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十八章 表白

第十八章 表白

        良久之后,燕枯心的视线方才恢复清明。

        “这是哪里?”他问道。

        贺云卿答道:“云霄秘境的一个山洞,应该比较偏僻。”

        “哦。”燕枯心应了一声,隔了片刻才仿佛反应过来一般盯着山洞上下看了一番,贺云卿甚至听到他低声嘟囔着:“怎么又是山洞?”

        许久,燕枯心僵直着身子绕向贺云卿,双唇紧咬:“贺云卿,你为什么要救我?”

        贺云卿暗自思忖着,这副模样还真不讨人喜欢,明明昏迷的时候还叫了好几声贺师兄呢,一醒来就变成没礼貌的家伙了。

        燕枯心见贺云卿良久没有吱声,只以为这人实在不愿意救自己,只能胡乱编排一些理由哄自己,当下脸色便有些发白,恶狠狠地道:“你根本没必要救我,其实你根本就不想救我吧……只是担心在师叔那里不好交代,我知道你厌恶我,贺云卿,我知道你厌恶我!”

        见贺云卿仍是那副冷淡的表情看着自己……而自己,永远是那么狼狈。无论是那天被摸到呻/吟的样子,还是被一群人围攻快要死掉的样子,就算自己衣着完整、不去做坏事,在那人眼中,自己永远让他厌恶。

        想到这里,燕枯心自己都觉得有些委屈,声音里隐隐带着哭腔:“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他面色苍白,神情萎靡,隐隐透着一丝脆弱,然而,那副倔强着控诉贺云卿的神情,就好像一个缺爱的孩子在埋怨,在期盼关爱。

        贺云卿低低叹了口气:“既然讨厌我,为什么手指还一直抓着我不放呢?”

        噌——

        手指被某人快速的松开,然而,已经紧握了一夜的手指几乎都粘在一起了,他的急切就好像刻意的掩饰一般,手指却偏偏和他作对,隔了许久才松开。

        贺云卿唇角微弯,旋即转为平静。

        揉了揉发白的手指,贺云卿说:“我承认,我之前确实很讨厌你,正如你所言,是厌恶你。”

        燕枯心瞪大眼睛,似在等待他接下来的话。贺云卿每说一句,他的眼眸便要沉下一分,左手攥着右手手掌,轻轻颤抖着。

        “我知道,我就知道……”

        他接下来的话被贺云卿拦住。

        “等我说完。”贺云卿道:“不管喜欢一个人还是讨厌一个人都需要理由。你得考虑一下那一天如果你成功了,对我的伤害会有多大。你想毁了我一生么,或许你很习惯这种做法?”

        燕枯心反驳:“我没有!”

        “事实就是,你确实这么做了,只是没有做成而已。仅此一点,我找不到任何喜欢你的理由。因为你是同门师兄弟,我愿意救你,仅此而已。”贺云卿的神情逐渐变得严肃,“所以我不知道你的抱怨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怨天尤人而不先去看看你自己呢,为什么只抱怨别人不喜欢你呢?”

        “不是别人!”燕枯心苍白的脸庞浮现一抹淡红,“我喜欢你,我当然希望你也喜欢我!别人的喜欢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时间停滞了几秒。

        见贺云卿平静的面孔陡然出现了一道裂痕,燕枯心突然无畏起来:“我说的是实话。”

        贺云卿凝神沉思了几秒,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过靠近,当下往后退了两步:“和我没关系。”

        天知道,他此刻所有的冷静淡然都是伪装的。前世在病床度过,他早已丧失了拥有一段恋情的可能,说不期待是不可能的,可是在贺云卿眼中,一段爱情,应该是如同贺家夫妇一般的携手度过一生,而非两个男人之间的离经叛道。当然,修士遵从本心,男修与男修结为道侣虽少,却也不算稀罕事。而且,让他尤其无语的是,小说里风流倜傥邪恶无比的燕枯心,为什么要向一个男人表白?难道他的穿越让这个世界彻底崩坏了么?

        贺云卿忽然觉得压力山大。

        燕枯心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看着他,唇角弯弯:“我明白的,师兄。”

        他的眼眸太过纯净,仿佛要看尽贺云卿瞳孔深处隐藏的情绪。青色道袍映衬着他的面庞虽不如红衣时明艳,却透着一股坚毅,似乎一切外物都已被他抛弃,只残留着本心。

        山洞里的气氛就这样陷入了僵持,贺云卿拦住了燕枯心想要欺身上来的动作,低声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燕枯心摇摇头:“只有三成灵力。”

        贺云卿眉头微皱。

        燕枯心道:“师兄不必担心,我抢了柳长河的圣灵果。圣灵果树云霄秘境中仅有一棵,今年也只结了五颗果子。”

        说罢,燕枯心小心翼翼地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玉匣子,玉匣不过一个巴掌大小,碧青色泽,掀开盖子,两颗晶莹剔透的果子完好无损的躺在匣中,浓郁的灵气溢出来,清香诱人。

        “若是此时在门中,就可以请玄云师伯炼制一炉丹药了。”燕枯心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这里共有两颗圣灵果,我与师兄一人一颗。”

        贺云卿摇头,又向后退了几步。

        然而,燕枯心只是眼含笑意,随意地捧着圣灵果:“若是师兄不要,那这么好的灵果也只能扔掉了。”

        说罢,他还将圣灵果扔到空中打了个转,顿时清香满室。

        贺云卿只能屈服。

        圣灵果不愧为灵果中的圣品,刚一入口,灵果便直接滑入胃中。一股难言的充实感便立刻充斥着贺云卿全身,灵气在体内肆意流转、膨胀,他就地打坐,将灵果之中的灵力消融。

        隔了许久,灵气方才缓缓平静下来。然而,一股热意却始终在贺云卿经脉肺腑内流动,自脚底升至头顶,缓慢而充实地流动着,贺云卿额头也慢慢渗出汗珠来。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直到傍晚,贺云卿方才将灵力吸收完毕。作为圣品灵果,圣灵果的效用远远不是一次吸收便足够的,灵果之力已经渗透至贺云卿全身经脉,以后结丹甚至结婴,贺云卿均能从其中取得难以想象的好处。别说他如今只是筑基期修士,便是金丹期修士见到圣灵果,也没有不心动的道理。

        贺云卿目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因为灵果之力,他直接从筑基后期跃入半步金丹,且进阶甚稳,若是再遇上柳长河,定然不会那般狼狈。

        待贺云卿打坐完毕,燕枯心方才取出玉匣子中另外一枚圣灵果,一口吞了下去。他受伤极重,因而灵果之力渗透至四肢百骸,便立刻对受伤的部位产生了刺激,骨骼、经脉都如同再生一遍一般,让燕枯心的牙齿紧咬,骨骼发出一声声的脆响,看起来痛苦极了。

        一整夜,贺云卿耳畔都充斥着燕枯心凄厉的惨叫声。

        等到燕枯心的伤势恢复了七八成,两人终于从山洞之中冒出头时,已是第六日傍晚了。贺云卿查看了一下名次,发现自己已经落到了第四十五位,而燕枯心的名次下降更快,在二百三十四位,这是一个相当不保险的位置,但幸运的是,秘境中的修士仅剩不到五百位。

        燕枯心换上了一件白色的长衫,贺云卿穿着一件蓝色的,两人外貌均是一群修士中的巅峰,行走于秘境之中,倒不似修士,反倒像凡俗世家的翩翩公子。

        当然,外表能发挥的作用终究有限,就算燕枯心能用魅力征服一位大龄女修士,在一群排名靠后急切的想要一个下一轮资格的修士面前,也只是加剧了他们的疯狂而已。而贺云卿和燕枯心此时正面临着这个问题。

        才出山洞不久,他们便被一群筑基后期的修士包围。厮杀一番之后,两人轻松突破围困。经过了圣灵果的洗礼,贺云卿和燕枯心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筑基修士一大截,更不用说两人的实力在这一群修士中,本就是排名中上游的。

        累计打败了三十几个修士,贺云卿的名次上升到三十八位,燕枯心上升到二百零四位,那些有如饿狼一般追在他们身后的修士们才终于消失了。

        他们发现,这两个八品宗门的修士并非他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一击,甚至,这两个人要远远强大得多。

        于是在第七天的傍晚,贺云卿和燕枯心成功完成了玄霄秘境的考验,成为三百名修士中的一员。

        免去了秘境中的厮杀和喧扰,他们重新回到了云霄城内的客栈中。玄机门十位修士里面,只有他们两人进入了下一轮,其他人心里虽然有遗憾,却也知晓黄榜之争均是天才修士,贺云卿和燕枯心的晋级已然让他们很惊喜了。

        毕竟,这二十年玄机门便是成功进入第一轮的修士都不多。

        “贺师侄,燕师侄,下一轮也是这次黄榜之争的最后一轮。”玄英轻叩桌面,“比之第一轮,第二轮的规则更简单一些,和本门内门大比的规则类似,先是将三百人分成一百组,三人分别打两场,获胜场次最多的则进入前一百名,黄榜就是这么构成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