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94章

第94章

        徐总在简隋英的办公室坐了一个来小时,四人相谈甚欢,勾勒了一幅美好的合作蓝图。简隋英一直眉开眼笑的样子,只是白新羽偶尔和他对视的时候,还是会被他的眼神惊出冷汗来。

        谈完之后,徐总就告辞了,三人一直把他送到了电梯口。电梯门一阖上,简隋英脸上客套的笑容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转头看着白新羽。

        白新羽瞪着无辜地大眼睛,“哥,,我什么都不知道。”

        简隋英沉声道:“回办公室说。”说完越过俩人往办公室走去。

        白新羽抓着李玉,悄声道:“我没来的时候你们谈什么了?”

        “我想要你哥小时候的照片。”李玉低头看着他。

        白新羽一愣,“啊?”

        “你哥小时候的照片,在你家的。”

        白新羽皱眉道:“你没有吗?”

        “在你家的那部分我肯定没有。”

        白新羽眯起眼睛,“行,我全复制一份给你,说吧,你们谈什么了。”

        “徐总说了你们见面的事,保全公司的事,还有你们要去非洲考察的事。”

        “就这些?”

        “还假装不经意地夸了俞风城几句。”

        白新羽咽了咽口水,“这件事不至于迁怒我吧。”

        “你问我吗?”李玉一副“你确定?”的表情。

        白新羽叹了口气,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一进办公室,简隋英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里,斜睨着白新羽。

        白新羽笑道:“哥,徐总人还不错吧,挺靠谱的。”

        “嗯,不错,上赶着来送钱,我都忘了他长什么样儿了,光记着脸上贴钱了。”

        “哥,我发誓这件事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不知道,但你那小前男友打算干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白新羽怔了怔,有点不太适应“前男友”这三个字儿,听着怎么浑身起鸡皮疙瘩呢。他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个屁啊,这不就是想讨好我吗,不错,他总算干了件上道的事儿,知道投其所好了。”

        “哥,那你打算……”

        “这还有什么好打算的,上赶着送钱不要,我傻啊。不过,哼,他想靠这个讨好我?太天真了。”

        白新羽指指自己,“那我……”

        “你就装作不知道就行了。”

        “靠,我怎么装作不知道?”

        “就是不主动提,他如果提了,你转移话题,总之别给他机会邀功,也别有任何欠他人情的想法,这都是他自愿的,不要白不要,你为他挨的那一枪,可是万金难换的。”简隋英抬起下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白新羽不得不佩服,他哥的心理素质是真好,他用力点点头,“好,哥,你安心赚你的钱。”

        “出差要小心,知道吗?”

        白新羽笑道:“放心吧。”

        下午下班后,白新羽本打算找冯东元吃饭,但冯东元要加班,他就自己走了。

        刚到地下停车场,他就看到自己车旁边有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运动服,带着鸭舌帽,交叠着两条大长腿,正抱胸靠在车上,一动不动地样子。

        白新羽走了过去,皱眉道:“你在这儿等多久了?”

        俞风城抬起头,鸭舌帽下是一双明若繁星的眼眸,他勾唇一笑,“两三个小时吧。”

        “我不会跟你去吃饭、喝酒,我直接回家。”

        俞风城挡在他和车之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我知道,我只是想在你出差之前见见你,你这次去至少要一个星期呢。”

        “你没别的事儿干了?”

        “昨天我还去执行了一个任务,我估计我这几年军校会读的很充实。”俞风城拉开运动服的拉链,里面什么也没穿,□的胸肌上能隐约看到绑着的白纱布。

        白新羽看着那刺眼的纱布。

        “小伤,还非让我留院观察,我就跑出来了。”

        白新羽这才发现,俞风城的脸色有点苍白,怪不得这段时间电话、短信不断,唯有昨天杳无音信。白新羽皱眉道:“别折腾了,回医院吧。”

        俞风城靠在车门上,含笑看着他,“比不上看你一眼好得快。”

        白新羽讽刺地一笑,“你那么多年不良少年没白当,咱俩当初没切磋一下胡说八道这项技能,真是遗憾。”

        “你现在想切磋也不晚。”

        白新羽拽开了他,“我要回家了。”

        俞风城猛地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白新羽抬起胳膊就想往后撞,俞风城轻声道:“你这一下子,够我在医院躺上一个礼拜的。”

        白新羽的胳膊硬是僵住了,为这个把俞风城打医院去,未免小题大做了。

        俞风城收紧了手臂,高挺的鼻梁抵着白新羽的脖子,“没别的,我只是想抱抱你,你腰还是这么细,看来没疏于锻炼啊。”

        白新羽淡道:“你放不放开?”

        “十秒,可以吧?”俞风城闭上眼睛,轻嗅着白新羽脖颈间熟悉的味道,似乎那呼吸间都带着毫不掩饰地渴望。

        白新羽身体僵直,一动不动,俞风城有力的手臂、宽阔的胸膛、皮肤的温度,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熟悉的东西总能勾起人无限地回忆,他也同样无法控制地想起了俩人诸多的从前。

        俞风城低声在他耳边数着数:“十,九,八……”

        白新羽垂着脑袋,握紧了拳头。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流动,俩人周身形成了独立的空间,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俞风城倒数的声音,一声一声,越来越逼近终结,让人连呼吸都变得异常困难。

        白新羽嘴唇微微颤抖着,心脏传来丝丝镇痛。

        俞风城睁开了眼睛,黑瞳中晕染开来的,是让人心悸的哀伤,“三,二,一。”

        白新羽推开了俞风城,拉开车门上了车。

        俞风城怀里一空,那一瞬间好像所有温度都被抽离了,他怔愣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最终慢慢握紧了拳头。

        白新羽把车开出停车场,阳光洒进车里的刹那,他才觉得眼前的阴云消散了一些,他深吸一口气,把车里的摇滚乐开到了最大,当那震荡内脏的重金属音乐冲进耳膜,他才感觉自己从刚才那种要把人溺毙的情绪中抽离了出来。

        几乎每次见俞风城,他都要好半天才能缓过劲儿来,偏偏他无法回避,俞风城高超而执着地追踪技能不仅用在了战场上,也用在了他身上。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沙地,他不想往下沉,却又逃不出去,他想不出任何能摆脱俞风城的办法,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淹没?他用力捶了一下方向盘,眼里尽是挣扎。

        办完了商务签证,白新羽跟着徐总出发了。

        徐总是个性格豪爽、博学健谈的人,俩人又都是军人出身,一路上很有共同话题,不知不觉已经大哥、小弟地相称。

        这一次同行的还有中伟的两个领导和五个安保人员,那五个人一水地退伍兵,而且都不是普通部队退下来的,看来徐总网罗了不少人才,但也从侧面证实了中伟的跨过项目有多危险。

        中伟表面上是做通讯电子产品的,其实背地里就是我军用来“偷看”他国的眼睛,每修一个通讯基站,背后可能都有着重大地战略意义,中伟干的事儿,其实也不算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尤其是别国的安全机构,所以虽然中伟的主要盈利产品很有市场前景,但依然很难打入大国市场,倒是那些不发达国家,为了某些实在的利益,会接受中伟的入驻,只不过这些不发达国家大多政局不稳定,所以中伟的工作经常受到一些武装的、非武装的势力的威胁,这就是中伟的国际安全部存在的意义。

        白新羽想做保全工作,肯定就要在这些不稳定的国家干活儿,所以虽然临行前徐总反复强调“不排除有危险的可能”,他也没在意,他当然知道有危险,没有危险安保公司还靠什么吃饭。

        飞机抵达博茨瓦纳,已经是深夜,国内则是清晨,他给家里和他哥分别打了个电话,然后早早就休息了。

        刚躺下没两分钟,手机响了,他拿过电话一看,是俞风城打来的,他不想一晚上被骚扰,就接了电话。

        “新羽,你到了吗?”

        “嗯,刚到。”

        “平时一定要跟着徐总一起行动,不要乱跑,注意安全。”

        “我知道。”

        “睡觉吧,晚安。”

        白新羽顿了顿,“嗯。”

        “新羽。”俞风城笑道:“我入学那天,你能来看看吗?听说场面会很有意思,而且,我会代表新生发言。”

        那充满期盼的语气,让白新羽拒绝的话卡在喉咙里,一时吞不下吐不出,差点儿把他憋出毛病来。

        “我也会邀请东元和燕少榛,你们就当来给战友庆祝入学了,行吗?”

        白新羽艰涩地说:“好,我们会去。”

        俞风城笑道:“我那天肯定会很帅的。”

        “我……我累了,睡觉了。”

        “睡吧。”俞风城对着话筒亲了一下,低笑两声,“你今晚肯定会梦到我。”

        白新羽挂了电话,对着屏幕用力比了个中指,“梦你大爷啊。”

        第二天,白新羽跟着徐总开始了在博茨瓦纳首都的考察,这一天的大部分时间,他们都耗在了公司里,白新羽参与了一个商务会和午餐会,不知道是不是俞家的面子,他受到的热情招待远超过他的想象。

        公司派车带着他逛市区,在车上,徐总道:“今明两天我们都要在首都,我有一些事物要处理,这边也有一些关系要维护,后天我们就要去考察几个建在其他城市的通讯基站,你到那里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安保人员是怎么工作的,其实也就是比当兵的自由度大一些、以及工资高很多,但一样地辛苦和危险。”

        “通讯基站要派人长期看守吗。”

        “不一定,我们经历的大部分威胁,都是在建基站的时候,时不时会受到各种势力的骚扰,有*的,有勒索要钱的,有阴谋论的,甚至有时候会受到当地居民的要挟,我们在很多地方建立的通讯基站,都是拿枪守着建出来的。不过一般建出来之后就没事儿了,第一通讯塔不那么好破坏,第二我们人都走了,他们没处找茬,很多也就散了,除非是当天有特别动荡的事情,可能威胁到基站,才会派人看守。当然了,我是不会带你去那些危险系数太高的地方的,你跟着我出来,我得把你完整地送回去不是。”

        白新羽笑道:“徐哥,你别忘了我是雪豹大队出来的,我想开安保公司,就必然要跟危险共处,所以要是方便的话,还是带我多见识见识吧。”

        徐总笑了笑,“也有道理,我考虑考虑。”

        “好,看徐哥方便。”

        在首都呆了两天,白新羽也领略了一下非洲城市的风光,除了异域风情外,他最大的感触就是“穷”,公司的人怕他闷,还变着法儿地带他去玩儿,其实他连昆仑山那么贫瘠的地方都带过,没人比他更耐得住寂寞。

        两天后,徐总带着他和那五个人,开车前往距离首都两百多公里外的一个城市,在车上,白新羽见到了一些真家伙。

        “靠,勃朗宁,AK47,MP7,你们可有本事啊。”白新羽抓起一把德国产的MP7冲锋枪,抚摸着那特殊烤碳的枪身,感受着那沉甸甸的手感,简直爱不释手。时隔一年多,他终于再一次摸到枪了,他不禁回忆起了在部队练枪的生活,他第一次用95狙打出10环,第一次拿到射击比赛的冠军,第一次用真正的子弹打爆匪徒的脑袋……那些热血的记忆全都蜂拥进他脑海,让他一瞬间只觉得胸口生出一股豪气。

        原来他如此想念枪,想念这些让他第一次建立自信、获得认可的宝贝,如果他不是能在射击上大放异彩,就不会有今天的他,是射击的优秀成绩,让他走出了自卑和畏缩,想要为自己争一口气,他想,他坚定地要开一家保全公司,也是希望能在异国重新拿起枪吧!

        徐总搂着他的肩膀,重重拍了拍,笑道:“新羽,你现在的心情我特别懂,其实我当初来中伟,也是抱着跟你一样的想法,我怀念战场,怀念枪,我想给我的战友们多一个选择,所以我觉得跟你很投缘,你还这么年轻,好好干,你会在这里重新找到你想要的天地。”

        白新羽用力点了点头,目光坚定而明亮。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要出去玩儿,所以不更了,二刷美队去~太基情四射了(*^__^*)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