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白杨1 > 第105章

第105章

        这时,医生推门走了进来。

        白新羽赶紧直起腰,退开了两步。

        医生身后跟着霍洁和霍乔,霍洁道:“风城,时间到了,你准备好没有?”

        俞风城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没从白新羽脸上移开,他就那么看着白新羽,无视了一屋子的人,“好了。”

        霍洁把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行了,走吧。”

        俞风城冲白新羽道:“我手术完你还来看我吗?”

        白新羽当着他妈的面儿,也不好太生硬,就敷衍地说:“下次再来。”

        “下次是什么时候?”俞风城不依不饶地问。

        白新羽眯起眼睛,俞风城表情动也没动。

        霍洁拍了他一下,“你还有完没完了。”

        俞风城充耳不闻,只是对白新羽道:“如果你不来看我的话,我去找你好了。”

        白新羽道:“你别来我公司。”

        “那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白新羽被他的厚脸皮逼得没处可躲了,“下个星期……天。”

        “好。”

        护士将俞风城推进了手术室。

        霍洁冲白新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热天让你跑了一趟。”

        白新羽淡笑道:“不算什么。”

        “我一直不知道,在昆仑山上救了风城一命的那个战友就是你,男孩子长大之后,什么都不愿意跟父母说……小白,谢谢你,我儿子给你添麻烦了。”

        白新羽感到有些不自在,他道:“我们是战友,危急时刻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霍洁笑看着他,“不知道你们因为什么吵架了,但就算谈不成恋爱,你们也还是好战友,如果你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们开口,好吗?”

        白新羽感到脸皮微微地发烫,他悄悄看了霍乔一眼,霍乔微笑看着他,他有些窘迫,只好说:“谢谢阿姨。”

        三人走出医院后,白新羽长吁一口气,他好久没觉得这么紧张过了。

        燕少榛道:“新羽,你没事吧?俞风城说什么了?”

        白新羽摇摇头,惯性地说:“没事。”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事,而且是他完全无法预测发展的事。唇齿间似乎还回荡着俞风城的气息,那属于俞风城的霸道地、粗暴地亲吻方式,一直是他记忆中浓墨重彩地一笔,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俞风城的步步逼近,他不能不回应,因为俞风城会逼着他回应,俞风城说得对,俩人之间有过的激情和回忆,他从今往后在任何人身上都不可能找得到,他这辈子也再不可能会喜欢一个人到愿意为了他挡子弹的程度。在内心很深处,他依然依赖俞风城,依然怀念他们曾经有过的点滴,危急关头,尤其是他自以为要死的那一刻,他想念的,全都是那些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俞风城就是其中之一。

        他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却发现自己始终没走出来,那种感觉不知道该叫挫败,还是认命。

        冯东元为了缓解尴尬,没话找话说,“风城跟他妈妈长得好像。”

        燕少榛嘲弄道:“他们一家人都挺像的,异于常人。”

        “俞将军倒是挺有意思的。”

        冯东元岔开话题,“咱们吃饭去吧,我知道一家做陕北菜的。”

        “好啊。”

        白新羽道:“吃饭就说吃的,其他的不说,成吗?”

        燕少榛笑了笑,勾住他的肩膀,“成。”

        白新羽苦笑一声,“走,我做东。”

        晚上回到家,霍乔给他发来一条简短地短信:手术很成功,白新羽看了半天,回了一条:收到。

        手术完成后,接下来就是至少三个月的复健了,还有不到两个星期学校就要开学了,以目前的恢复情况来看,俞风城可以带伤入学,反正他的专业是指挥类,训练要求不高,况且以他的身体素质,学校的那点训练量可有可无。只是,白新羽想到俞风城要拄着拐杖代表新生演讲,心里就多少有点不舒服,毕竟那跟他想象中意气风发的样子差距有点大。

        两天之后,徐总约他吃饭。自从博茨瓦纳回来后,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徐总受了点轻伤,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了,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俩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徐总对他赏识有加,徐总底下的人也对白新羽感激不已。博茨瓦纳这件事,对中伟内部的冲击很大,也加快了中伟要把国际安全部分离出去的速度,现在徐总正在全力准备这件事,最快年底就要把公司组建起来,俩人到了真正开始谈合作的时候。

        他们在咖啡厅里聊了一下午,聊得非常投机,顺便把中伟要跟简隋英合作的那个项目也谈了谈,能和中伟这条大船对接上,他们公司将迎来巨大的机遇。

        回公司后,白新羽把跟徐总聊的内容给简隋英说了说,有利可图,自然谁都不会往外推,简隋英对于这次的机会很是满意。

        聊着聊着,简隋英道:“上星期五,你和小冯一起请了假,大半天才回来,上哪儿去了?”

        白新羽故作镇定地说:“有个战友找我们吃饭。”

        简隋英微眯起眼睛,“就这样?”

        “是啊。”

        简隋英慢悠悠地喝了口茶,“不是去医院看俞风城了吧?”

        白新羽本想淡定地扯个谎敷衍过去,可他突然就有些说不下去了。他既不想骗简隋英,也不想回避自己做过的事,他垂下了眼脸。

        简隋英冷哼一声,“我都能猜到,那小子使一招苦肉计,你保准扛不住。”

        白新羽道:“哥,怎么说也是我战友,我就是去看看,没别的。”

        “没别的?”简隋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白新羽,我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把你绕进去的,不过我差不多能猜到,就你这脑子,人家哄只猫的功夫就够哄你的,你们在部队玩玩儿,没什么大不了,谁叫那儿没女人,可你都回到北京这花花世界了,你还跟他纠缠不清,你图什么?”

        白新羽摇了摇头,“我……我也没和他纠缠不清。”

        简隋英一拍桌子,“那你他妈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回来一年多不交女朋友不泡吧不找女人,是那玩意儿出问题了?”

        白新羽窘道:“扯淡,我那儿好着呢。”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这不忙工作吗?”

        “你比我忙吗?”

        “呃……”

        简隋英冷道:“白新羽,有些话我本来不想点破,但其实你心里想什么,从小到大都没能瞒得过我,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不想干涉你找谁,我自己就是个GAY,我也觉得男人挺好的,我这么管着你,是为了谁你心里清楚,你要是能过得了大姨姨夫那关,我他妈才懒得管你,你生儿子又不跟我姓,我操个屁的心。”

        白新羽急道:“哥,我没嫌你管我,我现在就是特别乱。”

        简隋英支着下巴看着他,“你们当初分了,肯定是有分的理由,把那个理由多复习几遍,再想想大姨和姨夫。感情不能当饭吃,你一个大好直男,明明能跟女人结婚生子走正常的人生路,为什么偏要跟一个男人牵扯不清?我早说过了,如果我能喜欢女人,我绝对不会这么难为自己。新羽,我知道这条路多难走,我不希望你再走一遍。”

        白新羽心里有些难受,他知道他哥说得话句句在理,这些他何尝不知道。离开部队的这一年多来,他一直试图和俞风城撇清关系,走自己正常的人生路,可俞风城却不放过他,纠缠了这么久,到头来他发现自己还是会因为俞风城的一个碰触而心跳加速。最重要的是,在生死关头,有那么一刹那,尽管他不想承认却无法回避的那一刹那,他后悔自己没有珍惜和俞风城相处的时光,当他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所有他觉得自己迈不过去的那堵心里的墙,那些怨愤、猜忌、痛苦突然都变得轻如尘埃,他当时最大的遗憾,居然是没能和俞风城好好相守,以及,好好道别。他永远忘不了当他喊出俞风城名字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

        当然,当时的心思,在他活下来之后就已经被压抑了下去,清醒过后,他还活在现实里,如果没有昆仑山上发生的事,他一定一鼓作气和俞风城走下去,可那件事之后,再看着身边的父母,他却胆怯了。

        简隋英见他不说话,手指轻轻点了点桌子,“你自己在这儿摇摆不定,你想过俞风城是怎么打算的吗?他才多大,20?21?他家里比你家更正统更严谨,他喜欢你的时候追着你跑,过个几年不喜欢了,需要传宗接代了,还不是说甩你就甩你,你能把他怎么样?就凭你玩儿得过他吗?”

        白新羽闷声道:“哥,我没想那么多,我本来就打算和他断了。”

        “那你们断了吗?我就不信你一百个不愿意,他还能缠你一辈子,你就不能狠下心不去看他?”

        白新羽低下了头。

        简隋英扒了扒头发,一脸烦躁,“你要真觉得这么难分难舍,你先找个女人协议结婚,把孩子生了,然后随你怎么玩儿没人管你。”

        白新羽摇摇头,“那样没意思。”

        “那怎么有意思?你这么要死不活的样子有意思?”

        白新羽脑袋垂的更低了。

        俞风城重重叹了口气,“看你真来气……你这婆妈的性格这辈子还能不能改了?”

        白新羽苦笑道:“我努力。”

        “今晚跟我吃饭去,我给你介绍女朋友,我本来还觉得你年纪小,不用急着结婚,现在看来你还是应该谈个女朋友转移一下注意力。”

        “哥,我真的不……”

        “去。”简隋英加重语气。

        白新羽泄了气,“好吧。”

        晚上,白新羽跟着简隋英和李玉去了个饭局,一个澳门富商带了自己的女儿来,长相气质均是上乘,换做以前肯定根本看不上他,但现在却是他完全提不起兴趣。

        好不容易熬到了饭局结束,白新羽正打算开车回家,突然接到了他妈的电话。

        “新羽啊,你在哪儿呢?”

        “我跟我哥出来应酬,怎么了妈?”

        “你来接我一下吧,司机家里临时有事,刚刚回去了。”

        “哦好,你在哪儿呢?”

        “我在雅韵打麻将呢。”

        “好,我现在过去。”白新羽立刻开车过去了。

        雅韵是他妈跟一群官商太太经常聚会、美容、打麻将的私人制会所,他去过好几次,门童认识他,就直接将他领进了包厢。

        门一开,一股薰衣草熏香的味道扑进鼻息,白新羽皱了皱鼻子,“妈……”他看清屋里的人之后,一下子愣住了,正对着他坐在麻将桌前的,居然是霍洁!

        李蔚芝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来了啊,我打完这圈。新羽,你说巧不巧,你知道这个阿姨是谁吗?”她笑眯眯地指了指霍洁。

        白新羽咽了口口水,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假装不知道,但这么做除了显得他心虚外,没任何好处,他干脆大方地说:“这不是霍阿姨吗。”

        “啊?你们见过啊。”李蔚芝惊讶道:“霍夫人,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

        霍洁淡淡一笑,“一时没想起来。”

        李蔚芝露出疑惑地表情。

        白新羽庆幸霍洁考虑周到,没随便说什么。他淡定地跟其他的太太打了招呼,然后道:“妈,你们先打,我出去喝杯茶等着你。”

        霍洁笑道:“新羽,你会打吗?”

        “啊,会一点。”

        “那你来指导指导我吧,我是新手。”

        李蔚芝道:“对对,你来教教霍阿姨。”

        白新羽无奈,只好坐到了霍洁旁边,给她看起了牌。他心里直犯嘀咕,霍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妈的交友圈里,他妈结交的人虽然也是非富即贵,但跟霍洁这种人不是一个层次的,平时也很少有交集,毕竟霍洁身份特殊,私人交友要非常谨慎,他实在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是巧合,还是……

        打完麻将,白新羽载着李蔚芝回家,路上问了起来。

        李蔚芝道:“哦,她是你吴阿姨带来的,她刚退休,闲着没事儿,就出来玩玩儿。”

        “吴阿姨以前认识霍洁?她要是认识俞家的人,就她那性格,早就到处吹了。”

        李蔚芝想了想,“确实,好像也是刚认识的,以前都没听她说过。”

        “霍洁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没什么呀,我也是聊着聊着才知道她是俞风城的妈妈的,因为你们两个,我跟她还挺有话题的,当过兵的女人感觉真不一样,说话特别稳,实在不像是会跟我们打麻将闲唠嗑的人。”

        白新羽心里疑虑重重,却不敢妄加猜测,他的智商多半是遗传他妈,他妈就是个特单纯的女人,估计就算霍洁有什么目的,她也看不出来,而他不知道霍洁意欲为何,又不能跟他妈乱说。他简直想打电话问问俞风城了,可万一霍洁真的只是闲着发慌出来玩玩儿的,岂不是显得自己小题大做?

        白新羽感到一阵头疼。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0753/175563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