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逆血西汉——椒房殿暗影 7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逆血西汉——椒房殿暗影 7

        美妖传,第一百四十六章  逆血西汉——椒房殿暗影  7

        冉駹国岷山吾大将军的良人柯木泽既已无救,刘彻便谴走了众太医,他眼下是左右为难,于是将怒火指向刺客。舒悫鹉琻

        刘彻阴脸催问道:“刺客可有招供?”

        查案官来奏:“回禀皇上,刺客一言未发,且命在旦夕。”

        刘彻大怒道:“尔等废物!容貌,饰物皆可辩身份,其宫中所行之事可辩其意,速去复办!此案不清,斩立决!”

        “喏恁”

        查案官吓得跌爬出去,案情没进展不是他办事不力,而是皇帝召得太急,他们还没把事情搞清楚就来汇报,当然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内容。

        不长时间后,战战兢兢的查案官再次来回禀:“回禀皇上,刺客虽自毁容貌,然……其身份与动机已明。”

        “哦……”刘彻起兴致地动了动身子打。

        查案官缓了缓气,接着道:“刺客携有短羌刀,乃冉駹国人士。据微臣查断:其必与岷山吾大将军交恶,适才一路追踪至皇宫。从椒房殿之严重破损可分辨该刺客愤怒之极,遇物损物,伤墙破柱,丝毫无惧,并以毁椒房殿泄愤为乐。”

        一旁的卫皇后打断了一句:“确为如此!”

        查案官又道:“蒙面客其害人手法乃玉石俱焚,柯木泽伤,其也同伤,并紧密相拥。刺客许是柯木泽婚前之郎骑竹马,因柯木泽已嫁岷山吾大将军,欲欲寡欢并无存活之心,既生不能厮守,乃念死亦相拥。”

        卫皇后听了若有所悟,刘彻也赞许地点了点头,插问道:“刺客如何行玉石俱焚?”

        查案官道:“据微臣查断,玉石俱焚非毒物所致,恐乃冉駹国羌人之异常毒功。”

        刘彻奇怪地问:“何出此言?”

        查案官解释道:“微臣见刺客体肤渐冷,以为服毒自尽,为查明原由,微臣以柯木泽所呕之血并同刺客破相之血分别喂食池鱼与笼鸟,皆显无恙。”

        卫皇后叹息道:“唉……情孽啊!”

        “唉……”刘彻松了松紧绷的神经,照查案官的说法,这帐还要算回到冉駹国岷山吾大将军自己的头上,其良人柯木泽之所以落成今天这样,恐怕是他仗势强婚引起的,责任理因由他自己来负。

        刘彻心道:“出于人之常情,维修椒房殿的费用就免了,这作为信物的美人柯木泽还是由他自己带回去处理吧。”

        卫皇后愁言道:“皇上,柯木泽妹妹已至月残花败,当务之急,理当会知其良人面见余刻。”

        “唉……”刘彻背手道:“皇后所言既是,然……宴席尚未尽,且稍等时刻再行告之,以弱哀。”

        想到这世间罕见的美女就要离开人世,离开皇宫,刘彻遗憾之余深深地不舍。

        “尔等暂且退下,容朕静心探视此可悲可怜之冉駹使者。”

        “喏”

        所有人,包括皇后都退出了房阁。

        刘彻小心地来到床榻,借着烛光仔细审视这内心勾挂之人。只见面如戚懿的柯木泽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冰肌玉肤,滑腻似酥,细润如脂,粉光若腻。

        “柯木泽”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在太医来之前已被侍女们仓促地清洗过面容,更换过血衣,现在她着身的是皇后的衣服,但未整装。

        看着美睡之人这粉腻酥融娇欲滴的面容,刘彻心动不已,他再行靠近这鬓云乱洒,酥胸半掩的“柯木泽”。一股幽幽的香味扑鼻而来,仙抉乍飘今,闻麝兰之馥郁,皇帝心跳顿时急速,微汗已渗。

        “啊……怎地如此蚀魂?恰似沉香亭北,百花槛栏,当真仙姿玉色。难怪郎骑竹马宁为刺客,死亦相拥!”

        刘彻被“柯木泽”暗流涌动的体香滋扰得心神大乱,虽然明知她已是濒临残烛将死之人,而且气息全无,但这位坐拥美人之海的大汉皇帝还是忍不住想与这错过既可能就是永远的睡美人*一番,事以此生不留遗憾。

        略呈哆嗦的手慢慢上去解衣……有道是:

        水晶帘下恣窥张,

        半臂才遮菽*;

        姑射肌肤真似雪,

        不容人尽已生凉。

        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柯木泽”那神白的玉肤在皇帝的手下寸寸展露,直至怦然一现,耸出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圆润丰美的春盎双峰。

        仰姿之下,“柯木泽”经过逆血重塑的酥软玉-峰艳容高耸挺拔,其境妙美绝伦,其形冠绝天下,猎艳天下的刘彻不禁惊煞万分,亢奋不已,阳已庞然,陡举至甚无再甚。

        他圆目频吞口水,心道:“啊……脂凝暗香,顺滑如施粉,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仙界之乳,胜于卫子夫!”

        “柯木泽”那娇颤粉嫩,盈满蕴弹,细腻如脂,因特殊肤质生出丝般酥润滑极的柔玉双峰被把揉在刘彻颤抖的手下。

        有着上千后宫,探尽世间美乳的皇帝竟从未感受过如此极致***,丰美无比,令人失魂胀阳的雪峰,他深深地震撼与陶醉了。由于查案官的结论,柯木泽仅是毒功所伤,伊人之血断然无毒,刘彻因而竟无惧毒侵,斗胆忙乱宽衣解带。

        湿出汗水的双手满满抚住令人刻骨铭心的花房,滑来搓去,尽情地满福消受起来。

        揉握,把捏,深含,浅荡,推送,移挤,轻抚,抓拥,“柯木泽”那高耸迷人的乳峰绵绵摇曳,伊人之体不再静美,玉芽双峰活色生香地起伏颤晃,荡状漾出秋波滟滟。此刻,金茎已是几点露珠悬。

        深陷病危的孟赢溪被阵阵酥麻透身的感觉惊醒过来,她迷迷地睁眼一看,惊见自己裸身于床,而赤条着身体,膨举着伟岸阳物的大汉皇帝刘彻正呼哧喘息着大气,沉醉地揉搓把捏玩弄自己的双峰,并不时贪婪地舔食允吸自己红润的*。

        神志醉色而麻木的刘彻尚未发现伊人已醒,兴至极点的他后视退身移阳,正欲探入芳泽行使颠峰之欢。

        “呃……”

        情急怒羞无比的孟赢溪气血巨乱,大口大口地狂喷鲜血,溅了个皇帝满脸浑身。与此同时,她的相貌也在走火入魔之下发生了极端的改变。

        “啊……!”

        惊恐的大汉皇帝刘彻顿时未欢萎阳,因为在他身下之人不再是妙不可言的人间***,而是一个浑身皱皮,相貌丑陋的耄耋老妇人。刘彻以为柯木泽呈现的是毒发将死的症状,吓得抖身跌下凤床。

        大吐血之后,孟赢溪再次昏死过去,几欲断生。而大汉皇帝刘彻则急忙穿衣,在掩被遮盖其苟且之行后仓皇逃离。

        内力金丹几经折腾,加之气血干涸,其势已弱竭,孟赢溪的耄耋之貌并未保持太久,在皇后和宫女们进来之前就已经恢复正常。

        当晚,岷山吾被宣进椒房殿接纳其命悬一线的良人回冉駹国,在仔细见证过断气的毁容羌人刺客之后,哀号痛哭的岷山吾虽然明知羌人刺客实际有假,但鉴于国家才是重中之重而没有发难。

        深夜,子时……

        他用皇帝赐予的马车载着人事不醒,已是烛尽油枯的赢溪姐姐连夜离开了雄伟壮观却极度可怕的皇宫,离开了充满怨恨和惆怅的长安。

        朝阳渐洒光,经过长夜奔波,人与马匹皆极度疲惫倦乏。岷山吾一行只得暂时休息于小河边草深林密的路边斜坡,下车后,主仆三人都泪色难看。

        岷山吾重新盖了盖赢溪姐姐身上的皇家锦被,握着她那冰冷苍白的手哭得声嘶力竭,肝肠寸断。

        “赢溪姐姐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竟将魂断于此,皆因岷山吾。若非为弟私心将姐姐引入皇宫,姐姐即不能遭奸人所害,岷山吾即便死上千百次也不足以赎此罪孽。”

        哭嚎一阵,岷山吾突然起意转语:“赢溪姐姐虽年介百岁,但为弟依然倾慕不已,岷山吾斗胆,欲与姐姐成婚,还望姐姐毋要责怪。”

        岷山吾言毕起身,拔出羌刀狠劲插土立地,伸手拭血淋刀。

        他跪言道:“天地为证,岷山吾今日与赢溪立誓成婚,吾与良人虽未及夫妻之实,然死亦相守。岷山吾予赢溪之情,致死不渝,终生不改。倘若日后孽起二婚之心,天打雷劈,不得善死!”

        叩头拜了三拜后,岷山吾泪颜起身,拔刀舔血落誓。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3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