羽咬牙道:“你有完没完!”

        俞风城用牙齿磨着他的耳朵,轻笑道:“我想抱抱你嘛。”

        白新羽心尖一颤,有点儿受不了俞风城这种略带撒娇的语气,那种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他们是情侣一样,这个实在太突破他的承受能力了,他身体僵硬地蜷缩在被子里,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俩人就这么安静地躺着,谁都没有说话,如此安静的、平和的时光,让人体会到一丝丝地温情,俞风城放在他腰间的那只沉重的胳膊,让他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踏实的感觉。

        过了半天,白新羽突然想起什么,“我哥呢?”

        “还睡觉呢,现在也才9点。”

        白新羽松了口气,“我要去看看他。”说着就要起来。

        俞风城勾着他的腰把他拽了回来,“我去吧,你这么过去是想告诉他昨晚你被我上了?”

        白新羽恼羞成怒,“你他妈再说!”

        俞风城拍了拍他的脑袋,利落地下了床,变吹口哨变穿衣服。

        白新羽一眼就看到俞风城胳膊上的纱布已经被染红了一大块,虽然昨晚上他故意打了一拳,想想也是挺解恨的,可是想到俞风城这伤是为他和他哥受的,他又有点儿过意不去。

        俞风城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邪笑道:“不用愧疚,我已经讨回报酬了。”

        白新羽朝他比了个中指,气得手都有点儿发抖。

        俞风城朝他飞了个吻,穿好衣服,开门走了。

        白新羽立刻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他下了床,只觉整个下盘痛麻不已,双腿发软,而且有点儿合不拢,他试着走了两步,两条腿严重不停使唤,不知道他当年刚学走路是不是也是这么力不从心,他每走一步,就想起俞风城昨晚压着他,如野兽般凶猛撞击的场景,那每一幅画面回忆起来都让人头皮发麻。

        好不容易挪到了浴室,他赶紧冲了个澡。刚披上浴巾,浴室门就被打开了,俞风城站在门口,“你要洗澡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白新羽瞪着他,恶声恶气地说:“我要拉屎也要跟你汇报吗。”

        俞风城挑了挑眉,“火气不小啊,算了,今天就不和你计较。”

        “我哥怎么样?”

        “呼呼睡大觉呢。”

        “他没……发现什么吧?”白新羽心虚地问。

        “都说了他睡觉呢,能发现什么。”

        白新羽这才松了口气。

        俞风城走进浴室,从他手里接过毛巾,暧昧地笑着,“我给你擦头发吧。”

        白新羽有点儿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眼神闪躲着,“不用,我、我去找我哥。”

        俞风城抱着他的腰把他堵在墙角,低下头,在他脸旁吹着气,“认识你这么久,第一次发现……你脸皮这么薄?”

        作者有话要说:小白终于被吃啦~~肉肉晚点补上!

        推荐基友的文!土豪攻X炸毛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