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68章

第68章

        俞风城低沉的声音在墙对面响起,“白新羽,你在里面吗?”

        白新羽哼笑一声,“对,你敢进来吗?”

        “你一个人?”

        “你猜。”白新羽和燕少榛分别站在门的左右两侧,俞风城只要一现身,绝对会被打得烟雾缭绕。他和燕少榛交换了一个眼神,他闪身出去,快速射击两枪,俞风城也跟着还击,但都达到了墙皮上。

        俞风城道:“你不是一个人,跟谁在一起呢?27号吗?”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俞风城轻笑一声,他们就听着脚步声往后退去,看来俞风城不打算进来了,可外面包围重重,支援迟迟无法上来,他们也出不去,眼看时间流逝,要是无法在两个小时内把东西带给霍乔,明天真要饿一天了。

        燕少榛当机立断,“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我们想办法突围吧。”

        白新羽点点头。

        燕少榛背上背包,俩人小心地拐出了房间,互相掩护着贴着墙面前进,楼下枪声不断,战况很是激烈。

        突然,一个绿色的身影闪出门廊,抬枪朝他们射击,俩人快速掩进墙后面,子弹打得墙灰乱飞,第一轮攻击过后,白新羽计算着对方子弹打空换弹夹的时机,枪声一停,他就闪身出去射击,打得对方冒不了头,一发弹夹打空,他靠回墙后,边喘气边笑,“俞风城,是你吧?”

        俞风城道:“反应挺快啊。”

        “还有更快的呢。”白新羽对燕少榛悄声道:“我掩护你跑到左边那个房间。”

        燕少榛点点头。

        白新羽大叫道:“俞风城,让你尝尝小爷的子弹!”说着闪身出去,朝着俞风城的方向猛放枪,在俞风城被子弹压制的时候,燕少榛快速冲了出去,跑进了下一个房间。

        白新羽这边子弹刚停,燕少榛马上接管火力,白新羽也趁机和燕少榛躲进了一个房间,俩人靠着这么互相掩护,一连前进了十几米,越来越靠近楼梯口。

        耳机里传来9号的声音,“11号正尝试从外墙进入四楼。”

        “好。”

        过了不到一分钟,11号沮丧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我中弹了,外墙被他们控制了,走不通。”

        “9号,我们还剩下几个人?  ”

        “包括你们一共5个。”

        “对方呢?”

        “比我们多一人。”

        燕少榛冷静道:“但是目标物在我们手里,大家保持冷静,局势对我们有利。”

        白新羽道:“他们控制了外墙,很可能会从外墙进入四楼,23号就是这么上来的。”

        他刚说完,俞风城就对他们进行了火力压制,他们刚才离开的屋子有两个人影闪动,显然真的有人这么上楼了,只不过一时还不敢贸然出现,这下他们陷入了前后夹击,情况非常不利,而且这时候想从外墙运送目标物也不可能了。

        9号道:“我看到他们有人上楼了,我们很快就能抵达楼梯口了,你们坚持住。”

        “23号在楼梯口,你们小心。”

        燕少榛把道:“新羽,我们这样是没法突围的,我做诱饵来钳制23号,你一定要想办法到达楼梯口。  ”说着就要把背包脱下来给他

        白新羽阻止了他,笑道:“这玩意儿太重了,还是你背着吧,我来做诱饵,我一定会保护你到楼梯口的。”

        燕少榛看着白新羽自信的笑容,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小心。”

        俩人深吸一口气,猛地冲了出来,背靠着背,大喊着朝走廊两个方向射击,一边射击一边往楼梯口移动,眼看离楼梯口只有不到两米了,在燕少榛打空一个弹夹的瞬间,俞风城冲了出来。

        白新羽一个扭身,把燕少榛护在了自己身后,在那一瞬间,他和俞风城的枪口正好对上,虽然枪管里空包弹,但如果距离太近射击,依然会对身体造成一定损伤,何况他们现在之间距离不到两米,如果打在身体上,严重的可能伤到内脏,俩人同一时间犹豫了。

        白新羽干脆放下枪,猛地冲俞风城扑去,同时大喊道:“少榛,快跑!”

        俞风城被白新羽扑倒在地,燕少榛毫不犹豫地跨过俞风城,朝楼下跑去,俞风城枪还没脱手,转手就要射击,白新羽双腿夹着他的腰,死死抱住他的胳膊,只听砰砰两枪,白新羽感觉两颗子弹打在他背包上,后背有一点疼,接着他身后就冒起了白烟。

        俞风城翻身把白新羽压在地上,虽然他知道这是演戏,而俩人是敌我双方,可看到白新羽那么拼命地维护燕少榛,他还是气得眉毛直抽动。

        白新羽嘿嘿一笑,“我完成任务了。”

        俞风城咬牙道:“你可真拼命啊。”

        “这可是我第一次实战任务。”白新羽有点儿得意地说:“我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

        俞风城推开他,抓起枪朝楼下追去。

        燕少榛已经下了楼,被9号带领的人掩护着躲藏在三楼,俞风城也把人带了下去,主战场彻底转移到了三楼。

        白新羽收拾好东西下了楼,和其他“阵亡”的战友一起回到了霍乔那边,只听着楼里枪声不断,而时间在飞快地流逝,眼看着只剩下十分钟了。

        白新羽不断地听到他们组的成员出局,剩下的人越来越少,最后,燕少榛背着背包从楼里冲了出来,快速躲藏在草丛里,俞风城也跟着追了出来,俩人在中庭再一次上演坚守站。显然只剩下他们还活着了。

        霍乔看了看表,吹着口哨说:“还有五分钟。”

        11号叹了口气,“这俩人真是,要是时间过了,集体挨罚,还不如放弃算了。”

        陈靖严肃道:“当然不能放弃,这是实战演习,就要当实战情况处理。”

        霍乔搂住他的肩膀,嬉笑道:“说得很好。”

        陈靖不好意思起来。

        俞风城和燕少榛在中庭展开了一场颇有看头的枪战,俞风城抢不过燕少榛手里的目标物,可燕少榛也无法在俞风城的火力下把东西带到霍乔面前,看得众人又激动又心急。

        就这样,他们活活拖过了2个小时的时限,霍乔的哨声响起时,众人都发出了哀嚎声。

        俞风城和燕少榛走了回来,情绪都不太好,各个黑着脸。

        霍乔脸上的笑容不变,但说出来的话却狠毒之极,“你们太有能耐了,这是我当雪豹大队教官这么多年,见过的最最失败、最最窝囊的一次演戏!”

        众人心一沉,在霍乔眼神的逼视下,都有些不敢抬头了。

        霍乔指着他们,“看看你们自己,22个人最后剩下2个,这要是实战,雪豹大队就等于他妈的全军覆没了!你们还有脸回来?!”他拍着陈靖的肩膀,“你刚才怎么说的?要把实战演习当实战处理,在实战中,你们会牺牲战友去挡枪吗?真要这么玩儿,特种兵死得赶不上填补的,早晚要死绝了!”

        现场鸦雀无声。

        霍乔深吸一口气,“你们太菜了,窝囊死了。”

        这22人都是地方的精英尖子兵,习惯了被夸奖和赞美,来到雪豹大队后,不仅天天承受高强度训练的折磨,言语的羞辱更是一天三顿没落下过,不过平时霍乔都是连讽带刺的,虽然也让人牙疼,但今天这么直接指着鼻子骂人,更让人脸皮发烫。

        严强冷哼道:“明天别做饥饿训练了。”

        霍乔点点头,“对,饥饿训练不做了。”他环视众人,“明天,2人一组,提前开始为期5天的高强度野外生存训练,不能坚持下来的直接淘汰。”

        众人一听野外生存训练,腿肚子都直抽抽,他们在第一个月的时候做了三天的野外训练,被两个加强连轮班在森林里围追堵截了三天,这回还不是中枪就能休息,而是几乎一刻不停地追击,他们能休息的单次时间从来没超过半个小时,吃野草、喝泥汤,不能睡觉,三天下来,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白新羽那个时候才知道,初级选拔对一个特种兵来说真跟度假差不多,他们是硬生生被逼出了“消失在森林”里的技能,只为了多睡一会儿觉,如果以他现在的实力去参加初级选拔,那些来自普通连队的考核兵根本无法发现他,他会遛弯一样跑完五十公里。

        只是那3天太摧残人了,这回增加到5天,想想就要命。

        霍乔露齿一笑,“对了,这回你们面对的,是真正的雪豹大队成员,包括我和严强,感受一下一个合格的特种兵是什么样的,如果觉得自己望尘莫及,趁早退出也是件好事。”

        回到宿舍后,俞风城和燕少榛之间的气氛就有些紧张,弄得陈靖和白新羽颇为头疼。

        燕少榛斜了俞风城一眼后,对白新羽道:“新羽,咱们今天配合得很好,明天的野外生存训练,我们一组吧。”

        白新羽刚好说话,俞风城粗暴地打断道:“他和我一组。”

        燕少榛挑挑眉,“新羽?”

        “呃……”白新羽尴尬不已。

        俞风城微讽道:“让他出去挡枪叫配合得好?”

        燕少榛眯起眼睛,“你不也干了一样的事儿。”

        陈靖严厉道:“风城,少说两句,你们都几岁了。”

        俞风城冷冷瞥了燕少榛一眼,他把白新羽拽了过去,“明天跟我一组,知道吗。”

        白新羽点点头。

        燕少榛凉凉道:“新羽,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俞风城拉起白新羽,“走,洗澡去。”

        俩人走到楼梯间,白新羽就压低声音说:“俞风城,你搞什么呢?”他印象中的俞风城可是一直很冷静成熟,说话做事有尺有度,在部队里人缘很好,从来没见到他和哪个人关系这么差的,俩人除了喜欢互争高下,也没什么明显的矛盾啊。

        俞风城憋了一肚子火,他怎么能说今天自己看着白新羽和燕少榛协同作战对付他让他很生气呢,他硬邦邦地说:“怎么了,难道你想和他一组?”

        “哪儿跟哪儿啊。”

        “我就想不明白你们俩怎么这么剑拔弩张的。”白新羽转了转眼珠子,“是不是你觉得第一次碰到对手?可大家是战友啊,不存在竞争关系啊。”

        俞风城冷哼一声,“不知道,看他不顺眼。”

        白新羽撇了撇嘴,“幼稚。”

        俞风城勾着他的脖子,“我不准你跟他走太近。”

        白新羽失笑,“我们俩睡上下铺,怎么走远你教教我?再说你凭什么不准啊。”

        “因为我幼稚。”

        白新羽眯了眯眼睛,“俞风城,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俞风城一僵,“放屁。”

        白新羽趁着四下无人,捏着他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实话,是不是吃醋了?”

        俞风城抓住他的手,“是的话怎么办?”

        白新羽快速亲了他一口,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幼稚。”

        俞风城眼中闪过一丝暖意。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准备完毕,被拉去了野外集训场,霍乔好心地赏了他们一顿饱饭,因为接下来的五天,他们将吃不到任何正常的人类食物。

        霍乔跟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脸上涂着一样的油彩,含着棒棒说:“我将带领雪豹大队十名成员在两个小时后进入森林,这期间你们可以自由地寻找隐蔽地躲藏,但如果你们被我们发现并制服,将遭到无情的惩罚,你们背包里有一个烟雾弹,如果承受不住这次的生存训练,点燃烟雾弹,视为弃权,哪儿来的你们就会被送回哪里去,听明白了吗!”

        “明——白——”震天的吼声惊奇林间飞鸟无数。

        霍乔一声令下,22人分成11组钻进了茂密地森林里。他们携带的装备和弹药都很少,根据上次的经验,打是打不完的,反而会先把自己饿死、累死,最好的办法就是一直藏、跑、躲,如果谁能完美隐藏自己的行迹不被追踪到,就能少遭罪。

        俞风城和白新羽窜进森林后,就开始一刻不停地急行军,寻找最佳的潜伏地点,两个小时后雪豹大队的人就会进入森林追击他们,他们只有很少的时间做掩体。

        20分钟后,他们发现了一个完美的躲藏地点,一个隐在坡下的很浅的山洞,只要树枝稍微遮掩,就能形成天然屏障。白新羽开始做掩体,俞风城则在周围造简易机关,他们学习过利用天然地形和材料制作多种机关,有的能杀人,有的能起到报警作用,俞风城制造的就是后一种。完工之后,他们又合力把来时三百多米路上留下的行动痕迹尽量清除,做好这一切,俩人躲进了山洞里。

        只要能在山洞里熬到夜幕降临,他们就会安全很多,到时候就可以去觅食了。

        卸下背包,白新羽靠在岩壁上,叹了口气,“我去,怎么这么快就饿了。”他现在食量大得惊人,不过也不奇怪,就这种体力消耗,吃得不多怎么够。

        俞风城点点头,“我也饿了。”

        “早上吃的都是肉,红烧肉,小炒肉,梅菜扣肉……”白新羽咽了口口水,“要我说你小舅绝对是故意的,让我们吃一顿最肥最香的,然后饿我们五天,那才够劲儿呢。”

        俞风城勾唇一笑,“我们也能吃到肉啊,有蝎子肉、毛虫肉、老鼠肉。”

        “快别说了。”白新羽拿脑袋撞了几下石壁。

        山洞非常狭小,他们甚至无法躺平身体,高度也不够他们站起来,只能坐着,白新羽来乌鲁木齐的时候,人生第一次做火车卧铺,他感觉现在就跟坐卧铺差不多,而且还是和俞风城一张床。

        俩人在山洞里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气氛就有点不对了,俞风城凑了过来,低声道:“你看我干嘛。”

        “不看你我能干嘛。”

        俞风城把手放在他身体两侧,嘴唇贴了上来,轻柔地吸吮着白新羽的唇,白新羽张开嘴,和俞风城缠绵地亲吻着。

        他们已经憋了三、四个月了,平时训练太累没时间想,就算想也没力气干,可现在有难得片刻的宁静,还是天时地利的独处时间,狭小的山洞里好像都是对方荷尔蒙的味道,光是闻着就叫人心猿意马,叫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如何把持得住。

        在亲得气喘吁吁的时候,白新羽感觉到俞风城在扯他的武装带,“咱们……这样不行吧。”

        “为什么不行?”俞风城解开了他武装带的扣子,低笑道:“我又不是第一次扒你的军装。”

        “万一雪豹大队的人追上呢。”

        “还有一个多小时呢。”俞风城咬着他的耳朵说:“这回够我射出来了。”

        白新羽也就是客气客气,事实上他也忍不住了,他抱住俞风城的脖子,用力亲吻起来,俩人一边亲得热血朝天,一边快速撕扯着对方的衣服、裤子,那狭小的山洞非常影响发挥,可如此私密的空间、紧张的环境,反而给了他们别样的刺激,接下来的五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独处,但他们绝对只有现在有足够的体力做-爱,而且还能闻到昨天晚上洗澡留下的香皂味儿。

        为了让白新羽舒服点,俞风城让他叉开腿坐在自己身上,俩人互相抚弄着对方的欲-望,俞风城同时用手指沾了点吐沫,开拓着白新羽的身体,粗重的喘息声回荡在小山洞里,情-欲的气息不断地升温,很快就将俩人的热情彻底调动了起来。

        俞风城缓缓进入了白新羽体内,白新羽不断地深呼吸,声音跟着颤抖,太久没有做过的地方此时紧致干涩,俞风城耐心地开阔着这神秘地带,直到白新羽再次适应他的尺寸。

        俩人在山洞里沉默地动作了起来,白新羽咬住俞风城的衣领,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俞风城的吻频繁地落在他的胸口,腰肢有力地耸动着,把自己更深、更狠地埋入白新羽体内。

        这是第一次,他们沉默地做-爱,没有俞风城的挑逗和戏谑地淫-语,也没有白新羽的反唇相讥,他们只是深深地结合,以此发泄几个月来对对方的渴望,那种明明近在眼前但就是不能扒光了好好享用的渴望,此时一朝爆发,简直不可收拾。

        也许真是憋得太久,也许是俩人的体能早已经超出了正常人太多,俞风城就那么干了近一个小时都不舍得射,白新羽被他弄得腿都软了,他哑声道:“你他妈有完没完,赶紧……出来,雪豹大队的人肯定已经进森林了。”

        “就算进来了,要找到我们也要很久呢。”俞风城含住他的喉结,轻轻啃咬着。

        “不行,太冒险了,唔……”白新羽咬牙道:“出来……”

        俞风城低笑道:“你叫一声‘老公’来听听。”

        “去你妈的,啊……”白新羽死死咬住嘴唇。

        俞风城用手指撬开他的牙,“别咬,来,叫一声嘛,,你不叫我就不射。”

        白新羽照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俞风城疼得一缩,更加用力地“惩罚”起白新羽,把白新羽弄得快受不了了。

        “叫吧,就叫一句,我想听。”

        白新羽低喘一声,“我……我叫了,你出来吗?”

        俞风城低笑道:“一定。”

        白新羽舔着俞风城的耳朵,低声撒娇道:“老公,射出来吧。”

        俞风城没料到白新羽用这么魅惑的声音说出这句话,身体一抖,真的有了极大的冲动,他狠狠撞了几下,终于发泄了出来。

        结束之后,他们穿上衣服,靠在一起休息。

        俞风城把白新羽抱在怀里,把玩儿着他的手指,轻笑着说:“刚才那声叫的真好听,平时没人的时候也叫吧。”

        白新羽蹬他小腿一脚。

        “靠……”俞风城疼得脸都白了,“你还真踹啊。”

        白新羽吓了一跳,“啊?疼啊?”

        “废话。”

        白新羽笑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劲儿都变大了,不过你也活该,忍着吧。”他在俞风城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一会儿吧,被发现了就没机会睡了。”

        俞风城搂紧了他,嗅着他脖子里熟悉的温暖的味道,感觉心里一片平和、满足。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还算。。。早点吧_(:з」∠)_  已经修寒武的稿子修到要哭了,各种头晕又特么让成天壁乱入了!!!

        跟大家分享来自_默千_  的美图~~~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