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四十七章 恨意

第四十七章 恨意

        一连住了半月,贺云卿白日陪贺老爷下棋品茶,或是和贺夫人上街闲逛,日子过得悠闲自在。晚上则静下心来巩固修为,或许是心情愉悦的缘故,心中压力渐渐消弭,实力在不知不觉中精深了许多。燕枯心一直陪在他身侧,修炼对战,两人的默契比之前又深了一层。

        最高兴的人却是贺夫人。

        自家儿子拜入仙门,又是仙门大师兄,别说普通的乡间人家,便是凡人眼中强大无比的修仙世家,见到她也是客客气气的。说实话,贺夫人并不清楚自家儿子究竟是什么实力,但每次带儿子出去见客,那些夫人们羡慕的神情总能让她得意很久。这几次见客,她也捎上了燕枯心,两个俊美非凡的少年甫一露面,就在附近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贺家子的名声顿时攀升至巅峰,便是贺家夫妇做生意时也便利了许多。

        “云卿。”贺夫人推门进来,便见自家儿子仅着一件单衣倚着窗边看书,当下眉头微蹙:“天气渐渐转冷,怎么不多穿些?”

        贺云卿放下书,伸手就要披上道袍。

        贺夫人按住了他的手:“以后在家别让娘看见这土里土气的袍子,娘新给你做的衣服,你穿上试试。”

        她冲着一旁撑着下巴打瞌睡的燕枯心招了招手:“枯心,伯母也给你做了件,你过来看大小合身不合身,不合适了我再去改。”

        燕枯心本还蔫蔫的没有精神,闻言却是眸子一亮。入眼的是一套水蓝色的丝绸长袍,纹绣并不繁复,却自有一股清新意味蕴含其中。袖口两侧用白线扣出云纹,针脚如行云流水一般细腻而大气,燕枯心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件袍子,虽非他最喜欢的红色,但这是有生之年第一次有人亲手为他缝制衣衫,这份情谊毕竟不同。

        那一头,换好衣服的贺云卿自里间走出,燕枯心眸色更亮。

        贺夫人给两人做的衣服,竟是一模一样的。贺云卿皮肤白皙细腻,这件长袍不仅衬托出了他的仙气,更是无意识地减弱了他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气息,极为贴合。燕枯心仔细凝视了许久,抚摸着长袍,便也立刻换上。

        与贺云卿不同,燕枯心此刻的模样就好像凡尘中的贵公子,一笑之下更是勾人,长袍下摆随意地撩开,无形之中便多了一股散漫的味道。

        贺夫人笑容满面:“这就好像我又多了一个儿子似的。”

        燕枯心靠在他身边,口气有些哀怨:“可是师兄一点都不想我当他的弟弟。”

        贺夫人奇道:“这是为何?”

        贺云卿慢悠悠地扫了燕枯心一眼,瞥见长袍下两条修长的腿时,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因为他太蠢了。”

        贺夫人:“……”

        师弟中枪倒地。

        贺夫人瞥见他这副搞怪的模样,眼中掠过一丝笑意。她这个儿子性子一向清冷,能让他情绪波动的人可不多。虽然燕枯心不过来了十几天,可从他们平时的相处看,师兄弟感情确实很不错。她可不想儿子到了二三十岁还是这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偶尔转变一下表情,贺夫人还是很乐意的。

        贺夫人走后,一直保持着沮丧情绪的燕枯心磨磨蹭蹭地贴上来,控诉道:“师兄为何说我蠢?”

        贺云卿不理他。可缠惯了他的燕枯心岂是轻言放弃的人,干脆坐到窗边,一双长腿在贺云卿眼前晃来晃去,直闪花了贺云卿的眼。可他偏偏好似不知晓一般,身子越贴越近,丝绸长袍本就薄,身体的热意贴上来,惹得贺云卿身子颤了颤。

        “松开。”贺云卿换了个方向继续看书。

        某人再一次贴上来。

        贺云卿又换了个方向。

        如此来来回回好几遍,贺云卿书都快看不下去了,他才磨磨蹭蹭地站到一边,一双妩媚的眼视线灼热地盯着贺云卿,一刻都不曾转移。

        时间流逝着,一转眼便是月末。贺云卿暗自思量着玄游子结婴的日期也快到了,便歇了修炼的心思一心一意等着玄游子的消息。

        可是一月过去,贺云卿足足在家中待了接近两个月,却始终没有玄游子的消息传来。他心头掠过一丝不安,看向燕枯心:“我们回门中看看吧,师叔当日明明说的两月之后,到了今天仍没消息,我担忧他可能遭遇不测。”

        燕枯心眉头微蹙:“也是,师叔虽然跳脱,却也不是不知正事的人。”

        两人便立刻从贺家动身,临别之时,贺云卿丢下了数十瓶丹药给贺家夫妇,在二老泪眼汪汪的神情中离开了贺家庄,赶往玄机门。

        两人均是金丹期中的佼佼者,不过半个时辰,便到了山门口。

        刚刚停下不久,两人便感觉到了山顶上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的剧烈波动,当下交换了眼神,运起灵力,齐齐向山顶赶去。

        果然!

        一眼瞥见那个身影,贺云卿的气息便紊乱了些许。燕枯心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到了玄楼之上站着的一个身影。日光耀眼,那人的身影逆着光有些模糊,但燕枯心还是从他的大致轮廓看出来,那分明是个魔修。

        “啪啪啪……”明泽轻轻拍着手掌:“贺云卿,你果然回来了。”

        “云卿,快走!”

        眼前的景象让贺云卿呼吸都快停止了。掌门镜虚真人虚弱地坐在玄楼广场上运功,他身侧围绕了几个金丹期的师伯……贺云卿向右看了一圈,他的师父玄云子面色发白,身上灵气波动全无,而本该结成元婴成为本门第二位元婴修士的玄游子竟是口吐鲜血,体内灵气暴动到极致,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

        他快步走到玄云子身前,细细探测着他的情况。

        玄云子受伤极重,贺云卿触手所及尽是伤口,甚至他体内那颗金丹都好似失了灵性一般再不能为他提供灵力,整个人躺倒在地,除了些微的呼吸之外,几乎察觉不到生机。

        “云卿……快走……”玄云子瞧见一直让自己无比骄傲的徒弟,唇角勾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来,他轻轻拍了拍贺云卿的肩膀以示安慰,但下一秒,他的手悬在半空,怔怔地看着贺云卿,说不出话来。

        他的徒儿,他从六年前看到现在的孩子,哭了?

        怎么会?

        玄云子不敢相信,可是面前的少年红透了的眼眶和手心里温润的湿意都让玄云子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悬在半空的手伸了出去,轻轻拍着贺云卿的脑袋,动作柔和无比。

        “为师无碍。”知晓自己的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玄云子仍坚持道:“云卿,你走吧,你打不过他的。”

        贺云卿却是冲燕枯心招了招手,将玄云子交给他,转身去看玄游子的伤势。

        “师叔……”一滴,两滴,三滴……贺云卿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可是看到这些平时最关心他的人变成这副模样,他心头好似被什么东西揪住。

        师叔本该成为玄字辈第一位元婴修士,护佑玄机门安盛……这个憔悴苍白的人是谁,还是那个“小云卿小云卿”喊着他,嬉笑怒骂,问他要酒喝的师叔么?

        玄游子吐了一大口鲜血,笑容苍白:“小云卿,你看不到师叔的结婴大典了……”

        贺云卿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流,沾湿了他的长袍,融进了玄游子的鲜血之中,冲散了那一点点鲜红。

        贺云卿瞪视着玄楼顶端的明泽,眸中全是刻骨的恨意。

        “为什么?”他一步一步向前走着,水蓝色的袍子在风中飘起,他步履极慢极轻,却似挟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势,一步一步,他面容沉静,与明泽相对,就好像这天地之间唯有他们二人,旁人都不在眼中。

        此刻,若是有人细细观察贺云卿的神情,定会发现步步走来,他的眼眸竟是渐渐染上红色,红色渐深,由浅红转为深红,最后竟彻底变成了血色,看起来尤为可怖。

        明泽一直注意着他的神情,瞥见他血眸的那一瞬,神色微变。

        而一边的燕枯心虽然帮着照看玄云子,可视线却一动不动地盯着贺云卿。他紧抿着唇,指尖握成白色,看着贺云卿的神情也染上了淡淡的感伤。

        ……师兄,如果那是你的选择,我愿意支持你。

        玄楼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个小小的身子静静站立,眼眸中闪过一丝坚毅。

        “明泽,我自认与你并无仇怨,你却伤我数次……”贺云卿拔出剑,血眸盯着剑身看了一会儿,便挥出剑。

        澎湃的剑势立刻笼罩了整个玄楼,明泽站在楼顶,任剑气冲来,贺云卿面色不变,转身又送了一剑。

        明泽破开剑势,轻哼道:“我这次来,是将你带回魔族的。”

        “哦?”贺云卿声音暗哑,“那与我师门何干?”

        明泽面露不屑:“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更何况,他们都是贺云卿师门之人,明泽根本不介意送他们一程。若不是尊主病重,他何须带回这个人族,这些蝼蚁竟敢阻拦于他,就该有被杀死的觉悟。明泽可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何况他一向深恨人族,自是大开杀戒,他就不信,死了这么多人还逼不出贺云卿!

        剑势惊人,可是明泽的气势更为惊人,激战片刻,贺云卿便处于下风,中了明泽一击,顷刻显出颓势来。

        正在此时,场上却不知何时跑出个人来,死死抱住明泽的身体,咬牙冲贺云卿喊道:“师父快跑,不要伤害我师父!”

        那瘦小的身影明明只有明泽的一半高,却死死拽着明泽的后背不肯撒手,牙齿甚至咬住了明泽的脖子,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云逸!”

        眼见那身影被明泽重重一击扔了出去,贺云卿运起一道灵气托住小孩,直到他安全站到地面方才安下心来。

        明泽冷冷一笑:“自顾不暇还有空管别人?”

        又是一道极强的气势挥出。

        贺云卿静静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明泽,你今天必须死。”

        他不死,贺云卿一生都难以心安。

        上一刻,明泽眼中嘲讽的笑意仍然清晰,但是这一刻,他却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你疯了?”

        他看到的,只有贺云卿通红如血的眸子。

        这双眼眸中,没有愤怒没有怨恨,只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平静,然而,正是这一份平静才分外让人恐惧。

        明泽想动,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似僵住了一般怎么也动不了。

        而那一端,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逐渐降临。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虐,预警。

        可是现在的虐是为了以后更好的虐,各位坚持住,要淡定。

        话说写到这段我也好想把魔修渣了肿么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