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十一章 闲谈

第十一章 闲谈

        贺云卿从屋里拿出三瓶酒:“师叔先喝一瓶就行,这两瓶带回去慢慢喝。”酒是贺家庄的厨子酿的,不似山上的酒带着灵气,却也别有一番醇香风味。

        “好。”一见到酒,玄游子眼睛亮了。贺云卿吩咐童子上了酒菜,便与玄游子你一盅我一盅喝起酒来。他虽才十三岁,洗精伐髓之后,也不担忧凡俗之物污浊了仙气,何况家中厨子酿的酒却是清香怡人,一口下去,辛辣中带着一丝淡淡的香气,比之仙山上的灵酒不知好了多少。

        玄游子道:“云卿,你到筑基中期了?”

        贺云卿点头:“几个月前便已经突破了。”

        “难怪你能斩下谢华兴一臂,不过云卿,你还年轻,不必操之过急,慢慢打下基础才是正道。”玄游子沉吟了半晌,手指轻叩桌面,“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说一声。云卿,你这次将镜像记录交给玄济师兄,如果不出意外,受到处罚的定然是赵青云三人。他们三人同属十大核心弟子,玄济师兄处罚虽然严苛,但必然有人为他们求情。陈宇谢华兴二人我并不担忧,但是赵青云心眼极小,又与枯心交好,我担心他会报复于你。”

        “枯心?”捕捉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字眼,贺云卿眉头微挑。

        玄游子道:“燕枯心,师父唯一的孙子,按理说应该是云卿你的师弟,不过你二人应该没什么来往。”

        见贺云卿平素冷淡的面上竟然多出一丝古怪的表情,玄游子搁下筷子,“莫非枯心曾经得罪于你?那小子被师父宠坏了,平素确实乖张了些……”

        呵呵,看到玄游子那副他只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的表情,贺云卿真想用呵呵糊他一脸。纵然并未见过真人,贺云卿对这位传说中的师弟真是神交已久。

        没错!!就是这样!!

        这位传说中的师弟,就是那位不长眼得罪了主角云逸,不仅自己作死,而且把整个门派都拉过去陪葬的师弟,传说中的富三代,掌门唯一的孙子,也是让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责任心爆棚的原师兄惨遭炮灰的罪魁祸首。贺云卿为什么认为云竹是个很贱的女人,就是因为她勾搭了这位师弟,居然给主角下了差点害他不能人道的春药,幸亏一位妹子成功出现拯救了主角。

        虽然那还是十多年后的事情,那时候的云竹估计已经修仙有成面容不变,但是既然参演角色差不多都来齐,只差主角了,那么,故事水到渠成的一天还会远么?

        “云卿,云卿!”玄游子的喊声把贺云卿拉了回来,他恢复了那副冷静淡然的面孔,低声道:“只是对燕师弟早有耳闻,今日还是第一次听师叔提到他。”

        玄游子微微一笑:“你二人年龄相当,改日我介绍你们熟识,云卿你和枯心一定谈得来。”

        “但愿。”

        估计一辈子都没有这种可能了,贺云卿心中默默的想。虽然在玄游子的言谈中,燕枯心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被宠坏的孩子。可是在贺云卿看来,三岁看老,他既然能在十多年后偷下那么歹毒的春药陷害别人,现在的他,未必就不是如此。

        玄游子走后,贺云卿盯着满桌的酒菜发呆。童子进来撤席,贺云卿拦住他,问道:“近日你可曾见云竹?”

        童子答道:“云竹被调到外间后,便分属锦衣姐姐管,弟子也不清楚。”

        贺云卿沉吟一阵:“若是有什么她的消息,你派人打探一番,切记不可被她知晓。”

        “弟子明白。”

        躺在灵木床上,贺云卿眯着眼,细细的回忆着他所看的小说中有关燕枯心的内容。在那本玄幻小说中,玄机门是主角踏上仙门的第二步,主角从家族中脱颖而出之后便来到了玄机门,然而悲剧的是师弟得罪他了,所以主角在杀人-被追杀-再杀人的循环中灭掉了玄机门,最终踏上了大杀四方的强者之路。其实作者对玄机门和燕枯心的描述并不多,毕竟这只是主角成功路上的一块踏板而已,作者不会刻意去描写炮灰,读者也不乐意记住每个炮灰的名字。

        相比较燕枯心,玄游子的剧情反而多很多。

        按照贺云卿的回忆版本,无良作者很擅长描写在朋友和门派之间摇摆不定的天才剑修形象,就如同描写那些在主角和师父之间摇摆不定最终选择了主角的妹子一样。

        “唉。”贺云卿低低叹了口气,总觉得脑中繁杂的思绪要将自己淹没。再加上他忽然想起来,小说中并没有介绍燕枯心下药的原因,只是以更多的篇幅讲述了主角是如何将门派的高手们一个个击破,充分凸显了主角的强大而已。

        这就是穿越到玄幻小说中变成炮灰的不靠谱了,人作者压根不愿意费工夫在炮灰身上。相比较而言,贺云卿宁愿穿成宅斗小说的女人,毕竟每个女人杀人的借口都是为了男人。

        沉思了一会儿,贺云卿便淡然了。

        他虽然不能离开玄机门,但只需他实力增长,便是主角再残暴又如何,他也有与主角一战之力。而燕枯心,若是他真的搭上赵青云,贺云卿也不介意给他一个教训。

        推开门,清风吹散雾气,贺云卿飞身跃至峰顶,眼前一片开阔景象,绿树青山,白云蓝天,他根本无须为了那些繁琐小事烦恼。无论经历什么,他能重获生命已是上天的恩赐,只需向前看就好。

        猛然间,贺云卿忽然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绝妙的状态。他虽立于峰顶却又超然于峰顶,身在而心不在,灵台一片清明,似无物,却又似充斥着万物。呼吸清晰可闻,沐浴在阳光之下,他的心中陡然敞朗,身心几乎要融入这景色之中。

        几乎是经历了一个轮回,贺云卿方才悠悠醒转。

        不着急查看自己目前的情况,贺云卿慢慢回味着刚才的感觉,无疑,刚才那种情况就是传说中的顿悟了。于修仙之人而言,顿悟可遇而不可求,与修为无关,却与修士的心境有关。而顿悟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贺云卿感受着自己体内充沛的灵气,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筑基后期,不过一步之遥。

        此时,阳光明媚。

        山下,一个五六岁的孩童看着那飘落山顶一身青衣的修士,圆滚滚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背篓中的草药掉了下来也似乎没有注意,只是傻傻愣愣地盯着那宛若谪仙的人,一直到修士的身影自峰顶消失,孩童方才握紧了拳头,慢慢走路回去。

        贺云卿飞身掠至玄楼。无论何时过来,古玉铸成的玄楼都会带给他震撼的感觉。玄楼之内的灵气比之普通弟子甚至核心弟子的居所要浓郁许多,再加建筑华美,便是仆婢,也是选取的有修仙资质且外表极佳的,贺云卿不止一次怀疑,只肯发放普通飞剑给弟子的玄机门之所以建造这样一座玄楼,是为了诱惑弟子们努力训练、早日达成金丹。

        无论门派是否有这样的想法,玄楼的存在确实激励了许多弟子。

        然而在贺云卿看来,无论是灵气还是飞剑均是外物,灵气充裕的地方确实于修仙有益,别的不说,那些一品二品宗门的灵气比之玄机门不知强了多少,但这世间,绝不缺乏从那灵气稀缺之地一路修炼,终成一代大能得修士。

        “云卿,你过来看看!”玄云子摆手招呼他,贺云卿发现,几天不见,玄云子的脸好像红了一些。凑近看,玄云子手里捧着一个绿色的小玉瓶:“猜猜这是什么?”

        贺云卿看了半天,发现自己见识实在有限,只能摇头道:“师父,徒儿不知。”

        玄云子笑道:“清心丹,能防止走火入魔的,炼制了一个月,材料废掉了七八份,终于炼成了。”清心丹材料虽然不难找,然而一次七八份的消耗,也足以让玄云子肉疼了。

        “这次一共炼了十颗,给你两颗。”玄云子道:“这次炼制成功已是不易,为师的运气确实不错。”

        贺云卿顿了顿:“师父,玄青师伯近日冲击半步元婴,还有师父你停在金丹中期多年……”

        玄云子摆摆手:“玄青师兄那里的我早就准备好了,修仙也须一步一步来,为师不急。你那里虽然已经有风灵丹,清心丹却也有用,你我师徒,不必客气。”

        也是成为了玄云子的弟子之后,贺云卿才发现这位师父虽然不够细腻,却是一位关心弟子的长者。他本是剑修,炼丹只是半路出家,能炼制出风灵丹清心丹这样高等级的丹药确实不容易。拜师以来,玄云子除了检查贺云卿的修为之外,便是分给他各式各样的丹药,贺云卿甚至感觉,自己的丹药比之八品丹门的弟子们,都不逞多让。

        “对了,云卿,明年开春便是内门大比,你准备好了么?”

        贺云卿点头:“徒儿相信自己的实力。”

        玄云子微微一笑:“往日我忧心你年纪太小心性不够,便只允许你参与内门比斗。今年你去挑战核心弟子,让他们看看,我玄云子的徒儿和那些怂包可不一样。”

        玄云子生平只有两件得意事,一是炼丹有成,一是得一佳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