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四十一章 云家

第四十一章 云家

        贺云卿刚刚进入叶家,便听门内有声音传来:“这叶家弟子一向只进入我奉天派,道友半路抢人,未免也太不将我奉天派放在眼里了吧?”

        贺云卿闻言朗声道:“若是奉天派能够安守本分,我又何必过来?”

        “既然如此,我也不与你废话了!”

        刹那间,一道流光带着凌厉的攻势直接扑向贺云卿,流光在行进过程中竟没有一丝紊乱,足见此人对灵力的掌控程度。贺云卿却也不惧,一个闪身避开了流光的攻击,反身拔剑,刹那间便将那道流光截住,使之顺原路返回。

        “哐当!”流光穿过木门,戳开一个大洞。

        下一秒,三道流光噼里啪啦飞到贺云卿面前。贺云卿一剑一剑丝毫不乱,顺利接住,再将攻势送回。

        不过片刻的时间,木门上便被轰开三个大洞。

        仅此一照面,贺云卿却是估摸出了门内修士的大概实力。这人比柳长河稍稍弱上一分,应该也是奉天派里的核心弟子。没有兴趣与他多做纠缠,贺云卿径自挥剑,将剑意爆发到极致,浑身气势集中在木门之上。

        见门内修士始终不动,贺云卿问:“是你自己走,还是我送你走?”

        那修士呼吸稍稍有些慌乱,隔了一会儿贺云卿才听到他开口:“我自己走。”

        屋子里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两人的打斗自是吸引了无数叶家子弟前来观看,流光与剑光的纠缠看得他们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贺云卿收剑,走到叶家家主叶天海面前:“叶家主,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招收新弟子的事情了。”

        叶天海呆愣愣地看着面前俊美得不似凡人的年轻修士,想及那一瞬间强大到让他忍不住颤抖的气势,声音有些干涩:“不知仙长打算如何?”

        贺云卿刚想回答,忽然接到一道传讯符。他思量一番,看向叶天海:“叶家主,我师弟此刻正在云家,不如将你们两家的弟子聚在一起,共同比斗一番,从中选出最合适的弟子进入玄机门,如何?”

        叶天海哪有不应的道理,暗想着并不是仅他叶家遭殃,心下也稍稍安定了一分:“便听仙长的。”

        当下,他便派族中长老去云家商量比武事宜,而贺云卿则直接歇在叶家后院,静静打坐修炼起来。

        第二日清晨,叶天海便带着一众叶家子弟来到云家。

        贺云卿走在最后,细细观察着叶家子弟的情况。叶家共有三十多位二十岁以下的子弟,其中有五位目前实力已经达到炼气中期,剩下的多数在炼气初期,自然也有刚刚开始修炼的修士,是否招收,却要看其未来潜力如何。

        遥想自己初入玄机门时,不过是一个对修炼懵懵懂懂的少年,而这叶家,却能依靠自身实力培养出多位修士,却也不能不让人感慨其底蕴深厚。

        云家的情况与叶家相似,同样有三四十位二十岁以下的子弟,他们一个个摩拳擦掌神色兴奋,只想立即加入仙门一展实力。

        一番寒暄过后,两家比武正式开始!

        叶家家主叶天海、云家家主云耀、燕枯心及贺云卿四人坐在主座上,偶尔对两家子弟的实力品评一番。

        贺云卿心里敞亮,叶云两家的家主并不一定坐得住。他们今日同意了贺云卿二人比武的要求,便是把自己绑在了玄机门的船上,而站到了奉天派的对立面……贺云卿默默地想,或许这两人恨不得此刻有奉天派援兵前来,把他与燕枯心尽皆打败,到时候好向奉天派哭诉自己是如何遭受胁迫不得不屈从的了。

        炼气期弟子的比武总归没有什么看点,但贺云卿二人还是从中发掘到了几个不错的苗子,稍加测试一番便将这些弟子定了下来。

        云家家主云耀笑道:“两位仙长,接下来要比武的正是我叶云两家年轻一代天赋最高的子弟,蓝衣服的是我云家子弟云冲,黄衣服的是叶家子弟叶飞,两人均是炼气中期的修为,实力如何,还请两位仙长点评一番。”

        “云冲?”贺云卿眼神微动,问了一遍。

        云耀笑意更深:“不瞒二位仙长,云冲正是犬子,而叶飞是叶家家主之子,对于他们二人,我们是抱有很大期待的……”

        贺云卿点点头:“可以。”

        贺云卿心中默默冷笑。

        他总算想起来,心头那丝古怪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虹水河,云家,叶家……分明是那部小说最开始设置的场景。主角云逸乃是修仙世家云家的庶出子弟,恰好就是这位云家家主二弟的庶子,云耀与他二弟争夺家主之位获胜,便开始苛待他二弟的孩子,云逸作为庶子地位更是低下,不仅遭受云家嫡系的欺凌,更是连家中仆人都能肆意支使于他。

        幼时的经历养成了云逸追求力量、睚眦必报的性格,虽然他并不肆意伤人,但却绝不肯原谅伤害过自己的人。

        所以小说中的燕枯心死了,却也连累玄机门惨遭灭门之祸。

        若是贺云卿记得没错,这时候的云逸不过是个十岁的稚童,却已经尝尽了世间冷暖。此刻在演武场上与那叶家主之子对战的云冲,也是欺负云逸欺负得最多的人,打骂只是寻常,甚至在发现云逸怀有灵根之时残忍地废去云逸的灵根,幸亏云逸运气好,才堪堪逃过一劫。

        云冲与叶飞的一战,以云冲胜过叶飞结束。

        云耀满意地捋了捋胡须,目中尽是得意:“两位仙长,如何?”

        贺云卿道:“法决的运用稍显稚嫩一些,但以他们的年纪,能做到这一步,已是不易。”

        燕枯心闻言偏过头来,静静看了贺云卿一眼。

        这演武场上两人分明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虽说实力在这一众子弟中算是佼佼者,但若是放到玄机门又算什么?贺云卿他自己十三四岁便已筑基,如今更是顺利结丹,这种天赋,哪里是这些炼气期的子弟们能够比得上的?

        而据他所知,贺云卿也不习惯夸赞人。若是真为了招收新弟子而说一些违心的话,那绝不是贺云卿的风格。

        那是为何呢?

        燕枯心微微眯起了双眼。他将视线集中在那比武的两个子弟身上,天资平平,姿色平平,怎么看都没有值得贺云卿夸赞的地方……

        燕枯心弯起唇角,余光瞥见了贺云卿面上一闪而过的冷意。

        燕枯心的笑容愈加惑人了。

        天色渐暗,两家弟子比武也渐近尾声。两人自叶云两家各自挑选了七八位弟子加入玄机门外门,又挑选了两三位直接加入内门。叶云两家家主连连道谢,面上笑意满满,至于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燕枯心悄悄传音给贺云卿:“奉天派的家伙倒也耐得住性子!”

        贺云卿面色不变:“最多一天。”

        “那我们便等等好了。”

        当晚,叶天海带着叶家子弟离开了云家,而贺云卿和燕枯心则在云家后院住下。

        灯光幽暗,一个少年猛然从墙角窜了出来。少年极瘦极瘦,面色发白,身上满是伤口和淤青。待确定院内没有人后,他方才奔回自己的小屋,点燃一盏油灯,在破败的屋子里倚着墙壁睡着。

        他的被子被人划破了之后烧掉了,衣服也是捡的别人不要的。

        他的手指上有大大小小数十道伤疤。

        即便睡着,也有疼痛的感觉。

        入梦时,少年的唇角紧紧抿起,眉头微皱,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诉说着变强的信念。

        第二日清晨,贺云卿刚刚开门,便见一身红衣的燕枯心站在门外等候。他半身倚着墙壁,一双长腿却横在门框上,便是贺云卿瞪他一眼,他也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师兄昨夜睡得可好?”

        “很好。”

        燕枯心身形却是蓦地一闪,一瞬间便跃到贺云卿身前,作势要抱他。

        贺云卿挑了挑眉,飞剑出鞘。

        燕枯心眸子蓦然瞪得老大,双手摊开:“师兄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只要是个男人,总会无比担忧自己那个方面的功能吧?燕枯心无语地盯着那把距离他男性自尊只有不到半寸的剑看了很久,确定自家师兄确实没有收起剑的打算,他只能认栽,默默往后退了一大步……

        说起来,师兄也太不解风情了,剑尖对着也就罢了,居然还在其中施加了剑意。

        想到师兄剑意全开戳破山石的威力,燕枯心便觉得头皮发麻,不由在脑中将山石与他男性骄傲稍作了一下替换。

        “噗嗤——”

        燕师弟抖得更厉害了。

        贺云卿收起剑,静静扫过燕枯心下/身的某个区域,淡淡吐出一句:“太小了。”

        燕师弟顿时僵住了。

        两人刚刚走出后院,便觉一股威慑十足的力量向两人冲来。燕枯心与贺云卿对视一眼,拳劲与那股力量在半空中相撞,云家湖中假山便被彻底摧毁,碎石肆意飞散。

        燕枯心瞥那来人一眼,淡淡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奉天派的邱和道友。”

        “你!”邱和满身怒气,一双三角眼中闪过怨毒之色,“不过是小辈弟子,竟敢对我不敬。”

        燕枯心神色散漫:“我只敬人,不敬狗。何况邱道友您也真够无能的,三年前你是金丹修为,如今竟还是金丹修为,真是忒让人耻笑。”

        贺云卿站到他身边:“邱和道友既出自奉天派,而我二人乃玄机门门人,本不是一家,又何来敬与不敬之说呢?”

        邱和大怒,转身冲那与他一道的修士说:“严师弟,这两个小辈,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了!”

        那严师弟点了点头,挥舞着长刀便向贺云卿劈来。

        贺云卿拔出剑。

        刀剑相撞,火星飞溅,那刀修乃是力量型的修士,与贺云卿恰好相反,但贺云卿圆满的剑意却完全可以弥补两人力量上的差距,甚至隐隐有压倒的趋势。

        “砰砰砰砰……”

        一阵刀光剑影,在贺云卿强大的攻势下,那严姓刀修却是节节败退,一把长刀被贺云卿钳制得几无用武之地,左胸也被贺云卿剑光波及,涌出血来,严姓刀修连退几步,堪堪稳住身形。

        他刚刚站稳,便觉眼前一阵白芒闪过。

        那个看不出修为的年轻剑修,竟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前,剑尖抵着他的脖子,只需轻轻一动,他百多年的修为便会倏然化为泡影。

        “嗤拉……”

        “不要——!”那刀修目眦欲裂,然而下一秒,他却呆住了。

        那剑修只是划破了他胸前的衣服,根本没有划破他的喉咙。

        但是他却畏惧了退缩了,这于刀修而言,绝对是大忌,未来若是有进阶的可能,他也会因为这心中潜存的畏惧而失败。

        这会是他的心魔。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

        知了的地雷

        今天一更,大家五四青年节快乐!

        对了,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的VIP等级制度,我有朋友现在就拿到了打折卡,大家可以去基本信息那里看一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