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四十五章 动手

第四十五章 动手

        清晨。

        后山阳光明媚,点点翠色笼着山面,瀑布自山顶轰然而下,偶尔流泻出七彩虹光。三人围坐青石桌,石桌上摆着一个白底蓝纹茶壶,壶中水汽袅袅,茶香逸散,一嗅便知其中真味。

        玄游子双目一亮:“好茶!”

        燕枯心抿了一口,眼眸中亮起赞赏的笑意:“师兄泡茶的手艺越来越高明了,难怪师叔常往这边跑。”

        贺云卿微微颔首:“师叔看上的是酒,不是茶。”

        玄游子被二人肆意排揎却也不介意,闭眼嗅着茶香。

        自那日听雪殿内争辩已有三月之久,时节也自夏至步入初秋。玄云子气得厉害,回去之后没多久便把自己锁起来闭关,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这三月内,贺云卿除了巩固自身修为外,有空便去查探云逸的修炼,日子过得倒也繁忙。

        不得不说,云逸确实是修炼方面的天才。

        刚入门内不久,他的修为便升至炼气期中期,在一众外门弟子中尤其醒目。贺云卿指导他时,只觉这孩子举一反三的本领特别厉害,只需稍稍讲上一遍,第二天他便能原原本本演示出来。

        因而贺云卿虽说收了个徒弟,可这个徒弟需要他操心的地方却着实不多。

        “我快要进阶了。”几人品茗间,玄游子忽然提了一句。

        贺云卿和燕枯心顿时将目光对向他:“什么时候?”

        “两月之后。”修士,尤其是高阶修士,即将进阶时都会有所感应。玄游子年岁未过百,平素出手的时候也少,倒让人看不出来他实力已至金丹后期巅峰,快要结婴了。

        “恭喜师叔。”二人捧起茶杯,恭恭敬敬地喝下。

        玄游子同样很高兴。一双灵动的眼睛绽着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光芒,唇角微弯,任清风吹拂着衣袖:“我本也没料到竟会这么快进阶,可能是这段时日事情有些多,重压之下反倒让我更进一步。”

        燕枯心却是想到了另一面:“这么说来,玄青师伯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了?”

        三人会心一笑。

        玄游子道:“恐怕不止那么简单,最近秋师侄可是闹腾地厉害,她还真有脸继续在玄机门待着,可坑苦了玄青。”

        “不提那些事了。”玄游子问:“师父也已知晓我进阶之事,他已发帖邀东域修士前来观看,你们两个有没有兴趣?”

        贺云卿点点头:“好。”

        燕枯心自是举双手赞成。

        与玄游子分开之后,贺云卿便回到居所继续修炼,燕枯心一直跟在他身后,甩都甩不掉。贺云卿默默叹了口气,便也不阻挠于他,只设下法阵一个人独自修炼起来。

        灵气极其平稳地在体内运行着,贺云卿修习风系法决,速度极快,却并不似火系法决那般灼热伤身。且他体内灵气充足,又有融灵珠这等不世出的宝物,修炼起来自是事半功倍。几番运转之下,灵力化成几道扩散于经脉之中,融入他浑身精血。

        “咳咳……”

        这次修炼,与往日却是有些不同。

        他分明觉得体内灵气在运转了几个周天后,疯狂地向后颈处流动,便是贺云卿运功抑制住灵气流转的方向,那灵气仍然不受控制,向颈后涌去。

        他轻轻触摸着后颈那滴精血的所在,暗自怔愣出神。

        贺云卿抑下心头思绪,闭目沉浸在修炼之中。隔了许久,那沸腾一般的灵气才渐渐恢复了正常,在贺云卿体内默默运转着,扩张他的经脉,也让他体内灵气浓度升了些许。

        在贺云卿注意不到的地方,他胸前黑石却是蓦然闪过一丝诡异的红光,却又霎时恢复平静。

        法阵之外,燕枯心蓦然转过头来,盯着贺云卿青色道袍细细看了片刻,方才转过身去。

        这一修炼,便是半夜。

        贺云卿自法阵中走出时,却发现一人静静蜷在门边的软椅上,椅子很短,这人双腿又极其修长,故而睡得极不舒服,便是在梦中,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红色的长衫被挤压的有了褶皱,黑色的长发一半贴着软椅,另一半却是垂在半空,纷乱了起来。

        唯有在睡着时,这个人的神情最为平静。

        贺云卿叹了口气,将这人整个身子抱起,向床边走去。

        “师……兄……”燕枯心睁眼,眼中闪过一瞬间的迷茫。他先是怔忪了一刻,眼珠略一动,才看清自己眼下的处境。师兄一只手臂撑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则托着他的后背,贴着他肌肤的地方似有一阵滚烫的热意传来……燕枯心顿时僵住了,动也不敢动,也不想立刻下来,只能怔怔看着贺云卿,眼底温柔满溢。

        贺云卿低声道:“我送你去床上睡。”

        “嗯。”燕枯心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耳朵陡然爆红。刚刚醒来,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可贺云卿还是察觉到了他话语中的扭捏和羞涩。

        贺云卿眉头微皱,依照他对燕枯心一贯的了解,这死孩子恐怕又想到什么不健康的事情了。淡淡瞥了他一眼,贺云卿低声开口:“给我正常点。”

        燕枯心笑容更加灿烂。灯光的映照下,他那双眼眸就好似流光溢彩的琉璃一般透亮,红衣微微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白皙如玉的胸膛。长发有一绺不知何时散在了贺云卿手背,轻轻碰触,好似丝绸般光滑。

        贺云卿第一次发现,原来怀里的人竟是美得如此惊心动魄。

        将这人放在床上,贺云卿刚欲抽身离开,床上的人竟双腿一勾,勾住他的腰侧:“师兄,不要走!”

        红色长衫大大敞开,一双雪白修长的腿就这样肆无忌惮地露出来,若是细看,恐怕内里风光都能探测得一清二楚。贺云卿耳朵微红,斥道:“松开!”

        这人哪里肯依!

        燕枯心盯着他看了半晌,唇角勾起的弧度愈发深邃。长腿丝毫没有放松对他的钳制,手臂却也伸开,搂住他的腰,竟是在一瞬间将贺云卿整个人扯到了床上去。

        燕枯心姿势放-荡地压着贺云卿,长腿轻轻蹭着他的下/身,一双手略有些粗暴地扯开贺云卿的长袍,在他胸前肆意地抚摸着。

        贺云卿翻身暴起,却被一直观察他的燕枯心察觉到了意图,单手钳制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法子,竟将贺云卿整个人定在了床上不能动弹。

        燕枯心眼中隐有得色:“这可是师兄主动让我到床上睡的,师兄这么客气,师弟自然不客气了……”

        下一秒,他便不再顾忌,彻底撕开了贺云卿的遮蔽,露出白皙的胸膛,劲瘦的腰身和长腿。燕枯心眸中闪过一丝迷醉,手指轻轻摩挲着贺云卿的皮肤,吮上了他胸前红珠。将两处都吮得灿烂饱满,他方才松开,冲贺云卿露出一个极其满足的笑容来。

        二人身子贴着身子,肌肤贴着肌肤,竟是前所未有的亲密起来。

        “师兄。”贺云卿没有出声。

        “师兄。”

        “师兄。”

        ……

        一连数遍,燕枯心似也不在乎贺云卿的回应,拥他入怀,亲着他的眼睛,嘴唇,下巴,一直移到最下方。

        贺云卿恼羞成怒,怒道:“停下来。”

        “师兄终于肯跟我说话了。”燕枯心笑容满足,“可是师兄这么好,叫我怎么停得下来?”

        他凑到贺云卿耳边轻轻呵着气:“而且我能感觉得到,师兄并不讨厌我这样,对不对?”

        他动作愈加放肆了起来。贺云卿为他所制,只能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脑袋抵在他胸口,平滑的手掌轻轻蹭着他的肌肤,越来越往下游走,直到那物被他手掌握住。

        贺云卿身子微微一颤。

        燕枯心笑容深邃:“我就知道,师兄也不是没有感觉的。”

        他手指有节奏地轻轻捏着转着揉着,满意地看着那个东西在他手中变热变大,方才道:“我早就想这么对师兄了,自从山洞中那一夜。”

        “师兄,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他凑上前来,“其实师弟我一直记得,那时候的你究竟有多嫌弃我……还说我那里小,师兄你知道么,跟你的比起来,师弟的也不小呢……”

        他话说得越多,手中的动作便也越加快了起来,贺云卿只觉一股热意传至下腹,下一刻,他便感觉一股铺天盖地的快-感宣泄而来,热流涌出,似乎呼吸都不能通畅了。

        挣扎着凝了凝心神,贺云卿问道:“你一直记得,所以,在报复我?”

        燕枯心眼眸中闪过一丝恐慌。

        下一秒,他手中动作慢了下来,长腿将贺云卿两腿挤开来,低下头去,将那物含在口中,吮了干净。

        他说:“我怎么会报复师兄……我只是没有办法忍受而已。”

        没有办法忍受这人眼中没有自己,没有办法忍受自己的无用……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在这人身边,自己曾经拥有过这人。

        他从贺云卿身上爬下来,亲了亲他的下巴:“师兄,我爱你。”

        又是这句话……

        贺云卿垂下眸,瞪道:“快把我松开。”

        敏锐地察觉到这人心中并没有怨恨与厌恶,燕枯心立刻被狂喜淹没,松开了对他的束缚。

        下一刻,他却觉得天旋地转起来。

        身子完全被钳住,衣服被陡然狂暴的师兄扒拉了干净。

        燕枯心正在沾沾自喜师兄是不是打算用同样的手段报复回去嘻嘻……

        “噗咚!”

        光溜溜的燕师弟被师兄直接扔下了床,不到明天晚上,禁制都没法解开。

        作者有话要说:猥琐的师弟终于忍不住下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