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逆血西燕——凤皇 2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逆血西燕——凤皇 2

        美妖传,第一百八十六章  逆血西燕——凤皇  2

        以前的虚心求教没有浪费,孟赢溪用苏若兰所传授的方法,一口气为他解读出了上百首感人肺腑的情诗。舒悫鹉琻

        慕容冲满腹酸涩地仰天叹道:“还真是妻子为丈夫所作的诗,情真意切呀!”

        她故意点透道:“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凤皇公子实际上是失望了吧?”

        见被识破,慕容冲也就无心再去遮遮掩掩,“凤皇的心事的确瞒不过玲珑的凤凰,我错了,一开始真以为是什么藏宝图。”

        “妖精”坏坏地一笑:“我就知道你把它当成了藏宝图,所以才会不辞辛劳讲解给你听。瞑”

        “谢谢妖精姑娘的善意点拨,否则凤皇要被此图折磨惨,呵呵……可笑,为了这幅图,代价还不小。不过听你一讲解,我觉得这代价还是花得值,旷世奇作呀!你刚才说,这区区841个字中竟暗藏了7997首诗,真是叫人叹为观止,简直是天诗!”

        风静了,人很近。

        体香的诱惑显露出来,孟赢溪察觉到旁人的身体变化,慌忙起身珥。

        她道:“凤皇公子,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什么风景如画的山庄吗?我现在有些饥渴了,咱们此刻就过去吧。”

        心撩痒、***起,慕容冲小拭微汗道:“好!我也有同感。”

        他站而转身,命侍卫,“牵马过来!”

        [皇家别苑……]

        众多的侍女卑身列在门口,“恭迎慕容公子……”

        地方到了,一踏门入庄,孟赢溪便被眼前的景物所震撼,这是山庄么?

        宫殿般的建筑围绕着平如明镜的湖面,亭台倒影,巨树成荫,垂柳拂岸,美女如云,好一个依山伴水极度奢华的休闲场所。

        这一刻,孟赢溪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绿珠和石崇,她小有伤感地凭自推断:过着仙般奢华生活的人,注定要以悲剧而终。

        穿过九曲回廊,又过九龙桥,慕容冲将凤凰姑娘带到了风景最美的凤凰亭,如血的夕阳小压山岭,令人红面。在美酒佳肴上来之前,他们先食着时令鲜果。

        “凤凰姑娘,这座亭子甚是荣幸,它竟巧与你同名,也呼凤凰。怎么样,喜欢这里吗?”

        她强笑道:“这地方正如凤皇公子所说,景色十分优美。只是……”

        “什么?”

        孟赢溪下意识地摇摇头,“这山庄的主人太过于奢侈,如此地耗费银两来打造一个休闲之地,还不如精思简造,省下钱财来多多行善,施福于他人。咱们到这里来,也必定要花去不少银子吧。”

        慕容冲不以为然,“钱财乃身外物,只要来路正当,计较用途作何?诶……奇怪!你这个妖精怎地会在意这些凡物俗事?不食人间烟火的千年狐狸精当是洒脱才对呀!”

        说到这里,他不等回音就假词行方便离开了。

        慕容冲能当上西燕君主并非来自舒适无忧的父传子承,除开容貌的优势外,他自有不俗的精明之处。

        统领西燕天下的慕容君主亲自下令,命侍卫们暗中布防,然后叫人在酒中投以雄黄末和屑蒲根,他自己也在身上擦了不少的雄黄粉末,如果她真是妖,饮下此酒必然现出原形,届时便要群起而攻之。

        这个美艳的赢溪姑娘她到底是人还是妖,必须有个查验和相应的决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风流倜傥的凤皇公子带笑而回。

        两人不过才说了几句话,正式吃的东西即刻就端来了,侍女们很快将石桌摆了个满满当当,然后懦懦地站立两旁,等待着可能的差遣。

        一个老貌的女管事卑身主话:“慕容公子,菜品和酒水按照吩咐均已上齐,二位尊客请品赏慢用。”

        善于察言观色的慕容冲发现凤凰姑娘不悦这么多人在身边伺候着,他温声道:“嗯……你们全都退下吧。”

        “是”

        侍女们离开凤凰亭,到数丈外站立候着,慕容冲斟了双份的酒,然后邀人举杯。

        “不知赢溪姑娘的酒量几何?是否愿意一醉方休?”

        孟赢溪是谁?她的听觉无人可望其项背,酒被动了手脚她确实不知道,但周围的异常却是能感知的,光凭这一点,她就断定凤皇公子肯定动了邪念,这还不算上静雅面容之下的呼吸紊乱和心跳无序。

        友情中无猜的平静一旦被打破,无风也起浪。孟赢溪顿时兴致全无,她对此人的好感也成为了追忆。

        既然连布防都在暗下进行,那么这酒也就不可不防了。

        凤凰的声音有点冷,“慕容公子,我说过的话你可还记得?”

        他茫然,“什么话?”

        凤凰的声音不但有点冷,似乎还结了冰,“结交时说的话!”

        他不解,“记得,当然记得,怎么了?”

        孟赢溪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咄咄逼人的寒光登时四射,“你失约了!”

        毕竟做贼心虚,慕容冲被对方的严容所震慑,他的话语开始变得断续,“赢溪姑娘,你,你这是……你这话从何说起?”

        美人的话语如冰山崩塌,将人埋葬,“我说过:你千万可别仗着自己是富家子弟人多势众欺负我,到时候可别怪本姑娘不客气,变身妖精来收拾你。”

        西燕君主的美貌失去了华丽的光泽,自己所做的一切显然都已经被她掌控,这是为什么?答案只有一个,毋庸置疑——赢溪真是妖精!

        孟赢溪准备走了,她随口问了句有没有回答都无所谓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慕容冲忽然间深深地后悔自己的举动,因为就算她真的是妖,想要伤害自己早就在相遇时做了,何必等到现在和以后。

        他不假思索地欠身坦白:“赢溪姑娘请息怒,凤皇知错,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怀疑你是真的妖精!所以就在酒里下了雄黄和屑蒲根,另外还布置了人手以防不测。”

        刚提运起逆血功力即将飞去的人听到这番话后颇为触动,她以为听到的顶多是些狡辩的鬼话,没想到对方会主动示弱,自揭隐秘,于是反而原谅了他。

        “算你凤皇公子够实诚,不枉为谦谦君子。那赢溪我就多逗留一阵,尽量圆满我俩知己之名。”

        一脸惭愧的西燕君主用行动来表示道歉,他转过身子,朗声命道:“众卫士,戒备解除……庄家,换酒!”

        酒和新酒器来了,因为天色渐暗,侍女还顺便掌了灯。

        孟赢溪端起镶金错银,嵌有人绿松石极尽奢华的青铜酒器,主动斟满两个新杯。

        她道:“凤皇公子先前问我酒量几何?是否愿意一醉方休……饮酒之事于妖精来说非常奇特,这么说吧,我可以数杯就醉,也可以喝光整个山庄的酒而不醉。呵呵……公子希望我用哪一种喝法?”

        慕容冲听罢愣了愣,酒量可深可浅,这是什么意思?他实在寻思不出话中话的深度含义,数杯就醉肯定说不过去,还有浅薄的味道,所以只好选择了传统的结友托词。

        “谢赢溪姑娘饶恕了凤皇狭隘之过,我选择与凤凰千杯不醉!”

        “那好,凤凰敬凤皇,我先敬饮九杯!公子请随意。”

        孟赢溪掩面尽酒,接着又满上,又饮,再满上,再饮……顷刻间就接连喝下了九杯。

        自命酒量非凡的西燕君主慕容冲异常感动,他不甘落后地笑道:“凤凰姑娘好爽快!我也回敬九杯!”

        “且慢!”

        孟赢溪伸手过去小压在唯美的酒器上,“你我酒量有天壤之别,逞强只会出丑,凤皇公子随意便好。”

        慕容冲轻轻移开柔软的玉手,“凤凰姑娘的情谊凤皇领受了,我会酌情把握,不过这九杯是要必饮的,只要在百杯之内,凤皇还不至于失态。”

        孟赢溪收回了手,“哦……既是如此,那好吧。”

        她对一旁道:“庄家,上大坛的酒来,酒器太小不尽兴。”

        慕容冲暗下一惊,是不是妖精喝酒都这么海量吗?眼前器中之酒已是足够多了,她还嫌少!

        他转念再一想:“倘若我娶了此妖会如何?其结局是丧失江山,还是拓展江山?但见她身具无所不知之能,又无***之作,与古史里商纣王身边的九尾狐苏妲己决然不同,理应是令我西燕国更为强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4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