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67章

第67章

        他们的主教官霍乔和辅教官严强,这两个人一个是笑面虎,一个是冷面狼,不过要说哪个更可怕,似乎还是霍乔给他们留下的心理阴影更强一些。严强人虽然比较严肃,但接触久了,看得出他还有人性,而霍乔总是谈笑风生间,把他们往崩溃的边缘操练,他们经常祈祷霍乔大魔王不出现,那样的话,这一天就会稍微好过一些。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四人拖着脚步回到宿舍,累得都不想说话了。

        白新羽对陈靖道:“班长,咱们互相按摩吧,我怕我腿明天动不了了。”

        陈靖点点头,“好。”他坐到床上,拍打、揉按着白新羽的大腿肌肉,白新羽疼得直抽气,呜咽着说:“听说才过了10天?”

        陈靖苦笑道:“嗯,还有50多天。”

        白新羽顿时觉得人生一片昏暗,“班长,你还撑得住吗?”

        陈靖道:“还可以,既然来了,我也没打算回去。”

        白新羽不说话了,没错,来都来了,谁都不想回去,其实跟面子关系不大,大部分人只是为了给自己争一口气,他除了这个,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的目光悄悄朝对面的床飘去,俞风城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休息。

        按了一会儿,俩人调换过来,白新羽给陈靖按摩起来,燕少榛从床上跳下来,凑到俩人身边,“我身上也酸得难受,有没有人给我按按啊。”

        白新羽刚想说俞风城,但又想起俞风城和燕少榛之间总有一种莫名其妙地抵触气氛,说是敌意算不上,但周围人都能感觉得出来这俩人不太对付,也许是他们都太优秀,多少有些竞争的意思,又谁也不服谁。白新羽自觉和燕少榛关系还可以,就道:“我一会儿给你按。”

        他话音一落,俞风城就睁开了眼睛,机械地转过了脸来,对燕少榛凉凉地说:“过来,我给你按。”

        燕少榛微眯起桃花眼,“真的啊,那我不客气了。”说完过去往俞风城的床上一趴。

        俞风城抓起他的胳膊,用力往后拉扯,燕少榛闷叫一声,扭头看着俞风城,目光犀利,俞风城淡道:“怕疼还按摩干嘛?”

        燕少榛咧嘴一笑,“不疼,你继续。”

        俞风城用膝盖压着他的后背,把他的肩膀用力往后扳,那个动作是放松肩颈压力的,固然有效,但一般按摩师都会循序渐进,不会像俞风城那样一开始就下狠手,把燕少榛疼得脸发白,但又强忍着不说,他咬牙道:“挺有劲儿啊。”说完一把抓住俞风城的手腕,“换个地方吧”,他的手暗中使劲儿。

        俞风城笑着露出一口森白地牙,“彼此彼此。”

        白新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和陈靖眨巴着眼睛看着俩人暗中较劲儿,均闹不明白他们怎么了。

        俩人那架势似乎快要掐起来了,陈靖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我去洗澡,还有谁去?”

        白新羽摇摇头,“我不想去了。”

        陈靖上去把俞风城和燕少榛分开了,“风城,去不去?”

        俞风城道:“不去。”

        陈靖拽着燕少榛,“少榛,咱们去吧。”

        燕少榛转了转酸痛的胳膊,冷冷地看了俞风城一眼,“走吧。”

        俩人离开之后,白新羽莫名其妙地看着俞风城,“你们俩怎么回事儿啊?又没什么仇。”

        俞风城朝他招手,“过来。”

        白新羽走了过去,俞风城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把他拽倒在了床上,白新羽的心脏怦怦直跳,眼看着俞风城俯□来,吻上他的嘴唇。

        他们好长时间没有温存过,不是不想,实在是没时间没空间,好不容易能有一个独处的时候,白新羽也不想浪费大好时机,勾住俞风城的脖子,细细地吮吻着那柔软的唇瓣,这个吻实在甜蜜醉人,好像一天的疲累都在那温柔的唇舌缠绵里化为乌有了。

        俞风城抚摸着他的脸,轻声道:“还撑得住吗?”

        白新羽嘿嘿一笑,“撑得住。”离开就见不到俞风城了,就冲这个他也会撑住。

        俞风城侧躺一旁,把他抱在怀里,“撑下去,我不想见不到你。”

        白新羽心脏一颤,小声道:“真的吗?”

        俞风城亲了亲他的额角,“要是一下子看不到你,我肯定不习惯……”

        白新羽心里痒痒的,他其实一直想问问俞风城心里到底对他是什么想法,可是唯独在这件事上他依然是那么孬,就是问不出口,虽然他不确定俞风城对他有几分心,但至少他知道,俩人之间是有感情的,他喃喃道:“嗯……要是看不着你,我也挺不习惯的。”

        俞风城满意地点点头,俩人都累得不想动,就算现在给他们私密空间,也没体力做-爱,他们就那么安静地搂抱着,躺在床上享受片刻的温存。

        就在白新羽昏昏欲睡的时候,俞风城突然说:“你能不能跟那个燕少榛保持点距离。”

        白新羽奇道:“为什么?”

        俞风城哼了一声,“我烦他,”

        “你为什么烦他?”白新羽贼笑道:“你是不是嫉妒了,他确实能力挺强的。”

        俞风城眯起眼睛,“你当着我的面夸别的男人?”

        “靠,多新鲜啊,我天天夸班长,夸东元,你还不是天天当着我面儿夸霍乔,成天‘我小舅’这,‘我小舅’……”

        俞风城翻身压倒他身上,嘴角噙着一抹邪笑,“你是皮痒痒了还是欠-操了?”

        白新羽看了眼墙上的钟,陈靖和燕少榛最多十分钟就回来了,他咽了咽口水,“你别胡来啊。”

        “什么叫胡来?”俞风城抚摸着紧实的腰线,“难道你不想做?”

        白新羽哼道:“你要是承认自己五分钟就射,你就来。”

        俞风城照着他嘴唇咬了一口,哑声道:“你不知道我多持久吗?”

        白新羽心想,我他妈就是知道,所以才怕你真的发-情啊。

        俞风城惩罚地捏了捏他的腰,霸道地说:“总之你不准跟燕少榛太要好,别问我原因,就是不准。”

        白新羽翻了个白眼,“管得真宽。”

        俞风城隔着裤子抓住白新羽的宝贝,用力搓了搓,反问道:“我不能管?”

        白新羽身体一颤,“别……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

        俞风城舔着他的嘴唇,“五分钟够不够你射出来?”

        白新羽怒目而视,“必须不够。”

        “那咱们试试。”俞风城说着就要把手伸进他裤子里。

        白新羽死死抓着他的手腕,虽然他确实挺想舒爽地射一次,但眼下的情况太为难了,要是射了,显得他肾虚,要是没射……陈靖和燕少榛回来了他可怎么办啊,还是一开始就别挑逗起来比较好。他快速推开俞风城,从俞风城身子底下钻了出去,跳回了自己床上。

        俞风城也没为难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白新羽打了个哈欠,“我要睡了。”

        俞风城侧躺在床上看着他,声音充满磁性,“真想跟你一起睡。”

        白新羽脸一热,“你发什么神经呢。”

        俞风城邪邪一笑,“等选拔结束后,我一定会操-你一整天、一整夜,让你第二天连床都下不了。”

        白新羽缓缓朝他竖起一根中指,“我明天就未必下得了床,谢谢你伟大的小舅。”

        这时,陈靖和燕少榛回来了,俞风城深深看着白新羽,伸出舌头,缓缓舔了舔嘴角,然后转过身去睡觉去了,白新羽却被他充满欲念的双眸给穿透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陈靖在俩人之间看了个来回,微微蹙起了眉,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从那天起,白新羽感觉俞风城和燕少榛之间的较劲儿越来越明显了,无论做什么训练,都要争出个先后,部队里是提倡这种力争上游的精神的,所以霍乔看得特别开心,而且由于俩人的较劲儿,也激励了一部分人更加努力,只有白新羽觉得俞风城的目的不单纯,他心里都有点儿同情燕少榛了,人家何其无辜啊。

        三个月的训练过去了一半,果然如霍乔所说,如果能挺过第一个月,基本就能习惯这样的训练量了。当他们开始加入军事知识课程时,白新羽发现,最难熬的时候居然已经过去了,而这一个半月里,原来的28人剩下了22个。其实就如同当时的初级选拔那样,很多人抗过了最可怕的毒气室,但一听到还有那么多任务,从心理上放弃了,其实只要再坚持一下,胜利就在不远处等着,白新羽就是抱着这样的心里,哪怕每天都累得跟死狗一样,也没有放弃,不过,能不能真正留下,还要看最后的考核成绩。

        第二个月的下旬,开始了武器训练,雪豹大队的射击训练让白新羽大开眼界,他见到了好几样普通连队根本摸不到的高级武器,训练标准非常严苛,就连白新羽这个从前的枪械全能都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他平时在训练中并不出彩,总是在中下游徘徊,但在射击场上扳回了不少分数。

        这天,霍乔告诉他们要进行一次实战演习,演习地点设在市郊一个烂尾楼里,22人分成敌对两组,在烂尾楼里抢夺一个目标物。

        他们全副武装,被拉到了演习地点。

        白新羽看着自己的一身装备,摸着手里装了空包弹的95狙,开始止不住地兴奋,他现在像极了电视电影里那些威武的特种大兵,马上就要去执行一场绝密的任务,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和敌人殊死搏斗,那画面光是想想就叫人热血沸腾,对于男人来说是有别于性以外的高-潮。

        下了车后,他们临时抽签分了组,俞风城和陈靖被分到甲组,白新羽和燕少榛被分到了乙组,他们的胳膊上系上了不同颜色的彩带,按照组别列队完毕后,俞风城看着白新羽,眼神有些复杂。

        霍乔背着手,朗声说着演戏规则,“这个废旧小区一共有七栋商品楼,你们要寻找的目标物就在这七栋楼的某一个房间里,它非常显眼,只要你们找对了房间,一眼就能看到,结束演戏有两个方式,第一,一组杀光另一组全部人员,第二,一组成员活着将目标物带到我面前,第三,超过两个小时,以上两条都没有实现,那就算你们全员阵亡,作为处罚,明天训练照旧但是不准吃饭!”霍乔环视众人,“听懂了没有!”

        “是!”22人声如洪钟。

        “现在给你们30秒寻找掩蔽物,听我口令。”

        俞风城和燕少榛自觉担负起了组长的角色,带着组员快速分别钻进了一栋楼里,半分钟后,霍乔在车上拿着喇叭大喊,“演习开始!”

        燕少榛带着组员商讨作战计划,他用粉笔在地上画了个简易地图,“这个小区商品楼分布呈U型,其中中间的4号楼是最高的,是狙击手必争的制高点,新……24号,你需要前往4号楼强占狙击位,我随行掩护你。”

        “是。”

        “剩下九人分4队,1、2、3队每队两人,搜索5、6、7号楼,没有目标物则马上通知我,并且撤离,4队三人,由9号带队游击对方,并且防止对方先发现目标物带回目标地,现在解散。”

        燕少榛分派好任务后,众人领命开始行动。他和白新羽朝着4号楼跑去。

        俩人一路跑跑停停,很快就跑到了4号楼和5号楼之间的草丛出,那里野草疯长,很适合隐蔽,俩人匍匐着朝4号楼爬去,不远处的草坪闪过一个人影,俩人立刻翻滚进掩体,枪声响起,子弹擦边而过。

        燕少榛道:“我掩护你,你跑到4号楼门口的立柱那里。”

        白新羽目测了一下,大概有七八米,他点点头。

        燕少榛半蹲起身,猛地窜出了草坪,一边蹲着往另外一个草坪小跑,一边朝着对面射击,同一时间,白新羽一步冲了出去,快速地朝着立柱跑去,子弹几乎追着他的脚后跟儿打来,激烈的枪声不绝于耳,那短短的几秒钟让他的肾上腺素疯狂分泌,他化作一道墨绿的影子,冲进了4号楼,跑到立柱后面后,他立刻抬枪朝对方射击,不需要长时间的瞄准,他对目标的射击准确度仿佛已经深入了骨髓,他的大脑能在第一时间根据对方的位置做出最有利的判断,他的胳膊一刻也不懈怠地抬到了最合适的角度,枪口对准了最精确的那一点,手指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砰——

        对面一缕白烟冒起,22人,出局一人。

        燕少榛趁此机会,也快速跑到了白新羽身边,他激赏地看了白新羽一眼,“干得好。”

        白新羽和他用力一击掌,得意地抬了抬下巴,“走,上楼。”

        俩人快速地跑上楼,为了抢占狙击制高点,他们没有时间搜索目标物,一口气冲上了八楼,顺着梯子爬上了八楼,楼顶的平台空无一人,白新羽兴奋地在无线电里说:“兄弟们,狙击位是咱们的了。”

        无线电里传来高兴地吆喝声。

        燕少榛道:“目前情况如何?”

        9号道:“11号出局了。”

        “其他人有搜索到目标物吗?”

        耳机里纷纷传来“没有”的回答。

        燕少榛对正在架狙击位的白新羽道:“我下去搜索4号楼。”

        “好。”

        燕少榛下去之后,白新羽把梯子抽了上来,然后专心在楼顶找到了一个最佳俯瞰位置,架好枪,耐心地在瞄具里搜索着敌方,隐藏在建筑里的他是看不到了,不过甲组也安排了人堵在出口处,那些人藏在草丛里,只要他们活动出来,就是白新羽下手的目标。

        “8号楼干净。”

        “撤退支援四小队。”

        “6号楼干净。”

        “7号楼干净。”

        耳机里不断传来战友的声音,看来目标物不在他们占领的几栋楼里,那么就在甲组的楼里了,或者,就在4号楼。

        果然,没过一会儿,燕少榛的声音传来,“我在4号楼3层发现目标物,但是我被两个甲组的人堵在3层了,请求支援。”

        那两个甲组的人肯定是趁着他们上楼的时候尾随进来的,否则有白新羽在,根本不可能让他们通过楼与楼之间的裸-露地带。

        这时,甲组的人也发现了东西在4号楼,他们开始从楼里撤出,和9号带领的小队在中庭发生了激烈的枪战。

        白新羽占据制高点,发现了极大的作用,只要有甲组的冒头,就毫不迟疑第一枪“毙命”,甲组在出局了两个人之后,终于不敢贸然离开掩体了,但乙组也无法顺利通行,两方在中庭僵持不下,互相损失了几个人。

        燕少榛声音有些急促,“我刚才从三楼看下去,他们组里少了23号,这两个人不知道去哪里了,你们小心点。”

        白新羽一惊,那不就是俞风城吗,俞风城是对方的领队,这时候会去哪里?他用瞄具仔细地搜索着中庭出潜伏着的甲组的人,但是他们早藏了起来,而且统一着装,脸上涂着油彩,刚才激战的时候,白新羽印象中也确实没看到俞风城。

        白新羽沉思片刻,猛地跳了起来,朝着天台另一面跑去,他往下一看,8楼的窗户上系着一根绳子,俞风城正利用绳子攀墙,此时已经爬到了7层!

        俩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白新羽快速举起枪,俞风城纵身跃入7层的窗户里,让他扑了个空,他忙道:“27号,23号已经从外墙进入4号楼,目前在7楼。”

        燕少榛道:“目标物在我手里,我现在藏身4楼,这么说他们至少有三个人在楼里,一人在7楼,两人在3楼,我无法突围,支援什么时候能到?”

        白新羽离开狙击位,俞风城肯定马上通知了中庭中的大部队,楼下再次响起激烈地枪声。

        白新羽打断了俞风城的那根绳子,防止再有人顺着它爬上来,就在这短短的十几秒时间里,没有了白新羽的火力压制,甲组终于冲破火线,在牺牲两人的情况下率先进入了4号楼,等白新羽再回到狙击位,已经没有需要狙击的目标。他放下梯子,决定下去支援燕少榛。

        “27号,你在哪里。”

        “4层东南角房间。”

        白新羽经过7层的时候,格外小心,但并没有发现俞风城,俞风城显然已经下楼了,他顺着楼梯、贴着墙往下跑,很快就来到4层,找到了燕少榛。

        他们的楼下不断传来激烈地枪声,显然两伙人已经在3楼以下的地方开战了,甲组的人知道燕少榛在3楼以上,但不知道具体在那一层,他们只是堵着楼,让目标物无法离开。

        白新羽爬到燕少榛身边,看了看他背上的包,“在里面?”

        燕少榛点点头。

        白新羽道:“咱们现在怎么突围?”

        “两个方案,第一,我把东西从楼上扔下去,让其他人在下面接手,第二,从楼里突围,无论哪个方法都很危险。”

        白新羽皱起眉,“我们剩的人比他们多,还是别让目标物脱离掌控了。”

        燕少榛点头道:“我也倾向于第二个方案。”他在无线电里把突围计划说了一遍,让其他人做好掩护工作。

        突然,俩人同时听到4楼传来了一丝细微的擦碰声,那擦碰声尽管很轻微,但是对于受过训练的实习特种兵来说,也能分辨出那是枪管不小心磨到墙的声音。

        白新羽做了嘘声的动作,用嘴型道:“可能是23号。”俞风城找上来了!

        燕少榛做了个“掩护我”的手势,他悄悄把背包放到了地上,顺着墙往门口走去。

        白新羽抓起枪紧随其后,他尽管表面上冷静,但心里已经紧张得不行了,从前他总是站在俞风城的后方,作为被保护、被帮助的那一方,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和俞风城敌对,第一次,他要直面俞风城的强大实力,并且还要尽全力将俞风城击倒。

        白新羽咬了咬牙,来吧俞风城,让你看看小爷的进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