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零一章 暗示 2

第一百零一章 暗示 2

        美妖传,第一百零一章  暗示  2

        “砰砰砰……”杯子碰毕,孟赢溪一饮而尽,然后招呼大家,“快点尝尝我的手艺,喜欢吃也好,不喜欢吃也罢,反正我已经把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总共只有这点水平,大家将就将就,不饿肚子就行。舒悫鹉琻”

        五人哈哈一乐,同时起筷品尝。

        “这盘是家常茄子……这盘是黑三剁……这盘是我最爱吃的酸辣鱼……”孟赢溪小声介绍了一番。

        “嗯……味道好极了!”大家边吃边赞,孟赢溪有自知之明,知道他们大多是客气。

        小吃几口后,韩依娜从闹闹的闲话声中揭竿而起,她故作责怪地大声道:“赢溪啊,不是姐说你,你不想住酒店就和我直说呀,姐要找套房子给你住只是一个电-话的事。瞧瞧你,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突然搬出来,你叫他们哥几个怎么想?我这当姐姐的面子都丢尽了。必需罚酒……旄”

        “娜姐,对不起,是我错了。我自罚三杯!”

        孟赢溪知道自己的做法的确唐突,她饮尽一杯后喊对面座位上的人,“肖鹭洋,帮我倒酒。”

        肖鹭洋于心不忍,就劝解道:“还没聊高兴呢罚什么酒啊……主人醉了客人还不得拍拍屁股走人。慢慢喝,慢慢喝,娜姐你说是不是?”于文轩和赵政也如此应对助声崮。

        见男人们一律都护着赢溪,酒面上无人起哄就成不了事。本有意将人灌醉后套些真话的韩依娜只好依话顺众行事。

        “赢溪,姐只是想找个喝酒的话口来助兴,并不是真的怪你……看你们一个个的都误会了,算我没说好了。所有人都满上,一起喝。”

        “呼”地一阵风声,眨眼间酒瓶已经转移到了孟赢溪的手上。所有人都傻瞎了眼,呆蒙了心——见鬼!闪电的速度!她的手法也快得太骇人了!

        “现在不喝,以后也许就没机会喝了!”

        孟赢溪在惊讶的目光关注下速速饮完剩余的两大杯酒,餐厅里好似打碎了酒瓶一般酒气浓绕,很浓!

        赵政半板脸道:“赢溪,朋友要常做,可是酒要悠着喝,你要是继续这么海喝就是赶我们走了。”

        孟赢溪不接这理,她道:“姐夫,我以前几乎不沾酒,是昨天才发现自己酒量其实挺好的。就肖鹭洋带来的这两小瓶酒,说句不好听的大话,还不够我一人喝呢,你注意自己不醉倒趴在桌上就行。”

        这次不用带头也有起哄的人了,肖鹭洋和于文轩的嬉笑作谑统统涌向老好人——赵政。两个男人的虎狼声嗡嗡盖耳,韩依娜就是想护也护不上。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虽然眼前的几个朋友仅仅认真地相处了两日,但感恩和牵挂与不舍笼罩在孟赢溪的心田,于是她趁着人声星稀时张口作了一首自造的藏头诗。语言中字字夹杂着半层功力,天籁之音清晰沉耳。

        “(香)客情怀有古风”

        “(伤)雁养翎依秦踪”

        “(离)别寒风罩玉容”

        “(别)去萧声余酒香”

        这诗是自创的,以暗中提前告诉朋友们,她即将要走了!孟赢溪文化不高,所以诗文不算工整,内容也稀松平常,但寥寥几句却明了地讲清了事情——香伤离别!其中更将四人的名字隐藏进去——寒(韩);罩(赵);萧(肖);余(于)。

        “好诗呀!”

        “想不到溪妹还能吟诗助酒啊!哈哈哈……来,我们姐妹俩单独喝它一杯!”

        “这是哪位古代诗人的大作呀?听上去还不错”

        “……”

        这首诗每个人都听进了脑子,但因为不见文,光惦记着开头的“香客情怀有古风”和最后这“酒香”二字了,所以没一人听明白其中真正的用意,只把它当作了女孩子的触景矫情附雅之作。

        这餐饭吃到了近八点就散了,是孟赢溪主动散的。她催促该去酒吧上班了,尽管肖鹭洋一再强调今天休息,但最终还是扛不住女神的口令。于文轩虽然也被劝回服装店,可他酒量小,半醉的人胆子一律都大,所以死活都赖跟着,谁也拿他没办法。

        “酒吧我和娜娜就不去了,你们玩开心点啊!”

        赵政和韩依娜距离结婚的大喜日子不到十天了,他们俩确实没空,再说酒也喝够饮足了,继续喝下去就肯定要出洋相。

        两拨人分道扬镳,一路去新房弄剩余的喜帖啥的,一路去酒吧当值。

        知道今天的场合少不了要喝酒,所以谁都没开车过来,一律乘出租车。韩依娜是后醉体质,昨天的酒劲还未尽散今晚又灌下去许多,所以已经微醉了,她安静地靠在赵政的肩膀上休息。

        赵政搂着未婚妻坐在的士后排,韩依娜那昂贵的法国香水味虽然近身浮云缠绕,但根本无法代替那消失而去的悠悠勾魂体香,这反差巨大的体会令他回味起赢溪刚才突然念起的诗句来。

        “香客情怀有古风,伤雁养翎依秦踪。离别寒风罩玉容,别去萧声余酒香。呵呵……她还会忽然间冒出首不知道谁写的诗,有意思。”

        不经意间,街边一位痛哭的年轻女子从车窗外一闪而过。

        “诶……不对呀!第一句[香客情怀有古风]倒没什么,可后面三句怎么越嚼越有点哀情凉意在里边?乍一听象是助酒的诗,细细一品又不太象!该不是我把字给想错了吧……可她前面又说过什么现在不喝,以后也许就没机会喝了的话。嘶……事情可能不简单,莫非暗藏有隐情不成?不行,我必须得问问清楚。”

        另一辆出租车里……

        坐在车子前排的孟赢溪收到一跳短消息:赢溪,我很喜欢你刚才吟的那首诗,觉得很有味道,麻烦你编成短信发给我。谢谢!(赵政)

        自己胡编的诗居然能赢得称赞,孟赢溪小有滋润地笑出声来。

        车前面的人本就是两兄弟所关注的全部,她的一举一动都无不被凝望着。知道她在看短信,孟赢溪突然地凡凡一笑引得后面两位乘客探头上去找个究竟。

        于文轩先发话:“什么内容啊?笑得好开心。”

        肖鹭洋开酒吧这几年练出了在昏暗处琢磨事物的眼尖功夫,短消息的内容被他一扫而光,“哦……是赵政这个酸秀才来讨诗文呀!”

        “我也要!”半醉的于文轩壮胆拍了拍前面的人。

        肖鹭洋的酒气呼呼散出,“就是,赢溪你编完后一起群发好了,我们也来品味品味。”

        这首诗虽然不出色,但也费了孟赢溪许多脑子,她念想:刚才说出来以后石沉大海的原因就是可能大家都没搞明白内容,既然现在他们来索要是个绝好的机会。就算不能立刻领会它,时间长了,或者自己离开了,他们只需稍微用点心就一定能读懂,如果当场全看懂那就最好不过了。

        孟赢溪神情非常高兴,连语调都蕴涵着歌,“那好吧,我现在就写。”

        编辑短消息对于第一次拥有手机的人来说绝非易事,车子都到红月亮酒吧附近了她才弄好发出去。

        车窗外三五成群的人挤在酒吧门口,很是热闹,好象搞聚会一般。出租车不得不提前停下,三人下了车。

        见到这场景孟赢溪有些意外,昨天哪有这么多人,她拦不住口说道:“嗬……肖鹭洋,你的红月亮今晚来了好多客人呀!”

        “哈哈哈……十有八-九是冲你这个花式调酒女王来的。”肖鹭洋大呼酒气,他既是得意又满不在乎。

        于文轩迷糊地点头道:“赢溪是干什么就旺什么,肖鹭洋你小子发财了!”

        肖鹭洋才不屑,“哼哼……只怕是看热闹的多,真正来喝酒没几个。”

        “走,我们进去”阅读短信的内容被搁置,肖鹭洋上前分开两手开路,“让一让,麻烦各位让一下。”

        酒吧里确实塞满了人,闲客们主要是围挤在吧台的周围团转,座位那边反而空无几人。瞅见几个眼熟的面孔后肖鹭洋皱了皱眉头,他们是其它酒吧的老板。

        “于哥,赢溪,你们来了!”酒保和阿贵两眼放光。

        肖鹭洋应了应,撒口问:“这些人都是来点赢溪的花式鸡尾酒吗?

        “是倒是,可他们一听说你定的价格就没下文了,一杯酒3000都嫌贵。提起来就一肚子火,全他妈是等着有人出头甩钱,然后呆在旁边伸脖子看热闹的主,撵又不好撵,戳得我们眼睛疼。”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