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70章

第70章

        俞风城一怔,显然没料到白新羽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放下书,凑近了白新羽,勾唇笑道:“你说呢?”

        白新羽瞪了他一眼,“我烧着呢,你别跟我扯淡。”他这发烧肯定要加重了,因为他感觉自己脸越来越烫了,他眼眸闪动着,心里紧张得揪成了一团,“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俞风城笑道:“我要说‘不是’怎么办?”

        白新羽嘴唇抖了抖,哑声道:“不是就……不是……”他突然坐了起来,大骂道:“不是你大爷啊!你以为小爷白睡的啊!找抽吧你!”

        俞风城抓着他肩膀将他按回了床上,附身堵住他的唇,用了亲了起来。

        白新羽感觉脸更烫了。

        俞风城亲够了之后,轻声道:“是,当然是。”

        白新羽人立刻蔫儿了,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俞风城,“没唬我吧。”

        俞风城瞪着他,“唬你干什么,不然我管你搞大谁的肚子?”说起这个,俞风城又气得牙痒痒。

        白新羽撇撇嘴,“我都说了我没睡,没睡就是没睡。”

        俞风城眯起眼睛。

        白新羽抱住他的脖子撒娇道:“真没睡嘛。”

        俞风城轻抚着他的背,“那我现在有资格管你没有?”

        白新羽笑了起来,“你说有就有呗。”

        “你说有没有?”俞风城轻吻着他的鼻尖、嘴唇,“嗯?有没有?”

        白新羽含住他的嘴唇,低笑道:“算你有。”

        “本来就有。”俞风城咬着他的下唇,温柔地亲吻着,那甜蜜的吻让冰冷的病房都变得春意盎然。

        白新羽心里乐得快飞起来了,他这人是个彻头彻尾地享乐主义,眼下高兴,就不愿意去想别的,他喜欢俞风城,只要有“喜欢”就够了。

        俞风城深深看着他,“我问你件事。”

        “说。”

        “你是为了我才想来雪豹大队吗?”

        白新羽马上道:“当然不是。”

        俞风城挑起一边眉。

        白新羽眼神有些闪躲,“一……点点吧,主要我自己也想来,多酷啊,而且,我想当狙击手啊。”

        俞风城捏着他的耳坠,淡道:“如果你是因为我,我不希望你再走下去了,你现在已经挺出色了,比起大部分的兵。”他直视着白新羽的眼睛,“你可能还没真正明白成为特种兵意味着什么,你也没做好准备,你不适合上战场。”

        白新羽皱起眉,“你怎么知道,你接受的训练我一样没落下,我怎么就不适合上战场了。”

        “你能杀人吗?”俞风城严肃道。

        白新羽愣了愣,“当然能,如果是威胁咱们国家的坏人,我为什么不能。”

        “你现在说得轻松,可当你面对一个真正的活人的时候,他的皮肤跟你一样的灼热,会喷出跟你一样的鲜血,会说话、会思考,当你真的把枪管抵在他头顶,他哭着哀求你放过他的话,你还能吗?”

        白新羽喉结上下鼓动着,“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俞风城抓着他的手,“新羽,你……你不属于这里,你不够狠,我也不想让你出现在战场上,如果你来这里是想证明自己能行,那你已经证明了,这一年多你的变化,我服气,但是你到此为止吧,下个月的考核你未必能通过,就算通过了,你也不适合上真正的战场。”

        白新羽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那你呢?你一定会留下吧?”

        俞风城坚定地说:“我会。”

        白新羽笑了笑,“那我要是回去了,以后就见不着你了吧。”

        俞风城垂下眼帘。

        白新羽心脏难受了起来,“你他妈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我得来个三贞九烈等成望夫石啊?你想的美,我白新羽身边什么时候缺过人了?我要是回家了,谁还记得你是谁。”

        俞风城一把搂住了他,咬牙道:“你他妈就会气我,我是怕你出事,你个傻逼懂不懂?你以为当特种兵好玩儿吗?你掂掂自己斤两行不行。”

        白新羽把下巴垫在他肩膀上,轻声道:“我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走到这里的,我不是来玩儿的,我留下不是为了你,是因为我想留下,我想自己学的本事派上用场,我喜欢枪,我想用枪履行军人的职责。俞风城,你别忘了我是跟你一样的军人,这一点我和你小舅,和班长,和你自己没有区别,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

        俞风城深深叹息一声,“……两年。”

        “什么?”

        俞风城固定着他的后脑勺,定定地看着他,“为了进雪豹大队,我跟家里大吵了一架,最后各退一步,我两年后必须离开这里去读军校,到时候你要跟我一起走。”

        白新羽直视着他的眼睛,“好。”

        俞风城闭了闭眼睛,似乎有些疲倦,他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白新羽听,低喃道:“我没想到会被你带到这里。”

        白新羽道:“我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特种兵,但是说真的,这是我这辈子目前为止最大的成就了,我一点儿也不后悔,我觉得很荣耀。”

        俞风城摸了摸他的脑袋,“量力而行。”

        白新羽笑了笑,“不,我要尽力而行。”

        休息了一天后,他们就被赶回了宿舍,那是他们进入雪豹大队两个月以来第一次休息,一群人就像太久没充电的电池,一下子充了一天,即使身体其实并没恢复多少,但精神却得到了不少安慰。

        回到宿舍后,白新羽扑上去抱住了陈靖,稀罕地蹭着他的脸,“班长,我好想你啊。”

        陈靖直笑,“这才分开几天啊,想什么想。”

        “一个星期呢。”白新羽上下看了看他,“你没受伤吧?”

        “没事儿。”

        燕少榛从上铺伸下来一个脑袋,眨巴着眼睛,“新羽,我呢?”

        白新羽轻佻地摸了摸他的脸,开玩笑道:“宝贝儿,可想死小爷了。”

        燕少榛哈哈笑了起来,俞风城抱着脸盆,故意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把白新羽撞一边儿去了,还警告地瞪了白新羽一眼。

        白新羽撅了撅嘴,觉得俞风城吃醋的样子怎么也这么帅呢,不愧是他看上的。

        陈靖拽着白新羽聊天,“新羽,追踪你们的是谁呀?”

        白新羽摇摇头,“不认识。”说起那个人,白新羽就一肚子火,他特意把脸转过来凑到陈靖面前,“班长你看他给我打的,脸现在还肿着,牙都松了。”

        陈靖摸了摸他的脸,“哎,比起其他人,你知足吧。”

        “怎么了?”

        燕少榛把身体伸出了床外,用膝盖卡主护栏,身体慢慢倒挂了下来,“我们在森林里碰到过2号和19号,他们被严强抓住了,然后就……”他松开两只手,彻底倒吊在床上,“被绑起来吊树上了。”

        白新羽咧了咧嘴,“霍乔跟我说了,吊了多久?”

        陈靖心有余悸,“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吊了三个小时了,把他们放下来都不会走路了,直接晕了,只能放弃。”

        白新羽皱眉摇头,“这也太狠了。”

        燕少榛倒挂在床上做起了仰卧起坐,“我觉得挺公平的,如果不能通过层层考验,说明他们不具备成为特种兵的能力,上不了战场是在保护他们。”

        陈靖点点头,“也有道理。”

        “对了班长,是谁去追你们的?”

        陈靖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霍乔。”

        白新羽瞪大眼睛,“我回去的时候看他烤羊肉呢,一点儿都不像进过森林的样子。”

        “可能提前回去了吧,但是我感觉他就是追了我们五天。”陈靖叹道:“他跟幽灵一样,不让我们睡觉、吃饭,好几次我们想跟他拼了,但是想到被严强抓住的2号和19号……说实话,那种心理压力比直接打起来还大。”

        白新羽打了个冷战,这么说起来,他们碰到那个也不算什么了,起码还有时间休息,跟被吊起来和不眠不休追五天相比,他宁愿痛快地挨一拳,他拍了拍陈靖的肩膀,安慰道:“班长,教官那么喜欢你,不会把你吊起来的。”

        陈靖苦笑道:“那是因为我们一直在跑,真要被他抓住了……”

        俞风城笑了笑,“你不会以为他是抓不住你们吧。”

        陈靖一时语塞。

        燕少榛一连做了十几个仰卧起坐,喘着气道:“当然不是,2号和19号肯定是跑不动了,或者伏击严教官失败了才会被吊起来的,但我们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这次的训练主要目的本来就不是淘汰,而是考验,所以我说2号和19号不具备走下去的能力,无论是他们没体力了,还是错误判断形势和高估自己的能力导致伏击失败。”

        陈靖摇了摇头,“我们和真正的雪豹大队成员差距到底还有多大呢。”

        这个问题白新羽也很想知道,他舔了舔嘴里那颗松动的牙,心想有一天再见到那个人,一定要……白新羽在心里叹了口气,一定要干嘛呢,说来说去还不是自己人。

        俞风城道:“我们和他们的体能差距并不很大,至少没有大到能成为胜败的最关键因素的程度,我们之间最大的距离,一是心理素质,二是实战经验,这两样训练不来,都是需要在实战中积累下来的。”

        燕少榛喘着粗气说:“我很期待上战场。”

        白新羽真羡慕这种无所畏惧地自信。

        最初选拔上来的28人,现在只剩下了18个,训练的强度有增无减,需要学的东西也越来越复杂,他们每天连吃饭、上厕所的时候都要利用时间看书学习,繁重的日程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有一次速记课上,白新羽想起了初级选拔时他们爬上悬崖马上要进行残片记忆那关,现在想想那真是太轻松了,他们现在常常需要在最累、注意力最涣散的时候强行速记各种莫名其妙的内容,背错一个字就是100个俯卧撑,要是背错三个以上,一天别想吃饭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学习维族话、英语、俄语以及部分东南亚国家的日常和战斗用语;要熟练操作、组装和调协各类武器;要车船飞机坦克装甲都会开和维修;要学医,而且不只是简单地急救和包扎,要摸出大部分骨头属于身体哪一截,如何破坏、破坏了对人体有什么损伤,要熟悉人体经络、关节、器脏,要知道人体所有要害,还要学会控制打击力度;要学心理学、行为学、刑侦学、国际法等等等等,虽然有些东西他们还只是接触了皮毛,但可以预见等他们成为正式役特种兵后,有多少东西等着他们去吸纳。

        在雪豹大队做实习兵的三个月,颠覆了白新羽过去对特种兵的大部分认识,他以前只觉得特种兵能打,现在他明白,光能打、会杀人是不够的,特种兵要绝顶聪明、绝顶冷静、绝顶优秀,要朝着“无所不能”不断努力,他们这批实习兵里,有武术世家的传人,有外科医生,有刑侦学博士,牛人比比皆是,说“一个特种兵是用他等身的黄金培养出来的”,这句话并不夸大,光是在他们这群实习兵身上投入的人力物力,就已经叫人叹为观止。

        在参加初级选拔的时候,白新羽觉得雪豹大队的选拔方式太苛刻、太残酷,现在他才明白,那果然是针对普通优秀兵的选拔,对于真正的特种兵来说,那就跟夏令营差不多。

        踏入第三个月,他们开始进行抗药物训练。

        白新羽对那次被催泪弹熏得要死要活的经历还心有余悸,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他们在两个星期内断断续续地尝试了几种毒药,有催泪弹这种驱散类的,有逼供类的,还有至幻类的,虽然都是小剂量,但毕竟是拿血肉之躯直接试,痛苦的程度可想而知,那半个月里,就没有人没进过医院,最轻的是上吐下泻和昏厥,重的要洗胃,有三个人因为身体反应过于强烈,不适合进行这类抗药物训练而被淘汰了。

        白新羽真的无法想象自己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他觉得把自己当成一个死人会轻松一点,每次他觉得自己要死了,就想想自己坚持到现在有多么不容易,哪怕是为了自己流过的那些泪和汗,他都不能这么屈服。那时候俞风城问他为什么来雪豹大队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说谎,俞风城确实是一部分原因,甚至是他一开始参加选拔的目的,可现在他已经不止是为了俞风城想留下来,他的意志力被锻炼得越来越强悍,他想争这口气,他想像个男人一样走完全程,扛上枪、拿上刀,保卫边疆,那样他所经历的一切才有意义!

        抗药物训练暂时结束后,3个月的实习期只剩下15天了,也就是说他们正式进入了考核期,最初的28人,还剩下15个。

        那天早上,霍乔招呼他们集合之后,没带他们去操场,而是让人搬来一面立身镜,往地上一放,他道:“我现在要求你们每个人过来照镜子,一人照二十秒钟。”

        众人互相看了看,莫名其妙,但还是一个个过去照镜子了。

        轮到白新羽的时候,他往镜子面前一站,跟前面所有人一样,愣住了。他确实已经好久没有认真照过镜子了,他们连上厕所都要争分夺秒,哪儿来的时间干这种没意义的事,可是……镜子里的这个人是他吗?精壮的身体,小麦色的皮肤,肌肉的线条在衣服下若隐若现,哪怕没有任何人要求,站着的时候也自然而然地把身体占成一条垂直的线,最重要的是两道浓眉下的他的眼睛,那坚毅的、锐利的、明亮的眼睛,军人的魂好像已经刻进了他的骨血,让他从内而外地散发着刚毅不屈的气质。这是他吗?这真的是他吗?如果说过年回家时候的自己让身边的人认不出来,现在的自己连他自己都要认不出来了,他的变化居然如此之大,跟以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这就是他白新羽,镜子里的这个人,是让他骄傲的、真正的男人!

        呃……不过……是不是没以前帅了?他以前可是没有毛孔的,现在皮肤好像有点……

        “24号!”严强大吼一声,“谁让你贴上镜子的!”

        白新羽立刻站了回去,转身走了。

        15人照完镜子后,霍乔拍了拍镜子,眯着眼睛看了他们一遍,“对镜子里的自己有什么想法?”

        众人没说话。

        霍乔把帽子卷成话筒的样子,凑到一个兵面前,“来,发表一下敢想。”

        “报告,更壮实了!”

        “下一个。”

        “报告,黑了,瘦了!”

        “报告,身材更好了!”

        “报告,比以前更帅了!”

        轮到白新羽时,他扯着嗓子吼道:“报告,脱胎换骨!”

        霍乔举起手,制止了其他人继续说下去,他走到白新羽面前,用帽子拍了拍他的脸,笑道:“没错,脱胎换骨,我就是要让你们脱胎换骨,你们必须成为那个最牛逼的兵,才配得上雪豹的臂章。我还要告诉你们,你们离成为一只真正的小豹子,只有一步之遥了,我相信能留到现在的,体能、技术、知识,这些东西只要真的下了功夫学,不缺胳膊少腿智障的,应该都能够通过考核,现在还有一项最严峻的考验横在你们面前,这项考验,不累、不疼、还有吃有喝,但却是所有考核里最痛苦、淘汰率最高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众人大喊,“不知道。”

        “你们现在还不用知道,我们将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做常规项目考核,考核你们的体能和所有学过的知识,通过考核的,就将进行最后一关的考验,那个时候能留下来的,才是被承认的,雪豹大队的一员。”

        众人都对霍乔所说的最后一关好奇不已,他们想象不出“不累、不疼、还有吃有喝”的考核怎么就能淘汰率最高,这15人绝对是经历冰与火的考验留下来的,他们吃过常人无法想象的苦,也受过非人的折磨,他们有无比强健的体魄和顽强的意志力,究竟是什么考验,能达到霍乔所说的效果?不过,他们并不敢掉以轻心,毕竟霍乔的心狠手辣,是他们这几个月来用血泪亲身验证过的,霍乔绝对不会逗他们。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们所有学过的东西都被考了个遍,考核方式跟以前在新兵连的时候差不多,只不过项目多了好几倍,难度也是不可思议的高,但就像霍乔说得,能坚持到现在的,都已经不是一般人,如果跟不上的,早就被淘汰了。

        一个星期后,考核成绩公布了,15人全部合格,白新羽的考核总成绩倒数第四,但射击总成绩排名第二,俞风城考核总成绩第一,燕少榛第二,陈靖第五,霍乔公布成绩的时候,很高兴地夸了俞风城一句,来到雪豹大队后几乎不苟言笑的俞风城,为了那一句“干得不错”,露出了笑容。

        考核结束后,霍乔给他们放了两天的假,真正两天的假,除了不能离开营区,可以在营区里随便活动、吃喝、谈笑。

        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已经两只脚踏进了雪豹大队,最多只剩下尾巴还没甩进来,都自觉地认为自己已经是雪豹大队的人了,就连白新羽也因此沾沾自喜。

        他们在食堂里吃饭、喝酒、聊天,发泄着这地狱般的80天所积压在内心和身体上的压力和痛苦,他们第一次有机会互通姓名,而不是冰冷饿编号,也有机会了解对方以前是干什么的、哪里人、有哪些有趣的经历,褪去了那层紧绷的外衣,其实他们都是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爱笑、爱闹、爱喝酒,他们喝多了就高声唱歌、大骂霍乔和严强是魔鬼,并高声发誓自己以后要杀多少敌人、立多少战功。

        白新羽看着这群醉得东倒西歪的人,笑得腮帮子都僵硬了,他们都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他们马上就要加入西北第一的特种部队,成为那最牛逼闪闪的特种兵了!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我好像是第一次写虐身文。。。。。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