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五十六章 修炼

第五十六章 修炼

        `P`*WXC`P``P`*WXC`P`  贺云卿心头一暖。

        他知燕枯心这么说只是想让他心内少些负罪感,却还是忍不住有些感动。垂眸静立了片刻,忽听耳边燕枯心低声询问:“师兄,你可曾想过恢复记忆?”

        贺云卿摇摇头:“等它水到渠成吧,该恢复的时候会恢复的。”

        燕枯心旋即不再多言。

        虽则在刚才的交锋中胜出一筹,贺云卿态度又十分坚定,可燕枯心心里总觉得有些忐忑。那个魔修的压迫感和侵略性太强……纵然是他,也不由生出一股挫败感。燕枯心向来知晓自家师兄极受欢迎,却没想,拦住了门中觊觎师兄的家伙们,却拦不住墙外的桃花。

        偏偏自家师兄本事又着实大了些,第一次露面的桃花就是这么难啃的骨头。

        “你……在担心?”贺云卿口气迟疑地问道。

        燕枯心暗叹了一口气,这般又让他如何放心,可口上却仍是不肯服输:“只要师兄在我这边,来再多我也不担心。”

        更何况他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若是这样还输给那魔修,岂不是太丢脸了?

        “所以,不用担心。”

        贺云卿的表情仍然很冷静,声音尽管很轻却有一股铿锵之意在其中,燕枯心轻易就被安抚了。他点点头,吻上那张唇,觉得心中宁静又回来了。

        日子如流水一般渐渐逝去。一转眼,早春已过,玄机门四周诸山上点着翠色,时有弟子早起练剑或是环山跑步,让这一点翠色多了一丝热闹的气氛。这段时日门中倒是没有多少毒虫侵袭的消息,但数月前折损的几十个弟子还是让门中多了一点哀伤的气氛,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众多弟子苦练剑术壮大实力的情景。

        无形之中,也是一种安慰。毕竟自那魔修攻上山来,玄机门上下实力均是削弱了几分,再加这回毒虫侵袭,便是再自信的弟子,心中也不由多了一分危机感。

        要知道,在妖兽森林中出任务的弟子,便是实力比旁的门派稍强上一分,也是要受人奚落的——这是所有宗门不显的弟子所面临的共同问题。

        更让人不安的是,随着玄机门声势的没落,众多天赋出众的弟子在招新前便主动选择了玄机门的敌对门派,更有甚者,以内门弟子身份投敌,因而留下来的弟子均是人心惶惶,流言四起,若非燕枯心亲手出来镇压,恐怕更多的弟子都要受到影响。

        那些留下来的弟子应该是意识到了什么吧,贺云卿心中暗想,心里既喜悦,又有点哀伤。

        玄机门是他这一生唯一的门派,在门中,玄云子玄游子极为照顾他,不仅指导他修为,更告诉他修士之可为与不可为。玄机门此时的衰落与他也不无关系,可是燕枯心与玄云子他们都选择了包容他,这于他而言,是莫大的恩情。更让贺云卿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是,他们的修为甚至都因此失去。玄云子二人年岁均是百岁左右,而修为几乎就等于修士的全部生命……他只知修真界最是无情,父子兄弟之联系尚不牢靠,何况是师徒关系,但二人竟能为他做到如此程度,这让贺云卿心中有愧。

        而在这数月之中,贺云卿的修为也渐渐攀升至筑基后期,虽然还未到金丹,但这般快速的进阶速度,还是让贺云卿吓了一跳。

        却又有些兴奋。

        因而当昆仑石提出他应去山外历练时,贺云卿略犹豫了半晌,便答应了下来。

        向燕枯心提出时自是遭到了燕师弟无情的拒绝,见自家师兄神情坚定不容置疑,燕师弟也只能微微叹了口气,把师兄压在床上狠狠压了两天两夜方才满意地擦了擦唇,半是傲娇半是胁迫地开口:“两个月,两个月内师兄必须回来。”

        “好。”贺云卿点头。腰被一双大手搂住,这双手轻轻触着他腰上穴位,便有一股极暖极暖的气流缓缓注入他体内,一时之间腰间所有酸胀感便消失的一干二净。输了一阵子灵气,燕枯心却也没有立刻松开手,而是靠着贺云卿肩膀又大略说了两句话,便将他放开,眼底隐有惆怅之色闪过。

        贺云卿问道:“你怎么了?”

        燕枯心拨了拨手指:“师兄外出之后记得好好恢复修为,我等着师兄回来,记得我们约好的事情。”

        贺云卿眼底滑过一丝暖意,他点了点头,身子微微前倾,顺道在这人脸上印下一记轻吻。

        燕枯心立刻被取悦了。头发肆意地拨到脑后,双手肆无忌惮地捧住贺云卿的脸,在同样的地方回给他一个全新的吻。

        直至今日,他才渐渐习惯了贺云卿作为爱人的习惯。

        而他相信,他的师兄,也在慢慢习惯。因为他的师兄,也在努力尝试着和他渐渐亲密起来。

        与燕枯心道了别,又去玄楼玄云子与玄游子二人的居所说明了原因,收到了两位长辈鼓励的话语无数,贺云卿便收起剑,带着早已收拾好的包袱,缓缓走出了玄机门。

        这算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游历。

        每一次游历都有不同的感觉。

        以前的贺云卿修炼时的姿态更为闲适轻松,因为原来他只把改变自己的炮灰命运作为目标,但现在却是完全不同。贺云卿有一种紧迫感,就好像身上有什么东西拿着鞭子紧紧追逐,如果他不稍微快一些,只能落在后面。

        他不想让燕枯心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也不能。

        曾经的燕枯心只是二师兄而已,他可以躲在大师兄之后放松自己……可是自己这个大师兄弱了,他作为二师兄只能迎头挺上。

        他若是一直昏迷也就罢了,他现在分明醒着,又如何能让燕枯心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责任?尤其是那些责任本来分明属于贺云卿。

        安陵城。

        贺云卿拿起一个拳头大小的肉馅包子慢慢咀嚼着。颈间的昆仑石深深吸了一口气,恨不能立即躺倒在包子碗里:“真香啊,美好的食物,怀念的味道。”

        贺云卿有些狐疑地问道:“你吃过?”

        昆仑石的声音立即有些哀怨:“怎么可能,人家只是石头,又怎么能品尝人类的食物。”不过他很快就兴奋起来:“不过如果你能好好修炼,修为高到一定层次之后,我倚仗你的灵力也能够化形成人,到时候就可以品尝食物啦,我舔舔舔……”

        贺云卿更加疑惑:“如今不是你借灵力给我修炼么?”

        尽管石头不会翻白眼,可贺云卿仍是感觉到,昆仑石冲着自己的方向飘了一个白眼过来:“愚蠢的人类啊,我可是昆仑之上的昆仑石,我的灵力虽然不能化形,可是辅助一个筑基期的弱鸡还是绰绰有余的……”

        “哦。”贺云卿啃完包子又喝了一口水,问道:“那这次你说的修炼究竟在什么地方?”

        昆仑石懒洋洋地开口:“哪里都可以。”

        贺云卿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哪里都可以!”忽然提高了分贝响彻耳边的声音吓了贺云卿一大跳,他平息了一下呼吸,一字一顿地问道:“哪里都可以?”

        “嗯。”

        他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既然哪里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我离开玄机门呢?”

        “笨蛋。”昆仑石道:“我可是昆仑的昆仑石哎,昆仑功法的玄妙,岂是那些低价修士能够轻易体会的?这次我让你出来历练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你的修炼必须在隐秘的情形下进行,不能被外人知晓,没有外人在的地方,当然哪里都可以咯!”

        “好。”

        吃完早饭,贺云卿便在安陵城中选了一处练功室,交了数十块上品灵晶上去,换到了一个月的修炼时间。

        昆仑石道:“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已经足够了,你先施出一个法阵隔绝干扰,我再细细向你讲述这次修炼的方法。”

        贺云卿遂施了一个刚好可以盖住整间练功室的法阵。

        昆仑石继续道:“你将灵力传入我石身,传到灵力自动停止为止。”

        贺云卿照做。

        直至他手心灵力再也无法传入昆仑石之上,他方才停下动作。

        一个……空间出现了。

        贺云卿以前只在某点小说中看到过这样的情节,但当那空间出现在眼前时,他没有一丝疑惑,几乎就在下意识地看出了那是一个空间。他冷淡的表情惹得昆仑石翻了一个白眼,暗暗可惜找不到机会重新鄙视贺云卿一回。

        睁眼可见,伸手可摸的空间。

        他终于享受了一回男主角的待遇么?

        昆仑石的话在耳畔响起:“这是一座修炼剑术的空间,尤其锻炼剑修的剑意,你便先从第一层闯起,何时能闯过第八层,修炼才算结束。若是一个月之内你能成功闯过第八层,我会继续开启别的空间给你锻炼,若是不能,那便只能遵照你与你师弟的承诺,回你那门派再说。”

        贺云卿点点头:“所以说,这个随时都可以修炼,只是因为在门中我根本无法一下子消失一个月?”

        “是啊,是啊,谁叫你和你师弟的感情那么好——啊!”

        昆仑石惨叫一声,他竟没有发现,贺云卿不知什么时候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只活生生的……猫!

        昆仑石无比怕猫,贺云卿很清楚。

        可是他没有想到,掌厨师傅养的这只猫居然也那么喜欢昆仑石。

        看着这一石一猫互相追逐奔走的场景,贺师兄默默感叹了一句,生活真是美好!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蠢作者打算这篇文在30W左右完结,已经搞定十九万了,真幸福o(* ̄▽ ̄*)o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