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三十五章 动手

第三十五章 动手

        贺云卿瞪视着忽然出现的人:“你是什么意思?”

        明泽撇了撇嘴,红瞳中满是不耐:“尊主命我送你出去,其他的你就不要多问了。”

        贺云卿却似没有看到他眼眸中的嘲讽之色,反而问道:“明辉呢?”

        “尊主自是有尊主的事情,你如今虽然身在魔族,却始终是个人修,我魔族的事情你还是少插手的好。”明泽道,“今日无论你愿不愿意走,尊主已经下了命令,我却是不得不把你送走。”

        说罢,也不待贺云卿反应,明泽运起法术,将贺云卿提到一头黑雕上,他自己则双手扶着雕羽,不疾不徐地飞在空中。

        “说实话,你第一个成功走出魔族的人修。”飞在半空,明泽忽然开口。

        贺云卿问道:“那又如何,来去都不是我的意志。”

        明泽大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所以,你就不必走了!”

        黑雕忽然仿若疯了一般剧烈地震着翅膀,将贺云卿狠狠甩开,贺云卿闪避不及,竟生生撞到一根大石柱上,而未等他反应,下一刻,明泽的大掌竟虎啸而至,掌风带着元婴期强者的气息,贺云卿连忙拔剑抵挡,却终是慢了一着,胸口生生受了明泽一掌。

        贺云卿唇边带血:“你这是为何?”

        明泽抚掌一笑:“我魔族并不是人修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纵然尊主命我将你送走,你死在外面,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贺云卿拾起剑,撑着胸口,缓缓站起身来:“告诉我,明辉究竟怎么了?”

        明泽道:“尊主很好,你不如先忧心你自己,今日你是别想活着回去了。尊主本该带领魔族复兴,岂能一直纠结于儿女情长?为了尊主考虑,你也必须死。”

        贺云卿神色逐渐凝重起来。他握着剑,剑尖对准明泽,剑光如虹,剑意也被释放到了极致。狂风剑诀本就提倡快速,剑气催动之下,周围景色都好似模糊了一般,天地之间,只剩下这个人,这把剑。

        明泽呼喝一声,一团火球便自他手中出现,火球中蕴着极强的灵力波动。交手之下,火球不知何时竟破开贺云卿的剑气,向着贺云卿正面扑来。

        明泽道:“贺云卿,我倒是小看了你。你天赋虽然不错,但元婴期和金丹期之间境界的差距却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受死吧!”

        明泽全身释放出独属于元婴期修士的威压,贺云卿的剑意在金丹期修士中虽是无敌,对抗起元婴期修士来,却极为吃力。

        玄水变!

        “轰隆”一声,二人所在的石山竟是炸开一道细缝。贺云卿与明泽均是后退一步,但两人的状态完全不同,明泽面色如常,而贺云卿嘴角溢出血珠,面色也有些苍白。

        身为元婴修士,竟被一个金丹修士逼到此处,明泽心中也有些懊恼。他盯着贺云卿看了一会儿,眼中迸射出冷光。

        下一秒,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便向着贺云卿直冲而去。贺云卿脸上、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而明泽却在此时停止了攻击,眼神玩味,似乎在蓄积着最后的攻击。

        贺云卿瞳孔一缩。

        自储物戒中取出黑珠,饱满的灵气自黑珠里溢出来,滋润着贺云卿的身体。顷刻,他身上的创伤便恢复的差不多了,脸上也稍微恢复了一些血色。

        而此时,明泽已经展开了他的最后一击。

        贺云卿也将全身力量集中起来,全力对抗明泽的攻击。

        “轰——”

        贺云卿整个身子撞到石柱上,吐出一大口鲜血,很快就人事不省了。

        而明泽,则盯着自己的双手,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怎么会……尊主怎么会把精血给他?”明辉的实力实在是太过深不可测,明泽身为元婴修士,和明辉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就如明辉所言,他的精血融入贺云卿体内,贺云卿的血也曾助他逃脱禁锢,他们二人的生命早已相连着了。明泽无法杀死明辉,他自然也无法杀死贺云卿。

        日光刺眼,隔了许久,贺云卿放从昏迷中逐渐醒转。

        他明明记得他被明泽最后一击击中,那时候就好像要死了一般。怎么会,他现在居然还活着?

        贺云卿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身子就好像被卡车碾过,每根骨头都断了一般,头疼欲裂,肺腑内火辣辣的疼,身上大大小小无数伤痕交错,腿骨也裂开了,他整个人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面貌。他单手撑着地面,缓缓地站起身来。

        满目洁白。

        白色的雪山,白色的雪松……一看,便是独属于北域的景色。

        这么说,他确实是离开魔族了,还是活着离开的。

        贺云卿试着运转体内的灵气,却发现受伤过重,他体内的灵气几乎紊乱了。花了四天左右的时间才让灵气畅通,但是骨骼肺腑每一处都没有什么好转,灵气到达时,身体中的每一个窍穴都要经历一股极为难忍的疼痛才能让其通过,待到灵气能如同往日一般通畅时,已经过了七七四十九天。

        但是贺云卿仍未恢复到原先的实力。

        他目前仍停留在金丹前期的境界,体内仍有一些暗伤需要时间慢慢恢复。

        但是与明泽的一战,他也并非全无好处。与高阶修士交战时,他们对灵力的使用手段,以及对战时的经验,都是目前的贺云卿所不具备的。很多时候,修士的实力也是在对战中不断累加的,可以说,与明泽一战,足以抵得上贺云卿与普通金丹修士战上十场。

        一连两个月,贺云卿都待在北域内的一处山崖下修炼。他没有回东域,暂时也没有回去的打算。这两个月正是这一年的最后两个月,一转眼,又是开春。

        贺云卿缓缓睁开眼,目中精芒绽放。

        暗自潜修了这么久,身上的伤终于彻底消失,他的实力甚至有向金丹后期攀升的趋势。

        玄水变的修炼也更为全面精进,如果说初入金丹的贺云卿能够将玄水变的力量发挥五成,与明泽一战发挥了七成,那么现在,他轻轻松松就可以发挥出玄水变九成的力量。

        狂风剑诀也如同风云诀一样被修炼到极致,贺云卿全力挥出的一剑甚至能劈开河流,在山崖上留下深深的剑痕。

        与明泽的一战,他发挥了自己全部的实力,甚至透支了自己的力量。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他的剑意比之先前又提升了一层,不仅在金丹期中是无敌的存在,便是对上了元婴期修士,纵使敌不过,却能轻易脱身,绝不可能像这次一样狼狈。

        这日,贺云卿又来到了那日进入魔族的峡谷。

        实力恢复后,贺云卿也曾来过几次峡谷,甚至不怕死地跳下去过一两回。可是他落地时,踩着的是硬邦邦的石头,往上看一片黑黝黝的,蓝天白云什么都没有。

        他始终有些放不下明辉的。

        纵然知晓这人的实力已是这天地间近乎无敌的存在,而自己的力量太过渺小,压根没法帮助到他。

        蓦然,贺云卿耳朵一动。

        他屏住呼吸,一闪身躲入了一边的雪松林中。

        “咔咔咔咔咔……”天地间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小队古怪的人。那几人均是黑布蒙面,黑袍裹着全身,走路时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但贺云卿分明注意到,那阵怪声并非从这几人口中发出,也非脚底与地面的摩擦发出,反而好似从腹腔里发出似的。

        贺云卿看不清这几人的实力,却只觉得只要视线朝那几人挪一挪,他便有股说不清的难受感觉,就好像浑身爬过虫子一样。

        那一队人在峡谷边上站定。为首的黑袍人腹腔中又发出了更为古怪琐碎的声音,就好像贺云卿前世见过的装神弄鬼的神棍神婆一样。

        怪声响了片刻。

        让贺云卿诧异无比的事情发生了。

        他居然发现,随着那怪声渐响,峡谷内竟然出现了一个透明的膜子,待那膜子完全显示出来后,膜面中心竟是出现了一个方方正正的洞。黑炮人先进去,余下的几人随后也跟了上去。贺云卿躲在雪松后面,咬了咬牙,趁着那洞没合上,也赶紧钻了进去。

        果然,这就是进入魔族的通道。

        落地后,贺云卿眼前便不再是黑黝黝的石头,而是一片迷蒙的天空。

        离开时,那笼罩在魔族上空的黑潮已经渐渐转淡了,但是直到此刻,头顶的天空仍没有恢复往日的澄澈。

        “啪——”

        贺云卿猛然警觉,挥剑便冲那隐藏在阴影中的人砍过去。果然是那穿着黑袍的怪人,贺云卿与他交手第一下,发现这怪人的真实实力不过金丹期左右,比贺云卿那日交手的连城还要弱上不少。那怪人却也不慌,反倒口中念念有词,古怪的声音刺得人耳膜发疼,脑袋都有些晕眩。

        贺云卿当机立断,将避毒珠塞入口中。

        果然,那股刺人的感觉消失了。

        一剑将那人黑袍挑开,贺云卿的眼睛却在此刻睁得大大的。

        他绝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长得这么恶心的人。

        准确地说,根本不是人。腰部以下,均是一截一截的烂肉混着白骨,恶臭熏人。腰部以上,脖颈内密密地镶着黑泥,脸孔上趴着绿色赤色的古怪大虫,每一条均有正常人的大拇指粗,大虫自头盖骨钻到脖颈,豆大的眼盯着贺云卿,时而发出古怪无比的声音。

        这绝对不是人!

        几条虫子似乎预感到有危险,挤成团状冲着贺云卿直扑过来。

        贺云卿挥剑一劈,一剑将那几条虫子砍成两截。恶心的黏液一滴一滴粘到地面上,那虫子虫身蠕动两下,竟在下一秒合上,又恢复了原先的生机。触须轻轻摆动着,豆眼锁定着贺云卿手中的剑,贺云卿注意到,几条虫子虫眼中竟露出了红色的光芒,看起来邪恶无比。

        贺云卿又砍了几次,然而不管几次,那几条虫子总能恢复到原先的模样。

        它们喷洒的液体带着毒,贺云卿虽然含着解毒丹,不受虫子毒液的影响,但是次数多了,剑身都有些泛黑,且那些黏液湿哒哒的看起来恶心的要死,贺云卿根本没法忍。

        贺云卿默默思量。

        刚才那一小队人虽然不多,但是若都如同他此刻见到的“人”一样,每一个身上都携带着四五条根本打不死的虫子,且这虫子的毒液破坏力都是这般惊人,那么魔族所要面对的,将是非常可怕的存在。

        何况贺云卿并不知晓,这所谓的小队是第一支,还是最后一支。

        思考间,他与几条虫子之间却又是展开了一场恶斗。想了想,贺云卿便收起了剑,运起玄水变的法诀向那虫子攻过去。虫子在地上扭了几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大大的绿色脑袋甚至在地上狠狠晃了两下,做出一副卖萌的模样,可在贺云卿眼中,这几条虫子都让他无比恶心。

        既然这黑袍人根本没有战斗力,这些虫子却强悍无比,那为何不干脆只将虫子放进来,反而一群人偷偷摸摸地潜进来呢?

        贺云卿下意识地觉得,这黑袍人和虫子之间肯定存在一种外人并不了解的联系。

        贺云卿将视线对准了那个从攻击以来便不曾行动过的黑袍人。缺少了藏在头盖骨内的几条虫子,那黑袍人分明就是一具骨架而已。

        看了一眼虫子,又看了一眼粘附在骨架上的烂肉。

        莫非,这人变成这样,是因为浑身的肉都被虫子啃光了……贺云卿被这个想法弄得有些想呕吐,但他还是强抑住胃部的不适,越加细致地观察起那具骨架来。

        虫子似乎感应到贺云卿的想法,飞身一跃重新回到骨架上,豆眼狠狠瞪着贺云卿,怪声阵阵。

        孰不知,这几条虫子的动作只是让贺云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他微眯着双眼,甚至将灵力运到双眼周围。虫子的干扰动作越来越强烈,贺云卿却并不在意,猛然间,他的眼睛一动。

        在头盖骨和脖颈的交界处,就是那里!

        一块与白骨色泽不一样的白色石头被镶在那中央,若不细致观察,根本注意不到。

        贺云卿眯起眼睛,视线冰冷。

        挥起剑,贺云卿对着那白色石头狠狠砍下。

        “哐当”一声,那白色的骨架倏然倒地,白色石头散落在地,化成黑色的碎块,就在这时,几条虫子飞窜着逃到四周。

        贺云卿剑势不减。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