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逆血西汉——魔武凌驾 1

第一百四十七章 逆血西汉——魔武凌驾 1

        美妖传,第一百四十七章  逆血西汉——魔武凌驾  1

        早已微醒的孟赢溪将岷山吾前前后后的哭诉听了个大概,因此也悲哀地知道自己活不长了。舒悫鹉琻

        当岷山吾拭血对天地立誓,竟要娶自己为亡妻的时候,她挣扎欲起身阻止但却有心无力,就就连开口也不能。在又急慌又深情感动的交织下,体血少至呕吐不出来的她再行严重的情伤又陷入半昏迷。

        岷山吾一厢情愿,单方面地与孟赢溪成婚后,立刻从马车上取出酒坛就泪狂饮。一坛饮尽又取一坛,可是他以往最嗜好的美酒在此刻却是苦涩无比,入口难咽,连酒也伤心。

        他再次扑到濒死的良人身边,蒙头大哭,酒坛歪斜倾侧,沥沥的酒水洒湿了皇家锦被他都浑然不知。待他发现时一阵慌乱,匆忙揭湿被时更是碰翻了酒坛,酒水浸泡了个良人浑身满体。

        岷山吾号啕道:“啊……岷山吾罪该万死!恁”

        附近的密林中传出一个浑厚的声音接话道:“不错,阁下确实罪该万死!”

        树林中腾地跃出一个人来,接着是更多的人窜了出来。转眼间,竟有数百之众围住了这马车内外的四人它乡之客。

        三把羌刀迅速扬势,呈三角状护着车内之人呆。

        对方大笑:“岷山吾将军,尔等毋须做困兽之斗。”

        岷山吾大为疑惑,他怎么知道我是谁?于是凛话问:“阁下何人?因何知晓本将军?”

        那人再次大笑:“吾乃九真派掌门窦云深,阁下可曾听得?”

        岷山吾不屑道:“赎在下孤陋寡闻,不知阁下威名。”

        生受丧子之痛的窦云深恢复阴脸道:“哼!车内之人一杀吾师叔窦铁峰,二杀吾儿窦珈,将军阁下竟口口声声言语不知,撇了个干净,好一个厚颜无耻之徒。”

        岷山吾终于明白了对手的身份,他长年身处信息闭塞的冉駹国,虽然不知道九真派的掌门人窦云深是何方神圣,但却因此而推断知道害惨良人的凶手就是这个眼前之人的儿子窦珈,也就是那个假冒羌人,临死前还使刀自毁容貌的刺客。而那位被良人先前教训过一次,后来又使暗器偷袭而被打死的老者就是此人的师叔窦铁峰

        窦云深此行所招集来的数百之众不仅仅是他自己的九真派弟子,这其中更有以前遭受过妖魔之女赢溪恶欺过的各大门派高手或掌门。

        陈皇后再不济,好歹在宫中还余有些财物能驱使的亲信和人脉,这些人虽不足以成大事却可以通风报信。

        岷山吾入宫时携带的良人实际是妖女赢溪所假扮,关于这一点,九真派掌门窦云深早已通过跟踪的弟子处获知。

        师叔窦铁峰被杀,以及陈皇后复位计划被耽搁,两事合为一仇,窦云深亲书密信派出大量弟子走访地缘不远的各大门派,邀请各方齐聚京畿,于长安城内隶属九真派门下的祥云庄议事,希望大家能联合起来剿灭作恶多端的女妖精。

        收到邀请的各门派因为种种考虑虽未全部响应,但前来应事者也不少,他们都是与女妖精赢溪有着深仇大恨之人。

        这些啸聚山林,敢于公开与朝廷进行对抗的来者中不乏名震长安的人物,其中就有儿子当街被杀的南海拳门的阳陵庄主,人称阳陵大侠的朱安世;众弟子被致残的郁林大刀派掌门霍鸿;掌门被废失的苍梧剑派众弟子;曾向妖女跪地求饶从而保全性命的平陵庄主朱云、新丰庄主杜建;就连时下名声鹊起的独行刀客,人称槐里大侠的赵朋也来了,他与妖女的恩怨在于兄长的死。

        西汉期间所谓的江湖豪侠,其中以赈穷周急,仗义行侠为准则的毕竟是极少数,他们大都是任侠江湖,武断乡曲,以睚眦小过,妄杀无辜,动辄即开杀戒的暴戾之徒。所以豪侠的主流就是一些不怕死的主,其人生信条是:只要死得其所,死得轰烈,便不枉此生。

        鉴于此帮侠客行走江湖时鸡鸣狗盗,寻衅滋事,强霸民女的恶迹,大汉皇帝刘彻渐渐不满。

        在发生了备选入宫的十数美貌民女集体被强掳奸淫的事件后,大汉皇帝刘彻终于勃然大怒,下令逮住了天下第一大侠郭解,杀一儆百。朝廷不再象过去那样为游侠立传,与此相反,朝廷方面已经明确地将江湖对立起来,严加管制。

        自此,江湖豪侠们从过去的自由潇洒之路转眼间就踏上了坎坷凶险的漫漫途程。

        可是,官府可恶也就罢了,屋漏逢雨,江湖中偏偏又冒出了个比官府还可怕的妖女,这个人老貌不老的女妖精赢溪凭借骇人的妖魔武功随随便便就打残了半个江湖。

        在数十年的时间里,女妖精赢溪横扫江湖,她杀完前辈杀后辈,杀完后辈杀晚辈,她现在都已经百岁高龄了,还在杀!晚辈杀完开始杀孙辈,正可谓是江湖人士老老少少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敌。

        当陈皇后的人得知女妖精赢溪重伤将死的消息后,饱受丧子之痛的九真派掌门窦云深稍有心慰,还道是自己大儿子窦珈用九真鬼爪神功拼死搏下的功劳。

        在窦云深将此事告之其它登门聚议的众门派后,大家更是欢呼雀跃,等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了寻仇的机会。为了不惊动朝廷,侠客们先行一步,在远离长安和兵营的南阳村附近设伏。

        埋伏者中有些人更是暗下高兴,他们想到的不仅仅是复仇,而是终于有机会拿下她,然后轮流享受此妙不可言的人间***,这才是心里埋藏着的最大正事。

        赢溪集仙魔于一身,她狐狸精般的容貌和无形的体香诱惑叫人垂涎欲滴,但她那恶煞般的诡异武功又叫人心生胆寒,整个是叫人又爱又恨,既无法舍弃,无法拥有,又无法除之。

        其实,女妖精赢溪的传闻由来已久,大汉朝廷自汉高祖刘邦开国以来对其就一直有所耳闻。虽然她行事端正,足可称道立颂。但此人实在诡异之极,武功妖魔也就罢了,还连相貌也忽少忽老,忽美忽丑,根本没有个定数,或许她真的并非凡人。为了不树碑鬼怪邪物,也为了朝廷的文化根基,赢溪始终被归为妖孽之物而不得入史书记载,只流传于民间的妖魔外传和野史之中。

        阳陵庄主朱安世踏前一步,剑指道:“大胆羌人,速速交出妖女赢溪,吾等保若不死,且可拭血为友!”

        一人起话众人响应:“交出狐狸精!”

        岷山吾愤怒不已,振声回道:“赢溪乃岷山吾良人,尔等不得再出言侮辱,否则岷山吾决不姑息轻饶!”

        他这么一说,众人全都耻意大笑。

        郁林大刀派掌门霍鸿划刀虐言道:“果然是妖女作风,且都百岁了,竟不知羞耻配婚而立之郎。岷山吾大将军,此祖母般的良人消受起来可尚有仙乡春水?”

        “大胆狂徒!”

        岷山吾忍无可忍,运劲提刀,连招呼都没工夫打,使出亮刀带马的招式就扑向此人。

        “当当当……”

        两刀硬碰,刃抵起拼。其他人呼地微闪一旁,腾出地方来让他们二人尽情打斗,自己则乐眼闲看笑。暂为侠客首领的九真派掌门窦云深虽不想这样,但事以至此,只好顺其自然先观看观看再说。

        霍鸿手中的郁林大刀重中有巧,只见他使出金龙出洞,上步就撩刺。

        岷山吾侧身一躲,架出翻云覆雨,反手掌冚刀,献樽送去。

        别看羌刀在外相上不及宽大厚重的郁林大刀,由于岷山吾的内力甚强,“当”地一下,霍鸿的郁林大刀差点震飞。

        霍鸿大惊失色,不敢再炫耀使巧,怒出霸王举旗,硬力独立反劈过去,他这刀法虽猛,但在行家眼里破绽也大。

        岷山吾暗喜,疾步使出运转乾坤,跳步转身便挑撩对方的腰腹。

        “啊……!”

        霍鸿弃刀摔倒,鲜血淋漓。岷山吾冷眼看了看他,并未趁机取命。

        短短几招便将人砍伤,岷山吾凛冽的冉駹刀法震慑了这群自以为是的大汉侠客。

        “容赵朋来会会阁下的刀法!”

        同样使刀的槐里大侠赵朋拧脸跳进圈子。

        “呼”

        一阵刀风随声而起。

        赵朋的虎身断门刀绞风杀雨,连起空穴来风和乘风破浪两势浑力双招,其状另类的断门刀亮闪地迅猛砍来,眼见岷山吾被扑洒的刀芒逼得连连倒退几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3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