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一十章 铁马会——四太太 4

第一百一十章 铁马会——四太太 4

        美妖传,第一百一十章  铁马会——四太太  4

        东马刀虎视眈眈地暴冲向台子,北铁马的人惊得倒吸一口透骨寒气,李天正、潘芸萱、郑鑫鹏三人吓得急急后退,他们脸色煞白,腿部发抖,脊背也腾出冷汗来。舒悫鹉琻

        在这紧要关头,只有一个人还能浮出笑容,她就是四太太。

        观众的目光顺着东马刀们的背影转移到惊慌失措、狼狈不堪的李、潘、郑身上,然后注视到巍然不动,如定海神针一样的弱女子杨璐身上,继而又凝聚到她的脸上。

        东铁马的马刀是不敢动四太太半根毫毛的,这是铁的纪律。他们只是要以牙还牙,对付她身边的下人。

        分会之间无论有多么大的矛盾和怨气,所有的肢体争斗都只能是在下人之间进行,始终是暗道之人,动个手、捅两刀是常有的事,即便偶有染血也能宽恕,铁马会的人个个都知道这一点,除了四太太她自己栎。

        孟赢溪看这这帮浑人气势汹汹地过来,她的确笑了,因为这是树立威信的大好时机:主动出手显得是莽横霸道,只会招来人心的背弃;被动出手则是不甘欺凌的被迫反抗,这样既占了理又笼络了会众。

        出手是隐秘的,出神入化的两层渡劫功力混声飙出……

        “谁敢放肆!俘”

        这短暂的一声四字简语煞是恐怖,所有人还来不及掩耳就已结束,酒楼内的芸芸众生只来得及做出动作的一半就把手停在了半空中。

        他们集体投降了……这场景甚为有趣,四太太因为那不雅的肢体动作又笑了笑,还竟然带出了柔情绰态。

        娇滴滴的人配上割耳钉脑的声音,巨大的反差养了眼却撕了心,就如同动情亲近了娇艳欲滴的带刺玫瑰,又如同裸泳时暧昧了五彩斑斓的漂亮水母。

        孟赢溪这次的逆血吼与前两次略有不同,有了以前的经验,为了避免误伤无关的人,她特意定向发劲,并且是将逆血狂龙的力道压成片状扇投出去。如果这无形的罡力能够可视,而眼睛又极端灵敏的话,看到的影象是十数把玻璃种一样的刀斧迅猛威武地划破空气欺杀过去。

        “住手……!”

        这是金明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喊出的第二声,他先前就已经喊过一次,可是这第一声出来的时候刚好与四太太的声音重叠,他的声音很大,是尽了全力的,只可惜被更强大的暴风雨无情地绞杀覆灭了。

        东马刀们全都停止了疯狂的前进,可他们停止时的姿势甚为古怪:就象被什么东西拦住或拉住一样,是戛然而止的,身体明显没有呈现出正常的惯性摆动,而是一律都卡了壳。

        见局面一定,金老前辈可算长舒一口气,连挺了笔直的身子也松了松,继续弯他的老虾。

        金明杰想错了,他虽然资格老,辈分高,会众们又因为会长的原因投鼠忌器,可光凭东马刀不是他管辖范围内的人,就喊不住这帮不完成任务就要挨罚的莽子。

        财务总管金明杰是个为人处事都很低调的人,他一般不插手各分会间因为大小太太们为争宠较劲而发生的那些磕磕碰碰的无聊事。但只要他发了话,姚远山的妻妾们还是得听一听,就是当面装装样子也要装一装。

        “收刀!”

        大太太韦灵慧磨了磨牙,发出罢手的口令。

        命令是喊出去了,可东马刀们还傻愣着不动。更奇怪的是,大家发现四太太杨璐睥睨扫了一眼东马刀后突然冰了脸,不笑了!

        “你们全都聋了?收刀!”

        姚乐姗不悦地又大声喊了一次。

        这回东马刀们总算听命了,可是当他们僵硬地转回身来的时候,四处一片***动,酒楼内的桌椅“唏哩哗啦”乱响起来。

        血……血从东马刀们的眼睛、鼻孔和耳朵里流了出来。

        逆血吼有如此大的威力,就连发功者也惊了魂。她只是意在震慑住这些冒犯者,不曾想却违背本意使过了头。虽然伤的人都是罪有应得的恶徒,可毕竟孟赢溪本性善良,所以她内心惶惶不安,从而终止了笑容。

        东马刀们回走出几步后再也支撑不住,纷纷倒下。

        突发的状况令酒楼内的会众大乱,谁也不明白这些马刀是被谁所伤,被什么东西所伤,但却知道继续留在这里是件危险的事情。

        铁马会的会众们互相看了看,然后齐齐将目光投注到上好的酒水和诱人的菜肴上。有人开始逃离现场,越来越多的人跟风而撤。

        五官流血的现象极其类似于中毒,事件的起因在四太太的夺权,在会长不在的情况下,既然要夺权就一定要夺命。铁马同心酒楼是四太太的地盘,里面的上上下下包括厨子都是她的人,这顿饭是没人敢吃了。

        所有人等全部逃之夭夭,躺在地上的受伤马刀们被东铁马的其他人匆忙抬了出去,三位太太们跑了,财务总管金明杰也溜了,连最有实力的三太太郭娅楠也怕中埋伏撤了,先前还高朋满座的铁马同心酒楼只剩下里面的本己人和满场满桌丝毫未动的佳肴。

        北铁马的人也搞不清刚才所发生的事,一律傻站在原地,眼神中尽露胆怯和无所适从。他们知道主子的脾性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再是以前那个温温雅雅与世无争的四太太了。

        强将领军这本来是件好事,也是北铁马的人以前所期盼的。现在事实真的改变了,并且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可这却不能叫人大为惊喜,带来的反倒更多是忐忑不安,谁也不确定这骇人的主子会不会善待下属。叶公好龙的故事不是闲谈的寓言,它就是现实生活中传唱的魔咒。

        “一群胆小鬼!”

        四太太咬出五个字来送数百客,北铁马的人在心里也用五个字来表达此刻的感受。

        “我的老天爷!”

        [逆血经]除了带给孟赢溪一身的骇世武功外,它还给予了这个姑娘无尽的自信和胆色,使之遇外乱而心自定。

        静无声息的酒楼影射出一丝悲凉和一份恐惧。

        四太太看到了北铁马人心涣散,自己的行为并未取得她所预想的效果,当下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这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巩固大本营。

        心神已从内疚归定的孟赢溪决意先缓和气氛,她张口道:“大家先把手中的事情放一放,全部都到一楼来集合。”

        脚步声密集地运动,北铁马在同心酒楼的人迅速集拢。什么服务生、厨子、管事这几十人乱站成一堆,看着简直不成体统,不过四太太不嫌眼烦,心里还挺高兴。

        四太太轻轻地哈哈一笑,声音恰似百灵吟唱一般悠扬润耳,与刚才的那番裂耳声相去甚远,这是同一个人的声音吗?

        “看你们一个个紧张兮兮的,我是母老虎吗?呵呵……就算我真的是母老虎,有句老话不是这么说的嘛,虎毒不食子,咱们都是北铁马,你们与我亲如一家人,有什么好怕的!”

        会众们会意地浅声笑了笑。

        四太太环抱起手小转了两圈,接着道:“北铁马以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分会,怕这个字一直都压在诸位的头上。你们说……我说得对不对?”

        “对!没错!”几个小年轻大胆回答。

        “但从今日起,咱们北铁马再不是他人的手下败将。会长他老了,对管理会里的大小事务失去了兴趣,不过会长他人老心不老,对女人的兴趣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老当益壮。会长他在德国看上了别的女人,那女人不愿意来中国,他自然是暂时不想回来,所以命我回来做代理会长掌管大局……名义上说是暂时的,实际上我以后就一直是会长,其中原因我就不方便明说了,你们自己想去。”

        “四太太,您此话当真!”潘芸萱觐问。

        这句问话有质疑的意思,孟赢溪不允许任何人有疑惑存在,于是当即沉了脸,“哼……你说呢?”

        “明白了,杨会长!”潘芸萱窥视到不满,赶紧续话自救。

        基于害怕,基于几分相信,更基于表忠诚,一时间众人皆用杨会长这三个字来打头,纷纷祝贺四太太升任会长。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3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