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四十三章 风波

第四十三章 风波

        云逸就这样被贺云卿带回了玄机门。干瘦的少年甫一出现在门中,便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视线,尽管心里很清楚这些视线多是来源于身边的人,他还是困窘地垂下了头,只露出一双红透了的耳朵。

        但他的确成为了贺云卿的弟子。

        贺云卿修为已至金丹,虽年岁小了一些,却有收徒的资格。这也使得门中一些年过三十尚未结丹的弟子嫉妒不已,可再嫉妒,又有什么办法?修真界本就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地方,金丹期又是高阶修士与低阶修士的分水岭,纵然他们年岁比贺云卿大了一倍有余,见到贺云卿还是要乖顺地叫一声师兄。

        回到居所,吩咐婢女将云逸带过去洗漱换装,贺云卿手捧着书,静静翻阅起来。窗外正是风光最好的时候,阳光沿着窗框细缝钻进屋内,把地面照得半明半暗,光影绰绰。

        隔了许久,婢女将打扮得全然一新的云逸带了出来。

        贺云卿眼前不由一亮。

        小一号的道袍配上这孩子正好合适,他的心性本就比同龄人沉稳一些,这般搭配并不会让人觉得可笑,反而衬托着他的坚毅与沉着。原来枯草般的头发似也被打理过,柔顺地贴在他后背,虽然身量有些偏瘦,但任谁看到他这一眼,都会觉得他是个蛮漂亮的孩子。

        主角不愧是主角。

        贺云卿冲他招了招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子了,你知道么?”

        云逸抿着唇,点点头。

        “我不会指导你具体怎么修炼,但是你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可以来找我。”贺云卿盯着他,“你刚刚入门,只能算是外门弟子,下午去外门长老那边测试一下灵根,测试完了就去领取你的身份令牌,外门管事会替你分配居住的地方。”

        “是。”见贺云卿眼眸一直盯着他,云逸低下头来,声如蚊呐:“师父。”

        贺云卿微微一笑:“你先出去转一转,明日我带你见师祖。”

        “嗯。”

        虽然小孩子在他面前毕恭毕敬的模样有些古怪,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并不坏。甚至因为这个小孩子是小说主角的原因,贺云卿心头甚至有一丝膨胀感。

        贺云卿又翻了三四页书,很快又阖上。

        伸了个懒腰,推开门,贺云卿干脆在外院练了一会儿剑,方才转身回屋。

        “贺师兄。”

        贺云卿眼神一凝:“何事?”

        那弟子态度恭敬:“掌门吩咐贺师兄前往听雪殿一行,具体是何事,弟子也不知。”

        “好,我去去就来。”

        不过片刻,贺云卿便与那执事弟子共同飞往听雪殿。刚入殿内,他便觉气氛有些不对。不知是不是巧合,此刻听雪殿内的修士恰好站成了两排,泾渭分明。人数最多的那一排以玄青子为首,众星拱月般将他围在中央,而人数少的那一排,则站着面色通红的玄云子,玄游子在一边拍着他的肩膀,正轻声安慰着。

        贺云卿没有丝毫犹豫,站到自家师父身边。

        见他进来,玄青子眸中异色一闪即逝,唇边噙着一丝冷笑。

        玄云子面色稍稍恢复了正常:“云卿,你来了。”

        “师父,发生了什么事?”

        玄云子挥了挥衣袖:“门中的事情罢了,和你没关系,你不必掺和。”

        贺云卿自然不信。若是与他无关,掌门也不必派人把他叫过来。更何况,刚刚玄青子眼中的冷意,他是看得一清二楚。玄青子虽然脾气急躁了些,但结成金丹后就很少与人吵成这般模样。

        依照贺云卿对他的了解,能让他这么生气的事情,绝对和自己有关系。

        毕竟贺云卿可是玄云子唯一的弟子,也算是他为数不多的软肋之一。

        玄游子撇了撇嘴,忍不住开腔:“不过是以为自己一定能登上掌门之位,先来个杀鸡儆猴罢了。”

        他乃是掌门镜虚真人的弟子,镜虚真人是元婴期修士,可惜年纪大了,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玄游子实在反感玄青子这般高调的作为,镜虚真人还在位呢,这一位就如此,若是掌门去了,这人又该张狂到什么地步?

        贺云卿闻言一动:“掌门如今可好?”

        玄游子点点头:“并无大碍。只可惜门中比玄青修为高的无心权势,比他修为低的却又畏惧于他,哼,真是……”

        “秋寒风前几日进阶金丹了。”两人说话间,燕枯心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淡淡提了一句。

        “难怪。”玄游子撇了撇嘴,面上的不屑之意更深。

        渐渐地,殿内修士越聚越多,甚至往日不常露面的金丹期修士,都纷纷出现在殿内。听雪殿中那道无形的分界线众人自是看到了。有人抓耳挠腮皱眉深思,有人却是洒然一笑,各自站到自己选择的队列之中。

        玄云子他们这一排,不过十来个修士而已。

        玄青子那一排却是黑压压的一片,光是气势,就要比他们这边强大不知多少倍。贺云卿在其中看到了许婉蝶的师父玄英子,不知她徒弟被高师弟搞成那个样子,她是如何心安理得支持玄青子的。恰巧,那高师弟此刻正站在玄青子右首,满面红光的接受着在场的金丹修士的指导,就好像自己是玄青子的亲儿子一般。

        他不怕死地瞟向贺云卿,眼中闪过得意之色。

        燕枯心勾起一丝笑意:“他倒真不怕死。”

        玄游子接话道:“他?不必我们动手,秋师侄一人便能搞死他。”

        两个男人的眸子亮了亮,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来。玄青子一共一子一女,长子秋寒风倒是天资过人,如今也顺利结成金丹。女儿秋伊人却是这门中有名的荡-妇与毒妇,最喜年轻俊美的男修,如今虽说定下了这高师弟,但是能维持多久,却又难说了。

        贺云卿轻轻一笑:“孰胜孰负还未可知,高师弟实力也不弱呢,不然许师妹如何变成那副模样?”

        三人的笑声更加猥琐,玄云子原先满腹怒气也被这几个小家伙逗乐了,板着脸骂道:“姑娘家的事情岂是你们能够随意编排的?”

        若是他的嘴角没有偷偷弯起来,这句话倒是更有说服力一点。

        良久之后,玄机门掌门镜虚真人方才姗姗来迟。镜虚真人淡淡扫了一眼殿内景象,视线在两边停驻了一刻便移开眸子,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次我玄机门一共招收了五百新弟子。”镜虚真人将视线投向玄青子,“玄青,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玄青微微躬身:“弟子不敢居功。只是有件事情,弟子还须向掌门禀报一下。”

        “你说。”

        “此次招收新弟子,贺云卿及燕枯心两位师侄被弟子分派到叶云两家,因奉天派抢了一向与我玄机门合作的朱陈两家的子弟,我便派他们二人前去叶云两家稍作威慑。”玄青朗声道:“却不想,他们二人竟搅得叶云两家鸡犬不宁,亦打伤奉天派四位修士,甚至有一人因此暴毙而亡,弟子认为,他们二人行事不守章法,胡乱伤人,抹黑本门名声,又易为门派招祸,理应遭受惩罚。”

        镜虚真人沉吟半晌,问道:“那依你所言,该如何罚呢?”

        玄青子道:“他们二人如今是核心弟子,便让他们退回内门弟子之列,再去思过崖上思过五年,专心修炼罢。”

        玄青子话一说完,还没等镜虚真人开口,玄云子便红了脸,手指着玄青子:“玄青你要不要脸,你不就是想把他们两个退回内门弟子之列,给你儿子让路么,还有你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婿,也想占个核心弟子的位置么?我呸!”

        一口唾沫就要唾到玄青子脸上,却被他随手一挡,又飞了过来。

        燕枯心冷哼一声,长袖一甩,那亮晶晶的唾液竟是恰巧打到了高师弟眉心,好死不死地往下滴着。在场修士均是偏过头去,不忍看他脸上表情。

        玄青子表情一直极沉稳:“师弟何必动怒,这二子心性败坏,又岂能霸占核心弟子之位,为众多弟子之表率?”

        贺云卿微微上前一步:“既然玄青师伯提到弟子,弟子却是不得不说两句。师伯既知叶云两家本是奉天派的地盘,我玄机门与奉天派又一向不睦,为何刻意派我二人前去?”

        玄青笑道:“因你二人是本门核心弟子。”

        “哦?”燕枯心接话道:“为何那时师伯承认我二人是核心弟子,是众人表率,怎么从那两家回来之后,我二人就成了心性败坏之徒了?难道按师伯的意思,我二人就该原地挨打不还手?可若是那样,师伯怕是又要责怪我们堕了本门名声吧?”

        “何况师伯分配任务时,只言要招收新弟子,并未谈及其他,而我二人也圆满完成了师伯的要求。”贺云卿半躬着身,“还请掌门为我师兄弟二人作主。”

        玄青子闻言冷笑三声:“想不到两位师侄口齿这般伶俐,只是你们滥杀无辜是真,为我玄机门招致祸患也是真,奉天派天命真人已经直言要追究此事,你二人又何必强词夺理?”

        镜虚真人阖眼:“此事天命倒是与我说起过。其他人怎么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