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55章

第55章

        几人一走出办公楼,就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大熊大笑道:“我都猜到了肯定有我,哎哟,还真有点儿紧张啊。”

        梁小毛阴阳怪气地说:“有你不奇怪,有谁都不奇怪,就是……”他瞥了白新羽一眼,口气又是不屑又是不服,“你那名额,不会是连长随机抽的吧。”

        白新羽眉毛一瞪,刚想开口反驳,陈靖却先他一步说话了,语气有些严厉,“小毛,新羽这几个月的进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连长做这样的决定自然有连长的道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梁小毛轻哼一声,讪讪地扭过了头去,但依然没什么好脸色。

        白新羽占了一个名额,那就证明有一个比他优秀的人失去了这个名额,其他人虽然没像梁小毛那样直接说出来,但心里或多或少不是不服气,就是犯嘀咕。

        白新羽从出来到现在,一直没怎么敢看俞风城的眼睛,他明明没什么好心虚的,可是前几天俞风城问他的时候,他撒谎说了根本不想去,结果许闯问他的时候,他犹豫都没犹豫就答应了……不过,他也没什么好跟俞风城解释的,又不是他非要去的,是许闯选的他,一定是因为他这几个月的表现让许闯满意了,对这个结果他不免有一丝丝窃喜。

        回到宿舍后,陈靖把事情说了,班里的人的反应也不出白新羽意料,有些在祝贺他,也有些不服气的,不过他才不在乎呢,他一没送礼二没走后门的,这可是他靠自己的实力得来的机会!

        白新羽知道就算他能去参加选拔,也几乎没可能通过选拔,但许闯给他这个机会,不仅是对他这段时间进步的肯定,也让他能有机会窥见一点点传说中雪豹大队的风采,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和俞风城走在了同一条路上,让他知道只要努力,他不比别人差多少。

        当天晚上,白新羽就跑去炊事班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武清,武清听了之后,居然不像白新羽想象得那样惊讶,反而是笑了笑,“哦,不错啊。”

        白新羽歪着脖子看着他,“武班长,你不惊讶吗?连长选了我啊。”

        “不惊讶啊。”

        白新羽高兴地说:“这么说你也觉得我进步大吧。”

        武清点点头,“你进步是挺大的,我听你们班长说了。”

        白新羽得意地说:“武班长,你说连长是不是觉得我也挺有希望的?”

        武清眯着眼睛看着他,露出一个神秘地笑容,然后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雪豹大队会吸纳多方面的人才,所以很多人都有希望。”

        白新羽小声说:“班长,要是不违规的话,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注意事项什么的。”

        武清“哦”了一声,还认真想了想,最后说:“别中弹。”

        白新羽撇了撇嘴,这跟没说没什么区别,他厚着脸皮撒娇道:“班长,你就没什么过来人的意见吗?”

        武清耸耸肩,“我如果告诉你见着考核方的人就一枪毙掉,你能做到吗?”

        白新羽哑然。

        “所以我的意见对你来说没什么参考性……哦,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

        白新羽兴奋道:“什么?”

        “雪豹大队的选拔是很严酷的,很多任务根本已经超过了普通列兵的能力范围,一旦你觉得无法胜任,不要勉强,直接弃权。我这可不是说说而已,每年的选拔都会有人受伤,严重的会有人致残,几年前还出了意外死过人,这不是什么运动会,你们所处的是真实的战地环境,用的都是真枪,面对的也是真正会打击你们的敌人,只不过枪里是教练弹罢了,但意外随时可能发生。”武清拍了拍他的肩膀,“新羽,你一定要记住,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白新羽点点头,“班长,我明白,其实我知道我很难通过选拔,我会尽力而为,但我不会不要命的。”

        “那就好。”

        白新羽八卦道:“班长,你那届选拔,通过了多少个人啊?”

        武清道:“就我一个。”

        “我靠,班长,你真牛,你们是怎么选拔的?”

        武清眯起眼睛,“你小子今天不从我嘴里套出点儿东西,是睡不着觉了吧?”

        白新羽嘿嘿直笑,“你就告诉我一点儿嘛。”

        武清看了他半晌,道:“好吧,我再提醒你一点,在战场上,要团结战友,摒弃个人情绪,凡事以大局为重。”

        白新羽抓了抓脑袋,“班长,你这还是等于没说啊。”

        武清不耐烦地瞪着他,“作为军人,永远把完成上级任务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你个人的得失和战友的得失,你听得懂就听得懂,听不懂就算了,我要去洗澡了,回去吧你。”

        白新羽当然听得懂中国话,但是当时他确实没有悟透里面的意义,他是抱着武清能透漏点儿什么“闯关技巧”之类的小心思去问的,结果没问到他觉得有用的,他也就没怎么细想,失望地回去了。

        回自己宿舍时,他老远就听着宿舍里传来吆喝声,似乎是在加油,听着乱哄哄地,他进屋一看,居然是大熊和梁小毛在比赛做俯卧撑,已经做到一百多了,俩人憋得面红耳赤,汗水在地上形成一小滩液体,屋里还有其他班的兵也过来凑热闹。

        “哎哎,小毛快不行了。”

        “闭嘴,你才不行了,小毛加油!”

        俞风城坐在自己床上,含笑看着他们比试,白新羽一进屋,俞风城就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依然让人捉摸不透,白新羽故意装着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走了过去,问向冯东元,“俩人怎么比起来了。”

        “不知道,玩儿吧。”冯东元看得津津有味,“他们俩真厉害,我最多一口气做过130个,好几天胳膊都没缓过来,新羽,你能做几个啊?”

        白新羽听着他们喊“142、143……”心里有些发毛,他目光闪烁,含糊道:“嗯……没算过,能做俯卧撑顶什么用啊,又不是臂力大打枪就能准。”

        冯东元点点头,“那倒是。”

        白新羽心里默默回想自己以前最多做过多少个俯卧撑,他还真没算过,他们每晚睡觉前固定三个100,100个仰卧起坐,100个俯卧撑,100个蹲起,在这个基础上,好像他没怎么尝试过自己的极限,估计跟冯东元差不多吧?不对,光有蛮力有什么用,他用不着被这个吓倒。

        很快,大熊和梁小毛的比赛有了结果,梁小毛在157的时候倒了下来,大熊显然也是到极限了,撑到160,凑了个整数,也趴在了地上。

        白新羽听到一个战友问俞风城,“班副,你能做多少个啊?肯定比他们多吧,你怎么不去比比。”

        俞风城淡笑,“比这个干什么。”

        白新羽心里附和道,就是,比这个干什么,无聊。

        第二天,白新羽就跑健身室去举哑铃去了。下了连队后,时间比以前自由很多,不像新兵营那样每天日常都排得满满的,也不想炊事班那样大活儿没有小活儿不断,在连队里,除了每周有那么几天固定的训练和课程,其他时间是可以自己支配的,老兵强化自己主要靠自觉。今天健身室的人就不多,白新羽做了一连串上身大肌群的训练,累得胳膊发酸。

        “你又发什么神经呢?”一道熟悉的声音在白新羽背后响起,吓得他差点儿把手里的杠铃甩出去。

        俞风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健身室里,但他显然不是来健身的,衣服都没换。

        白新羽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路过窗外看到了。”

        白新羽放下手里的杠铃,拿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他看了俞风城一眼,“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连长让我去的,又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俞风城挑挑眉,“你真的知道我想说什么?”

        白新羽站了起来,“不就是让我别拖你们后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到时候不跟你们一组就是了。”

        俞风城笑了,“你以为这个也是你说了算的?”

        白新羽皱了皱眉,“难道规定了一个连的必须一组?”

        “这倒未必,但是如果真的自由分组,你觉得其他不认识的人会接纳你成为组员吗?”

        白新羽心里不太是滋味儿,他低声道:“那我就自己行动。”

        俞风城捏着他的下巴晃了晃,“别傻了,没人能自己行动,你更不能,你试过一个人孤立无援吗?真要那样你一天都撑不过去,班长也不会放你一个人行动的。”

        白新羽抬眼看着他,小声说:“那你呢?”

        “什么?”

        白新羽淡道:“没什么,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呢,说这个太早了,反正,我没指望你……”

        “我也不会放你一个人。”俞风城深深看着他。

        白新羽心脏一颤,俞风城海一般深邃的眼眸里有着什么让他想要探究的东西……

        俞风城耸耸肩,“不管有没有你,我都会通过选拔,没什么差别。”

        白新羽的肩膀垮了下来,他失望地翻了个白眼,“你不怕我拖你后腿了?”

        俞风城道:“这就是我要提醒你的,凡事听指挥,严禁擅自行动,你现在的能力也不差,应该不至于帮倒忙。”

        白新羽轻哼一声,“我才不会帮倒忙呢,连长都看好我了,要不也不会特意选我。”

        俞风城摇了摇头,“关于这一点,还真不好说……”

        “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好好准备吧。”俞风城说完就要走。

        “俞风城。”白新羽在背后叫住了他。

        俞风城回过头。

        “万一……我是说万一,真的因为我你没能通过选拔呢。”白新羽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么傻逼的问题,可他那张嘴就是不受控制地说出来了,他究竟想得到怎么一个答案?他实在不敢承认,在内心很深处的地方,他有点希望俞风城失败。

        俞风城道:“不可能,我一定会通过。”

        “我是说万一啊,凡事都有万一。”白新羽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你他妈怎么还说啊!是不是自己的嘴啊!

        俞风城的眼神陡然冷了下来,“那你最好别是那个‘万一’的原因。”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新羽在原地呆立了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俞风城刚才的眼神和口气让他有些害怕,没错,他不能成为那个“万一”的原因,否则俞风城好像会吃了他,像俞风城这样的男人,根本无法忍受自己的前进路上有碍脚石吧。白新羽猛地灌了一口水,眼神变得尤为坚毅,他不会再成为拖任何人后腿的那个人,就算他和俞风城以后都不见面了,俩人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共同上“战场”,他要成为让别人能够信任的战友!

        许闯带队,带着他们团选出来的80人,坐上车,开往离营区两百多公里的一个训练基地,那里同样是高海拔,比昆仑山气候暖和一些,有充足的森林资源,地形复杂,非常适合野外实战训练,雪豹大队的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

        军用卡车把他们拉到了一个野外临时搭建起来的营地里,营地里炊烟渺渺,正在做晚饭。

        白新羽下了车,就见一个身高腿长的俊朗男人朝他们快步走来,他一眼认出那是俞风城的舅舅霍乔,霍乔和许闯拥抱了一下,俩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又是大半年不见啊,老许,你脸上褶子好像更多了,哈哈哈。”

        许闯摸摸自己的脸,哼笑道:“越多越爷们儿。”

        霍乔看了看他身后的兵,“哎哟,各个鲜嫩嫩的。”

        俞风城看着他舅舅,却没有上前,霍乔也只是扫了他一眼,没太多表示,俩人好像完全不认识对方,白新羽知道他们是为了避嫌。

        许闯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小子,已经弄走我好几个宝贝兵了,我每次见你都一肚子气,也不知道你给我们团头灌什么*汤了,还专盯着我们团招兵。”

        霍乔哈哈笑道:“我这是对你带兵能力的肯定啊。”他的目光搜寻了一圈,放到了陈靖身上,他朝陈靖招招手,“小陈。”

        陈靖小跑过去,敬了个军礼,“首长好。”

        霍乔点头笑道:“你终于来了,我很看好你,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我尽力而为。”

        霍乔捶了捶他的胸口,“我虽然很想要你,但是我不会对你们任何一个人手下留情。”他最后一句话提高了音量,显然是说给所有人听的。

        陈靖道:“是!”

        霍乔又恢复了笑脸,“大家坐一天车都累了,接下来的几天你们也吃不上什么像样东西了,所以咱们今天晚上吃顿好的,来来来,自己动手啊,有吃有喝啊。”

        战士们听他这么说,都抱着这是最后一顿的想法,赶紧拿了碗筷打上饭,大吃大喝起来,恨不得一次在肚子里存一个星期的货。

        吃饭的时候,白新羽就坐在俞风城旁边,他能感觉到俞风城时不时会朝霍乔的方向瞄一眼,他微讽道:“你不去找你小舅叙叙旧?”

        俞风城低声道:“我们都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个关系,你也别跟别人说。”

        白新羽撇撇嘴,“我才不说。”他看着正在和许闯等人谈笑风生的霍乔,那修长健壮的身体、那爽朗的笑声、那随性洒脱的气质,真是一个让人只是看着,就能感觉到他的强大和自信的男人,也难怪俞风城会崇拜霍乔,在俞风城的成长中,霍乔恐怕一直就是这么一个男人中的男人,能让年纪小的孩子充满了敬畏,并在心里埋下‘想要成为这样的男人’的种子。

        晚上,霍乔在营地里开起了篝火晚会,这群战士从来没跟雪豹大队的人接触过,一直以为他们神秘又可怕,一个眼神都能秒杀人,结果这几个雪豹大队的人跟普通的老兵大哥好像没什么区别,爱笑爱闹爱喝酒,而且闹起来比谁都疯,喝起来比谁都猛,他们想象中的这次选拔肯定惊险无比,结果当天迎接他们的居然是一场欢快无比的篝火晚会,吃喝管够,还没人约束着,简直比在部队还爽,一时战士们都玩儿疯了。

        白新羽正喝着,就见俞风城朝一个帐篷走去了,他忍不住跟了上去,那个帐篷在营地后面,比较隐蔽,其他人都没注意这边。他走近一看,才发现霍乔在帐篷旁边等着俞风城呢,俞风城一走过去,霍乔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俩人没进帐篷,白新羽隐约听到他们在聊家常,即使是那么平淡的话题,俞风城也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突然,有人拍了下白新羽的肩膀,白新羽吓了一跳,一回头,居然是陈靖站在他身后,陈靖皱眉道:“你干嘛呢?”

        白新羽指了指他们,支支吾吾地说:“我……”他一喝酒脑子就不好使,虽然也没喝多少,但一时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陈靖看了看俞风城和霍乔,口气有些严肃,“难道你在偷听?”

        白新羽摇摇头,“不是不是,我、我找地方上厕所。”

        陈靖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抓着他的衣领子,“这边。”

        白新羽只好跟上他。

        陈靖搂着他肩膀,低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呢,你不会以为霍乔在给风城泄题吧,他不是那样的人,你别多想。”

        白新羽“哦”了一声,“我没那么想。”

        陈靖看着他,“新羽,我相信很多人也告诉你了,选拔伴随着很多危险,明天无论是什么任务,你都要服从指挥,第一不能逞强,第二还是不能逞强,明白吗。”

        “班长,我明白,你放心!”

        陈靖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喝差不多就行了,早点休息吧。”

        白新羽倒是想休息,可是整个营地欢腾得不行,不少人大吼大叫,谁能睡得着啊,白新羽只好再加入他们的行列,尽情地吃喝玩乐,尽管他依然频频回头,朝俞风城和霍乔的方向看。

        他为什么要在意人家亲戚之间说什么呢,他为什么要在意俞风城崇拜霍乔呢,可他……真的有点不爽。

        那天晚上,他们闹到后半夜才陆续去睡觉,大部分人都还有自控能力,知道明天要干正事儿,没有喝多,不过或多或少都喝了一些,白新羽躺倒在床上,想着明天可能经历什么,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睡得很沉……

        “新羽,新羽!”

        白新羽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叫他,身体好冷啊,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叫醒的还是被冻醒的,他缓缓睁开眼睛,日光很是刺眼。白新羽微眯着眼睛看着头顶,奇怪……帐篷呢?

        “新羽,醒醒!”陈靖的声音再次响起。

        白新羽终于反应过不对劲儿来了,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居然在户外,眼前是被灭了火的篝火堆,再远点是一个个帐篷,可是营地里怎么一下子空了?还有他怎么动不了?他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居然绑着绳子,他再回头,身边全是熟悉的战友,他们一个连的八个人,被绳子绑在了一起,不只是他们,其他营其他连的兵也被以连为单位捆成一团,有些已经醒了,有些还呼呼大睡。

        白新羽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俞风城淡淡地说:“选拔已经开始了。”

        大熊等人也渐渐醒了过来,“我靠,这是什么意思?”

        陈靖道:“看看你们的手腕。”

        白新羽低头,看到自己手腕上系着条蓝丝带。

        “咱们团三个营下属九个连,每个连8-10人,被分成了九个队伍,咱们是‘蓝队’。”俞风城朝篝火旁边抬了抬下巴,“那里有九个颜色的信封,里面就是我们的任务,现在要先想办法弄掉绳子。”

        听完俞风城的解释,白新羽大脑里只剩下一句话:操,太他妈会玩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希望能把这次选拔写好,算是文中的一个小高-潮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