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83章

第83章

        离开雪豹大队半年后,他的新生活已经完全步上了正轨。

        一家人对他的改变都非常满意,不过他父母稍微觉得他矫正过度了,以前男女关系那么乱,二老成天担心哪天就有女的大着肚子回来,现在完全变了个样子,又着急让他相亲。可惜他心思不在这上面,学管理、学金融、学会计,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对部队生活和战友的思念,让他心里渐渐形成一个想法,他想开一个保全公司。他花钱找咨询公司做了这方面的调查,发现市场前景还不错,除了国内安保方面的需求,有些大企业在不太太平的国家开设分公司,有时也需要外包安保公司护航。他想着,过几年他那些战友退伍了,很多农村来的兵没文凭没背景,到了社会上难找工作,他开个最能让他们施展拳脚的公司,把战友们都聚集起来,又能赚钱,真是一举多得。

        他写了份计划书,去找他哥谈去了。

        简隋英翻了半天,支着下巴看着他,“你小子,闲不住啊,还想摸枪?”

        白新羽嘿嘿笑道:“想啊,在国外就能摸国外的枪了。”

        简隋英把材料往桌子上一拍,“这种有危险的活儿,大姨和姨夫不会同意你去干的。”

        “也不是全有危险,又不是天天都能碰到恐怖分子,大部分时候都是保护个明星、运送个珠宝什么的,再说我当老板嘛,太危险的我就不去了。”白新羽安慰他道。

        简隋英思考了一会儿,“你在我公司学了大半年,做点儿土地啊开发啊什么的多好,来钱还快,偏偏就想做这个?”

        白新羽很狗腿地过去给他哥捏起了肩膀,撒娇道:“哥,我就想做这个,你不是也喜欢挑战吗,这是你没涉足过的行业,但你肯定有关系,帮帮我呗。”

        简隋英“嘶”了一声,“轻点儿,手劲儿这么大。”

        白新羽赶紧放松手。

        简隋英点着桌子,“让我想想吧,听起来还有点儿意思。”

        “谢谢哥。”

        “对了,大姨让你去见的那几个女的,你去了没有?”

        白新羽皱眉道:“我才25,急什么呀。”

        “我也觉得不值得急,可大姨也不知道怎么了,男人还是要先立业才行。”

        “还是哥最明智。”

        “对了,你那车……真不换换?”简隋英想起白新羽的车,就直皱眉头。

        “换了干嘛,又没坏。”

        “我那兰博基尼快到货了,你不馋啊?”

        白新羽嘻嘻直笑,“李玉知道你订那个车吗?”

        “谁管他知不知道。”简隋英眼里满是笑意。

        “到时候给我过两把瘾就行。”

        简隋英笑看着他,“以前那不是你的终极梦想吗?”

        白新羽笑道:“梦想会变嘛。”

        简隋英轻叹一声,“有时候,我都说不好送你去部队到底正不正确了,你变得比我们想象中还要……让我们都有点适应不了了。”

        “当然是好事了,不然我现在能这么端正吗。”

        简隋英撇撇嘴,“端正过头了。”

        “哥,你的决定总是正确又明智的,这件事也是。”白新羽拍拍他的肩膀,“我这么英俊又上进的小伙子,可不是谁家都能养的出来的。”

        简隋英笑骂道:“也就这两年像样了。”

        俩人又瞎聊了一会儿,白新羽就下班回家了。

        这个点儿正是北京最堵的时候,白新羽放上音乐,看着窗外淅淅沥沥地雨,心情感觉很平静。

        这半年来,他终于渐渐摆脱了自己特种兵的身份,回归了正常生活。他跟以前的战友时常联系,电话、信件不断,他还去看了一次旺旺哥,西北小饭店开得红红火火的,孩子刚满月,特别可爱。每一次跟战友联系,其实他的心都是悬着的,他特别怕听到噩耗,尤其是那些关系好的,幸好,目前为止,陈靖、燕少榛、霍乔、老沙他们都平安,当然……还有俞风城。

        俞风城半年来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他要么没接,要么说几句就挂断了,经过半年的沉淀,想到俞风城他已经不那么难受了,至少不会整夜整夜地梦见他。只是,他还是无法对别人敞开心,他妈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都长得很漂亮,家世也好,但他提不起半点兴趣,有时候他怀疑自己被俞风城变成了同性恋,可他对别的男人也没感觉。他想,他和俞风城的感情是在部队那个特殊环境里用血汗铸造出来的,中间参杂着无数终身难忘的体验和回忆,很多跟挑战身体极限和生死有关,感情跟这些经历融合到一起,变得特别刻骨铭心,他这辈子再不可能跟任何人有这样深刻的感情,因为再没有那样深刻的环境了,所以他发现他忘不了俞风城,怎么都忘不了,就跟他忘不了在部队的一切那样。希望时间能改变他……

        正想着,他的电话响了起来,白新羽一看,是雪豹大队打来的,他心脏一颤,难道会是俞风城?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这个安静流淌着音乐的小车厢好像把他隔绝在了一个独立的世界里,让他充满了安全感,他突然觉得,这时候如果能听听俞风城的声音,也不错。

        他按下通话键,对面传来了燕少榛的声音,“新羽。”

        白新羽忽略自己那一瞬间的失望,高兴地说:“少榛啊,好久没联系了,你们又去执行任务了?”

        “是啊,刚回来没多久,你最近怎么样?”

        “又上课又上班的,忙着呢。”白新羽兴奋地说:“我最近有个想法,想听听你的意见。”

        “你说。”

        白新羽把保全公司的点子说了出来。

        燕少榛笑道:“这个想法很好啊,大家退伍之后能有个好去处,又能发挥一技之长。”

        “对吧,我也是这么想的。”白新羽又跟他说了一堆自己的构想。

        燕少榛安静地听着,不时发表一点意见,俩人聊着天,堵车的时光也不再索然无味。

        最后,燕少榛笑着说:“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哦,什么消息?”

        “我春节后就能调回北京了。”

        “哇,那没几个月了呀。”

        “是啊,咱们马上就能见面了。”

        白新羽笑道:“好久没跟你喝酒了。”

        “等我回去,一醉方休。”

        白新羽豪气地说:“好!”他想了想,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对了,其他人怎么样了?班长啊,副队啊,老沙他们。”

        燕少榛笑了笑,“他们都挺好,但你最想问的是俞风城吧。”

        白新羽有些尴尬,“呃……他也还好吧。”

        “他听说我要调回北京,脸色可难看了。”燕少榛得意一笑,“说实话,你走之后的半年,他变了很多,性格比以前稳了,几乎每次出任务都表现突出,让我挺意外的。不过,我可一直比他稳重。”

        白新羽掩饰着哈哈一笑,“挺好。”那就是俞风城想要的生活。

        挂了电话后,道路顺了起来,白新羽踩着油门,看着两旁飞驰的风景,心里思绪万千。看来还是分开得不够久,半年时间,让他听到俞风城的消息心情依然不能平静,过两年就好了吧,他总会走出来。

        退伍后的第一个春节很快到来了。

        白新羽看着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忍不住想起了在三连度过的那个春节,那是他唯一在部队过的春节,第二个春节他正因为肩伤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他记得那个春节,大家一起大扫除、购年货、做饭、包饺子,自己编排节目娱乐战友,用大炮和枪声当礼炮,他头一次离开家人,却并不觉得寂寞。整点钟声敲响的时候,他们跑到外面看烟花,俞风城偷偷握住了他的手,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昆仑山的夜空是多么地深邃、星星是多么地明亮,战友的欢呼声犹在耳,掌心似乎还能感受到那只手的温暖。

        白新羽那天晚上喝多了,退伍之后,他一直严于律己,那是他头一次喝多了。他抱着简隋英,说“哥,我羡慕你。”

        简隋英莫名其妙,“撒什么酒疯呢?”

        白新羽含糊地笑着,摇摇头,“就是羡慕你。”

        “想要车你就说,又没说不给你开。”

        白新羽再次摇头,“哥,你背我呗。”

        “背不动。”

        “背得动。”

        “背不动。”

        “你试试嘛,他都背得动……”白新羽耍赖道。

        “谁?”

        白新羽打了个酒嗝,“班长……班长也背得动。”

        简隋英拍了下他的脑袋,“你烦不烦。”

        “你背一下嘛,就走……十步,就十步。”白新羽拿手指比了个十字。

        李蔚芝劝道:“新羽,别闹了,回房间睡觉了。”

        李玉放下酒杯,“你哥喝多了,我背你回房间吧。”

        “不要,不要你,我要我哥。”白新羽搂着简隋英的脖子,“哥你小时候都背我的。”

        “你那时候才几斤。”简隋英拿这个醉鬼没办法,“算了,我背他进去吧。”说完,真的把白新羽背了起来。

        白新羽个子高,肌肉又结实,着实不轻,简隋英喝了点酒,脚下虚浮,站起来就晃了晃。

        李玉赶紧站了起来,皱眉道:“我来吧。”

        “没事儿,回房间没几步,你陪我爷爷去吧。”他背着白新羽往房间走去。白新羽拿脸颊蹭他的后脖子,蹭得他脖子上全是口水,把他烦得想把人扔地上,“你再他妈渗口水,我揍你啊。”

        白新羽身体一顿,突然抽泣起来。

        简隋英翻了个白眼,“不揍你,别哭!”白新羽从部队回来后,完全是长大成人了的架势,这时候喝多了,好像年纪又回去了,简隋英心想,如果他觉得这才是他弟弟,是不是也太犯贱了?

        白新羽哽咽道:“风城……”

        简隋英没太听清,“什么?”

        白新羽不再说话了,只是轻轻吸着鼻子,声音听上去有几分可怜。

        简隋英想了半天,总觉得白新羽说得两个字呼之欲出,可他一时就是想不起来,他甩了甩脑袋,把白新羽送进了房间,往床上一扔。

        白新羽蜷缩进被子里,迷迷糊糊的。这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响了,简隋英刚要走,又退了回来,从他裤兜里翻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雪豹大队,简隋英犹豫了一下,还是推了推白新羽,“新羽,电话,雪豹大队那边打来的。”

        白新羽听到“雪豹大队”这四个字,猛地睁开眼睛,一下子抢过了手机,行动之迅猛,完全不像喝醉的人。

        简隋英气得揍了他一拳,“你这是喝醉了吗?玩儿我是不是?”李玉跟着进屋,把他扶走了。

        白新羽按下通话键,把手机贴在耳畔,轻声道:“喂?”

        “新羽,新年快乐!”电话那头传来陈靖喜气洋洋的声音。

        白新羽心里一暖,“班长,新年快乐,我好想你啊。”

        陈靖笑道:“我们也想你,听你这声音就是喝多了吧?大家都喝多了,可是开心啊,一年到头,还能一起喝酒过年,开心啊。”陈靖有些语无伦次。

        白新羽喃喃重复着:“班长,我想你们,好想你们。”

        陈靖吸了吸鼻子,“我们也想你。”

        白新羽哽咽道:“班长,你们没忘了我吧,咱们离得这么远,你们会忘了我吗?”

        “不会,永远都不会忘。”

        “我也不会,我一直记着你们。”白新羽浑浑噩噩之间,意识到自己依然怀念部队,那段热血的回忆,是他一辈子最珍贵的时光。

        “哎,风城要跟你说话。”

        白新羽心脏一颤,拿着电话的手都在跟着发抖。

        俞风城低沉磁性的嗓音透过话机,直接钻进了他心底,“新羽,你还好吗?”

        白新羽沉默了半响,忍着眼泪,轻声道:“还好。”

        “我后天到家,休的探亲假。”

        白新羽一怔,一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我会去找你的。”

        白新羽咬着牙,颤声道:“别来,我没打算见你。”

        俞风城沉默了一下,“那我也会去找你的。”

        白新羽深吸一口气,“把电话给班长。”

        俞风城再次沉默,最后还是把电话还给了陈靖,白新羽和以前的战友们一一打了招呼,聊了很久,知道了很多好消息,陈靖立功了,霍乔的诗集出版了,老沙的媳妇儿怀二胎了,阿四的通讯学博士论文发表了,那满满地喜庆消息让他沉闷的心情也跟着晴朗了不少,只是俞风城马上要回家这个消息依然冲击着他的大脑。

        和雪豹大队的战友们聊完,他又把电话打回了三连,三连那边同样热闹非凡,冯东元有些兴奋地跟白新羽说:“新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哈哈,今天净是好消息。”

        “我们家情况好转了,有个人资助我妹妹上学,他爸受伤的赔偿金也拿到了,我决定退伍了,参加今年的高考!”

        白新羽激动地说:“太好了,你会考来北京吗?”

        冯东元笑道:“我尽量。”

        “你一定要考来北京,跟我做做伴。”

        “我也想去找你,北京好大学又多,我一定会努力的。”

        白新羽鼓励了他几句,又问了问钱亮、武班长、许闯的近况,听到大家都过得很好,他感到由衷地欣慰。

        挂了电话,他长吁一口气,他觉得自己今天能做个美梦了,梦到自己回到了昆仑山,手握狙击枪,在战场上万夫莫当。

        俞风城要回来这个消息,把白新羽搅合得又有点儿寝食难安了,他这个人本来就情绪化,容易受人影响,按他妈的说法就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在雪豹大队的经历已经让他沉稳很多了,但性格这个东西真不是那么好改变的。

        这天下午,他刚走到公司停车场,就感觉身后有人跟踪他,他没有回头,从包里拿出一把瑞士军刀,借反光镜悄悄往身后照了一圈,果然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白新羽心想,怎么会有人跟踪他?他回来之后可是安分守己,没赌没嫖的,欠债都是N年前的事儿了。

        他定了定心神,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好久没活动筋骨了,小爷倒也看看你想干什么。他故意穿梭在车之间,把路线变得复杂,同时用车隐蔽着身体,最后一闪身躲进一辆车后面。

        脚步声渐进,白新羽深吸一口气,猛地从车后面跳了出来,抬脚就朝来人面门踢去。

        那人偏头一闪,轻松避过。

        白新羽这一脚踢出去就后悔了,跟踪他的不是别人,而是俞风城。

        俞风城后退两步,淡笑道:“快一年没见,你有点退步了。”

        白新羽心脏怦怦直跳,表面上却很冷静,他皱眉道:“你……跟踪我干嘛。”

        “想试试你的警觉性。”

        “故意泄露自己的踪迹来试探我的警觉性?你也太瞧不起人了。”

        “又不是玩儿真的。”俞风城的目光从见到白新羽的那一瞬间,就紧锁在他脸上,一动不动。白新羽的皮肤白了一些,额头光洁得好像在发亮,头发还是保持着部队的习惯,剪得很短,那份精练已经刻入他的脊髓,让他哪怕是西装革履,也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质。他幻想过无数次再见到白新羽的情景,连说什么话都设想好了,可真的看到人了,他发现他只想紧紧抱住他。

        白新羽也在看着俞风城。十个月没见,俞风城的目光愈发犀利,气质也愈发刚毅深沉了,整个人就像一只栖息的黑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化作闪电扑上来,让人光是站在他身边,就觉得毛孔发寒。回想起当年他第一次见到俞风城,那个时候的俞风城还有着介于少年和青年间的青涩,笑起来一口洁白的牙,老是喜欢戏弄他,得逞后会露出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笑容,现在,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男人,一个沉稳内敛的男人。

        白新羽清晰地意识到,部队不仅改变了他,也改变了俞风城,俩人在改变中相识,可能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毕竟,那个时候他们都还没定型。

        白新羽平静地说:“你找我干嘛?”

        “去吃个饭,或者喝一杯吧。”

        白新羽道:“晚上还有事儿。”

        俞风城牵了牵嘴角,“新羽,撇开别的不说,我也是你的战友啊。”

        白新羽对这句无法反驳,避着俞风城显得太不坦然了,没错,俞风城毕竟还是他的战友。他道:“上车吧,我请你吃饭。”说着他转身去开车门。

        俞风城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在白新羽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一把从背后抱住了他。

        白新羽一怔,厉声道:“你干什么!”

        俞风城紧紧搂着他,额头抵着他的肩膀,哑声道:“让我抱你一下,新羽,我好想你。”

        白新羽心脏一抽一抽地,又开始疼了起来,这个有力的怀抱啊……居然如此地熟悉……他强自镇定心神,一记肘击,袭向俞风城的腹部,俞风城吃痛,吃好放开了。他冷道:“滚犊子吧你。”他上了车就想走。

        俞风城拽住车门,皱眉捂着肚子,“不,我还要吃饭。”

        俩人僵持了半天,最终俞风城还是坐上了车。

        俞风城看了看车内,“真没想到你开起这样的车了。”

        白新羽道:“嗯,没钱。”

        “我的车给你吧,反正我也不开。”

        白新羽白了他一眼,“省省吧。”

        “你给赵哥和金雕家里汇钱的事儿,我们都知道了。”

        白新羽惊讶道:“怎么知道的?”他是匿名的啊。

        “想查总有办法查。”俞风城支着下巴,看着他的侧脸,“我一直想告诉你,那次吵架,我说的很多话都不是真心的,无论从前的白新羽是什么样的,你现在都变得很出色,而且,我相信有一件事一定是你哥给你灌输过的,那就是男人的担当。”

        白新羽怔了怔,沉声道:“以前的事,我早忘了。”

        “我没有。”俞风城深深看着他,“新羽,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白新羽嘴唇微微颤抖着,就算不转头看俞风城的眼睛,他也已经感受到那灼人的目光。

        作者有话要说:_(:з」∠)_  不知道为什么会让大家掐起舅舅了,大概是我笔力太差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