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六十章 来犯

第六十章 来犯

        左道蕴笑意渐深:“好久不见,贺云卿。”

        贺云卿坐到他对面,轻抿了一口茶:“好久不见。你一去南域便是三年,我只忧心你出了什么意外呢!这是我师弟,也是玄机门掌门,燕枯心。”

        左道蕴对待陌生人很是冷淡,只冲燕枯心轻轻点了点头便揭过:“来时已经与燕道友聊过几句。南域风光与东域中域均是不同,此生去过一次便已足够,再多几次恐怕我也无福消受了。”

        燕枯心加了一张椅子靠在贺云卿身边,细细听左道蕴述说。

        “南域异兽奇木甚多,不瞒你们说,我刚入南域不久,便中了一种异蛇之毒,那毒起先并不显著,过了一天后我周身便起了白色的疱疹,奇痒难耐不说,这疱疹还渐渐侵蚀我记忆,若不是得一驭兽宗族相救,我恐怕就要命丧南域。伤好之后我为那宗族服务半年,便继续南行。”左道蕴视线盯着茶碗,良久之后才继续开口:“后来我才知,南域除了屹立不倒的各仙门、各宗族外,还有上古疆外术士的后代部落,那些部落之中,有驭兽人,有饲兽人,若是稍加得罪,他们便将毒虫注入修士体内,待修士发觉时,灵力耗尽,已无力回天。”

        贺云卿正要询问一二,便听左道蕴声音在耳畔响起:“而我受你托付,在南域寻找你伯父,却发现,他并非在你所说的奇兽门,而是在这些术士部落中,当了一个饲兽人。”

        贺云卿眉头微蹙:“这是为何?”

        左道蕴解释道:“据奇兽门中人言,他修炼了不属于奇兽门,而属于一个庞大的修仙世家的法决,得罪了那个世家的修士。奇兽门为了弥补过失,便将你伯父送入术士部落。饲兽人喂养的均是毒性猛烈、凶残无比的毒虫毒兽,稍有碰触便会中毒身亡。若是在一些残忍的部落,饲兽人以身饲兽的可能都有。”

        贺云卿微微颔首:“我伯父的事情,我回去与父亲商议一下再说。”

        左道蕴道:“若是修为未到元婴期,我不建议你去南域。南域各部落实力虽说不是特别强大,但这些部落尤其固执,你伯父虽只是饲兽人,可那些部落不一定会放人。另外,你伯父如今恐怕也有□□十岁,几十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贺云卿点点头:“我明白,多谢你了。”

        左道蕴道:“答应过你的事情,自然要做到。我今日过来,却不止为了这件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提醒你们一番。”

        “我从南域转中域才到了东域,在中域,我听到了一个消息。那八品宗门奉天派可是在你们附近?”见二人点头,左道蕴继续道,“如今修真界并不太平,前段时日北域的三品宗门流空派便被直接灭门,门中高手死伤无数,弟子也被废去一半,直接由三品宗门降为九品宗门。而我在客栈中听到千年世家贺家打算插手东域修真界,而奉天派便是它手下的一颗棋子,一月之内,奉天派必然攻上玄机门。”

        燕枯心冷哼一声:“天命那老贼当真贼心不死。”

        贺云卿微微一笑:“你既来了,总该帮忙杀敌。”

        左道蕴点点头,答应了贺云卿的提议。

        此后一个月间,左道蕴便当真留了下来。他一个刀修平日却总爱往新弟子练武的地方凑,幸亏刀剑均是利器,本质并无太多区别,燕枯心与贺云卿便也都由他去了。

        一月内,燕枯心与贺云卿均是抓紧时间增加修为,贺云卿剑意愈盛,便是与燕枯心对招也能够不落下风。然而,最让他惊异的还是燕枯心的真实实力。

        他以为对战之时已经摸到了燕枯心的极限,但第二次交战时,却发现燕枯心的实力又增了一层,愈加深不可测起来。

        燕枯心露出笑容来:“师弟终于能完全压倒师兄了。”

        贺云卿想了想,便也释然了。

        他结丹时,燕枯心也已经结丹。而他昏睡两年,燕枯心不仅结婴,也能对抗那奉天派的天命真人,如今实力更上一层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某个师弟嚣张的话语让师兄分外不爽罢了。

        两人对战时,均是用尽自己最强大的力量,贺云卿面上、脖子上均是流了一层汗,他干脆脱了道袍想要换上一件新的,却没注意一边某个师弟的眼神已经惨绿绿的变成狼眼了。只等师兄脱掉最后一层,某师弟就异常干脆地扑了上去,彻底将师兄压在身下。

        他甚至连把贺云卿抱到床上就来不及,就在冰冷的玉石地面上将师兄吃干抹净,当然,后果也是很严重的——燕枯心被贺云卿使了定身术定在地面上不说,师兄还特意移来了门口的石狮子,在燕师弟头上定了一个,屁股上定了一个。

        如此便过了三天。

        与燕枯心交手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贺云卿体内灵气圆融了许多,出剑时给对手的反应时机也少了许多。若是贺云卿独自一人修炼,是断不可能得到如此效果的。

        等待之中,奉天派终是攻上了玄机门。

        与贺云卿昏睡那次不同,这次玄机门上下都有了准备,又无玄青子等人与天命真人里应外合,因此奉天派上山时,便受到玄机门多数弟子围攻,战力立刻折损了一半有余。

        但让贺云卿二人在意的却不是普通弟子,而是天命真人以及他身后两个蒙面修士。天命真人是老牌元婴修士,年岁比之逝去的镜虚真人小一些,而那两个不具名的蒙面修士,竟也分明是元婴期的水准。

        贺云卿与燕枯心对视一眼,均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残酷的笑容。

        大战一触即发!

        天命真人似是以为胜券在握,平素最爱装出慈眉善目的模样,此刻却是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得意。他初入奉天派时,奉天派便已经与玄机门水火不容。待得他晋升元婴接任奉天派掌门,又与镜虚真人斗了一辈子。想到此处,他笑容愈加不掩饰了,镜虚那老东西倒是真想护着玄机门的,可是又如何,总挡不住玄机门被他奉天派吞并的命运!

        如今燕枯心不过是个黄口小儿,纵是结成元婴,又能奈他何?

        “师兄,这老不死就交给师弟我了!”说罢,燕枯心满含战意的一拳便朝着天命真人挥过去,动作潇洒不羁看似没有什么杀伤力,却惹得天命真人神色急变,一连向后退了几步。手中拂尘扫过燕枯心拳势,却终有些不敌,只能伸手运起灵气将剩余的拳劲一一化解。

        “黄口小儿,今日便让你和镜虚那老东西归了一处!”天命真人冷哼一声,口中虽有轻视之意,却也不敢真如先前那般托大,周身元婴修士的气息释放开来,与燕枯心气势相抗,不一会儿二人便陷入酣战之中。

        贺云卿与左道蕴对视一眼,齐齐拔出刀剑,各自对上了那两个蒙面的修士。

        贺云卿并非头一次与元婴修士作战,此刻拔剑自是驾轻就熟,他抽空瞥了左道蕴一眼,见他刀势稳定例无虚发,也明白左道蕴无须他担忧,转过身来与那蒙面修士激战起来。

        斗了片刻,贺云卿便摸到了这修士的大概,笑道:“莫非贺家以为我玄机门无人,竟是派了这等实力的便想打发了我们?”

        那修士听到“贺家”两个字霎时便吃了一惊,后面一句还没听清楚便觉一股剑势自身后而来,他面上陡然变色,想躲竟是没有躲过,背后生生挨了一剑,几乎疼到他骨子里。

        他自结婴以来便不曾在人手上吃过亏,尤其在确认面前的年轻修士只是金丹期的情况下,他更是惊怒交加,暗道一向最是积弱的东域何时出了个如此厉害的修士!强打起精神想要应对贺云卿的剑势,却不想,面前年轻修士只是冲身后招了招手:“云逸,借为师一把剑!”

        云逸躲在树丛后,只打算借着师父师叔对敌时沾些经验,谁知竟一下子就被自家师父发觉了,饶是他面皮不薄,此刻也多了一丝赧然,将剑扔了过去,便背对着树丛不肯转身了。

        耳边一阵刀剑响声,他咬着唇思量一番,终是忍不住高手对战的诱惑,偏着头继续偷看起来。

        贺云卿左手右手均执着一把剑,那蒙面修士双目中精光一闪,暗道年轻人惯是喜欢整些唬人的玩意儿,但他刚刚受了贺云卿一剑吃了个大亏,眼下见他双手执剑虽有些可笑,到底不敢轻视。

        只有他颈间的昆仑石嘟囔了一声:“笨蛋”

        贺云卿微微一笑。

        他双手执剑,自是要学那空间之中黑影所使出的剑阵。

        那两个黑影修为不过炼气期时,便能靠着彼此之间的密切配合暗伤贺云卿……而贺云卿自己此刻已是金丹期修为,对于自己左右手使出的剑阵究竟有多大威力,他心中还是有些期待的。

        正当那蒙面修士紧盯着贺云卿时,贺云卿双手却是动了!

        两把剑共同使出,乍一看还有些惹人发笑,那修士心中紧张褪去一半,反倒对贺云卿的胡为多了一丝轻视之意。

        然而忽然间,他便瞪大了眼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两把剑剑招看似随意,可却环环相扣,让他拳势发出却轻易被拦住,一时之间,他竟陷在剑招中无法脱身。

        那修士惊骇之余,胸口又中了贺云卿一剑,一口血喷出来。

        连中两剑,便是他元婴期的实力,此刻也伤及根本了。

        作者有话要说:贺家的情节以后会有,所以这里写左道蕴同学也不算废话啦。

        而且吾辈可能会把左同学塑造成一个重要人物。

        本文到这里已经是六十章啦,好开森,字数也到了二十万,~\(≧▽≦)/~啦啦啦

        所以希望同学们把苦逼的小透明蠢作者收藏一个→

        感谢

        葵花籽的地雷

        风月无边的地雷

        感谢两位壕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