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五十三章 睡觉

第五十三章 睡觉

        修炼回到住所,贺云卿冲了个澡换了一件道袍,刚要出门便遇上了满脸疲惫的燕枯心。贺云卿注意到,他身上灵力波动得极为明显,稍不注意便能冲撞到修为低的弟子,贺云卿有昆仑石事先提醒,运功抵挡着,却还是被燕枯心的模样吓了一跳。

        “毒虫很难打?”

        燕枯心点点头,揉揉眉心:“打不死,而且毒素太强,很容易伤人。玄英师叔没有活下来,玄济师伯也受了伤,幸亏没有中毒。”

        贺云卿静静望了他一眼,眉头微蹙。燕枯心身上的衣服明显是为了见他特意换的,眼中亦是血丝密布,脚尖上仍然沾着黑色淤泥状的物质,一看便是来得匆忙没有及时处理。

        “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贺云卿递过去一条毛巾,“擦一擦。”

        燕枯心笑道:“我有点担心,就过来看看,师兄,你炼气中期了?”

        贺云卿点点头,却也没有多提昆仑石与引气基础决的事情,敷衍了两句便也揭过了这一项。

        燕枯心是真累了。几乎是靠近床的一瞬,他便倒头就睡了,绵长的呼吸响在贺云卿的耳畔,让他不知该欢喜还是该失落。

        无论何时,燕枯心都是把他放在首位的,而他又该拿什么回报呢?

        燕枯心一觉睡到半夜便忽然惊醒了。身边的人正静静沉睡着,白色的发丝缠绕着他的黑发,俊美的面庞足以让这世间任何人动心。这人醒着时总是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偏偏心又是极软的,而睡着时,这人平静得彷如深邃的大海,却也让人觉得可爱。那两年的时间,燕枯心最厌恶的便是这人沉睡不醒的模样,但现在,这人依偎在自己身侧睡着,偏偏又让他觉得幸福到了极致。

        燕枯心忍不住在这人额头轻轻印下了一吻。

        贺云卿眉头微微皱了皱,手臂不自觉伸出,在这意图不轨的人脸上“啪”地拍了一下。

        燕枯心唇角勾起一丝笑意:“师兄,你醒了?”

        贺云卿翻了个白眼,语气有些严肃:“睡觉。”

        “睡不着……”燕枯心趁他不注意,胳膊挂到他胸口,特意蹭了两下。贺云卿正欲斥责的刹那,他却有所感应一般“噌”的一声翻过身,躺在了贺云卿身上。墨色的瞳孔在黑暗中有如琉璃般闪耀,他倾□,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师兄,我要你!”

        贺云卿呆住了,身体陡然间变得僵硬无比。

        燕枯心亲亲他鼻尖:“师兄,我已经忍得太久了。”

        说罢,他也不理会贺云卿僵硬的表情,自顾自地脱下了身上的黑色道袍,再将贺云卿身上衣衫尽数卸去,直到二人裸裎相对,他方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反而以一种虔诚的表情,膜拜起身下这一具近乎完美的身体来。

        无处不白,却又不是那种脆弱到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苍白,逐渐恢复了修为的师兄的皮肤细腻而健康。常年修炼的身体捏起来弹性满满,非常舒服,便是肌肉,也有一种无比匀称的感觉,秀美而精致。一对红樱介于粉色与红色之间,一眼便让他觉得爱不释手,偏偏这人脸上的表情又是极禁欲的,明明很喜欢,却又挣扎的模样。

        燕枯心勾唇。他的师兄,一贯是如此心口不一,却也让他越来越爱。

        燕枯心挑起一颗红樱轻轻挤压,满意地听到这人紧张的吸气声,他笑容更为恶意,一只手轻轻捏着红樱,嘴却也没闲着,一口吞下另一颗轻轻吮着,直到那红色的物件泛着鲜红,色泽更为莹润,他方才停下动作,亲着这人的唇瓣,渐渐往里,与这人的舌头嬉戏着。

        “嗯……啊……”关键部位忽然被握住,贺云卿挺了挺身,额头隐有细汗渗出。偏偏燕枯心是打定主意不让他好过,一双手仿佛会魔法一般揉捏着他那物,有节奏有韵律,却让贺云卿觉得极受煎熬。

        “你松开……啊!”猛然间的动作让贺云卿忽然释放了开来,他身子颤了颤,便觉一股灼热向外释放着,身下黏黏的,却又有一股极为舒爽的感觉。

        这死孩子好似挑逗他上了瘾,竟凑在他耳边问:“师兄,可舒服?”

        贺云卿双目微红,额头冒汗,脸颊也染上了红色。他怒瞪燕枯心:“你松开!”

        偏偏他眼中似有波光,唇瓣也被亲得染上朱砂一般,一点威信力都没有。燕枯心想他想得癫狂,又哪有放开到嘴的肉的道理,任贺云卿怒色再深,他却紧握着那物不松手。便是松手时,也是算准了贺云卿快-感到了极致之时,他想松开,贺云卿也不会让的。

        “师兄,我爱你。”

        两人俱是喘着粗气,燕枯心更是双目赤红恨不能立刻将贺云卿吞下去。他心思多了,动作便也带着一丝急切,一双大手一不小心便在贺云卿胸前印下了红色的痕迹,使这片春光更显yinmi。

        时间渐渐过去。二人均是额头冒汗,身子互贴的地方越来越热。燕枯心终是忍不住了,双手一直往下,往下,触上贺云卿那物的刹那将他整个身子翻转过来。左手自储物戒中取了一瓶白色的药乳,右手则在贺云卿身上轻轻探着,最终到达了那处所在。

        两人均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如何能忍住?

        狭小的空间内呼吸声又大了一分。燕枯心双手轻轻动着,将药乳擦上。

        那物进入的一刹那,贺云卿疼得快要晕了过去。所幸这人温言软语地哄着,情话不要钱似的一句接着一句,搅得贺云卿不知是哭还是该笑。只能冲这人吼了一句:“你到底要不要做了?”

        瞥见这人快要呆掉的表情,贺云卿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却觉体内那物又胀大了一分。

        贺云卿又哪里知道,在燕师弟看来,师兄那一瞥充满了无限风情,好似在诱惑他,一瞬间,燕师弟便觉一股热血冲上脑门,怎么止都止不住,最后只化作一句,男色害人哪!

        **********************************

        日光大亮。贺云卿从迷蒙中请醒过来,只觉得浑身好像被几辆大车碾压般的疼痛。他略一翻身,发现浑身光溜溜的却很清爽,想挣扎着爬起身来,略微动了一下腿便一软,干脆直接躺在床上,怎么都不肯动了。

        让贺云卿觉得奇怪的是,他昨夜明明进行了那么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可体内灵气却完全没有虚弱的迹象,反而极为充沛。贺云卿稍稍查探了一番,居然发现自己的修为不知何时竟然突破了炼气后期,明明之前一点趋向都没有。

        又是一夜!他从炼气初期至中期仅花了一夜,现在从中期到后期又是一夜,难道……昆仑的法决只适合晚上修炼。

        旁边有个略显猥琐的声音响起:“愚蠢的人类啊,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特殊的功法么?阴阳调和,滋阴补阳,乃这世间修为速成之法。哎,可怜我这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家伙白白听了一回,真怕长针眼啊!”

        贺云卿阴森森的声音传来:“是吗?”

        昆仑石连忙滚到床底下:“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对这种事情有兴趣呢,昨晚刚开始,我就施法锁住了灵智,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你既然灵气未减修为反倒增长了,应该就是双修的缘故。这世间却有一些门派走滋阴补阳之道,只是都是些邪门歪道,难成大器。你二人也是误打误撞,你师弟修为远高与你,你二人行那事,你自然可以吸收他的修为。”

        贺云卿仍然阴森森:“还说你没听到,你明明什么都看到了吧?”

        某块号称来自上古昆仑的白色石头,在某一日的早晨,终是被他怒火中烧的主人滚了出去,喂猫。

        贺云卿发现昆仑石怕猫也是在极偶然的情况下。

        “世间共有十二生肖,而猫却不在此列,你就可以想象猫是多么可怕的生物了!”昆仑石是这么对贺云卿解释的,但他不断颤动着的石身,和相当畏缩的声音却出卖了他的情绪,也让他的弱点彻底暴露在贺云卿眼前。

        贺云卿从此掌握了一门专门调/教昆仑石的技能。

        话说回来。贺云卿躺在床上不想起身,刚刚在枕头上靠了一会儿,便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勾唇一笑,燕枯心怕是又打算玩装可怜的路线了。不然以他如今元婴期的修为,无声靠近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又何必特意让脚步声显得如此急促呢?

        “是师弟么,进来吧!”贺云卿轻轻咳嗽了一声,便听门外脚步声更大了。

        燕枯心终是走了进来。

        一眼便看见贺云卿手臂和长腿露在被子外面,白皙的肌肤上尚印着他昨晚动/情时的痕迹,燕枯心又觉得心头火热了些许,排出心中那些担忧害怕的情绪,他一个踏步便跃至贺云卿身前,将被子盖起来,语气也有些小心翼翼:“师兄,疼么?”

        就像一只大犬等着挨批的模样。

        贺云卿微微一笑:“若是师弟肯与我互换的话,这种滋味师弟也能体会一次,到时候师弟就知道,是疼,还是不疼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