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九十四章 冷血协议 1

第九十四章 冷血协议 1

        美妖传,第九十四章  冷血协议  1

        近到跟前,不安的赵政才假装刚认出人来,“咦……怎么是你呀?”

        孟赢溪看出了赵政的不待,就起身狡答融合,“巧了吧……他就住咱们酒店,刚好碰上。舒悫鹉琻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上司兼朋友——赵政,他是泰达酒店的总经理;赵政,这位叫杨勋,是一个记性不好的神秘人物,我主动叫他,他却差点没认出我来。呵呵……”

        “你好……你好……”赵政与杨勋这两个气质特殊、气场略同的人互相打量了对方,然后貌合神离地握了握手。

        赵政无心与眼镜男交谈,就淡口道:“赢溪,你们聊好了吗?你看……这时间该去上班了,这第一天上班你要在同事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谁都听得出这话里的意思,杨勋觉得自己不受欢迎,再说什么只是白费口水,于是哑然处之於。

        想到刚才未尽的话题、杨勋湿润的眼睛,以及他现在无助的表情,孟赢溪动摇了,她意外地转变了想法。

        “赵政,对不起。我……我有私事想请半天假,明天再开始上班可以吗?”

        赵政原以为自己的话能将不速之客赶走,没想被赶走的人却是自己。他一脸的茫然,虽然万般不愿意,但阻止不了。因为香浪一袭,孟赢溪又收复了他内心的大半江山,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所有的请求都无法抗拒铸。

        “行……那你去吧,记得昨日说好的约定。”

        孟赢溪清眸流盼,“谢谢,我会的……杨勋,咱们走。”

        看着二人的背影消失于餐厅门口,赵政的心针扎地痛了一下,就好象自己的女友被其他男人带走一样。

        离开餐厅后,孟赢溪想了想说道:“杨勋,你去楼顶等我,去那里谈话稳妥些,我换换衣服上来。”

        “好,帮不帮忙都首先感谢你,我先上去了。”二人很快分手,杨勋去寻电梯上楼顶。

        孟赢溪的衣服行李之前已经放到了前台,于是她到前台去取。这个时段的前台很忙碌,有不少客人在订房、退房。

        小云见人后脸面一亮,“赢溪,你来得正是时候,快帮我登记一下这两位客人的资料。”

        “对不起小云,我有急事请假了,实在对不起。”孟赢溪无奈地抱歉回她,然后拎起包径直去更衣室。

        “嗬……什么事呀?这么急!”小云嘟囔了一句,摇摇头赶紧自己去弄。

        换回华服后孟赢溪又将包放回前台,三位前台接待用奇怪的眼神目送她离开,她们人人皆是困惑的神情。

        孟赢溪搭电梯上楼顶,她迎着寒风走向站在屋顶边缘眺望远方的人,然后加入到眺望者的行列。

        “你来了”杨勋侧脸微微一笑。

        孟赢溪也侧脸望他,“嗯……我想听你把故事讲完。”

        杨勋重新看向远方,他噙着眼泪说:“我看见你就好象看见了我妹妹,好象她依然活在这个世上,从未离去。你们两人不但相貌一样,连嗓音都很相似,想不到天底下会有如此雷同的两个人,说是孪生姐妹都没人会怀疑。”

        说话间,杨勋掏出一张兄妹间的合影照片递到人眼前。孟赢溪接过来一扫,我的天!真是自己的模样,只是发型上有差别而已。

        杨勋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沉痛地说:“一个月前,我妹妹和她丈夫在德国乘坐的私人飞机出了事,他们都死了。妹妹死后……我去整理家中她所留下来的遗物,这才发现她生不如死……”

        说话声被抽泣声所代替,一个大男人哭得跟个孩子似的。孟赢溪不知道该如何劝歇,只得默默地扶握住他在围栏上的一只冰冷的手给予安慰。

        “她在日记中写道,自己是被逼婚的……我早就看出她的异常,璐璐对这场婚姻很害怕。我们家里人都反对这门年龄悬殊巨大的婚事,但她却又不顾反对,非常坚持。既害怕又坚持,我从表象上看以为她是患了婚前恐惧症,还嘲笑过她许多次。”

        声音再度哽咽,过了一阵才继续。

        “看了妹妹的日记我才知道,他的丈夫,姚远山那个畜生竟然是铁马会的会长,我们家里人还一直以为他只是个正统的生意人。璐璐在日记里提到,我们家中的一切灾祸皆是他一人所为!”

        “嘭”忽然的一记重拳狠狠砸在水泥栏杆上。

        “为了逼婚,这个狗畜生多次暗地里派人砸过我的公司,并打伤过我两次。这还不算,我父亲的腿部骨折竟然都是他叫人用汽车故意撞的……妹妹她逃不出魔掌,为了保护家里人的周全,只好含泪委曲求全,嫁给这个天杀的畜生……做……做连猪狗都不如的第四个老婆!虽然这个狗畜生死了,但他余下的势力仍在,依然在祸害社会,此仇不报,我杨勋誓难为人!”

        寒风加上寒语令人鼻子一阵发酸,孟赢溪的愤怒已不能压制,她劲声道:“混帐!现如今的文明社会还能发生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杨勋,这个忙……我帮定你了!”

        杨勋闻之乍喜但又突然转忧,“可是……我虽然报仇心切,但如果一个差错可能就会将你连累进去。我出了事不算什么,你一个无辜的人要是出了事,那……那样我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错!”

        “你找过警察了吗?”孟赢溪觉得他的想法有问题,对付这个庞大的黑社会组织应该找警方可能最合适。

        杨勋回:“找过了,这帮贼人狡猾得很,他们化整为支,设了四个完全独立运营的分会,警察没有更多证据只是伤了他们的皮毛。那个畜生死亡的消息还被我掖着没放出去,而璐璐她暂时是他身边最被宠的人,所以我遇见你之后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让你假扮我妹妹来解散他们,或者弄到确凿证据后叫警察抓捕他们。”

        孟赢溪毫不犹豫,她话如利刃:“我明白了,杨勋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的人身安危!就他们这帮小混混还没有伤我的那个本事。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伤害到我赢溪半根毫毛的人,只恐怕还没从娘肚子里生出来。”

        杨勋听罢那是满脸的迷惑,他完全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这个计划连自己都不免偶尔起胆怯犯害怕,她一个弱女子却敢对强大的罪恶组织嗤之以鼻。

        “赢溪,我不知道你为何这么说,但你千万不能小看了他们,这帮恶人是连枪都有!”

        孟赢溪比杨勋还急,“多的不用想,你有计划了吗?是不是我们现在就行动?”

        杨勋认真地看着孟赢溪,“要不这样……你考虑十分钟再答复我,这件事情不单单只是困难重重,它还蕴涵着巨大的风险。他们铁马会以前就一直防备着我,毫无疑问,我肯定会被隔离在局外,你一旦进入这个组织就是孤身作战,说直白一点,我只能无耻地袖手旁观。”

        孟赢溪顺话沉默,权当作自己在认真思考。其实她傲视着前方是在想别的,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象师父一样除暴安良。

        闪念间,韩依娜以前刺声说过的话又在她耳边再次响起:“哼,简直是笑话,能帮助赵政的只有我。你连自身都难保,还谈什么帮助别人?你的工作都需要赵政来帮助,你怎么帮他?实话告诉你吧,我父亲就是泰达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这个公司里的上上下下我都可以说了算。你说,赵政与我成为一家人后,他还需要别人的帮助吗?你帮得上吗?”

        韩依娜的话不无道理,孟赢溪算是彻底醒悟。且不说这个愿望是否真能告慰师父的在天之灵?赵政是否真是师父的故人?世上真有转世一说吗?就算前面的问题都得到肯定的回答,而自己位列人下又能做些什么呢?事业上自己根本无法办到,想保护他的人身安全除非随时跟着才行,可能吗?单是韩依娜就不会同意。自己的存在实际上已经是鸡肋,况且种种迹象表明,很有可能引发一场毫无利方的情变。

        孟赢溪总算放弃了因自己而起的这个莫明又愚蠢的包袱,她不考虑赵政的事情了,那最终只会是一个笑话,或者是一个悲剧。就目前来说,实际状况是赵政他们三兄弟在帮助自己,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考虑好了!”沉默良久的孟赢溪望向静静等待的杨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3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