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逆血北齐——玉-体横陈 1

第一百九十二章 逆血北齐——玉-体横陈 1

        美妖传,第一百九十二章  逆血北齐——玉-体横陈  1

        [时间:北齐;地点:邺城皇宫……]

        孟赢溪告别萧衍后不久,便运出[逆血易]改换了容貌,这位老妇人骑着骏马,一度很安然地云游四方,直到月下来临,才被迫逾越了时间和地点。舒悫鹉琻

        当她从混沌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古色暗香的房阁内,眼及之处尽都非常奢华。

        “咯吱”

        房门动响,一个姿色美艳的女子进屋来畛。

        孟赢溪半想躲避半犹豫,因为她看了看四周,实在不容易完全隐藏,这万一要是被发现了,那才真正是吓死人,还不如就这样大大方方地让人家撞见还好些。

        那女子余光扫见人影,迅速定睛瞪辩,当即不由得掩嘴尖呼:“啊……你是谁?”

        孟赢溪实在难以作答,便囫囵顺嘴道:“姑娘,我……这个问题其实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钤”

        这女子非常不悦,但没发怒,只暗下当老妇人是宫内到此处盗窃东西的杂役下人。由于她深知下人的苦处,所以也就不愿多加追责,于是便道:“既然不愿说就算了,你走吧。”

        老妇人暗中慨叹这姑娘的善良,她在道谢对方不责之恩后云步行离。

        “等一下!”

        孟赢溪听声顿住了脚步,转回身来,以为对方后悔了,要施补发难。

        只见那女子将手上的玉镯取下递来,“你找到东西没有?若是没找到,便把这镯子拿去,以后可别再做这种傻事了,落在其他人手里是会掉脑袋的。”

        对方虽然是好心,但终究还是将自己当作了窃贼。冤屈之下,孟赢溪闷闷不乐地道:“哎哟姑娘,你真是个大善人!不过,我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只是老糊涂了才误走误撞闯进你屋里的,老身这里再次向你赔个不是。”

        美艳女子面带谴责地嗔道:“老人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本宫都没有责怪你什么,不但放你走,还好心好意地施舍一些财物给你,结果你非但不领情,还矢口否认,如此诡辩有必要吗?”

        老妇人听她自称本宫,心知自己来到了讨厌来讨厌去的皇宫,竟一时无语,只是微叹了一声。

        “你也别叹气,难道本宫说错了吗?今日的大门一直都紧闭着,何来的误走误撞?除非你是天空中的鸟,是不小心飞落进来的。”

        孟赢溪为了正身,硬接了话:“正是如此!”

        “哈哈哈哈……那你飞一个叫本宫看看,真是如此的话,本宫就认你做干娘!”

        “妃嫔娘娘,做干娘就言笑了。不过,老身这里确实可以飞给你看。”

        老妇人心想,吓人是肯定的,但她这么年轻,承受力应该不弱,未必会吓死人。于是她说着便真的飞身而起,直探房顶。

        “啊……!”

        那女子刹时面无血色,并失声跌地,随后舌头打上结地问:“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老妇人悠然落地,安慰道:“妃嫔娘娘莫怕,老身乃江湖游侠,刚才所为仅是使了武功中的上乘轻功而已。”

        玉容女子憔悴无力地“啪啪”拍打着胸口,小声喃喃自语:“哦……原来是武功,吓死本宫了!”

        “妃嫔娘娘,适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不不不,是本宫错怪了女侠,咱们互有所失,算是扯了个平手,呵呵……”

        见对方笑了,孟赢溪宽了心,她作礼道:“这便好,这便好。那老身就不多作打扰,告辞了。”

        老妇人才转身,那边又急叫,还当即改了称呼,“诶,干娘请留步。”

        孟赢溪心下起愣,哎哟!我的实际岁数与她相仿,怎地就当上干娘了?罪过呀!

        玉容女子碎步过来,欢颜拉着老妇人就座,她道:“干娘请坐,我冯小怜自从入了淑妃,生活倒不比从前侍奉穆邪利皇后时有趣,尊上且陪干女儿聊聊。哦……对了,女儿还不知如何称呼干娘,还望尊上实言告之。”

        老妇人略有尴尬,“淑妃叫老身赢溪前辈便好,唤作干娘,呵呵……老身听着实在是别扭。”

        冯小怜宛然浅笑,“叫干娘不挺好吗?唤作赢溪前辈才是既生分又客套,不改了,尊上就是淑妃的干娘。”

        孟赢溪心中猫抓几下,又不自在地搓了搓脚,然后笑回:“那好那好,赢溪做小怜的干娘便是,哎呀……第一次被人唤作干娘,好生怪异!可是干娘连见面礼都没有备下,不免有些过意不去。”

        冯小怜扑哧一笑,“干娘这就见外了不是!好了,咱们不提这些。您暂且歇着,小怜给您沏杯香茶去。”

        孟赢溪奇怪了,“诶,小怜,你不是淑妃嘛,怎地连个下人也没有?”

        冯小怜边忙边道:“不是,原来有两个的,一个因为她爹病重,我就让她回去照顾,等过些时日才会回来。另一个因为到了出宫的年纪,回老家嫁人去了,新的暂时还没补来,所以就只剩下小怜一人。其实这也没什么,因为我本来就是侍女出身,不做事情反倒不习惯,闲得慌。”

        “哦,皇妃才配两个下人么?这么寒酸!”

        “说是皇妃,名声好听,可我入妃两月有余了,仍是处子之身,连皇帝的影子都没见着。”

        “啊……为什么?”

        “唉……干娘有所不知,宫中有数百个妃嫔,皇帝身边那屈指可数的几个公公早被其他妃嫔娘娘重金收买了,这些公公服侍皇帝就寝时根本不摆出我的牌子,所以高纬皇帝或许就压根不知道他还有淑妃我这个人。”

        孟赢溪颇为眼前这个肌肤吹弹可破,身材凹凸有致,长得漂亮至极的干女儿深感惋惜,她道:“小怜也可如此效仿啊,就这么干巴巴地熬时间耗着可不是长久之计。照你这么说,有可能老了都得不到宠爱。”

        “不说伤心事了,干娘请用茶。”

        侍女出身的冯小怜,很熟练地将清香扑鼻的热花茶敬到人前。

        孟赢溪接过茶,疑虑地问道:“为何不说了?”

        冯小怜楚楚地垂下美目,“我,我早就试过了,但因为根基已古朽,银子又少,以至一直杳无音讯。”

        老妇人喝着润人心肺的好茶悠然出神,她因不记得高纬皇帝与淑妃冯小怜而暗暗自责了一番,尔后才若有所思地缓声道:“哦……没想到皇宫内的斗争是这般复杂,做一个皇帝身边的女人,真难!还不如做个普通人家的贫妇愉快些。”

        冯小怜叹了一声,“嗯……就是。”

        因为对人不了解,孟赢溪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就默默地转扭脖子来酝酿新的话语。

        “干娘脖子不舒服么?由小怜来伺候您。”

        “无碍无碍,我只是随便动动,疏通下筋骨而已。”

        冯小怜起身过来接了茶杯放下,然后拖上孟赢溪就去床榻。

        孟赢溪猜出她是要给自己揉揉,于是婉言谢绝道:“小怜你这是要做什么?干娘真的无事!不必周折了。”

        “呵呵……干娘有所不知,小怜除了善弹琵琶,精于歌舞外,最拿手的就数按硗案杌了,女儿的手法非同一般,叫身子极其娇贵的穆皇后都倚壁欠伸馀,绝口称赞。”

        孟赢溪有些意外,笑应:“哦,如你这么说,干娘不好生享受一下还真是可惜了。”

        “呵呵……您爬下,一会儿就能知道。”

        冯小怜一边上手按摩着一边道:“这按硗案杌的手法是小怜为先前的主子穆邪利皇后所创的,她经常腰酸背疼,太医是男子,不可近身,于是我便从太医处寻来医书学习。”

        孟赢溪在阵阵的酥麻下赞道:“呵……当真好舒服!”

        冯小怜接着道:“要想消除身体的疲惫,必须精通人体的构造及脉络穴位。我先是找姐妹们试手,其中还闹出不少笑话,有个姐妹在我的错误折腾之下,竟有两日下不得床,还好主子没责罚我俩。”

        “哈哈哈哈……”两人一同惬意地笑了许久。

        冯小怜再道:“其实只要有心,万事皆不难,久而久之我便无师自通地练就出这独特的槌、擂、扳、担四种按硗案杌方法。此法可通郁闭之气,撤其壅聚,并散瘀结之肿。”

        她手法不断变换,干娘忍不住畅哼,“嘶……哦……真心舒服!”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4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