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御星河 > 第142章 赌战求一败,恋足某所好

第142章 赌战求一败,恋足某所好

        妖妻艳妾,第142章  赌战求一败,恋足某所好

        凤凰为什么要骂张小成是个小混蛋呢?她在莲花玉佩之内遭遇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一向冷静的凤凰神女一出来就暴走如此,既然有火气,她为什么不对张小成撒出来呢?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舒夹答列

        前回书中,咱说道张小成和凤凰神女打了个赌,即俩人各显神通,做过一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当然失败者要接受惩罚,凤凰说若张小成败了,就得跟他洗上180天地臭脚。

        可惜她把张小成看得太过简单了。对于他来说,只要是美女当前,甭说是洗脚,就是洗衣服他也是乐意的。

        君不见这小子每次去林老师那里,都会抢着帮美人儿师傅洗衣服吗?若非若水悉心地将贴身衣物藏了起来,丫早没事儿就偷去打飞机了。加上前不久他刚刚读过一位冯姓作家写的《三寸金莲》,对女人的美脚起了研究的心思。如今凤凰主动撞上门来,他哪有放过的道理。

        因听慧若说,凤凰和观音菩萨乃是平辈论交,如此所来她自然有逆天的本领。有这样一个前辈给自己喂招,正好可以试验一下刚刚练会的“开天三斧”。为什么是三而不是九呢?皆因这小子目前最大的本事也就能使出前三招来。

        本来他只会第一招,上午被黑熊怪好一顿调教,终于能够顺利地耍起这三板斧。他当然要全力施展一下,看威力究竟如何?于是他和老黑风卷残云般席卷了桌子上的席面,又蹭了一杯杨枝甘露,便对着凤凰拱手道:“娘娘,咱们开始吧!”

        少年很牛气地扛着他的斧子走出了竹屋,观其洋洋自得的神态,真让人恨不得光着脚丫子在他脸上使劲地踹,最好是好几天不洗脚,熏死他才好呢!凤凰童心大作,悠然自得地跟着张小成走出了竹屋。慧若怕有闪失,拽住正在扒拉凉拌莲菜的老黑道:“师兄先别忙着吃,回头这些都是你的!”

        老黑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起身跟着慧若去观战了。依然是两人先前对战过的草地,张小成笑眯眯地扛着那把斧子,憨厚地对凤凰道:“前辈你站好别动,我可开始劈了!”

        凤凰笑骂道:“你想得倒美,我又不是傻子,会干等着让你当柴劈?”少年一想也是,看来是自己一厢情愿了。舒夹答列他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大喝了一声“咄”,开天九斧的第一招混沌化太虚应声而出。

        为了将此招发挥到极致,他将八景逍遥步运转到快的不能再快,从四面八方砍出了周天之数的斧子。

        凤凰自他挥出第一斧之时,就感觉出了不对,她用一只凤羽变作自己的模样,自己则隐身跑到了张小成的后面看耍猴。没过多久,张小成满身大汗地停了下来,眼看着场中的美人若无其事地在那里站着,不由得好奇问道:“你咋动也不动,俺到底皮重你没有!”

        眼前的凤凰微笑着不说话,反而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娇喝道:“定”。张小成顿觉自己动不了了。这还不算晚,但见眼前的凤凰忽然化作一根羽毛飘飘悠悠地从他的眼前飞向了身后。

        下一刻张小成就赶到好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便吧唧一下被摔了个仰八叉。

        张小成哎哟一声,忽然发现自己能活动了。正要起身,忽然一只白板啪一下踩到了自己的脑门上。这是一只女人的脚,其脚面软软的,嫩嫩的,并且由于刚在荷花池里泡过,竟隐隐带有一丝淡淡的荷香。

        张小成心知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的享受神色来,遂故意大叫道:“可恶,快把你的臭脚拿开,不然我可张口咬了哈!”

        凤凰到真怕他面皮薄胡来,遂将玉足撤回道:“你还喊上了!刚才是谁毫不留情地砍了我三百六十五下,若非我的凤羽轻若无物,早都被你看坏了!现在只不过踩你两脚而已,姑奶奶我已是大发慈悲了!”

        张小成爬起来连呸了几口道:“愿赌服输俺也晓得,可是能不能换个赌注?要不我为你洗衣服吧!洗脚传出去我咋混呀!”

        凤凰想起他先前闻自己衣服的猥琐样儿,顿时心生厌恶道:“休想!被你洗过的衣服我还敢穿吗?相反悔是不是?敢牙崩办个不字儿,我就让你做公公!”

        张小成顿觉热血上涌,直想骂一句:“你全家都是公公!”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又没说我不洗!洗洗洗,洗成香港脚才好呢!”凤凰打赌得胜,分外的高兴,忍不住抬脚就朝张小成的屁股上踹了一脚道:“既然认赌服输,还不快去给老娘烧洗脚水去!”

        张小成被踹的身子一趔趄,愤愤不平地去烧水了。慧若给黑熊怪使了个眼神,让他前去照看着点儿。等二人走的远了,她才劝慰凤凰道:“前辈你不要生气了!这小子毕竟是个孩子,再长大些就好了!”

        凤凰嫣然笑道:“放心吧!我才不会生气,能让他伺候着洗脚,将来瑶池会上显摆一番,啧啧,那是何等的风光啊!”

        说到这里,她忽然感觉到有些话多了。当下咳嗽几声,对慧若道:“我不知道观音姐姐有没有说过他的来临,反正我不能说,你也不要问,更不要和别人去谈论!能照顾他一些就照顾吧,说起来将来可是能赚取好些功德呢!”

        慧若呵呵笑道:“前辈放心,师尊他只是吩咐这是一位贵客,让我和大黑师兄陪他在此间练好武功,怎么也得让他把那套斧法练会了,才好放他出去!”

        凤凰赞叹道:“姐姐想的真是周到,你放心吧!我让他给我洗脚也是有道理的!这小子如今结了金丹,元神气机时刻流露于外。你我本为仙道,对此或许习以为常,但是他出去之后,凡尘的修士,感应到他的元神之力,难保不起贪念呀!”

        慧若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前辈是希望通过洗脚来隐去他身上的这股气势,如同打磨一块玉石一般,要的是光华内敛,而不是光彩夺目是吧!”

        凤凰点头微笑道:“我凤凰一族,天生有一项神通,就是凤凰之汗,善于掩盖天下各种气机。这小子通过给我洗脚,沾染了我的汗液,别人就再也感应不到他自身的元神气机,更不会由此而判断出他的来历,只不过这样一来,我就吃亏了呢!”

        两女边说边行,很快又来到了池畔竹屋。不一会儿,张小成跑进竹屋问道:“水烧好了,可是用啥盛出来呢?”凤凰指着卧房里的一只椭圆形檀木浴桶道:“那里有个桶,你就倒那儿去吧!”

        张小成蔫蔫地说了声:“好咧!”便抱着它出去,没过多久又抱了回来。凤凰见那水面冒着热气,上面还散了一些荷花瓣,忍不住夸奖她道:“你小子还蛮懂事的嘛!老娘我却之不恭,就生受了吧!”

        张小成搬了厨房的小竹凳子,坐到了凤凰的对面,还不忘关切地对慧若道:“神仙姐姐,要不我一会儿也帮你洗洗吧!”慧若脸色一红,连道不用,还喊上老黑去紫竹林中散步去了。剩下少年一个人大马金刀般坐在那里,笑吟吟的对凤凰道:“前辈,水温刚好,小的这就为您脱靴浴足可好?”

        凤凰的心里这时候也觉得怪怪的,干脆靠着太师椅背,任由他脱去了绣鞋罗袜。其实说起这洗脚的本事,张小成曾经在西安的足浴店中体验过。如今第一次为别人动手,他只好怀着憧憬和好奇一步步学着实践起来。

        凤凰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紧张,后来被张小成的小手伺候的舒坦之极,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鞋子和罗袜已经穿在了脚上,浴桶和洗脚的人却不见了。她惬意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神识放开去搜索少年。

        顷刻的功夫,他扑捉到张小成正和老黑在荷花池中采莲蓬,慧若则在翻天仙府里发呆。她正待收回神识,忽见那老黑诡笑着望望竹屋,继而用胳膊肘一顶张小成道:“小子,刚才洗脚的滋味儿如何?”“还能如何?自认倒霉呗!”少年耸肩答道。

        黑熊怪鄙夷他道:“别瞒我了!你在水里倒的那狐跌香我以前问过,你趁前辈睡着时还用鼻子蹭她的脚丫子!我本想看个清楚明白,因见师妹回来了才骗她去了翻天仙府那边;这一来倒是没看清你干了些啥!你不会有啃家脚丫子的怪癖吧!”

        张小成小心翼翼回头看了看竹屋,兴奋地对他咬起了耳朵根。凤凰只听到一句“我用那洗脚的抹布帮前辈查了下手和脸......”,顿时就咬牙切齿地跳了起来,结果一下子跳到了玉佩之外。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47/17664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