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逆血三国——甄宓 1

第一百六十五章 逆血三国——甄宓 1

        美妖传,第一百六十五章  逆血三国——甄宓  1

        比丘尼们见又来了香客,有一个年长的薰女专程迎了上来。舒悫鹉琻

        她作僧礼道:“二位施主,且随老身到里面避雨。”

        “谢薰女!”

        貂禅施了礼,孟赢溪学着她也施了礼,然后跟着人进去。

        行走间,只见那泪流满面,梳着灵蛇髻的美貌女香客取下自己脖子上的一块玉佩,动情地戴到那个看似年纪比她小,相貌颇佳,神清骨秀的男香客项上,然后跟着他冒雨踏出了悦岭奄龛。

        这一场景触动了貂禅,等来到房檐下,她问比丘尼道:“薰女仙临,先前那花般女子是否意欲出家,而其郎君前来规劝?”

        老薰女答道:“正是,那甄宓姑娘凡缘未了,悦岭奄无法收纳,只得劝其离去。”

        “甄宓!轻”

        两位香客同时惊出了声,貂禅是因为那些士兵要找的人就是这个甄宓,而孟赢溪是因为这个极美的女子就是乱世桃花逐水流,冤死后被追称为洛神的美女甄宓,这么一来,她身边的那个男子必定是曹植。

        门外的两匹马冒雨而去,一会儿的工夫就听不到了马蹄声。

        貂禅情急道:“祖母尊上,大事不好,士兵欲捉之人便是这甄宓,其此行必生风险。孙女被擒乃是被误作此人,祖母速去警示,施以搭救。”

        孟赢溪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因为在历史上甄宓好象就是因曹丕怀疑其不忠而被毒死的,她死以后,尸身还遭到长发披面,以糠塞口的侮辱。事实如此,孟赢溪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改变这段历史?况且她怀疑真的改变得了吗?

        貂禅看到似乎变年轻些了的老祖母在那杵着走神,她着急地叫唤:“祖母……祖母尊上……”

        孟赢溪禁不住请求,叹了一声,“好,那祖母姑且去试试。”

        祖母去了,动作并不是很快,因为她的内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关于这一点,貂禅并不知道,她认为有着神奇武功的祖母应该能够轻易地做到。

        貂禅舒出一口气,折身对满脸不解的老薰女解释道:“此事当由老祖母出手,祖母尊上有过人之神奇武功,晚辈弱不可及百一。”

        “哦……”

        老薰女应了应,她终于明白了这个小辈为什么要尊卑不分地驱使长辈去救人的原因。

        为了貂禅,孟赢溪的功力用得仅剩一层都不到,她没法施展[逆血悬],只能快跑去撵人,但这速度与马匹差不多,费劲了。

        雨越来越大,成了暴雨,赖以追寻的马匹足迹被冲刷得无影无踪,孟赢溪赶到岔路口时迷失了方向,只好凭猜测向着左走。

        她心下忐忑,希望没错。

        河北有甄宓,江南有二乔。可见甄宓与大、小乔在当时并列为倾城美女。

        甄宓原是袁绍的儿媳妇,官渡之战后,曹操早就听闻甄宓的美丽,并在战后派重兵包围了袁绍府邸。但曹丕却喝退士兵,进入袁府带走了艳丽绝伦的甄宓,并护其安全。

        此后,曹操与曹丕为消灭群雄而奔忙,只有曹植因为年龄小而有余闲。曹植天赋异禀,博闻强记,十岁能撰写诗赋,他陪着这位多情而又美艳的少妇,消磨了许多风晨雨夕与花前月下的辰光;耳鬓厮磨,了无嫌猜。

        曹植与甄宓的浓情蜜意,已经快速升到难舍难分的地步。当年龄比她小的曹植表现出天真无邪的情意时,不知不觉中使甄妃陶醉在虚无飘渺的快意之中,于是毫无顾忌地施展出母性的光辉与姐姐般的爱意。渐渐地甄宓沉醉于曹植的才华之中,而曹植也予了她无限的柔情蜜意。

        可是好境不长,战后,曹丕立刻向父亲曹操请求迎娶甄宓,曹操不好与其子争妻,便顺水推舟送给曹丕。

        甄宓深爱着曹植,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于是她私自出逃,想以削发为尼来了却苦涩的恋情。

        曹植发觉后,快马追到悦岭奄,劝她说:他哥哥曹丕不但是位英雄,还是其父事业的接-班人,值得相许。他们以后虽然做不成夫妻,但却可以做人生知己。

        甄宓思量再三,终于同意了,于是将贴身玉佩赠予曹植。她这么做既是代表着爱意,也代表着感情的了结。算是给对方留个纪念之物。

        [泥泞的山路……]

        孟赢溪一直没有追上人,她心慌不已,脑子里更是浮现出曹植借洛河中的水神宓妃作为甄宓的化身,抒发蕴积已久爱慕的《感甄赋》。

        《感甄赋》节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容耀秋菊,华茂春松,若轻云之蔽月,似流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望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面辅承权,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注释:甄妃之子曹叡得到曹植遗著颇丰,其中就有这篇《感甄赋》,因牵涉到曹植与母亲之间的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行迹太过明显,所以他就将它改名为《洛神赋》。)

        暴雨过后,天突然放晴。细微的兵器交接声传入了孟赢溪的耳朵,她竭尽全力赶了去。

        孟赢溪落心自语:“还好,我乱挑了一个路口没有走错道,一定是他们两边发生遭遇,打起来了!”

        她人靠近后一看,果然是曹植在和“虎豹骑”的士兵在打,对方虽然有十几个人,但士兵们谁也不敢胡来,只是在招架。因为曹植毕竟身份特殊,他们的目的只是要将甄宓带回去。

        孟赢溪正琢磨着该怎么办,她忽然觉得身体异常,浑身痉-挛麻痒,结果一看自己的手,变年轻了!逆血功力已经弱到无法支撑[逆血易]的地步。

        “麻烦大了,我现在的情况不知道还能不能对抗这些士兵?眼下的要想帮甄宓,唯一的办法就是杀光亲眼看到她和曹植在一起的这些士兵,否则曹丕绝不会放过有着偷情嫌疑的两人。这么做是有些残忍,但历史本身就是用鲜血祭出来的,管它了,杀!”

        已然恢复原貌的孟赢溪折了一段树枝作武器,然后从路旁边的树林绕过去。

        “呀……”

        美女飞跳出来,她用在山洞中学到的剑法,将这根弯曲带岔的树枝迎面戳向一名准备擒走甄宓的骑兵。

        林中突然冒出个人来,还是个姿色非凡的美女,这叫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那名骑兵慌忙挥刀来挡。

        赢溪留下来的剑法招式非常简单,主要是依靠霸道无敌的内力来驱使无形的变化,而孟赢溪此刻最缺的就是内力,她这一戳只能是个样子货,况且武器还是根只能用做柴火的破枝烂条。

        “喀嚓!”

        树枝断了,长刀跟着削面而来。

        好歹还剩些功力,孟赢溪一个蛇扭躲过了这一刀,她就着惯性卷起身子浮步从马肚下穿过去,然后双手柔展而出,一手抓人脚,一手拿马脚,同时凝聚仅存的所有功力劲试使[逆血吸]。

        “扑通……嘭!”

        人马二者皆哑,一起闷声倒下。

        孟赢溪顿时内力盈起近一层,她暗惊:“我的天,怎么回事?早没发现畜生竟也能帮助我恢复功力,这真是奇妙之极!”

        曹植、甄宓,以及“虎豹骑”的士兵都被这突然出现,而又不可思议的场景震慑住了,这些士兵放弃了对曹植的纠缠,转而扭转马头来围攻这个貌美如花的女杀手。

        尝到了甜头的孟赢溪飞身下探,贴地辗转于十几匹马之间。她这么做既可以避开十数把长刀的锋芒,更能够掠取马脚,从马匹的身上去吸取自己所急需的功力。

        “啊……何方妖法?”

        “扑通!嘭……”

        马匹混乱着挨个倒地,众骑兵们在一片恐慌声中赶紧跳下坐骑。

        “杀啊……杀了此妖女……!”

        士兵们落地后聚众举刀,震喊着砍向这个能叫马匹栽地的妖怪美女。

        众多马匹的生物能量使得孟赢溪拥有了六层逆血内力,她美美地笑望气势汹涌的来者。

        为了避免血腥的场面吓到曹植和甄宓,妖女一个急飘飞天,向下狂使巨大的[逆血挂]。

        “喀喀……啊……”

        她先将所有士兵收拢于掌控,然后将[逆血挂]突然运转为[逆血吸]。

        “噗、噗、噗……”

        十几人尽数闷声倒地,一切喧闹都归于了安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