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逆血北齐——玉-体横陈 3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逆血北齐——玉-体横陈 3

        美妖传,第一百九十四章  逆血北齐——玉-体横陈  3

        [次日……]

        过了第一关之后,接下来要进行的就是滑含南蕉的练习。舒悫鹉琻

        妖精师父剥开了一个南蕉过去,讲道:“在口中进进出出地滑含半个南蕉,重点是千万不得留有齿印。自己琢磨着练习,因为干娘不是富有经验的鸨母,所以没法做示范。”

        南蕉换了一根又一根,淑妃本己伶俐,算是学会了滑含半个南蕉不留齿印的要领。

        眼见成果渐渐显现,冯小怜的神色愉悦起来,孟赢溪自己也很高兴畛。

        妖精师父兼干娘浮笑夸了夸她,然后道:“现在进行第二步,这一步很关键,成败全在于此。你必须克制住呕吐的感觉,将整个南蕉没根入喉滑含,要求与滑含半个南蕉时一样,不得留有齿印。此技甚难,貂禅也是费了很多工夫,动了不少脑筋才学会。”

        “一整根?!”

        冯小怜咂了砸舌,但她很快又稳住情绪,并信誓旦旦地道:“干娘,我会努力的,就象貂禅一样。钤”

        “呃……”

        剧烈的呕吐之感顿时将冯小怜弄得鼻涕眼泪一大把,幸亏提前空了腹,否则很难堪。

        歇了有一阵子,她才又重新尝试,结果又是一番干呕吐,但她的意志力与忍耐力很强,不服输地试了一次又一次,同时也干呕了一次又一次。

        孟赢溪在一旁坐卧难安,她从看得辛苦逐渐演变为看不下去,于是跟着练习之人暗暗叫苦。

        干娘同情地忿忿不平道:“难为小怜了,男人真是荒唐……非得喜欢如此变态的合欢花样。”

        冯小怜虽然一直失败,但她还是咬牙尽力去完成这次的练习任务。

        孟赢溪着急地去追寻记忆,她终于记起貂禅提到过的要领,于是赶紧叫停眼下完全无用的尝试。

        “小怜,别遭罪了,你休息一下。哎呀!此事都怪干娘既糊涂又猪脑,此刻才想起貂禅说过的一个诀窍。我要是早些记起,你也就不用受这么多的冤枉罪了。”

        已是自感山穷水尽的冯小怜并未有任何的抱怨,还以捕捉到希望的心态大喜道:“干娘千万毋自责,此事皆因小怜自己太笨拙,没有寻到方法。现在有诀窍可就太好了!赶快讲讲。”

        孟赢溪道:“貂禅当时也是受阻于此,她在多次尝试无果后,察觉到了最大的困难在于喉咙深处有弯曲,这是一个关卡,于是她想方设法调整头部使嘴与喉处于一条直线上,然后再放松喉咙,结果才得以顺利通达。小怜你也如此照做,兴许就此而成。

        冯小怜经过短暂思量后,她当即就试……果然成了!

        一整根又粗又长的南蕉都塞进了她的嘴里,并直插喉咙的深处。尽管呕感不能完全消除,但明显弱去大半,她开始大幅度地进行滑含。

        开始的几根南蕉因为生疏而留痕或折断废去,后来完全顺畅了,进进出出来去自如。

        两人都喜出望外,自然而然地相拥庆祝。

        这一日因为先前的多次失败太折磨人,导致冯小怜身体不适,此后便只是含鸟蛋、把玩仿真玉阳、以及偶尔深含南蕉。

        [第三日……]

        一开始是继续重复昨日的内容,含鸟蛋半柱香时间,深度滑含粗长的南蕉。

        通过半日的反复练习,冯小怜此刻已经完全不厌恶生鸟蛋的腥气与味道,滑含粗长的南蕉进入喉部时也几乎没有了呕感,仿真玉阳更是做到了玩弄自如,熟视无睹,早无臊意的地步。

        午膳过后,冯小怜等了半天也不见干娘出言指教,她道:“干娘,小怜此刻要练习什么?”

        干娘犹豫着道:“哦……看你的情形,可以练习七仙女驭龙七式了。”

        “太好了!”冯小怜雀跃,“那咱们开始吧!”

        “嗯,好吧。干娘用手指示例,小怜你用那玉阳来跟着做。”

        实在敷衍不过去,同为处子之身的孟赢溪半推半就地应下,然后面带难堪地逐式讲解。在此刻,她小有惊慌之下,大有后悔的意味,仿佛自己也一同沉沦为勾栏般的角色了。

        “第一式:红衣仙女擒龙。左手下握龙尾,右手抚龙根,唇含龙头缓旋……”

        “第二式:青衣仙女戏龙。龙身半入口,滑含允吸……”

        “第三式:蓝衣仙女耍龙。含龙头摇转,舔食龙头……”

        “第四式:黄衣仙女震龙。唇口与舌尖蝶振半条龙身……”

        “第五式:绿衣仙女扰龙。由下至上舌添,舌绕龙颈……左手上下柔和搓动龙尾……”

        “第六式:橙衣仙女吞龙。吞龙没尾,深滑含,偶做咽食……”

        “第七式:紫衣仙女伏龙。张口吸气上行至龙头,呼气下行套尽龙尾……”

        “传授貂禅技艺的鸨母宁湄湄总结过该术的厉害之处,她说:银样蜡枪头五式之内即可阳落,壮年七式之内也阳落,最强之人至多挨不过两次全套驭龙七式之反复,也必定***阳落。照此推理,日日有美人侍寝的皇帝绝对挨不过七式就倒了。”

        冯小怜喜羞出一阵笑声,干娘也是。

        干娘又道:“鸨母还说过,阳落之龙涎乃血精,食之美容,擦之驻颜,切莫唾弃。貂禅是否如此她没提,此事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孟赢溪几乎原封不动地照搬了貂禅的原话,冯小怜悟性极佳,很快便将精髓习下。待干娘将七仙女驭龙七式全部都讲解演示完毕后,两人皆是一身的羞涩虚汗。

        技巧已传授,孟赢溪因为克制金丹的异动,严重地伤了神,于是便去院子里走动来平息自己。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冯小怜自己的了,她兴奋地拿着那根栩栩如生的仿真玉庞阳,不停地去熟悉和揣摩那号称勾栏绝技的七仙女驭龙七式。

        有事情可忙碌,时间似乎过得很快,转眼又是到了夜深人静时。

        孟赢溪虽然有些后悔自己因一时的冲动而传授这貂禅的技艺给冯小怜,但既已是开了头,那就要善始善终。

        为了尽快结束这既折磨自己又折磨别人的艰难之事,本已睡下的妖精干娘翻身起了床,穿衣后走入到冯小怜所在的偏房门口。

        “小怜……小怜……”

        “干娘有事么?”

        “哦……你还没睡着呀,这便好,干娘决定将所知道的全部技艺都传授于你。”

        “现在吗?”

        “对,就是现在。”

        “好啊好啊!”

        冯小怜赶紧起床,喜孜孜地过来开了门,“干娘快进来,有劳您了。”

        “走……咱们到床上去。”

        “嗯,好!干娘随我来。”

        两人一同来到床边,孟赢溪道:“太黑了,掌烛,解尽衣物。”

        “啊?是!”

        烛光亮起来,冯小怜羞涩地褪去衣着。

        妖精干娘看着淑妃那靡颜腻理、酥胸高耸的玉美身躯,不禁心下感慨万分,她确实拥有足够的魅力来迷倒皇帝高纬。

        干娘道:“貂禅实际上是修了四技,口技、手技、乳技、交技。此四技你已学会了口技和手技,其余两技也需掌握,多学无害,届时见机使用。”

        冯小怜感激万分,“干娘请放心,小怜一定尽力学好它。”

        “干娘也只是见貂禅表演过一次,教的不好也只能这样了,你随我一起做,注意观察与体会其中的妙处,活学活用,各人习惯不同,不必拘泥于形式。”

        孟赢溪把心一冷,再一横,开始示范。

        “嗯……啊……哦……”

        伴随着阵阵模仿出来的交欢畅快呻吟,两一同搔首弄姿,抚胸掌乳,身体也动荡不已:假有伴侣的跪爬、侧劈、立抱、女上欺男……千姿百态,出奇不穷。

        冯小怜精通歌舞,这些动作对于她来讲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很容易就学会,还临摹得绘声绘色,三两下之后便如同习练了很久一般。

        一口气示范完以后,孟赢溪汗颜道:“行了,干娘知道的也就是这些,已经毫无保留地尽数传授于你。哎哟!干娘一大把年纪了,却来做这些春宫姿势,真是臊得要命,我要回去休息了。你此刻若是睡不着的话,就自己再继续练练,熟能生巧。”

        冯小怜由衷地大礼道:“辛苦干娘了,小怜刨心万谢干娘的授技之恩!”

        妖精干娘应了应便迅速出了房门,并飞身上了房顶去打坐静心,以便冷却她那蠢蠢欲动的金丹。待身体彻底无碍后,她又夜行了一次皇宫,带回了更多的珠宝和鸟蛋,南蕉她没有拿,因为无用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4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