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御星河 > 第297章 佛眼译天碑,句芒葬沙海

第297章 佛眼译天碑,句芒葬沙海

        妖妻艳妾,第297章  佛眼译天碑,句芒葬沙海

        太平洋深处,有一片海中盆地。舒睍莼璩其地方圆上千公里,盆地下遍布白沙,看向去很像是一圈海岭把这海中的沙漠圈禁了起来。沙漠腹地中央,有一条形如太极阴阳线的海沟,将盆地沙漠分成两半,很像两条酣睡的鲨鱼。

        两地的阴阳眼处,各有一处沙中绿洲,里面海草茂密,石窟鲨穴遍布于珊瑚石矾丛里。张小成立足的海岭山洞,位于盆地西南方的边缘临山壁上。洞前又一块巨石向前凸起,石头周围长满了怪异的海藻。张小成留意了一下海藻的形状,发现它竟然由叶柄出长出了珊瑚状的藻茎,茎上又生叶,叶上再生茎,如此层层叠加,足有十来层,差不多两三米高。

        许久没动静的天夭夭忽然在他的脑海中惊呼道:“乖乖,海藻碧珊瑚!好药材呀,公子你快点移植几棵,不要挖掉它的根,从其第三节处砍断收集其上,下面留待它继续生长即可!”

        张小成听话地召唤出宣花斧,就地轮了一个圈,顷刻把围石一周的三十余颗碧珊瑚拦腰截断收进了空间法宝。这时虎鲨头目沙彪来到了巨石外面,见状纳闷道:“主人要这些海树何用?它的叶子有涩又苦,鱼儿若是咬了它,很快就会晕倒过去,要好几天药劲儿才能下去呢!”

        他见那第三节的红色草茎上,已经流出了红色的汁液,赶紧吐出一个气泡包住了自己和张小成,这才心有余悸地道:“这下完了,液汁散于海水里,就是强壮如我,若是吞食或呼吸到它也会被迷倒的!辂”

        张小成见那液汁成粘稠状,并顺着草茎向下流淌道下面的藻叶上。他不禁对天夭夭道:“你有没有办法把他们的伤口处理下?”

        天夭夭气笑道:“公子身边的这条鱼儿不是会什么寒冰掌吗?让他弄个冰球把伤口冻住,这样十天半月之后,冰球化去,它的草茎生长技能应该已经将伤口结痂,并重开始其缓慢的生长了!”

        张小成心下一喜,遂转身对沙彪吩咐道:“用你的寒冰掌把它们的伤口都给我冰封了,以免毒害到路过的海鱼。记住,千万别给我冻死了,回头还有用呢!婀”

        沙彪应了声“是”,挥手冻住了海藻珊瑚的伤口。而后俩人在气泡中徐徐飘进巨石后面的海蚌形型山洞。入内十余米,就看到山洞的中央立着一块白色的石碑。碑上的文字果然是蝌蚪文,张小成神态安然地飘到碑前,元神则在灵台中对天夭夭说道:“夭夭你快点看看那上面写的啥啊?怎么这字还会发光呢?”

        天夭夭伸了个懒腰道:“你且闭上眼睛,我打开天门一看便知。”张小成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但见那天夭夭站在紫月树冠之巅,抬手飞出一道柳叶神光。

        这一幕沙彪没有看到,他只看见张小成的眉心处忽然张开了一叶佛眼,那眼发出金光,将碑文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而后就慢慢消失了。

        且说天夭夭看了碑文,便收回神通,趴在自己的棉花床上,双手托腮道:“碑文倒是看得懂,可是公子你真的想知道吗?”

        张小成的元神笑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我当然想知道了!到底是谁埋葬在此,为什么还是天文立碑呢?”

        天夭夭抗议道:“想知道,就不要老盯着人家的胸脯看!我一见到你这色色的样子就来气!”张小成看她妩媚横生地咬着下嘴片,那里还不知道小丫头是在发春。

        他立马换上一副贱兮兮的表情道:“好娘子你不可以那么坏哦!为夫在外面多受一份苦,就等于你在这里多关一会儿禁闭。所以你得帮我排除万难,早日变得更强,只有这样,我才能尽快练成神功,救你离开这片灵台。”

        天夭夭呵呵一笑,隐去了眼角的一丝哀愁,她当然不能告诉张小成,等到他练成神功的时候,也许将再也见不到自己了。正是由于怀着这样的心事,她丝毫不为张小成的语言所动,而是翻身闭目,把身子摆成了一个大字形道:“人家又饿又困,没力气说话嘛!”

        小成子听到这儿,二话不说,直接扑了上去。在天夭夭一阵尖叫声中,玩起了黄牛耕田的游戏。具体的内容就像是五娘遇见了西门大官人,不足与外人道之。

        一旁的沙彪见他的嘴角一咧一咧地躺下了一条银线,不由得好笑地想起了自己在追族长的女儿小白鲨时,好像也曾经有过这样的表情。

        “我哩个圈圈!主人是在想那事了吗?莫非这碑文就是一部少女之心,或者风月宝鉴啥的。红楼梦中不是说贾瑞看那风月宝鉴时,就是沉迷于凤姐不停地缠着他寻欢,最后一下子被勾去了魂魄!”想到这里,沙彪浑身激灵地打了个冷颤。

        可是理智告诉他,凭借主人身上那恐怖的气息,相信任何恶鬼都近不了他的身。他要做的,就是在旁边护法等着就是了。

        再说张小成,他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每次想要从天夭夭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时,必须得做阴阳既济的运动。只要她的春江潮水,泛滥得想要淹没自己的时候,就会把自己想要了解的信息通过心神共鸣传送过来。

        就想这一次,碑文的内容就像是被发报机滴答滴答地发过来一样,在张小成坚持不懈的冲锋之下打出了一片现代的文字。让他了解了其中的秘密。

        良久之后,天夭夭的身子瘫软在树冠之上,被张小成的元神搂抱着睡着了。其丹田内的元婴这一刻接管了身体的支配控制权,当下睁眼对沙彪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东海龙王的第一位妻子,青玄夫人的墓葬。你知道青玄夫人是谁吧?”

        沙彪点头道:“以前跟着三太子时,曾听他的母亲龙母说过。据说在龙王还没有结婚的时候,曾经爱上了一位名叫青玄的人类女子。

        她们在陆地上私定终身,剩下了龙王的大儿子囚牛。囚牛和他母亲一样,十分热爱音乐。没事就喜欢飞到母亲的琴头上听母亲唱歌弹奏。怎么,这难道是青玄夫人的墓葬?不应该呀,据龙宫秘史记载,青玄本为颛顼之妹,生的是国色天香,貌美绝伦。颛顼听说自己妹妹和龙王的事情以后,曾设伏兵差点杀死敖广。当时时任东海龙太子的敖广负伤逃回了东海,差点因此挑起了人龙大战。亏得火云洞三皇出马,才令两族各休刀兵,不过这场战争的代价,也造成了青玄夫人和敖广从此天各一方各过各的。囚牛因为生出来就是龙头人身,便被青玄用一个木盆在渤海湾抛进了大海。从那天开始,他们一家三口就分散了。世上也没有了青玄夫人的消息。”

        张小成看着石碑,对沙彪说道:“这石碑上说的跟你说的不一样。它说青玄夫人本来和木神句芒情投意合,两人结伴游东海之滨,邂逅了上岸旅游的龙太子敖广。敖广见青玄夫人美色而起意,欲躲而占之。”

        句芒身为司东方之正神,也是法力高深之辈,当场和敖广从地上打到海上,双方大战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不料在海边着急等待的青玄,被敖广的手下捉住抢回了龙宫。

        句芒闻言大怒,使出了上古巫族失传已久的秘术,要置敖广于死地,却在关键的时刻,被祖龙留下的本命龙珠给破坏了。虽然碑文没有明说,张小成却知道句芒应该是用自爆肉身来达到和敖广同归于尽的目的。

        要知道一位大巫的身体爆炸所产生的能量,不亚于现在的一颗核弹。那是的敖广一定是抵抗不住的。多亏他身为龙宫太子,佩戴这祖龙涅槃前留下的本命龙珠。此珠本来是龙宫太子全力的象征,见珠如同见龙王。

        所以平时敖广都是把它当成是一个宝贝把玩,却不知它还有预警的功能。张小成接受碑文的时候,心里闪过了一个画面,即句芒的身体刚要自爆忽然一颗龙珠发出光芒飞到其头顶罩住了他。而后便和他飞到如今所在的白沙盆地,一起轰然爆裂开来。

        有了龙珠的阻隔,句芒没有把敖广害死,只把祖龙龙珠和自己变成了眼前的这片白沙盆地。而敖广回到龙宫,由于丢了龙珠,被其父鞭笞了一千二百打龙鞭。

        至于青玄夫人,当她听说了句芒的噩耗后,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其实张小成对此是充满了怀疑的。比如既然青玄怀孕在身,孩子应该是句芒的才对。可是沙彪说,龙宫档案上记载着青玄给敖广诞下了大儿子囚牛呀!它是一条有麟角的黄色小龙,完全符合龙王的基因啊!如果她怀的真的是敖广的孩子,这碑文就说不通了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47/176643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