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95章

第95章

        一行人开着车,从首都哈博罗内一路往北,白新羽领略了一番非洲自然风光,也参观了好几个通讯基站,大部分是已经建好的,安保人员要带着技术工人定期进行维护,有一个在建的,果然如徐总所说,他们的人荷枪实弹地把守着,工人在旁边作业,乍一看真像是电影里在奴役廉价劳工。

        一边考察,徐总一边给他讲解他们是如何工作的,人员的调派、资源的分布、武器的配备、如何提高安全性、如何减少或解决和当地居民、武装势力的冲突,听了一路,白新羽才发现自己以前做的调查实在是太表面了,想要运营好这样一个公司,实际面对的问题要复杂太多,如果完全没有经验,也就只能给明星、大老板当当保镖了。

        这几天吸收的知识和经验非常多,让白新羽欣喜不已,预计的考察期被他主动延长了,他还在一个通讯基站的基地住了两天,不断地和那些安保人员沟通。渐渐地,他明白俞风城为什么建议他和徐总合作了,因为他可以少走很多很多弯路,而这些“弯路”意味着的大多都是安保人员自身的安全,这让白新羽就这一点,对俞风城有几分感谢。

        在他们的行程快要结束,准备折返哈博罗内的时候,徐总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时他们正在吃饭,徐总拿着手机出去了,过了十分钟,他回来了,脸色有一些凝重。

        白新羽问道:“徐哥,没事儿吧?”

        徐总摆摆手,“北部出了一点问题,我得赶过去处理一下,新羽,我让大灰送你回哈博罗内,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

        “出什么问题了?”白新羽道:“徐哥,你介不介意我跟去看看?”

        徐总笑道:“倒不是涉及机密的,只是这趟可能会有点危险,没事儿,问题已经不大,等回国了我再和你说。”

        白新羽道:“徐哥,你这么说我就更想跟去看看了,我要是想做这行,危险是避免不了的,我这趟来是考察的,就这最关键的一部分我没考察到了,我大老远跑过来,实在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咱们以后要是真合作了,也不可能有危险你往上冲,我回酒店呆着吧,你说是不是?”

        徐总皱眉犹豫着。

        大灰道:“徐总,什么情况啊,给我们说说,要是不是特别危急的,就一起去看看吧,我们也能帮着你处理处理。”

        徐总道:“是北部靠近卡普里维地区的一个通讯基站出了问题。”

        大灰哼道:“又是那儿,我就知道那里太平不了。”

        “卡普里维?”白新羽这两天时不时会听到这个词,因为这是徐总他们的工作重点地区。

        卡普里维并不属于博茨瓦纳,而是属于纳米比亚,这个地方非常奇特,是一个细条型的地区,被夹在安哥拉、赞比亚和博茨瓦纳之间,历史上曾经是德国殖民地,又曾经被南非统治,甚至还独立过一段时间,最后归辖纳米比亚,在这种复杂的归属历史和奇特的地理位置下,这个地区常年动荡,当地两大民族——罗吉人和欧凡波人之间的民族矛盾非常激烈,再加上是几国边界,走私、越境、贩毒、盗矿情况也很严重。中伟虽然没在卡普里维建立基站,但是在博茨瓦纳最北部沙卡韦的那个通讯基站,距离卡普里维地区只有不足十公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无能放弃的“眼睛”,中伟入驻博茨瓦纳期间,两次死过人的冲突事件,都是在沙卡韦基站。

        徐总点点头,“有两个罗吉人喝醉了,把车开到了咱们的基站附近,出车祸死了,结果这两个人是当地很有势力的罗吉黑帮老大的儿子和情妇,他们带了一大帮人来沙卡韦领尸体,咱们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因为沟通上的误会,发生了一些冲突,总之现在罗吉人认为我们和欧凡波人联合起来陷害这两个人,因为我们不允许他们对基站进行取证,博茨瓦纳的警察认为罗吉人非法越境,也掺和了进来,现在情况有些混乱,不过还在控制中,所以我要赶过去处理一下。”

        白新羽笑了笑,“徐哥,这可比上战场安全太多了,我听着没什么大问题,带我去看看吧。”

        大灰也道:“咱们毕竟和他们没有正面矛盾,到当地协调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其实大部分的安保任务,还是以防御和沟通为主要安全手段的,我觉得应该带白总去看看,这样这趟考察才算完整嘛。”

        白新羽连连点头。

        徐总想了想,“行吧,咱们一起去看看,不过新羽啊,咱们可提前说好了,到了那儿要一切听我的。”

        白新羽笑道:“徐哥,我这一路什么不听你的了?”

        徐总道:“好,咱们现在就出发吧,这里离沙卡韦只有三四个小时车程了。”

        白新羽隐隐感到有些兴奋,这一趟肯定会见识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且他体内有一种埋藏很深的对危险和刺激的渴望,平静的都市生活让他这个经历过血腥战场的人,时不时会感到有些厌倦,

        一行七人坐着两辆越野车,往北部沙卡韦开去。

        车行到半路的时候,白新羽接到了俞风城打来的电话。

        徐总一听电话响,得意一笑,“看看,要不是咱们中伟,你在这破地方能随时打电话吗。”他视力极好,一眼就瞄到了白新羽的屏幕,“哦,小俞打来的?”

        白新羽笑道:“那是,真是太方便了。”当着徐总的面儿,他也不能不接,“喂?”

        “新羽,你们在哪儿呢?”

        “在北部考察呢。”

        “是后天的飞机回来吧?”

        “差不多。”

        “差不多?”

        白新羽避重就轻地说:“还要去下一个地方考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后天的飞机。”

        “你已经把归期延后一次了,难道还要再延后?”俞风城低声道:“那不是好玩儿的地方,差不多就回来吧,以后有机会你还可以再去。”

        “跑一趟太累了,还不如多看看。”白新羽道:“我这边儿很晚了,回去再说吧。”

        俞风城沉默了一下,无奈地说:“小心点,北部治安不太好。”

        “我明白。”

        俞风城压低声音,“你有没有一点想我?你会给我带纪念品吗?”

        白新羽道:“机场的纪念品都是义乌产的,你想要多少,我直接从国内给你批发吧。”

        俞风城笑了笑,“只要是你给我的,是什么不重要。”

        白新羽当做没听见,匆匆道:“嗯,不用担心,再见。”然后立刻挂了电话。

        徐总笑着说:“你们在部队关系就特别好吧?”

        白新羽干笑着说:“是啊。”何止好,睡都睡过了,他讽刺地想。

        徐总感道:“我当年的战友,退伍之后大部分都没再见了,大灰是我在狼牙时候的小兄弟,阿凌是他的表弟,一批入伍的,国际安全部里,有一半是我在部队的战友或者旧识。我觉得当兵的,尤其是特种兵,退伍之后是很难适应正常社会的节奏的,会因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很彷徨,我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心里能好受很多,所以你想开安保公司的初衷,我非常欣赏。”

        白新羽点点头,“徐哥,我都想来给你打工了。”

        俩人相视笑了起来。

        半夜11点多,他们终于到了沙卡韦,这个通讯基站果然非同小可,为了它专门修了一个小基地,基地四周都用围墙和钢刺保护了起来,足以见这一区域有多不太平。

        基站不远处的公路上,有一片狼藉的痕迹,显然就是车祸现场,侧翻的跑车已经完全变形,整个车祸区域都被隔离带保护了起来,旁边还有不少人守着,但是天太黑,看不清具体是什么人,只是看到不少人拿着枪。

        他们的车从基地后门开了进去,基地的主管跑出来迎接他们,一见到徐总就一副看到救星的模样,“徐总,你可算来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这不天黑了吗,闹了一天,罗吉人先回去了,但是明天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给我们具体说说怎么回事。”

        他们进到会议室后,了解了自车祸发生到现在八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先是罗吉黑帮带着人来找尸体,然后把基地围了起来,要求看基地外围的监控录像,他们为了不惹事,就把那一时段的录像给了出去,但是罗吉人不满意,要求进入基地搜查,还要看往前半个月基地内外的所有录像,找到欧凡波人刺杀老大儿子的证据。基地里有些东西是军事级别的机密,自然不可能让他们看,就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边境警察来了,要让非法越境的罗吉人离开,但又不敢动武,所以三方就僵持到了现在。

        徐总听完之后,沉吟片刻,“先把重要资料转移,有备份的全部销毁,今天晚上我们要连夜把基地‘清理’出来。”

        主管皱眉道:“徐总,我们需要这么做吗?我们只要配合调查,他们总不至于来硬的吧。”

        徐总摇摇头,“那可说不准,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我们的势力和影响力是最弱的,我们毕竟只是一个公司,罗吉人虽然有所顾忌,但他们的忍耐也是有限的。他们一大堆人公然出现在博茨瓦纳境内,边境警察都不敢强制将他们驱逐出境,这里与卡普里维一线之隔,真要出什么事,他们的外援10分钟就能赶到,我们的却远在千里之外,如果我们配合的程度不能让他们满意,他们就会用自己的办法调查,与其这样,不如打开门让他们进来,所以现在马上行动。”

        “是。”

        基地的人赶紧行动了起来。

        白新羽嗅到了一丝紧张的气氛,他看着面色凝重的徐总,沉声道:“徐哥,情况是不是比你想的严重一些?”

        徐总点点头,“太巧合了,刚好就在基地旁边出车祸,咱们开车经过都看到了,那里道路平坦,没有障碍物,也没有能影响视野的东西,车突然就翻了,当时正是破晓前最黑暗的时候,附近没什么灯光,就这一个孤零零的基地,摄像头拍摄到的画面非常暗,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我们都看出来了,那车翻得很蹊跷,难怪罗吉人怀疑,他们有可能是从车上检查出了什么。这里面到底有多少猫腻咱们现在一概不知,情况太不明朗了,必须早点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最坏的情况……”

        “最坏的情况就是会起武装冲突,不过这个几率很小,罗吉人应该不至于这么冲动,但是他们很可能强行进入基地,搜查我们的东西。”

        “基地有多少人?”白新羽问道。

        “员工和工人12个,安保人员5个,加上咱们7个,一共24人。”

        “武器呢?”

        徐总撇嘴一笑,“还算充足,不过那是我们最不愿意用的。”

        白新羽摸了摸下巴,“我再去看几遍录像。”他把车祸的录像反复看了几十遍,越来越确定这是一起人为的车祸,车子可能是被小型的胶囊炸弹破坏了方向盘的涡轮增压系统,车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侧翻进了公路下干涸的排水沟里,车里的两个人都没系安全带,跑车又皮儿薄,当场都死了。如果真是欧凡波人谋杀了这两个人,罗吉人肯定要找出证据才能寻仇,所以他们是倒霉,刚好处在了车祸发生的地方?

        徐总坐到了他旁边,疲倦地喘了口气。

        “徐哥,清理得怎么样了?”

        “得忙一个晚上。”他扭了扭脖子,“不行了,老了,年轻时候受的伤,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好了之后还是活蹦乱跳,但是过了四十岁就不行了,什么旧毛病都找上来了。”

        “徐哥,你看着可一点儿也不像40的,精神着呢。”

        徐总笑了笑,朝视频抬了抬下巴,“看出什么没有?”

        白新羽摇摇头,又点点头,“太巧了,这地方方圆几公里只有咱们的通讯塔一个建筑,怎么刚好就在有视频监控的地方翻了车呢,这车显然是被人动了手脚,但是为什么偏偏选在这里,如果是欧凡波人想暗杀这两个人,就不该给罗吉人留下可以追寻证据的线索。”

        徐总叹道:“这就是最蹊跷的地方,我非常担心,这背后有别的对我们不利的目的。”

        “你是说……”白新羽紧皱起眉,“有可能是冲着咱们来的?”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几率不大,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卡普里维地区两大民族之间的内部冲突,我们只是碰巧搅合了进去。新羽,你看到了吗,这就是安保部门要面对的,在异国他乡,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我们要尽最大的能力,首要保护员工安全,其次保护公司机密和财产,而要做到这些,最重要的一点反而是避免冲突,所以不要以为安保人员就是拿着枪耀武扬威的,我们做每一件事,都必须……”

        砰——!

        俩人猛地站了起来。那个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是枪声!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卡普里维那段大部分是瞎编的,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