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61章

第61章

        冲锋舟很快就到达了对岸,在本来就落后的情况下,他们没有时间休息、吃东西,只能硬着头皮前进,等待他们的是约七、八公里的奔袭。

        大熊边走边喘,“如果不是刚才在车上休息了一会儿,现在我肯定一步也走不动了。”

        白新羽有气无力地说:“我怎么觉得休息完之后反而更累了,脚更疼了……”

        陈靖道:“因为之前疼麻了,现在肌肉的酸痛都反应出来了。”

        “我们真的能走到吗……”梁小毛叹道:“如果到了基地发现我们还是被淘汰了,那该怎么办。”

        众人没说话,因为谁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经历了这些疲倦和痛苦之后,如果最终还是失败了,那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接受,但是当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谁也不会现在放弃,哪怕爬也要爬到终点。

        天亮之后,巡逻直升机再次出现了,在天上对他们进行围剿,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挖掩体,只能在树林里逃窜,借着树木躲避子弹。直升机飞得很低,空包弹射在他们躲藏的大树上,掀起一点树皮,那砰砰地声响听得人心惊肉跳,他们根本无法离开掩体,只能随着直升机的角度而围着树转,这样下去他们会一直被困在这里,消耗掉时间。

        “妈的,就不能干掉他们吗?你们谁还有子弹?”

        众人一阵沉默,俞风城和陈靖这两个负责突击的,子弹很早的时候就打光了,大熊和梁小毛也没有弹药了,最后,白新羽道:“我还有半个弹夹。”

        陈靖道:“你能打中吗?”

        白新羽微微抬头看了看,子弹立刻打在了树上,他赶紧缩回了脑袋,喘了口气,“距离约400米,我……我不确定。”

        “你可以打中。”俞风城沉声道:“你试过500米命中靶心。”

        白新羽咽了口口水,“但那是不动的,这个……”

        俞风城看着他,“我吸引狙击手注意力,你射击。”

        白新羽立刻道:“不行,你出去肯定会被击中的。”

        “这样下去是浪费时间,我宁愿冒一把险。”俞风城脱下了身上的背包,“你听着,我现在把背包扔出去,能吸引狙击手半秒的注意力,运气好的话他还会朝背包射击,那样时间能再充裕半秒,然后我自己跑到旁边的那棵树,吸引他朝我开枪,我给你争取3到4秒的时间,你必须瞄准并且命中目标。”

        白新羽瞪大了眼睛,声音很是没有底气,“俞风城,万一我没命中,而你……你被命中了呢。”他从来没有被委以重任过,也没有锻炼出足够的勇气承担责任,他平时对自己的狙击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可那不过是射击场上对着死物、跟其他兵比较出来的自信,让他去射一个直升机上拿着枪的狙击手,并且要在3到4秒间完成瞄准和射击的全部动作,他根本没有把握,如果这是他一个人的成败也就算了,关键是第一次承担这样的重任,就直接关乎着俞风城是否会被淘汰,俞风城冒着被击中的风险当诱饵,如果他却失败了,他该如何面对俞风城?他想起俞风城说过的话,让不要成为那个“万一”,可万一……

        俩人隔树相望,俞风城清楚看到了白新羽眼中的胆怯,“白新羽,你看着我。”

        白新羽哆嗦道:“你眼睛有问题啊,我、我在看啊……”

        “你的眼睛在飘,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睛。”俞风城加重语气。

        白新羽深吸一口气,望向了俞风城的眼睛,不禁倒吸了一口气,那是怎样一双坚定地眼睛,自打认识俞风城以来,这个人的眼里就从来没有过畏惧和怯弱,他总是坚定的、无畏的、强悍的、张狂的、自负的,他一出现就是整个部队最耀眼地新兵,他身上随时散发着让人自惭形秽地夺目光彩,哪怕现在满身泥污、一脸疲惫,那双虎狼一般犀利的眼眸也没有一丝黯淡。

        白新羽一时之间忘了言语,从小养成的对强者的习惯性依赖好像又要发作了,他甚至想把枪仍给俞风城解决,可是在那样的目光下,他根本无颜退缩。

        俞风城深深盯着他,“白新羽,把你在射击比赛上一定要赢我的劲头拿出来,我相信你能射中。”

        在俞风城说出这句话的刹那,白新羽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酸酸麻麻地,身体里顿时被注入了一股无形地力量。一路上,是俞风城一次次帮着他、护着他,他才能走到这里,现在轮到他来承担一次整个队伍的成败了。他来部队的最大目的,是成长为一个能独当一面的男人,他突然领悟了自己一直追求的答案,那个“如何才能做到不浪费自己打掉的子弹”的问题的答案,现在,就是他证明自己没有虚度光阴、没有浪费子弹的时候,如果现在他们身处实战,天上盘旋着的是真正的敌人,他必须命中目标,保护自己的战友,无时无刻不用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战友、保护该保护的人、完成任务,就是他训练的目的,也是每个军人吃苦受累的目的!

        白新羽咬着牙点点头,握紧了手里的枪,“我能射中。”

        其他三人都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担忧与期待。

        俞风城闭了闭眼睛,道:“一、二、三!”他深吸一口气,猛地把背包扔了出去,几乎是同一时间,他朝着反方向跑去,枪声响起,子弹打在了背包附近地草皮上,接着狙击手调转方向,枪口瞄向俞风城。

        短短三秒钟内发生的一切,都被白新羽收入眼底,那些画面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缓慢地流淌着。俞风城朝着相距四米外的一棵树狂跑,然后就地一滚,坐在直升机敞开的舱门前的狙击手在调转枪口,森林里微风轻抚,树叶悄无声息地飞落,白新羽感觉在那慢得几乎静止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的身体和眼睛在移动,他耳边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他的精力和注意力是前所未有地集中,那一刻他没有了疲累和饥饿,他的眼里迸射出锐利地光芒,狙击手出现在了准星的正中央,白新羽的瞳孔猛地一缩,沾满泥污的手指当机立断地扣动了扳机。

        砰——

        缓慢地时间解禁了,耳边又传来了风声和叫声,白新羽看着远处的直升机冒起了一阵白烟,顿时把狙击手的半个身体都挡住了。

        “哈哈,哈哈,打中了,打中了!”大熊兴奋地大吼。

        白新羽怔怔地看着直升机,呼吸都在颤抖。他打中了,真的打中了,他干掉了直升机上的狙击手!他猛地扭头看向俞风城,俞风城卧倒在一棵树的后面,正朝着他竖起了拇指。白新羽看着俞风城完好无损,神经一松,腿一软,靠着树滑坐到了地上。他完成任务了,他没有辜负俞风城和其他人的信任!

        直升机飞走了,四人跑到了白新羽身边,陈靖拍着他的肩膀,激动地说:“新羽,你太棒了!”

        大熊哈哈笑道:“白新羽,你有能耐!”

        梁小毛虽然没说话,但表情也是服气的。

        俞风城走了过来,拨开几人,把白新羽从地上拎了起来,整了整他的衣服,“还能走吗?”

        白新羽仰头看着俞风城,喉结上下鼓动着,点了点头。他现在很想抱着俞风城狂吻,非常非常想,他想听俞风城说更多夸奖他的话,不仅仅是战友对战友的,而是更加亲密的表达。如果没有这次选拔,他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渴望俞风城的肯定、有多么希望能成为俞风城坚实的伙伴,他更不会知道,从始至终,俞风城的存在给了他多少前进的动力,无论他们最开始的相遇是好是坏,但如果没有俞风城,肯定不会有他的今天。

        俞风城的手放在他身后,温热的掌心贴着他的背,重重地抚摸了两下,“走。”

        白新羽用木棍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执着地往前走去。

        在半路,他们发现了绿队两个人扔下的行李,看来为了减轻负重,那两个人已经把不重要的东西都扔了。

        梁小毛道:“我们要不要也把行李卸下?”

        俞风城摇摇头,“不能确定到达基地就是最后一道关卡,我不会卸行李。”

        白新羽的武装带都解开了,又给扣了回去,事到如今,已经不是体力在支撑着他们,而是毅力。

        在临近目的地只有两三公里的地方,他们再一次遭到了伏击。当他们经过一处洼地的时候,俞风城突然猛地扭过头去,大喊道:“卧倒!有狙击手!”

        五人猛地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子弹砰然响起,打在陈靖地鞋帮上。他们快速退到掩体后面,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从较为明显、甚至应该是给他们提示的伏击到狙击手的埋伏,这趟任务的难度等级又提供了,最糟糕的是,这个时候他们几乎弹尽粮绝,除了白新羽剩下的四五发子弹,他们再没有任何武器了。白新羽找到掩体后,马上朝着子弹来的方向放了一枪。

        狙击手暴露位置后,迅速转移了阵地,只见树叶一片颤动,随即恢复了平静,茫茫丛林,他们失去了狙击手的位置,不知道那子弹正在哪里等着他们。

        陈靖轻声在无线电里说:“我们四人分散当诱饵,从四个方向寻找狙击手的位置,新羽,爬到更高的地方,一旦发现他的位置,立刻射击。”

        白新羽轻声道:“是。”他小心地往土丘更高处爬去,握着枪的手心直冒汗,他明白,下一次发现狙击手的位置,很可能就是某个人中枪的时候,哪个人会是谁?有可能是俞风城吗?

        爬到土丘底后,视野清晰了很多,他拼命搜寻着那个狙击手,却一无所获,反而是底下四个人的踪迹一览无遗,他能看得到,那个狙击手肯定也看得到,狙击手一定在思考射击哪一个,因为一旦开了枪,位置必然暴露,多半就没有开第二枪的机会了,所以那个狙击手在等,白新羽也在等。

        这时候,每个人心里都在煎熬着,在缺少子弹地情况下,他们只能以身诱敌,谁会被击中,全凭运气。突然,他发现俞风城停了下来,朝着一个方向看去,由于其他人和俞风城距离较远,而且都趴伏着,没有发现俞风城的异状,但白新羽从高处看得清清楚楚。

        难道俞风城发现狙击手了?他边朝那个方向搜寻,边轻声道:“风城……”

        “嘘。”俞风城快速道。

        白新羽马上噤声,无线电里只剩下几人有些紧张地喘息声。

        其他三人还在匍匐前进,只有俞风城一个人停了下来,突然,他身体猛地翻滚,一下子滚进了旁边的一棵树后,同一时间,枪声响起,地上一处冒起了白烟,大熊发出恼怒、悲愤地大吼,白新羽心头一紧,来不及多想,赶紧抬枪朝着枪响的地方连射两枪,只见草丛蹿动,却没有任何白烟冒出,白新羽瞠目欲裂,完了!他没打中!

        就在白新羽感到绝望的时候,又是一声枪响,狙击手藏身的位置终于冒起了白烟,他瞪大了眼睛,耳机里传来几声抽气声,因为他们都听得分明,那一枪不是白新羽射出的,而是俞风城!

        狙击手中枪后马上撤离了,却留下迷茫而震撼的五人。

        白新羽目瞪口呆,仔细回想着刚才的一切,俞风城不是早就没有子弹了吗?为什么……而且,俞风城明明早就发现了狙击手的位置,为什么阻止他发问,如果早提醒大家,大熊也许不会中枪,这是怎么回事?白新羽一时消化不了这些信息,大脑纷乱不堪。

        他们集中到大熊身边,看着他身上正在散去的白烟,久久没有说话。大熊仰躺在地上,脸上的泪水、汗水糊成一片,他紧咬着嘴唇,不住颤抖着。在眼看就要到达基地的时候被淘汰了,这一刻任何安慰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他们看着大熊,心里难受不已。

        陈靖抬起头看着俞风城,“风城,你不是没有子弹了吗?”

        俞风城平静地说:“我在背包里发现了一颗。”

        陈靖嘴唇抖了抖,最终没有说话。

        在场根本没有人相信俞风城的话,以俞风城这样步步为营、谨慎多疑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在背包里随便扔一颗子弹,显然俞风城也没有想要过多辩解的打算,所以只是说了一个好下台阶的理由,堵得其他人接不下去话。他们理解不了俞风城这么做的理由,虽然最后是俞风城用这颗子弹挽救了他们大部分人,但是这种被隐瞒的感觉,还是让人很不舒服。

        白新羽的拳头在背后握紧了,他看着俞风城,眼神充满了不解和质疑,别人都没有看到,但是他看到了,俞风城已经早他一步发现了狙击手的方位,但是却什么都不说,甚至不出声提醒大熊,当时大熊就在俞风城不远处,以那个狙击手的位置来说,俞风城是射击第一顺位目标,大熊就是第二个,因为俞风城突然躲开了,而狙击手显然是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所以才不得不紧急挑选第二目标,也就是大熊,子弹的事情尚且不算什么,那么这件事俞风城会怎么解释?

        俞风城似乎是感觉到了白新羽的目光,他微微偏过头,看了白新羽一眼,眼神深邃,让人摸不透那里面的情绪。

        白新羽咬了咬牙,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他不知道如何质问俞风城,也无法预料这件事说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大熊抹掉了眼泪,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地笑容,“老子终于能休息休息了,你们快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梁小毛蹲下沈,和大熊用力握了握手,“兄弟,回见。”

        大熊的淘汰,比前几个人更让他们不好受,毕竟他们是从新兵营就一路走过来的同班战友,八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一半,怎能不叫人失落。

        他们拾起行李和枪,告别了大熊,继续往前走去。

        白新羽故意拽着俞风城,走在了后面,在和陈靖、梁小毛拉开距离后,白新羽深深看着俞风城,低声说:“你当时看到了对不对?”

        俞风城淡道:“看到什么?”

        “狙击手的位置。”

        “我只看到了大致方位。”

        “那你为什么不提醒大熊?如果你提醒他,他可能不会中枪!”

        俞风城斜眼看着他,“你觉得大熊被淘汰是因为我吗?”

        白新羽一时语塞,他结巴道:“不、不能算、不能算完全因为你,但是如果你提醒他……”

        “如果我提醒他,那么中枪的会是谁?我吗?”俞风城目光冰冷,“没错,我发现了狙击手的大致方位,但是我不确定具体位置,如果他不开枪,你我都无法准确瞄准他,我们四个人本来就是要去当诱饵的,如果不是大熊中枪,那就是别人,总之,在我们没有足够武器的情况下,必须有一个人在这个环节牺牲掉。”

        白新羽心里一凉,俞风城冷酷的目光刺伤了他,他喃喃道:“你这么说不对,就算你提醒了大熊,狙击手没有开枪,我们也还有机会定位他。”

        “那样一是耗时间,二是机会难得,错过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我为什么要错过最好、最省时的时机?”

        白新羽颤声道:“可大熊是我们的战友啊,他也是一路跟着我们辛苦到这里的啊,咱们离基地只有三公里了,三公里啊,也许再走几步,他也就成功了呢。”

        俞风城眯起眼睛,“你还要幼稚到什么时候?”

        白新羽感觉心拔凉拔凉的,“那子弹呢?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还有子弹?”

        “以备不时之需。”

        “俞风城……”白新羽如鲠在喉,他想问问俞风城真的信任过他们吗?俞风城留着后手,就是为了在危机时刻保护自己,俞风城毫不心软地牺牲掉大熊,也是为了自己,尽管这只是一个选拔,尽管俞风城的做法似乎并没有错,可俞风城的冷酷和利己已经彻底暴露了出来,而偏偏他没有办法告诉别人,他实在不忍心告诉班长,就连他都无法接受的事,班长这样把他们几个当责任的人,肯定会更加伤心。

        俞风城轻轻捏着他的下巴,“白新羽,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不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出差错,我一定要通过选拔。”

        白新羽轻声道:“即使是我,必要的时候你也会牺牲掉吗?”

        俞风城深深看着他,避重就轻道:“这是选拔,不是实战,别把这事看得太重了。”

        白新羽心道,那你又为什么看得那么重,这只是一个选拔啊,值得背弃战友吗,哪怕不涉及生命危险,难道你心里不会不安吗!

        俞风城拍了拍他的背,往前走去。

        白新羽紧紧抓着木棍,感觉心里冰凉一片,即使俞风城没有回答,他心里也已经有答案了,俞风城为了能进入雪豹大队,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他还没有被放弃,恐怕只是因为,他还没有成为阻碍俞风城的那个“万一”。这个认知让白新羽的心脏抽痛了起来,他看着俞风城的背影,大脑直嗡鸣,其实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看不透俞风城,俞风城的性格究竟是什么样的,他似乎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偏偏他却被俞风城看了个透彻,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他们到达基地的时候,已经形如乞丐,绿队的两个人果然比他们先到达了,他们被集中到一个屋子前,不给水、不给吃的,只是让他们先在这儿休息。

        这样的对待,让白新羽意识到选拔还根本没有结束。

        低气压在队伍间弥漫,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人抬头,他们心事重重、疲乏不堪,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还有什么关卡,他们就感到无法言说地恐惧和绝望。

        等了约一个小时,黄队和红队共三个人陆续到达。

        霍乔也出现了,他朗声道:“恭喜各位,在你们九个人后面的所有人都被淘汰了。”

        白新羽颤巍巍地抬起头,他环顾四周,觉得自己看到了八个丧尸,还有一个是自己。

        八十个人,出发时精力充沛的八十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九个,而且已经累得随时可能晕过去,然后这一切还没有结束,这噩梦的还没有结束……

        霍乔愉快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魔鬼的诱惑,他笑着说:“那么现在进入下一环节吧。”他指了指他们身后的屋子,“你们将进入这间屋子,我们会往里面放十分之一剂量的催泪弹,能坚持三分钟不出来的人,就通过这一关。”

        作者有话要说:我在写这部分情节时,跟某特种兵大哥请教和讨论这次的选拔内容,他帮了我不少忙,最后我设定好内容后,小心翼翼地问这样不会死人吗?太残酷了吧,他说:“你这是特种儿童团,或者夏令营。”

        通过跟他的聊天,我知道了一些不能写出来,但绝对震撼人心的特种兵的训练方式,那已经不止是残酷可以形容了,所以我们要永远尊敬军人,他们为了保护我们,付出的是无法想象的代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