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五十四章 毒虫

第五十四章 毒虫

        燕枯心努力保持平静的脸孔出现了一道裂痕。

        他不否认自己的心情很好,脑海中此刻尚在回味那难以言说的滋味……打住,师兄还在生气呢!这么想着,师弟低着头,对师兄的问题不予回应。一双手趁着师兄不注意攀上床沿,触上贺云卿肌肤上的青紫痕迹。

        贺云卿挑眉,便觉一股暖暖的气流自体外渗入,与他体内灵气产生共鸣,旋即彻底融入他体内。不一会儿,贺云卿身上那几道明显的痕迹便已经消失干净,略一动身,撕裂般的疼痛也没有那么明显了。他盯着那头眼中满是讨好笑意的燕枯心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好了。”贺云卿拦住燕枯心,“已经不疼了。”

        燕枯心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手心触及的是光滑细腻的皮肤,面对的是一直让他迷醉不已的人……他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暗忖着,下一次又该是什么时候呢?

        心里却总还是有些心虚。

        虽然现在的师兄已经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曾经被惩罚过无数次的燕师弟心底总是对师兄存了一些敬畏之心的。见贺云卿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燕枯心凑上前来,低声问道:“师兄,我去思过崖面壁?”

        贺云卿表情愕然。

        “我去跪青石板?”“我跪床底下?”“我跪……”

        燕师弟绞尽脑汁想了一堆惩罚自己的方法,他暗想,最好是某些香/艳的惩罚,让他大饱眼福的同时又能收获同情,这般想着,脸上也不由荡漾出笑意,一抬眼,便对上了贺云卿似笑非笑的神情。

        燕师弟有种奸计被识破的心虚感。

        “你出去,我穿衣服。”师兄大手一挥,口气不容置疑。

        燕师弟只能无奈地走出门去,离开时还用恋恋不舍的神情瞧了贺云卿一眼。

        燕枯心离开后,贺云卿倒没有急着穿衣服,反而在默默发呆。他也并非无心之人,燕枯心那般对他,时日久了他便是块冰也被捂热了,与他这般只是顺理成章而已,贺云卿心中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情绪。他此刻只是有些心绪不宁而已。总觉得自己记忆中好似有什么东西缺失了,让他有种难言的空洞感觉。

        低低叹了一口气,贺云卿穿好衣服,却没有推开门,反而停驻在镜子前,静静看着镜中的自己。

        发顶已经长出了一小圈黑发,白的部分也不似刚醒来时那般暗淡,反而散发着润滑的光泽。他的面庞与十五六岁时也并无差异,只是眼神多了一丝沧桑的味道,反而衬得他的年纪大了好几岁。睡了两年的缘故,他的个子已经不如燕枯心高,但放在前世,已经是很标准的高个身材……他轻轻揉着眉头那一片纠结起的部分,心头滑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推开门,黑色道袍的燕枯心仍在等候。

        贺云卿瞬间放下心头古怪的愁绪,冲他露出一个笑容来。

        燕枯心霎时就被打动了,回给贺云卿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

        半山腰上,有人无意瞥见,黑发的男子与白发的男子相视一笑,双手紧握,发尾纠缠,好似一幅静美的山水画。

        贺云卿的修为一日精进过一日。他原本天赋便惊人,第一次过筑基期时也未费多少功夫,但现在的修炼速度还是让他有些惊讶。三天之后,他便从炼气后期顺利跨到了筑基期。其中自是有昆仑石的辅助,也少不了燕枯心的灵力作用。

        而他心中也惦记着与云逸一同去妖兽森林历练的事情,便在某天清晨御剑前往妖兽森林。

        本来贺云卿也没有想太多,但到了那处,他方才回忆起来,传闻那攻击修士的毒虫恰是在妖兽森林一带活跃,他便问起了一旁的云逸。

        小弟子也只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清楚。

        “那便先过去看看,若是有什么危机,及时去门内传信便可。”贺云卿拍板道,云逸对自己的师父崇拜得紧,自是全听他的。师徒二人便御剑飞往妖兽森林外围,与二人想象中不同,妖兽森林之外此刻并无多少修士,只有三两个穿着各门道袍的弟子百无聊赖地守着出口,见云逸过来,也只是稍稍问了两句,便放行了。

        其中一个弟子对二人道:“自几位掌门将那毒虫斩杀后,这几日妖兽森林内并无毒虫痕迹,若是两位师兄遇到危险或是撞见那毒虫,捏碎传讯符通知我们便是。”

        “嗯。”云逸低着头,看了贺云卿一眼,见他面上并无异色,便老老实实跟在他身后,二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妖兽森林。

        眼下还是深冬,平素绿意盎然的妖兽森林显出了一分萧索的味道,尤其自毒虫到来之后,植株灵木之上多了许多深浅不一的烧痕,地面上也有清除不掉的毒虫黏液,看起来格外恶心。云逸一路快速前行,却见身前的贺云卿不知何时慢下了步子,身子微躬,正用一小块灵棉包裹着地上的黏液,不知在观察着什么。

        “师父,怎么了?”

        贺云卿摇了摇头:“只是觉得这些黏液有些眼熟罢了,不用管它,我们继续往里走。眼下是寒冬,妖兽多在安眠,若是遇上了修为弱一些的,你与它切磋便可,不要出手伤它。”

        云逸暗忖师父明明是让自己练那杀人之剑,怎么这时候却偏偏不让自己动手呢?但贺云卿在他眼中极有威信,因而心中虽有疑惑,云逸还是乖乖应了下来。

        “噗”“噗”“噗”树丛之中时不时有什么古怪的声音传出来,云逸握着手中的剑,心情有些紧张。贺云卿却是随意地用剑拨开草丛,一片利落洒脱。云逸面上露出一丝羡慕之色,盯着贺云卿的背影,只觉自己对师父的崇敬又加深了一分。

        妖兽森林伫立数万年之久,一向都是东域七品、八品宗门年轻弟子锻炼的最佳去处,妖兽森林中出没的多是级别较低的妖兽。那些实力堪比元婴期的妖兽都隐在森林最深处,轻易不露面,若是人族修士不刻意挑衅,它们自也不会出手伤人。

        越走越深,贺云卿眉头却是越纠结。

        他们二人已行进了半个时辰之久,虽未御剑,但修士灵力充沛,行进起来速度也要比普通人快上许多。他们已经渐渐走出了妖兽森林的外围,摸到了中心地带的边缘,可二人走过的路段,却仍时不时地冒出毒虫的黏液。刺鼻的气味在闻到的那一瞬便让人有种灵力不稳的感觉,便是捂住鼻子隔绝了气味滋扰,贺云卿仍然觉得有些难受。

        这毒,忒厉害。

        难怪燕枯心如今元婴期的实力仍然觉得那毒虫无比棘手,难怪玄英师叔中毒之后就这么死去了……燕枯心盯着那色泽古怪的黏液,眸光渐深。

        “这毒太厉害,你要小心。”他低声吩咐道。

        云逸点点头,神情严肃:“师父,你也是。”

        贺云卿拍拍他额头,继续往前走。拨开树丛时,他便不敢轻易动用灵力,一路之上都是以剑代手,遇上那黏液也只是快速甩开,不敢让它与自己身体有任何接触。

        渐渐深入,师徒二人的神情一丝都没有放松,反而越加严肃。

        “师父,你看!”

        贺云卿顺着云逸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躺在泥地上的,竟是两具三级妖兽的尸体。让人觉得可怖的是,这所谓的尸体上竟无一丝血肉的痕迹,只剩下一些半碎的白骨。贺云卿认出来,这三级妖兽分明是啮齿兽和铁蹄兽,在妖兽之中都是最为坚硬的存在,普通修士若是想斩杀它倒是容易,可若是想将它皮肉分解,或是打碎它的骨头,却是金丹期修士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情。

        贺云卿沉吟了一阵,道:“此处太过危险,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他话音刚落,却听四周树丛中一片扑簌扑簌叶子掉落的声音。贺云卿神色一凝,与云逸对视一眼,师徒二人几乎同时后退,落在了不远处一颗云杉顶端。脚下的吵嚷还未停止,反而越来越大,待二人站稳,那二人停留不久的树丛竟是变成了光秃秃的树干,而随即,二人眼前便出现了三条古怪无比的虫子。

        一条青两条红,俱是肥硕无比。

        虫子豆大的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盯着二人,贺云卿与云逸又是一退,堪堪躲过了虫子吐过来的黏液,那颗云杉树被黏液沾上,瞬时便发出“滋滋”的声响,燃烧无形。贺云卿着实觉得这虫子有些眼熟,但眼前情势紧张,容不得他思索太多,他便也将之抛到了脑后,一心一意闪避起虫子来。

        这虫子行进实在太快,黏液仿佛从四面八方喷射过来让二人难以逃避。云逸挥剑将虫子斩成两截,那虫子断了一会儿之后竟是又恢复如初,豆眼中露出可笑的嘲讽神情,既可怖又恶心。

        云逸不信邪,又是一剑挥出。

        那胖乎乎的虫子在地上蠕动了两下,被横着砍成两半的身体过了片刻便又自动复原了。它在地上慢悠悠地扭着,口中毒液却是一口接着一口丝毫没有减少,云逸衣角沾了一丝毒液,很快就烧成了灰烬。

        “小心!”

        贺云卿眼疾手快,将他身子扯了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第二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