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妖传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血北周——独孤伽罗 1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血北周——独孤伽罗 1

        美妖传,第一百九十七章  逆血北周——独孤伽罗  1

        妖精干娘孟赢溪自离开皇宫后,一直心事重重,因为她无法确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是给冯小怜带来了富福,还是给她带来了祸害。舒悫鹉琻

        只要在路上遇见姿色稍佳的女子,孟赢溪就会勾挂起冯小怜,于是她选择了规避闹市和人-流,往深山老林里去了。

        行在几乎无人的密林,恍惚间她突然明白和理解了师父为何要去到边远的地方隐居,恐怕她也是被世间的琐事和冤冤孽孽折腾腻了,烦了,最后干脆置之不理。

        孟赢溪凭自想:在苍茫的大地上,每时每刻都会有危机发生,事事都想去打抱不平,那是绝无可能的。个人的力量再如何的强大,对于芸芸众生来说根本是沧海一粟。所以,有些事,有些人,不如就随它去吧。

        内心的包袱算是自圆其说地搁下了,人立时自感轻松。不过,才行走出两日,“妖精”便遇到了一股自讨没趣的强匪,于是强匪被她打劫了,他们不但损失了十数人,还心疼地送走了一匹极上品的汗血宝马钯。

        这匹淡金色的骏马体型饱满优美、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行动起来步伐异常轻灵优雅,孟赢溪喜欢得不行,到手后就是一通策马驰骋。

        “妖精”不久便发现身下这匹英俊神武的马儿非同凡响,它仿佛具有无穷的持久力和耐力,可以长距离的极速骑乘。

        过了一久,她又注意到马儿在奔跑时脖颈部位的颜色明显变得鲜艳,仔细去查看,原来竟是流出了鲜红似血的汗,正所谓沾赤汗兮沫流赭伴。

        这下她才意识到,这匹马可能就是难得的汗血宝马,心中是越发地高兴,只盼骋容与兮跇万里。

        随着汗血宝马凶悍地,不知疲倦地踏蹄,距离越行越远。她从北齐的邺城来到了两国交界的边境,卫戎士兵们的身后是另外一个国家——北周。

        数十把守边境的军士听到马蹄声,纷纷从歇息的树荫下起身,站在道上抽刀拦阻道:“来者站住!”

        心意正爽的孟赢溪哪会在乎他们,“给我闪开!”

        对方怒了,“放肆,想私自过界吗?还不快停下!”

        她警告:“再若不闪避,休怪老身手下无情!”

        见士兵们仍旧无动于衷,孟赢溪一掌内力远远地就推打过去。

        “啊……”

        众将士顿时鸡飞狗跳!路通了,快马越过地上的人飞驰而去。

        被打倒在地的数个军士哼着爬起来,蛤蟆着脸愣道:“这个老不死的妇人是用什么东西打我们?好生怪异,她是妖精呐!”

        北周这边没有见士兵把道,孟赢溪顺利地奔进四十几里也不见半个人影。

        汗血宝马再能跑也需要休息,她听见杂草丛生的小山包后面有河流的涓涓淌水声,于是便离开了大道,下了马后,沿着一条陡坡小道牵马翻过去。

        马儿得休息它自己也欢快,饮水吃草后舒服地长啸几声,还做出些舞蹈类的动作,逗得主人开心大笑。

        主人也是有些饥渴了,她也喝了水,还顺便用[逆血挂]弄来了几条小鱼填腹。

        微风徐徐,空气中不时出现一股怪味。她闻了闻,自语道:“什么味道啊?是哪里着火了吗?”

        本就既没有目标又无所事事的人牵上马,沿着火烟飘来的方向寻去。不管是不是山林起野火,她也想要探个究竟。

        看见了,是一座寺庙在起火!

        孟赢溪暗呼不好,将心爱的汗血宝马就地一拴,飞身而去。

        很快接近起火的寺庙后,眼前的景象却叫人心生奇怪,近千的士兵包围了寺院,并押解捆绑了寺内的僧人。这把火,居然是人为故意放的!

        “妖精”晃动几下,窜到一棵临近寺庙,而又有着浓密枝叶的大树上躲藏着下细查看。

        令人不解的是,指挥这群将士纵火的人竟是一位馥馥芳袖的貌美女子,她此刻正泼辣地指指点点,大有将军的风范。

        “妖精”还注意到,此女的身边还有一个与之年纪相仿,并且相貌十分出奇的青年男子,看装束,他应当才是统领士兵的将军。

        这将军的相貌不是普通的另类,叫人看一眼就过目难忘:他上身长,下身短;额头突出,并有五个隆起的部分从额头直插到头顶上。似龙犀一般入发;下颌很长,而且很突出;弯回抱目,目光犀利,可称之咄咄逼人。

        气质非凡的奇表男子不仅毫无懦弱之势,还具有一股与众不同的威仪风姿,不知为何?却要听命于这个长相与性格大相径庭的貌美女子。

        孟赢溪气愤地暗道:“她是谁呀?淑貌耀皎日却泼凶洒悍,可惜了她那张芬芳迷人的俏脸蛋。旁边的这个男子也奇特,面相虽丑,却给人一种风骨铮铮的感觉。”

        “妖精”不想坐视不理,于是明目张胆地出来。茂密的叶子“哗啦”一声响,她飞出了暗藏的大树。

        这位奇貌的将军看似外表木讷,实际很警觉,‘妖精“魂衣何盈盈的人影才于空中一现,他便拔刀急呼:“有刺客!快保护夫人!”

        孟赢溪一落到那女子附近,士兵已亮刀将她团团围住。

        她质问道:“寺庙乃是百姓朝拜佛主的地方,这些僧侣们行得也是普渡众生的善事,你们因何要焚寺庙、绑僧侣?”

        奇表的将军怒呵:“大胆妖女!孰但无礼,还口出狂言,给我拿下!”

        老妇人极其无视这番狠话,她奚落般地大笑起来,其悦耳的玉音恰似神界的无形法箭,扎得众人顿时耳根和后脑生疼,兵士们的捉拿动作也因此迅即变成了抱头捂耳姿态,他们扭转身体,几欲转身而逃。

        “住手!”

        泼辣美女知道来人深不可测,并据此突然联想到一个书中言及的奇人,于是赶紧呵止了士兵。

        她大惊之下强忍耳痛作揖扬声道:“晚辈独孤伽罗,不知尊上可是赢溪?”

        “老身正是赢溪!”

        孟赢溪心诧万分,好怪异!她怎么知道我是谁?

        独孤伽罗听答后脸面失色,她立刻大礼以待,“啊……尊上真是赢溪先祖!晚辈失礼了,失礼了!独孤伽罗见过赢溪先祖。”

        奇表的将军也跟着行大礼,“晚辈普六茹坚见过赢溪先祖,适才多有冒犯,还望尊上抬手见谅!”

        这下轮到孟赢溪自己诧异了,什么?独孤伽罗,普六茹坚!老天,这么说……他们便是在不久的将来统一严重分裂数百年的中国,并建立了盛世隋朝的隋文帝杨坚和他的妻子文献皇后。

        老妇人一改原先的责态,温和地抬手道:“二位赶快免礼,咱们私下谈一谈。”

        独孤伽罗虽然在口上尊称了对方,但心中仍有疑虑,她使计道:“素闻赢溪先祖乃得道之人,历经数百年的风风雨雨还是貌若二八。恕晚辈斗胆,庄严有个不情之请,盼尊上能恢复真容来仙福我等凡肉众生,不知尊上可否赐颜?”

        孟赢溪目光直探对方眼底,会知这个独孤伽罗心思机敏,行事十分小心,她这么说是另有其意,那就是试探虚实。

        老妇人婉着皱纹巧笑言:“那好,老身就与诸位以真容相见。”

        说话的同时,[逆血易]被散去,不堪久视的沧桑老妇迅速变脸,转眼间便芳兰振蕙叶,雅韵播幽兰,她已幻化为令人久视不舍移目的美颜妙肤芳龄女子。

        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妖精般的举动叫现场立刻一片混乱:被绳绑了上身和尚们既感恩又震撼地屈腿自行跪下,他们闭着眼睛,口中喃喃叨念佛经;士兵们骇然后退,神色十分慌张,若非担心严明的军纪,早就逃之夭夭了;独孤伽罗与杨坚再有心理准备也是面如泥塑,半天哑口无语。

        独孤伽罗万万没想到真能遇见书中的奇人,她强劲回神,拉着陷入呆滞的丈夫再次礼见,“尊上的仪容当真是克配紫微,八风应律,日月重晖!叫晚辈得以仰瞻凌霄鸟,万谢赢溪先祖真容赐仙福!”

        “不必繁礼,走……我们过去那边。”

        孟赢溪笑容使道,士兵们主动避让一旁,独孤伽罗和杨坚紧随其后。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251/176414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