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铁马会——谋划 2

第一百一十二章 铁马会——谋划 2

        美妖传,第一百一十二章  铁马会——谋划  2

        见着站在电梯门口的人,穆宁心中一紧,那双凌厉的冷眸不似以往那么和悦,直直的看着自己,嘴角勾着一抹渗人的冷笑。舒悫鹉琻

        穆宁心里有些发憷,她微微怔了怔,右脚朝前一块,想伸手去关电梯时候才发现原来电梯并不是停在大厦一楼,而是负四楼!

        见状,穆宁心中咯噔一下,她胡乱按了按电梯上的数字,咬了咬牙,想要将站在门口的男人关在门外,却不想自己刚按下关门键的时候,站在门口的男人一手扣住穆宁的手腕。

        穆宁第一反应便是用力的甩手,想挣脱男人,却不想自己越是挣扎,男人的力道越是加重了几分。

        穆宁急了,她紧咬下唇的牙齿不由得松了松,抬眼怒瞪着男人,大声的喊着:“聂子琛,你放手!栎”

        “你在这里做什么?”聂子琛一脚踏进电梯,将电梯门关上,他大手一松,放开了穆宁,一双清亮的眸子少去了柔和,显得有些冷冽,他垂眸定定的看着穆宁,勾动着薄唇,淡淡的开口。

        “你管我!”穆宁被他看得心中发毛,她眨了眨眼睛,粉色的唇瓣蠕动了几下,她脖子一声,豁出去了!

        穆宁以为,她死不承认聂子琛就拿她没办法了,她按了按电梯上的“1”,然后朝后退了一步,远离聂子琛,想把他当透明的甫。

        只是,让穆宁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电梯朝上滑动了一小会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穆宁只觉得身子晃了晃,然后电梯骤然狂速下降,穆宁的脑海中闪过坠电梯而死的画面,忍不住喊了一声:“啊……”

        哐当……!

        电梯猛地一下停住了,穆宁第一反应便是抬眼看了看电梯上的按钮,只见上面只出现error的字样,穆宁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眯起眸子瞪着一脸神色淡然的聂子琛:“你想怎么样!”

        “你说呢?”聂子琛似乎很喜欢看穆宁惊慌失措的反应,他双手一摊,一脸无辜的神色对穆宁耸了耸眉头,好听的声音带着一抹玩味,淡笑着开口。

        看着聂子琛一副好像预先就知道了的一样,穆宁皱紧了眉心,她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松了松紧咬的下唇,牙齿在她唇瓣上露出一排齿痕,穆宁的心扑扑直跳,她的脸上浮现一抹怒意:“快叫人来修电梯啊!”

        跟聂子琛呆在一起越久,穆宁不安的情绪渐渐浮现出来,她伸手用力的拍打着电梯门,然后大喊着:“喂,有人在吗,我们被困在电梯里了!”

        “别喊了,就算你喊破嗓子,也没人听得见。”聂子琛薄唇微抿,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转身抬眼看着穆宁,一脸笃定的说道。

        闻言,穆宁身子一僵,她蓦地转身瞪着聂子琛,看着他一脸淡定的样子,穆宁心中没来由的一抽:“你知道怎么出去对不对?!”

        “你这是求我的态度吗?”聂子琛冷眸微敛,在穆宁脸上淡淡一扫,好看的下巴尖儿略微向上抬起,一脸居高临下的望着穆宁,开口说道。

        听着聂子琛的话,穆宁瞪大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怒意,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一股火气在渐渐上涌,她咬了咬唇角,一吸气,她压抑着心中的那抹怒火,抬眼瞪着聂子琛:“我求你。”

        “你说什么?”聂子琛神色未变,一张平静得脸上划过一抹得意,微扬的嘴角勾起一抹深邃的笑容,眨了眨眼。

        听着聂子琛的话,穆宁重重的喘了一口气,从鼻尖里发出一抹长长的呼吸,她闭了闭眼,:“我求你带你我出去。”

        穆宁收敛着自己的脾气,压低声音,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哦。”这一次,聂子琛似乎对穆宁的声音变得有些满意了,他抬眼看了看穆宁,然后微微点头,从嘴里发出一声没有情绪的单音节来。

        见状,穆宁不由得咬了咬下唇,她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瞪着聂子琛:“你他妈玩儿我呢!”

        “……”看着穆宁突然拔高了语气暴怒的样子,聂子琛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的嘴角依旧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一脸意犹未尽的笑容看着快要抓狂的穆宁。

        聂子琛就这样一脸深笑的看着穆宁,看着穆宁被气得满脸通红,他的嘴角依然挂着一抹妖冶的笑容。

        当然,这抹笑在穆宁看来,是多么的欠扁。

        两人在紧闭的电梯里待了一段时间,聂子琛看够了穆宁抓狂的表演之后,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穆宁只觉得自己双颊发烫,呼吸得有些难受。

        穆宁抬眼,语气不似刚才那般铿锵有力,她有些难受的动了动嘴皮子:“还有多久才能出去?”

        见状,聂子琛抿了抿唇,好看的眉峰一紧,他右手一挥,电梯门就自动打开了。

        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得穆宁身子一哆嗦,呼吸着大口大口的新鲜空气,穆宁才感觉好过一点,她连忙跨出电梯,正想要开溜的时候,却被一只大手拉住手腕,她转头瞪着聂子琛:“你又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聂子琛薄唇勾动,淡淡的声线缓缓的响起,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穆宁朝着幽暗的房间走去。

        “别妄想逃走,这是大厦的负十层,只有这架电梯一个出入口,没有特殊指令,电梯是不会启动的。”聂子琛好似会读心术一般,一边拽着穆宁的手穿过走道,一边冷声说道。

        听着聂子琛的话,穆宁心中一紧,她那一双清亮的眸子里瞳孔微微放大,眸中闪过一抹惊慌:“你想带我去哪里?”

        “哼,到了你就知道了。”聂子琛头也不回,冷哼出一抹轻蔑的意味,淡淡的说道。

        幽暗的走道看不到尽头,穆宁只觉得聂子琛带着自己走了好一会儿了,依旧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穆宁微蹙眉心,心中一紧紧张的听着周围的变化,最后目光缓缓的移动在聂子琛的后脑勺,她心中不免划过一抹想法,抿了抿唇,另一只手握成拳头。

        就在穆宁提起勇气准备出手的时候,只见聂子琛猛地停下,转身看着穆宁。

        突然的停下让穆宁来不及刹车,脑门一下子重重的撞在了聂子琛的胸膛,疼得穆宁呲牙咧嘴:“嗷,你突然停下来干嘛啊!”

        “……”聂子琛眸光微眯,淡淡的扫过穆宁,嘴角勾起一抹冷色,冷笑一声,然后转身继续朝前走着。

        摸不清聂子琛难以捉摸的情绪,穆宁伸手摸了摸么额头,在他身后翻了翻白眼。

        就在穆宁心中暗暗咒骂聂子琛的时候,聂子琛的步子停了下来,穆宁心中一惊,猛地抬头,只见聂子琛正一脸深意的看着自己,穆宁小脸微怔,心中有些发憷,眸光开始闪躲。

        咔嚓--

        一间门打开了,聂子琛拽着穆宁走进去,房间里的明亮与幽暗的走道形成鲜明对比,穆宁有些不适应的伸手挡了挡灼眼的白炽灯光,她微皱眉头,看着房间里与办公室差不多的摆设,不由得一脸疑惑的看着聂子琛。

        不等穆宁开口,聂子琛便拿着遥控器按了按上面的按钮,只见聂子琛身后墙壁上好像一副画卷一般被缓缓升起,一面偌大的玻璃墙出现在穆宁眼前。

        见状,穆宁不由得面色骤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透着一抹难以置信,她怔怔的看着玻璃墙里面的画面,脸上复习那一抹惊慌。

        透着巨大的玻璃墙,穆宁看到许多奇形怪状的实验仪器,更让穆宁惊讶的是里面少说有三五十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在兢兢业业的研制着些什么。

        他们一边抓来笼子里的小白鼠,在他们身上注射刚研制出来的针剂,时而欣喜时而懊恼。

        见状,穆宁不由得心中一颤,她的步子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一脸惊愕的看着聂子琛:“这是……”

        “他们都是医学专家,他们对医学的痴迷程度几近疯魔。”聂子琛似乎很满意穆宁脸上的表情,他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得意的说道。

        闻言,穆宁咬了咬唇瓣,心中没来由的心慌:“你这是非法禁锢,犯法的!”

        “啧啧啧,我犯的法还少么,再说我只是提供一切他们所要的研究设备已经充足的资金,我并没有限制他们的自由。”聂子琛伸出食指,在穆宁眼前左右摆动了几下,然后摇了摇头,脸上浮现一抹狷狂的笑,嚣张的说道。

        闻言,穆宁只觉得心中一窒,她微闭双眸,然后抬眼看着聂子琛,再将惊愕的目光投向了完全无视外界环境的医学家们好像根本就看不见自己一般,不由得恍然大悟:“这是单面镜?”

        “看来我低估了你的智商。”听着穆宁的话,聂子琛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拢,他微蹙眉心,盯着穆宁淡淡的说道。

        看着聂子琛宛若撒旦般的表情,穆宁有些心慌,她真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

        “你让我来看这个,你就不怕你的秘密被我暴露出去吗?”穆宁冷静下来之后,她的心中想到了一个办法,于是左手不动神色的朝着自己腰间慢慢滑动。

        就在穆宁按下按钮的时候,聂子琛好像发现了穆宁的小动作,不由得眸光一紧,敏捷的伸手抓住了穆宁的手腕。

        来不及躲藏的穆宁被抓住的手中多了一个像蓝牙耳机一样的东西,聂子琛看着上面亮着的绿灯,面色骤然一变。

        “我已经通知他们了,你等着坐大牢吧!”看着聂子琛发怔的模样,穆宁心中一抽,没脑子的挑衅着聂子琛。

        闻言,聂子琛抽了抽嘴角,取下穆宁手中的小东西看了看,然后摔在地上,一脚缓缓踩下去,只听见东西碎掉了的声音。

        “我正愁怎么通知他们呢?”毁掉了刚才那个小蓝牙设备,聂子琛微挑眉心,抬眼看着面色惊慌的穆宁,冷声笑道。

        听着聂子琛的话,穆宁的心咯噔一下,心中瞬间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难道……

        想到此,穆宁猛地抬起头来,一脸警惕的瞪着聂子琛:“你想抓谁?”

        “嗯,还没想好呢,要不来谁我抓谁,正好的我的小白鼠快用完了……”聂子琛把玩着手中的遥控器,只见玻璃墙滑动了,出现在穆宁面前的是放大了很多倍的小白鼠,只见小白鼠身子抽搐着,随后倒地身亡,吐血不止。

        雪白的毛被染成一片片红,看在眼睛,触目惊心。

        穆宁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那汨汨涌出的鲜血好似就在自己身边蔓延一般,她仿佛闻到了浓烈的血腥气味,恶心得她有种想吐的冲动。

        “你真残忍!”穆宁看尽了所有死状的小白鼠,更有一些肢体被截掉或者内脏被挖出的样子,穆宁只觉得自己身子瑟瑟发抖,这个地方,她一秒都不想多呆了。

        “呵,我只是是用我自己的能力研制有用的药救我想救的人罢了,不像你们这些虚伪的军人,哼!”聂子琛把玩着手中的东西,缓缓的开口说道,他的目光变得幽深,说完之后,冷眼瞪着穆宁,极其不爽的说道。

        “这场瘟疫……”听着聂子琛的话,穆宁好像想到了什么,她的眸子忽而睁得大大的,她看着聂子琛,脑海中将这几天前前后后的画面融合到了一起,她一脸愕然的看着聂子琛,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说过,女人太聪明了不太好。”聂子琛看着一脸惊愕的穆宁正怔怔的瞪着自己,他只觉得这种眼神有些不舒服,他微皱眉头,抬眼看着穆宁,不满的说道。

        闻言,穆宁极其艰难的眨了眨颤动的睫毛,一闭眼,盈满眼眶的泪水就大滴大滴的滚落出来,好似在用力求证:“这场瘟疫病毒,是你做的手脚?!”

        “是我又怎样,你能拿我怎么样,你有证据吗!”看着哭泣的穆宁,聂子琛一时间心烦意乱,他双手张开,一脸狂妄的笑着回答着穆宁的话,随后伸手指了指穆宁,一脸得意。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听着聂子琛的话,穆宁只觉得心被揪得发疼,脑海中不断闪过医院里那些患者被病魔折磨的样子,她只觉得自己每一寸呼吸都牵扯着心脏发痛。

        “因为我高兴这样做!”聂子琛被穆宁那哭得梨花带雨的面庞绕得有些情绪激动,他瞪大眼睛,对穆宁大吼着。

        “你这样造孽,会有报应的!”看着聂子琛一脸不知悔改的样子,穆宁深吸了一口气,大声的吼着。

        被穆宁这一吼,聂子琛有些怔住了,他的眸子微微变了变情绪,他缓缓的靠近穆宁,伸手轻缓的触摸上穆宁哭泣的泪眼,指腹在她的面庞来回摩挲:“报应……哼,说得好,我要的就是遭报应!”

        聂子琛的面部变得有些狰狞,他沉声在穆宁耳边说着,所有眸光骤冷,他一转身,大声的说道。

        看着聂子琛前后极大反差的样子,穆宁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做梦一般,她瞪大眼睛纸盒子的盯着聂子琛,然后伸手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大腿狠狠的揪了一把,疼得自己抽了一口气。

        她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这不是梦,聂子琛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危险人物。

        原本穆宁以为聂子琛和别的商人一样,只是洗洗钱,做点犯法的勾当,却不想他居然隐藏着这样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的可怕性在于,只要研制出任何毒素,对整个东方市以及周边的老百姓都是致命的伤害。

        这样的男人太过于可怕,这样的实验室也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你为什么要这些,他们死,是无辜的。”硬的不行,穆宁觉得缓和语气,对恐怖的聂子琛开口说道。

        闻言,聂子琛怔了怔,转眼冷冷的扫了一眼穆宁,刚才那狷狂的模样已经消失,平静的开口:“无辜,有的人从一生下来就饱受病痛折磨,这样无端的伤害,何其无辜?”

        “就算是这样,那你也没必要弄出这些来啊!”看着聂子琛肯对自己开口,穆宁心中一紧,连忙苦口婆心的说道。

        “我建造这个实验室,就算希望有一天,他们能研制出能救我……”聂子琛好似陷入了沉思,静静的开口说道,却在话音的最后卡住了,他抬起头,一双冷眸犀利的瞪着穆宁,脸上复习那一抹冷意。

        看着聂子琛突变的情绪,穆宁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心中暗暗咒骂:这个多变的男人。

        “那你也没必要害人啊,你将瘟疫病毒散播出去,对你有什么好处?”穆宁锲而不舍,就算聂子琛不愿再讲,她还在啰嗦道。

        “哼,这和你有关系吗?”聂子琛眸光骤冷,盯着面色已经被吓得苍白却又毅然睁大一双清亮的眸子看着自己的穆宁,心中没来由的一堵,挑了挑眉梢,冷声说道。

        “我呸,你这样制造瘟疫还说和我没关系,要没关系我也不会出任务了,要不出任务,我现在会落到你手里!”听着聂子琛开口闭口和自己无关什么的那些冷言冷语的话,穆宁不由得捶了捶自己胸口,火气噌的一下冒上来,她气急败坏的对聂子琛吼着。

        闻言,聂子琛被穆宁那如机关枪一样的话愣住了,他怔怔的看着穆宁,沉默片刻之后,不由得缓缓开口:“你可以选择不来……你还真以为你能维护世界和平了?”

        原本看着沉默的聂子琛的时候,穆宁心中还有些胆颤,她一度以为自己又触怒了多变的聂子琛,正要为自己的举动在心中懊悔时候,只见聂子琛一脸鄙夷的挑眉瞪着自己,开口说道。

        听着聂子琛的话,穆宁气得翻了翻白眼,一脸无语的瞪着聂子琛,想也不想就开口抬杠:“你以为你这样就能一手掌控世界了吗,正义终将会消灭邪恶,你别做梦了!”

        我靠,这台词怎么感觉像在哪里听过,太他妈熟了。

        听着穆宁的话,聂子琛一瞬间有些语结,他面色铁青的瞪着穆宁,好一会儿,他的嘴角才勾起一抹蚀骨的戾气:“我倒要你看看,谁他妈战胜得了谁!”

        话音一落,聂子琛便按了几个键,然后抬眸冷冷的瞥了一眼穆宁,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见状,穆宁不由得心中发憷,她瞪大眸子怔怔的看着聂子琛,然后咬了咬下唇,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有什么动静,穆宁一颗揪紧的心不由得放平了下来。

        就在穆宁稍稍松懈的时候,门咔擦一下子打开了,只见一个戴着一双白手套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走到了聂子琛身边,对聂子琛耳语了几句,然后将一个盒子呈了出来。

        聂子琛冷眸淡淡扫过桌子上的长盒子,然后抬眼看了看刚走进来的男人,示意他出去。

        站在一旁的穆宁心下瞬地提到了嗓子眼儿,她只觉得自己的背脊开始发凉,她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的小盒子,心下立马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步子后退了几步,紧张的看着聂子琛。

        看着穆宁的反应,聂子琛很是满意,他抿起的薄唇微微上扬,勾起一抹魔鬼般的笑容,伸手拿起盒子,缓缓打开。

        “你不是说正义会消灭邪恶吗?”聂子琛伸手取出了一罐装满药水的注射器,然后对着穆宁晃了晃针头,笑容满面的说道。

        闻言,穆宁身子微僵,好似就定在原地了一般,她紧张得有些结巴,连连摆手:“别,别乱来,有话好说!”

        “这是刚研制出来的,比猪瘟效果强十倍的病毒,你说我只要往你身上这样一扎,一推,你说,你还会不会消灭我呢?”聂子琛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他抬眼睨了一眼穆宁,口中念念有词,缓缓踱步朝着穆宁走去。

        看着从针尖飚出来的液体,穆宁吓得眼珠子都要落出来了,她连连朝后退着,一双大眼睛圆鼓鼓的瞪着那根注射器,若这房间有个窗,哪怕跳下去是地狱,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的!

        “你,我,别过来,不然我死在你面前!”穆宁有些结巴,一双清亮的眸子闪过浓浓的惊愕,她从鞋子里抽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着聂子琛。

        “呵呵,好啊,那你死在我面前吧,我懒得浪费我的药水了。”看着穆宁威胁自己的模样,聂子琛忍不住笑了起来,脚下的步子没有停下,继续朝着穆宁逼近。

        看着这招不奏效,穆宁恨不得咬舌自尽,自己真是傻啊,拿自己的命来威胁一个魔鬼,怎么可能!

        想到此,穆宁将匕首对准了聂子琛,一脸决心要挣个鱼死网破的神色瞪着聂子琛:“就算我死,我也要先捅死你!”

        穆宁的声音说得坚决,一双清亮的眸子里褪去了惧怕,被一层决绝的神色所包裹,穆宁大声的说道。

        闻言,聂子琛却不以为然,他一脸不屑的挑了挑眉梢,双手摊开,然后开口:“有你陪我死,我很满足。”

        ……

        听着聂子琛挑dou的话,穆宁的小脸都快要气得扭曲了,她睁大眸子瞪着靠着自己逼近的聂子琛,她一闭眼,握着匕首就朝着聂子琛捅去。

        哐当--

        匕首被聂子琛一脚踹掉在了地上,穆宁一睁眼,看着离自己很远的匕首,她不由得抽了抽气,暗暗骂自己没用。

        还没回过神来,自己的手腕便被聂子琛抓住,他朝着他怀中用力一带,穆宁整个人都撞进了聂子琛的怀中。

        聂子琛发出一声闷哼,垂眸瞪了一眼故意用力撞自己的穆宁,不由得眸光微变:“我看你怎么逃!”

        话音刚刚落下,聂子琛便高举拿着注射器的右手,朝着穆宁的脖子狠狠的扎下去。

        被抱住的穆宁无力挣扎,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会被注射病毒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巨响,那扇紧闭的门被撞开,一股浓浓的硝烟味飘进了房间:“住手!”

        穆宁转头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蒋三和江臣,心下激动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穆宁发誓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那么希望看着这俩人过。

        “砰……”

        想也不想,江臣冷眸一瞥聂子琛,举起手枪便朝着聂子琛开了一枪。

        好在聂子琛眼疾手快,抱着穆宁一个转身,子弹从他耳边擦过。

        见状,穆宁心中一紧,翻了翻白眼大喊着:“你们两个注意点,他会随时拿我当挡箭牌的好不好!”

        听着穆宁的话,蒋三和江臣对视一眼,忍不住鄙夷,难道这丫头忘了自己穿了防弹衣么!

        此时的穆宁哪里还想到自己穿了防弹衣裤,她魂都要吓掉了。

        “放开穆宁!”蒋三举起手枪瞄准了聂子琛,冷声说道。

        闻言,聂子琛面色微变:“你们敢再开枪试试,我的针头可不长眼。”

        “我呸,针头明明有针眼!”穆宁快要被吓得神志不清了,她想也不想的开口反驳。

        听着穆宁的话,蒋三和江臣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这是什么?”

        “这是比猪瘟还厉害十倍的毒素!”穆宁急忙开口,生怕这两个搞不清状况的二货一鲁莽,针头就朝着自己扎下来了。

        蒋三和江臣面色大变,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的原因有了一些认定,两人面色微变,将手枪扔在一边,举起双手:“现在可以放开她了吧?”

        两人朝着聂子琛靠近,抬眼瞪着聂子琛。

        聂子琛看着两人将枪扔掉,心中并没松懈,他冷哼一声,挟持着穆宁朝着两人走去:“我为什么要发过她!”

        聂子琛话音一落,便高举右手,狠狠的朝着穆宁扎去。

        比较靠近穆宁的蒋三眼疾手快,见聂子琛一抬手,便一下子朝着穆宁扑上去:“额……”

        蒋三只觉得自己背上传来一股钻心的疼,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场面一下子有些混乱,原本想钳制聂子琛的江臣却身后突然冒出来的人绑住,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蒋三中针。

        “蒋三,蒋三,你别吓我!”缓过神来的穆宁从蒋三的身下钻出来,看着直直插在他背心的针管,不由得眼睛一红,紧张的喊着。

        “把他们捆起来!”聂子琛冷冷的看着蒋三和江臣,淡淡的说着,随后目光微变,看向了穆宁:“没想到,愿意为你去死的男人那么多……”

        【蛋蛋提示:我是亲妈,我真的是亲妈,没有置之死地,哪有女主华丽重生的绚烂捏!ps:求咖啡,蛋蛋要好多好多咖啡,咖啡越多,蛋蛋更得越早哦,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3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