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二十三章 别扭

第二十三章 别扭

        贺师兄金屋藏娇!

        消息传来,便引来了玄机门全体修士的注目。路人随意的闲谈,渐渐转变为贺云卿将自己钟情的女子带回门内,甚至有好事者带了一些色彩性的描绘……贺云卿平日在门中甚是低调,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一点风流轶事都没有传出来,今日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玄机门修士个个瞩目,恨不能立即一睹那女子的芳容。

        毕竟,贺云卿本人就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能入他眼的,恐怕不是天仙也相去不远了。

        贺云卿刚回居所泡了一杯清茶,便察觉到外间有修士的靠近。传音过去那人也没有回应,贺云卿搁下茶杯,推开门……

        一瞬间,整个身子便被扑倒,倒在厚厚的软垫上。

        眼对眼,嘴对嘴,属于别人的气息顷刻传入贺云卿的鼻腔,然而罪魁祸首一点儿没意识到两人怪异的动作,手掌干脆压住贺云卿的腰侧,甚至还趁机蹭了两下。贺云卿沉声道:“下来!”

        来人不为所动。

        贺云卿不客气地道:“最后一次,下来!”

        燕枯心方才不甘不愿地从贺云卿身上爬起来,伸出手掌,勾住贺云卿的手臂。

        贺云卿并未理他,径自从软垫上跳起来,拍拍道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紧了紧头发,又将软垫放回原处。一套动作做下来之后,他才开始正视燕枯心:“有事?”

        燕枯心的表情很冷酷。往日总是噙着微笑的嘴角此刻紧抿着,泄露出主人不佳的情绪。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贺云卿,没有丝毫光亮,反而带着深深的阴郁。他微微上前一步,与贺云卿保持半臂距离,整个人充斥着侵略的姿态:“那个女人是谁?”

        贺云卿愣了愣神:“什么女人?”

        “你想哄我么?”燕枯心眯着眼,手指下意识地摩挲着。

        贺云卿思量很久,抬头问:“你说的女人,是锦衣么?”

        燕枯心皱眉:“锦衣?”

        贺云卿点头:“如果你指的是她,她确实在我这里。需要我叫她过来么?”

        燕枯心的脸色更为难看:“贺云卿,如果你只是为了躲避我和我的感情,特意带一个糟糕的女人到我面前示威,让我死心。那么我告诉你,你成功了。”说罢,燕枯心便甩门离去。门外闪过一阵灵力的波动,旋即散在风中。

        贺云卿有些摸不着头脑,更不明白燕枯心的怒火从何而来。他抿了一口茶,捧着书,细细阅读了几页后,便闭上眼睛稍稍休息了一阵。

        “贺仙长,张管事求见。”

        贺云卿把书放到一边,问道:“鹤龄,你跟在我后面多久了?”

        童子答道:“三年有余。”

        贺云卿沉默,就在童子思量自己是不是该主动说些话的时候,贺云卿开口:“让他进来吧,也该进来了。”

        他把锦衣带进来,就料到这些精明刁钻的管事们总有一天会上门拜访,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外面弟子不清楚锦衣的身份,这些管事都是成了精的人物,耳目众多,又岂能不知?贺云卿暗忖,不知这几个管事会用什么样的理由搪塞自己呢?

        玄机门,还有这大陆上的多数门派都会雇佣一定数量的管事管理灵田、交易市场、仆婢买卖,这些管事中,有凡人,也有天赋不佳的修士,但多数与这一门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管事虽说实力不济,但是上下打点的功夫却绝非修士可比。云竹为何能以仆婢身份在门中兴风作浪,多还是有这些管事撑腰。

        而这位张管事,显然是把锦衣调离的关键人物。

        “见过贺仙长。”

        贺云卿点点头:“张管事客气了。您日理万机,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张管事笑道:“小人是为了锦衣过来的。”

        “哦。”贺云卿低声道:“锦衣并不是我这里的婢女,我只是半路碰巧遇见。张管事要带她走么,我吩咐人过去说一声便是。”

        张管事心中暗骂,这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却仍是陪着笑脸:“怎么会,贺仙长若是瞧上了锦衣便留下她吧。小人就是担心锦衣,过来看看,看看而已。”

        贺云卿随意地翻着书页:“张管事的关心还真是让人感动呐!我看到的,和张管事所言却是一点都不相关呢!锦衣身上那一百二十三道鞭痕是怎么回事,是谁把她调出去的,我倒要好好向张管事请教请教!”

        修士很少发怒,冷眼冷面的贺云卿更是与怒火绝缘。他的话语轻飘飘的落下,却让张管事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他嘴巴张着,却被贺云卿气势震慑,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贺云卿又问:“管事若是不能解释,那就换个能解释的过来吧!”

        冷冷地盯着张管事离去的背影,贺云卿眸中积聚着冷意。

        第二日,玄机门中便传出负责管理仆婢的张管事因一言不慎得罪了贺云卿的新宠被撤去管事之职,贺云卿居所的童子婢女们也因行事不力被驱逐出去。一时之间,关于贺云卿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传闻甚嚣尘上,甚至玄楼之上的金丹期修士都有所耳闻。

        燕枯心燕师弟当天就砸坏了两块白玉雕像。

        “多谢贺仙长。”

        “你以后便在这里住着,童子婢女均由你把关,若有不敬不忠的,尽管赶出去。”贺云卿转过身来,“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肆意欺人,明白么?”

        锦衣躬身道:“婢子明白。”

        “云竹的事情,我自有决断,你就不必插手了。若她在你面前嚣张,不用客气,打上一顿便是。管事那边你也不用理会,出了什么事自有我挡着。”

        锦衣默默垂泪:“多谢贺仙长给婢子做主,婢子定然将此间事务打理好,不让仙长失望。”

        贺云卿“嗯”了一声,便进入内室,专心打坐起来。

        他压根儿没有意识到,只因为他一次无心的举动,有人暗暗咽下了三瓶醋,差点儿把牙齿都咬碎了。

        解决了琐碎的事情,贺云卿便打算动身了。三天后的清晨,日光驱散浓雾,贺云卿向玄云子告辞,便返回住处收拾行囊。在青石路上与燕枯心不期而遇,那人却只用眼角扫了他一眼便径自转身离开,贺云卿只能把将要吐出口的问候咽回了肚子里。

        “赵师弟回了赵家?”贺云卿摩挲着玉佩,一字一顿地问道。

        童子凑上前来:“赵仙长不久前回了赵家担任长老,此后就一直未曾回到门中。据传是赵仙长和燕仙长生了嫌隙。锦衣自赵仙长离开后便一直未被安排给任何筑基期的仙长,反倒是安排在仆婢们原先的住处……”

        贺云卿点点头:“我知道了。”

        童子应声而退。

        贺云卿沉思了一会儿,料想是自己那日的所作所为让燕枯心受了羞辱,他拿自己没有办法,自然是要拿赵青云出气的。赵青云既然回了赵家当长老,和玄机门的联系自然也被切断了,贺云卿也没必要特意追杀到赵家。

        行至山门,贺云卿掏出自己的令牌,并未御剑而行,反而沐浴着山间温暖的阳光,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虫鸣鸟叫,蝴蝶飞舞,远处的山峰一片青碧,与山间融为一体,贺云卿只感觉到自己的心沉静了许多,烦心的事情也仿佛随着呼出的气离开了他。

        出了玄机门后,又回到贺家休息了一日,贺云卿方才重新踏上旅途。

        这一次,他选择的地点在中域。

        中域位于东域西北,是整片大陆的中心地带,仙门林立,天才众多,甚至灵气也要比其他几域浓郁许多。此外,中域正处于东南西北四域之中,路途不算遥远,各域修士聚集,于修仙者而言,既是增加见识的机会,又能提高他们的修为。

        东南西北中五域中,贺云卿最不愿去的便是北域,穿越以来,他对北域的唯一记忆就是终年不化的大雪和姓萧的男人嘴里吐出的冰冷话语。东域与南域接壤,南域炎热,出产了许多别致的石头,南域修士的练功功法也是最古怪的。而西域,则是海兽和水系修士的天下。玄机门所在的东域虽然名义上在大陆的最东面,却绝不是他前世记忆中本国的东南沿海区域,相比较其他四域,东域的实力其实相当弱,最高品级的门派也不过是四品而已。

        穿过安陵城,再到云霄城,再赶往云霄城以西的日落城,贺云卿并未刻意的去寻找修士的存在,反而是信步徜徉于凡人之中,一转眼,便是半个月的时间。

        “看这天,又是要下雨的样子了!”

        一个戴着草帽的农夫高声骂道:“这该死的日落山,都没晴上一个时辰呢!”

        凡人的咒骂贺云卿自然听到了,他只是微微一笑,便拐到了山脚下另外一道小路。

        “哎那人是疯了么,那可是日落山的鬼路啊,只见过进去的可没人出来啊!”任那农夫喊叫半天,贺云卿却没有慢下步伐,反而加快了步子。那农夫摘下草帽,喃喃道:“算了,我提醒过了,只怪他不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