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72章

第72章

        白新羽趴在地上,用手摸着干粮和矿泉水,他已经吃喝掉一多半了,那是不是证明这次考核快结束了?他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楚了,但在模糊间,他突然想起了在外面时霍乔说过的话,霍乔说,这会是淘汰率最高的一项考核,可笑他当时还不信……

        没有体会过的人永远无法理解,这个封闭的、黑暗的空间能给人的身心带来怎样的摧残,那无边的黑暗、窒息般的孤独把白新羽的心理防线一点点撕碎,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黑暗吞没,却无能为力。他开始出现诸多幻觉,控制不住地幻想黑暗中隐藏什么厉鬼、怪物,正悄悄偷看着他,随时可能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地方把他拽入地狱,以前经历的一切都可能以扭曲的噩梦出现,渐渐地,他再也不敢去想那些美好的回忆,因为想着想着,最后都可能在他大脑里转变成血腥的场景。他的身体里充斥着绝望、孤寂和痛苦,他用身体撞墙、他把脑袋淹进蓄满水的洗手池里、他拼命地吼叫,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疯了。

        到底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爸,妈,哥,你们在想我吗?那快来看看我啊,跟我说说话,一个字也行……俞风城,你在干什么?你是不是也疯了?说不定你已经放弃了,这是人能受得了的吗……如果你已经放弃了,我还坚持着干什么?

        白新羽扑到门前,咣咣敲着门,嘶声吼道:“我受不了了!我弃权!救命啊——”他又哭又喊,到最后嗓子都发不出声音了,可那扇门依然紧闭,隔绝着他和另外一个世界,这扇门简直成了他的仇敌,他搬起行军床,用力往门上撞去,那巨大的撞击声和金属摩擦声刺得他耳膜发痛,可他喜欢这剧烈的声响,这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也不知道在里面折腾了多久,他又累得睡着了,醒过来继续折腾,反反复复。他不仅产生幻觉,甚至开始幻听、幻视,即使他其实什么也看不见,他时而窝在床上喃喃自语,时而像疯子一样蹦跳吼叫,时而痛哭着哀求着放自己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他已经说要弃权了,还不把他放出去?难道没有人监视他?那他该怎么选择弃权?不对,一定可以弃权的,霍乔应该不会骗他们的,该怎么做呢?对了……让自己受伤……他就不信监视他的人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他从床上跳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拿脑袋往墙上狠狠撞了一下,砰地一声响,他整个人被撞击力度弹回了床上,后脑勺又撞上了另一面墙壁,他抱着脑袋,在床上滚了两圈,痛哭出声。

        太疼了……他受不了了,他不敢撞了,脑袋好像流血了,皮肤火辣辣的,整个人都觉得天旋地转。

        他在床上躺了很久,这次的撞击,除了轻微脑震荡外,还让他浑噩如一团浆糊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点点,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就是个精神病人,能意识到这一点,也许自己还没有完全疯吧?

        在经历了几天的崩溃期后,这次的疼痛让他意识到自己无法通过自残来离开这里,最重要的是,他意识到自己不该自残,他怎么能伤自己呢?他还想活着出去啊,他想再一次感受阳光,想回家,想见到亲人还有俞风城,他不要变成疯子,他应该想办法保持理智,而不是自暴自弃!

        白新羽平躺在床上,努力调整呼吸,试图缓解自己的压力,让自己尽可能地撑下去,他所剩的食物和水不多了,他一定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这份被逼迫出来的理智支撑了他一段时间,直到他的干粮彻底吃完。当他摸遍整个房间,都再也找不到一块饼干渣的时候,他心里那个勉强缝补起来的恐惧的大洞,再一次撕裂了。

        难道……他们被放弃了?白新羽抱着脑袋,眼珠子瞪得快凸出来了。

        食物都已经吃完了依然不能离开,霍乔想杀了他们吗?对,霍乔肯定想杀了他们,要不然怎么会把他们关在这么可怕的地方,这里面有鬼啊,霍乔一直就没有人性,把他们不当人的训,就算想杀了他们也没什么奇怪的吧。白新羽想起霍乔惯常的笑容,越想越觉得那笑容诡异万分,简直就像嗜血的魔鬼!

        突然,黑暗中浮现出一张惨白的脸,那是霍乔!霍乔的脸朝他漂浮而来,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就能把他的脑袋吞进肚子里!他疯狂地尖叫起来,用力踢打、蹬踹,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他跳下床,在那狭小的禁闭室里到处冲撞、哭喊。他要死了!他要这个暗无天日的密室里被活活饿死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白新羽只能靠喝水充饥,他像个死人般瘫倒在床上,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知道自己就是在等死,他眼泪已经流干了,心里反而平静了,死了就能很快解脱了,如果俞风城也死了,他们到时候还能一起走阴间的路呢。

        白新羽闭上了眼睛,让他死吧,快点结束这无尽的折磨吧……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那扇铁门被打开了,门口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可他动也没动,不仅是没力气动,而是他知道这肯定又是幻觉,是他出现了无数次的幻觉。

        有人走到了他面前,轻拍着他的脸,声音如从天外传来,“考核结束了。”

        白新羽半睁着眼睛,还是什么都看不到,接着,那个人拿什么东西罩住了他的脑袋,他彻底昏了过去。

        白新羽的意识苏醒了过来,他眨着眼睛,想睁开,却发现自己眼睛上缠着纱布,他动了动手指,指腹滑过床下的被单,触感跟被他用水弄湿的床单不一样……

        他……他离开了吗?这回还是做梦吗?还是他真的离开禁闭室了?或者……他已经死了。他竖起耳朵,听到外面有鸟叫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一切都那么地真实,一点都不像梦境。

        屋里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一个女声道:“同志,你醒了?”

        白新羽张了张嘴,依然不敢相信,“我……出来了吗?是真的吗?”

        温暖的手覆盖在了他额头上,“是真的,你现在在医院,我是护士。”

        白新羽一把抓住了那只手,用力地握着,这是他渴望的人类的体温!

        护士大叫道:“哎呀好疼,你快放开!”

        白新羽赶紧放松了手劲儿,但依然握着不放,语无伦次地说:“让我摸摸,你是人,真的是人……”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喜极而泣、痛哭失声,可是当他真的出来之后,他却哭都哭不出来,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彻底割掉了,心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不知道如何才能填补。

        护士哭笑不得,“哎,每年都有你这样的送来,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白新羽感觉自己做了个很长的噩梦,现在终于醒过来了,虽然,因为他眼睛看不见,他还是没有离开了禁闭室的真实感,他把身体蜷缩成一团,这是他在禁闭室里最常用的姿势,他依然没有任何安全感。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白新羽也一直蒙着纱布,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呆了太久,一时无法适应光线,只能每天增强一点光感刺激。他住在单人病房,这些人除了那名护士,只有一位心理医生来探访过他,那心理医生说得话跟催眠一样,对他进行针对性的治疗,他平静地躺在床上,一言不发,无论医生说什么都不愿意开口。医院似乎也习以为常,自顾自地说着话,让他渐渐适应自己已经回归了正常社会这个事实。

        五天之后,绷带彻底拆除了,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他再次看到了光,白色的天花板,绿色的植物,棕色的海报框,那望不到尽头的黑,在他面前消失了,可他知道那黑暗永远地被留在了他心底,经历过这一切,他再也不会怕黑、怕孤独,因为他是从最黑、最孤独的地狱走出来的,他不相信世界上还有什么痛苦能比得过这些。这就是霍乔的目的,这就是通往雪豹大队必经的深渊!

        护士推荐来一个轮椅,笑着说:“恭喜你今天拆纱布,你们的上司召集你们开会,我推你过去吧。”

        白新羽摇摇头,自己下了床,躺了这么多天,身体已经恢复了,他披上外套,护士领着他往门外走去。

        在走廊里,护士道:“你们这些当兵的真奇怪,各个都沉默寡言的,一天也不说上一句话。”

        白新羽愣了愣。沉默寡言?谁?他吗?他什么时候成了沉默寡言的人了,别说一天了,他应该是一小时不说话都难受的人,他最怕寂寞,最喜欢热闹,在禁闭室里他那么渴望和人交流,为什么真的出来之后,他却不愿意交流了?似乎,为了在禁闭室里支撑下去,他开启了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保护机制,这种保护机制让他开始抵触和防备来自外界的刺激。他不信任这个护士或者心理医生,他不需要帮助,在他最绝望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来救他,现在他更不需要,从今往后都不需要,他可以一个人从地狱回来,他就能一个人撑过所有的困境!

        推开会议室的门,他看到的第一个人是站在中间的霍乔,屋里还有几个人,他一眼扫过去,看到了陈靖和燕少榛,还有——俞风城。

        俞风城见到他的瞬间,表情就变了,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白新羽眼眶发热,呼吸变得有些困难,他走了过去,用力抱住了俞风城,那一瞬间,他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动,俞风城也紧紧抱住了他,俩人一句话也没说,彼此经历的一切已经无法简单地用语言来表达。会议室里非常安静,因为能坐在这里的人,心情和他们都是一样的。

        白新羽坐在了俞风城身边,并向陈靖和燕少榛投以喜悦的目光。

        霍乔拍了拍手,“首先,我要恭喜在坐的七位,从现在开始,你们正式成为新疆军区雪豹特种大队的一员了。”

        七人看着他,表情出奇地平静,甚至眼神都没有动,也没发出任何声音,霍乔并不意外,他笑了笑,“我知道你们现在在想什么,因为你们经历的一切,每个雪豹大队的成员都经历过。相信我,在离开禁闭室最初的那一个月,是非常难熬的,你们会变得不像以前的自己,会对周围的很多事产生怀疑和抵触,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的性格和脾气会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你们会变回经历禁闭室之前的那个人,但这段经历对你们意志力的改变,却是永久的,它让你们不再惧怕黑暗和孤独,无论在怎么样的绝境中,哪怕整个队伍死得只剩下你一个,也能坚持着去完成任务,永远地冷酷与执着,这就是成为特种兵的必要条件。”

        几人还是没说话,他们并不怀疑霍乔说的,只是他们现在好像噩梦刚醒,都还没能回过魂来。15人只剩下了7人,果然是淘汰率最高的一项考核。

        霍乔续道:“现在有什么想问的吗?尽管问吧。”

        陈靖道:“报告,我们在禁闭室呆了几天?”

        “17天。”

        “报告,你说我们可以选择弃权,弃权方式是什么?”

        这个人问题让7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他们心里埋藏着一股深深地怨气,相信在场的每个人都想过要弃权,虽然最后他们撑了过来,但万一他们没有呢?就算有人死在里面也不足为奇啊。

        霍乔道:“你们一直被全程监控着,如果出现严重的自残行为,或是心理医生判断不能继续考核的,则视为弃权。”

        “那其他人……”陈靖咬了咬牙。不用多说,那被淘汰的8个人,此时肯定还在接受身体和心理治疗。

        霍乔点点头,“他们的情况不算很严重,适当治疗后就可以恢复健康。”

        燕少榛沉声道:“报告,用这个方式淘汰人真的公平吗?”

        霍乔道:“你们心里都有这个疑问吧,很正常,当初我从禁闭室出来的时候,和同一批的战友都有这个疑问,也为那些不仅身心受到折磨还被淘汰的战友忿忿不平,可他们现在遭遇的一起,恰恰是为了证明他们不适合成为特种兵,免于他们以后在战场上被轻易牺牲。心理剥离不仅是考核,也是试炼,这件事只能做一次,成功则已,不成就再没有第二次机会剥离你们的依赖感,因为你们心理已经有所防备了,而且,恐怕没人愿意再尝试第二次了吧,他们在这次机会里失败了,那就是彻底失败了,特种部队里不能接受一个无法抵抗恐惧和孤独而试图结束自己生命的兵。”

        白新羽喉结鼓动着,他感觉身体有些冰冷。他在最痛苦的阶段,也曾想过通过自残离开,甚至不止一次产生了自杀的想法,只是因为他怕疼,才没有继续下去,这能算是他通过了考验吗?可不管如何,霍乔的目的达到了,他仿佛能用肉眼看到自己为自己上了一层无形的武装,他已经经历了至深的绝望和恐惧,现在他无惧了。

        众人再没有问题了,他们的魂魄暂时都留在了禁闭室,此时各个都像不完整的人偶。

        开完会后,陈靖和燕少榛走了过来,陈靖按着俞风城和白新羽的肩膀,“你们……还好吗?”

        白新羽拍了拍陈靖的背,叫了一声班长,然后就说不出话来了。他们心里想的都是一样的,那份压抑让人一时难以顺畅呼吸。

        他们沉默地解散了。

        白新羽跟着俞风城去了他的病房,一进屋,俞风城就将白新羽按在了门上,用力堵住他的唇的同时,也锁上了门。

        俩人用力亲吻,就好像要把对方生吞进肚子里,他们互相撕扯着对方身上的病服,那松垮垮的衣服很快被褪了下来,温热的肌肤互相摩擦着,这是他们在禁闭室里疯狂思念的东西!

        他们一路退到了床上,俞风城把白新羽压在身下,不断地亲吻、抚摸,在那光滑的皮肤上留下串串吻痕,俩人自进屋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只是用热烈的动作发泄着内心对对方的渴望。

        白新羽喘着粗气催促道:“俞风城,来干我,来。”

        俞风城分开他的腿,扩充了几下后,便急切地顶了进去。

        白新羽眉头紧蹙,身体传来难耐地疼痛,但他不想停下来,他很需要这疼痛,需要那熟悉的体味和有力的撞击,来把他的魂从禁闭室里拉出来,让他知道自己真的回归了洒满阳光的现实,回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身边!

        俞风城抿唇不语,沉重的鼻息声让他听起来像头饥饿的猛兽,他疯狂侵略着白新羽的身体,那撞击的力度之重、速度之快,简直让人难以承受,他眼中一片血红,那额上暴徒的青筋让他的五官显得有些狰狞,就好像下一秒就会把白新羽拆吃入腹。

        白新羽夹住俞风城的腰,不管不顾地叫出了声,他低吼道:“用力,俞风城,你他妈来干死我。”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俞风城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带给他无尽地快-感,这就是他要的,他恨不得和俞风城融为一体,只为了能更真切地感受俞风城!

        俩人疯狂地做-爱,就好像末日来临一般,放下了一切顾虑和想法,只是全身心投入地感受彼此,从没有哪一场性-爱,在带给他们极致的快-感的同时,又让他们体会到无法言说的绝望,他们抵死缠绵,不断地攀升*地高-潮……

        白新羽昏迷之后醒来,发现自己在俞风城怀里。他轻轻动了动,俞风城就醒了,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白新羽笑了笑,“天黑了。”

        俞风城搂紧他,轻声道:“是啊。”

        “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感觉医院快成我家了,我半辈子住过的医院都没最近半年多。”

        俞风城用嘴唇轻吻着他的额头,“最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住院。”

        白新羽点点头。

        俩人都默契地没有谈起在禁闭室的经历,这段记忆最后被尘封在记忆深处,谁也不愿意提起。

        白新羽抱住俞风城的腰,淡笑道:“教官说要给我们放几天假,我们可以离开基地,去市里玩玩儿。”

        “好啊,咱们可以租一辆车,自己开车去附近的景点逛逛,反正时间还够。”

        “好,吃些好吃的……”

        他们闲聊了一些无关内容,这样温馨平静的时光,让人的心都要化了,可白新羽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享受这片刻的温暖,他心里隔了一层无形的墙,让他无法坦然面对离开禁闭室后的生活,希望真如霍乔所说,心理的创伤能够随着时间痊愈。

        第二天,他们出院了,照顾白新羽的那个护士看他的眼神有些古怪,白新羽觉得可能是俩人昨天的动静太大,被听到了,本该是很尴尬的事,他却没什么太大感觉,现在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和俞风城的关系,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了,怎么说呢,就是经历了最痛苦,其他任何事情好像都伤不了他了,何况是这点小事。

        他们坐着来时的卡车,回到了基地,回原来的宿舍拿上早已经打包好的行李,他们跟着严强走到了基地的另外一栋宿舍楼。

        严强指着这栋楼,“这是雪豹大队现役特种兵的宿舍,我和副队长都住在这里,你们从今天开始也要住在这里,两人一间,自由组合,平时可以在基地各处活动,但没有允许不可以擅自离开。”

        他们拿着行李上了楼,俞风城和白新羽挑了一间进去了。

        白新羽放下行李,参观了一下宿舍,这宿舍条件比以往他睡过的任何一个军营的宿舍条件都好得多了,不但有独立的卫浴和水房,俩人还各有各的书架和衣柜。

        俞风城抱住他的肩膀,嘴唇贴着他的耳朵笑道:“这回咱们终于有*了。”

        白新羽转过脸,轻轻舔了舔他的嘴唇,露出暧昧地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太甜了。。。。。。

        大家想简大了吗?分享一张犬鬼野兽  画的超酷的简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