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64章

第64章

        白新羽被夸得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说实话,梁小毛也好,许闯也好,被原来不待见自己的人刮目相看,那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真是让人浑身舒爽,他现在特别能明白他爸、他哥当初看着他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了,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很难瞧得起一个草包,他越来越感激他哥当初把他送来部队了,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和尊严。

        许闯跟他们谈了些正事,最后调侃着说:“通过初次选拔也不代表你们就是雪豹的人了,最多只能算半只脚踏进去,为期三个月的训练可比你们这趟选拔还要折磨人,如果你们没挨过去,到时候还得回来,你们做好准备啊,要是真回来了也别觉得丢人,咱大中华西北第一特种部队,就不是正常人呆的地方,总之,三连这个大家庭永远欢迎你们。”

        陈靖笑道:“连长,我做什么都竭尽全力,才能不后悔,所以我多半是不会回来了。”

        俞风城道:“那是我的目标,我肯定会留下的。”

        白新羽心想自己也得表态啊,不然多不爷们儿,马上道:“嗯,我、我也会努力的。”说完自己就想扇自己,怎么一点儿气势都没有。

        许闯哼道:“我就懒得祝福你们了,一切看你们自己,这几天好好和战友们告告别吧。”

        “是。”三人齐刷刷地行了军礼。

        回到宿舍后,三人又马上被战友们包围了,冯东元和钱亮和白新羽拽到一边,追问起了选拔的过程,因为有保密协定,白新羽不能说太多,他就尽量模糊细节,说了一些能说的,主要是吹一吹自己的英雄事迹,最后关头的坚韧不拔等,让听众们啧啧称奇,眼里都闪烁着崇拜的目光,大大地满足了白小少爷的虚荣心。

        白新羽吹完了,就问起俩人最近怎么样,他这一趟走了一多星期,总感觉冯东元黑了点儿。

        冯东元笑道:“你们都走了之后,连长派我们去协助训练新兵去了。”

        钱亮揶揄道:“你那叫协助训练新兵?你那是给新兵当保姆吧。”

        冯东元不好意思地一笑,“都是刚离开家的孩子,想想当初咱们一开始也挺迷茫的,刚来的时候还是要多关心一下嘛。”

        钱亮撇撇嘴,给白新羽八卦了起来,“哎,新羽,你知道这小子多让人生气吗?有的新兵就看他脾气好,让他教这个教那个,装着不会洗衣服,让他给洗,装着手受伤了,让他给剥烤地瓜的皮,要不是我给阻止了几回,直接就成人家私人保姆了。”钱亮说着说着就来气了,点着冯东元的脑门儿道:“你怎么这么缺心眼儿啊,有点儿老兵的尊严好不好!”

        白新羽听得浑身别扭,装着不会洗衣服让冯东元给洗这儿事,自己当初也干过,还干过好几天,冯东元是那种非常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人,只要脸皮足够厚,说点儿软话,能帮的他都会帮忙,所以很多人都会有那么点儿占他便宜的心里,不过后来熟了就不那么干了,白新羽虽然自己也干过不地道的事情,可是听着那个新兵比他还不要脸啊,这也太过分了。

        冯东元辩解道:“他是真的不会洗吧,而且他手不是确实也受伤了吗。”

        钱亮气乐了,“哎哟,你还帮人家说话,我真想把你那脑袋挖开看看,你怎么就这么好欺负呢。”

        冯东元皱了皱眉,为难地说:“可是我也没觉得有人欺负我啊,我觉得大家都挺好的。”

        钱亮捏着他的脸,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

        白新羽道:“钱亮你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新兵敢使唤老兵,反了他了,不行咱们去收拾收拾他。”他现在也是一身钢筋铁骨,底气十足。

        冯东元连连摆手,“真没事儿,钱亮太夸张了。”

        “来,我跟你说啊,有这么一个小子,跟当初的你差不多,好像是太能作了,家里管不了了,给扔部队来了,不过人家比你强,不像你一开始那么孬。”

        白新羽瞪起眼睛,“你说话有重点没有。”

        钱亮嘿嘿一笑,“然后这小子呢,大概被人伺候惯了,来这儿就盯上冯东元小保姆了。”

        冯东元拍了拍钱亮的背,“瞎说什么呢,你就是太小心眼儿了,战友之间互相帮助一下,弄得那么斤斤计较做什么。”

        钱亮一挑眉,“我问你,你给他洗袜子内裤是怎么回事儿?”

        冯东元顿时有点儿蔫儿了。

        “有这儿事儿没有?”

        冯东元悻悻地说:“有。”

        “操,反了他了!”白新羽说着就要站起来。

        冯东元一把抓住他,“新羽,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

        白新羽是真有点儿生气了,冯东元是他最好的哥们儿、战友,哪能这么让一个新兵欺负。

        冯东元叹道:“不是他让我洗的,是这孩子……太浪费了,你知道吗,他不洗内裤和袜子,穿过一天直接往垃圾桶里扔,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哪能这么浪费啊,都是新的呀,好好的呢。”

        钱亮翻了个白眼,哀伤地说:“新羽,我真要被他气出毛病了。”

        白新羽也一脸地震惊,“那、那你也不能……不是,人家浪不浪费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我是他们新兵班的班长啊。”冯东元一副痛心疾首地样子,“那好好的东西穿过一次就不要了,我真是接受不了,我看着难受,所以……”冯东元声音降了八度,扭捏地说:“我就给捡回来洗了……”

        白新羽跟钱亮一样说不出话来了,最后他憋了半天,说:“部队不是整天宣传勤俭节约是美德吗,你就不会教育教育他?”

        “我教育了,他也答应改了,所以我这不是教他洗衣服呢吗。”冯东元认真地说:“每个人都有毛病,但只要肯改就行。”

        白新羽无语地看着钱亮,钱亮一摊手,一副“怎么样,没办法吧”的表情。

        冯东元笑着说:“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在新兵营呆得挺开心的,就好像看到了一年前的我们,觉得自己终于成老兵了。”

        钱亮也附和道:“成老兵了真的挺爽的,可以管人,还有那些新兵蛋子看咱们那敬仰的眼神,啧啧,太享受了。”

        俩人给白新羽讲了讲新兵营的趣事,他们聊得很是开心,白新羽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和他们分开了,心里就万般不舍,不过大家都没提这茬,只希望在这几天里好好聚一聚。

        晚上吃完饭后,白新羽去炊事班找了武清。

        武清早听说了他通过选拔的消息,一见他过来,毫不意外地样子。

        白新羽回想起自己临走前武清对他说过的话,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理解了那些话里的意思。

        武清叼着烟,斜睨着他,“你小子真是让我意外啊,居然真的通过选拔了,而且这次居然一下子招了三个,通过能通过一两个都很不错了。”

        白新羽笑道:“我其实是运气好,有两个强人帮着我,不然我绝对不可能通过。”

        “我猜也是,要不你凭你那两下子,跟我当初可差远了。”

        白新羽高兴地说:“武班长,这次我的狙击技能派上大用场了呢。”

        “哦?”武清来了兴趣,“说给我听听。”

        白新羽就把他们当时只剩下半个弹夹、情况危急,俞风城如何当饵,他如何射击的事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番,光是回忆当时那种心跳加速、大脑却又意外冷静地感觉,就让他热血沸腾,在那一瞬间,他的灵魂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他就像一个旁观者一般冷静地控制着手里的枪和自己的眼睛,瞄准、扣扳机,一气呵成,那种专注直接超越了*的痛苦,让他有种“非人”的体验,他很想再回味一次。

        武清听完之后,笑着说:“不错,你有两下子。”

        白新羽道:“主要是俞风城胆子大,他要是不去当饵,我也没那个底气开枪。”

        “胆子大是一方面,重要的是他的判断力很强,他早已经通过那个狙击手之前对你们的攻击,判断出那狙击手的水平有限,如果换做是我坐在直升机上,别说四个人了,就是十四个你们也一个别想跑,就你们这帮菜鸟,如果雪豹大队真的派他们那个水准的人来阻碍你们,你们很早就已经结束选拔了,所以俞风城看似冒险,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小子确实是雪豹大队需要的人才。”

        白新羽呆了呆,“我还真没想到。”

        “等你参加完雪豹大队的新兵训练,这些你就都懂了。”武清弹了弹烟灰,“当然了,你也未必能坚持三个月,很多新兵都是在第一个星期的时候回来的,能坚持过一个星期的,再坚持过一个月那个坎儿,基本就能留下了。”

        “又是拼命折磨人是吧,很有雪豹大队的风格。”

        “嗯,往死里折磨。”武清轻描淡写地说,“训残了评伤残,训死了评烈士,好好加油吧。”

        白新羽缩了缩肩膀,“班长,你说得好吓人啊。”

        武清笑道:“吓唬吓唬你,这样你去了才不至于被他们吓倒,其实也没那么可怕,你如果真的不合适,很快就会知道的,他们也不会勉强你,把你送回来就完了。但是你如果真的想成为一名在战场上能保护自己、能让战友放心把后背交给你的特种兵,你就必须达到他们的标准,一个不合格的兵会害死很多人的。”

        白新羽道:“武班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武清瞪着他,“你都问了我多少问题了,还差一个?”

        白新羽嘿嘿一笑,“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当时为什么想当特种兵呢?”

        “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实现军人的理想。”武清说完,自己笑了,“这么听着是不是有点儿假大空?这些都是我们宣誓的时候说得话,其实如果你没真的上过战场,你是很难体会这样的使命感的。我当初想当特种兵,根本没有那么崇高的信仰,我只是觉得,多好玩儿啊,我可以成为最牛逼的兵,用最好的枪、最好的装备、接触最机密的信息,光是雪豹大队这个名号打出去,我就与有荣焉,走路都带风,那个时候我是真年轻,跟你一样二十出头,气盛的很,我只是想过刺激的生活罢了。可是执行过几次任务之后……”

        白新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武清抽了口烟,“我觉得这个你最好自己去体会。”

        “哎呀班长,你别吊人胃口啊。”

        “怎么说呢,当你看着被你救下来的那些同胞感激的表情的时候,当你把那些胆敢越过咱们国境线捣乱的畜生一个个斩杀的时候,当你因为惩奸除恶、保护良善而由衷地觉得自豪的时候,你就明白了,你就明白你往死里训练是为了什么,你就明白你受的苦、承担的危险值不值了。”

        白新羽一时确实体会不了那样的感觉,但他还是听得热血沸腾,在部队呆得久了,爱党爱国爱人民的教育天天听,周围全是这样的氛围,就算一开始觉得这些太官腔,可耳濡目染之下,人也就慢慢地跟着发生了变化,他也想惩奸除恶、保护良善,他也想自己学的一身本领,能真正派上用场。

        武清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多少算我一徒弟,去了雪豹大队别给我丢脸,但是你也不许勉强自己,毕竟人生还有很多重要的事,别为了这个真把身体搞坏了,总之,像个爷们儿一样尽自己的最大的能力就行。”

        白新羽用力点点头,“武班长,我一定不给你丢脸!”

        武清笑看着他,眼里有赞赏,也有羡慕,白新羽读懂了他的眼神,忍不住有些心酸,但更多的是对这个真男人的敬重,他心里暗下决心,他要成为一个像武班长这样的狙击手。

        在三连的最后几天,白新羽没训练,把时间腾出来做了好多事,喂喂猪、除除草、去炊事班帮帮忙,他还给父母和他哥打了电话,不过不敢跟他们说自己要去当特种兵,最后,他给程旺旺写了封信。

        他去传达室寄信的时候,值班的人给了他一个包裹和好多信,说他刚走的时候寄到的,白新羽一看,都是从库尔勒来的,肯定是那些学生寄的,他把几封信都看了,打算回去一一回复,最后他拆开了包裹,发现是陈晨寄来的,里面有一些库尔勒的零食、特产,还有一个信封,里面居然是一叠照片,翻了几张,全是他和俞风城的!仔细看这些照片几乎都是偷拍,简直跟狗仔队偷拍的明星照片似的,各种角度、各个场景,足有三十多张,还有一张明信片,上面是陈晨娟秀的字迹:白教官,祝你和俞教官幸福哟~

        白新羽看着照片上他和俞风城自在说笑的样子,心里一热,忍不住想,这谁家的俩儿子啊长这么帅,站一起真般配。

        他把照片仔细收好了,打算等没人的时候给俞风城看看。

        临走前一天的白天,许闯让他们三个去新兵连亮亮相、讲讲课,激励一下那群新兵蛋子。

        那天不仅新兵连的兵都去了,还有一些老兵去凑热闹,看着台下呼啦啦地一群板寸脑袋,白新羽真有点儿打怵,毕竟他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话。

        陈靖和俞风城说得都挺好的,言简意赅,白新羽不用看都能感受到台下热烈而崇敬地目光。

        轮到白新羽的时候,他把演讲稿攥在手里,有些紧张地在话筒前说了起来,前面说得都是一些不会出错的话,可说着说着,看着那些稚嫩的、英气的脸,他真的感觉自己回到了一年多前,短短十几月,他的蜕变却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些新兵里,会不会也有老掉队的、很灰心的?就像当初的自己。

        他把演讲稿塞进了裤兜里,轻咳一声,道:“说实话,我刚进部队的时候,可能比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素质都要差,我第一天晨训就迟到,连长警告我之后,我第二天又迟到了,被罚跑步,跑得我差点儿吐血。”

        台下响起笑声。

        白新羽也笑了笑,“头一个月的训练,我一直是得过且过的心态,老是想着怎么偷懒,所以我当时的成绩是全班倒数第一,后来听说训不好要去炊事班喂猪,我才开始认真训练起来,但那个时候已经晚了,我考核成绩差,最后果然还是被派去炊事班喂猪了。”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

        “从那个时候起,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想念枪、想念起床号,我想当一个让人看得起的兵、合格的兵,我想回到连队,我就是抱着个目的,真正努力训练了起来,当你为某一个目标认真努力的时候,很多事自然而然就好起来了,我得到了我想要的尊严和成功的喜悦,我开始觉得自己的时间有意义,我还想变得更强。我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那些一开始在部队生活不顺畅的兵,你们不要怀疑自己的能力,既然来到了这里,就不要空着手回去,竭尽所能地去做,一定能做好!”

        台下掌声爆响!

        坐在他身后的许闯和陈靖,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俞风城看着白新羽挺拔的身形,就好像看到了他们营区内外随处可见的那些笔直笔直地白杨树,在高远的昆仑山上迎风矗立,什么也压不弯它的脊柱,白新羽这时候转过了脸来,他明眸闪动、炯炯有神,俩人的目光隔着两三米的距离相望,那一瞬间,他们的心都狂跳了起来。

        大会结束后,白新羽见到了那个被冯东元特别“照顾”的兵,个子很高,长得很好看,就是眉宇间一股桀骜之气,一看脾气就不太好,白新羽还特意去警告了他两句,他虽然表面上“是”来“是”去的,但好像也没怎么把白新羽说得当回事儿。不过有钱亮,有这么多兄弟在,也不可能真的让新兵骑到老兵头上来,其实他就是不舍得冯东元和钱亮,一想到要和他们分开了,总想为他们做点什么,留下点什么,可他知道这分开了就是分开了,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钱亮挺心酸地说:“真没想到咱们当了一年的战友就要拜拜了,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你没通过第二轮选拔又回来了呢。”

        白新羽叹道:“你可真会说话,谢谢你啊。”

        晚上,许闯给他们办了个欢送会,三连一共就百来号人,全来了,在食堂里给三人送行。

        白新羽看着食堂墙上贴得气球、条幅,突然就想起了程旺旺退伍那天的事,他当时还感叹,程旺旺就这么走了,不知道下一个会轮到谁,却没想到,轮到的是他自己,当自己成为那个要离去的人的时候,心里更是五味陈杂。

        来部队的这一年多,把他整个人生彻底改变了,他已经快记不得自己从前是什么样子了,他只知道在这里他学到了从前二十多年都没学到的东西,改掉了从小伴随他长大的很多臭毛病,结识了一些好兄弟、好领导,看到了很多他从前根本不相信其存在的美好品质,比如正义、耿直、无私、血性,找到了自己积极生活的目标和意义。

        尤其是,他还认识了俞风城,因为俞风城,他才知道对一个人真正动心是什么滋味儿,不是看着漂亮胸大就想睡,不是别人泡明星他就一定要找嫩模,他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对俞风城从羡慕、嫉妒、欣赏、崇拜一直变成了喜欢,这感觉真是太深刻了,无论最终他和俞风城会怎么样,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点点喜欢上一个人,最后发现自己已经收拾不回来了是什么感觉。

        三杯酒下肚,白新羽哭了,接着很多人都哭了,白新羽抱着冯东元和钱亮,哭了很久很久,他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回来看他们,一定要回来看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觉得越写越励志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