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六十 一章 濒死

第六十 一章 濒死

        另一个蒙面修士见他受伤,出招时也愈带了狠劲,只想抽出手来帮他一二。然而,未等他抽身,左道蕴大刀便横亘在两人中央,神色淡淡:“你的对手是我。”

        一转眼便是半个时辰过去。

        燕枯心与天命真人已战到最后关头,天命真人越打越慌,已渐渐显出颓势来。他自己斗不过燕枯心,便把希望全放在同来的两个蒙面修士身上,见二人与两个金丹期的年轻人打斗也只是刚好平手,天命真人越加没有了战意,只想立刻立刻玄机门,回到他的奉天派去。

        毕竟这两个元婴修士只是贺家来的帮手,若是败了燕小儿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可奉天派与玄机门的仇怨,却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说清楚的,若是败在燕枯心手上,自己这条老命能不能收回来,也是个问题。

        可想象虽然美好至极,燕枯心又怎么会放过惩治天命真人的机会?

        先前镜虚真人还在时,奉天派实力稍胜了一筹,每日挑衅干扰无数,玄机门亦有数位精英弟子折损在奉天派手中。镜虚真人去世,天命真人与玄青子狼狈为奸妄图攻上玄机门,却被燕枯心破掉。而这一次,他仍不知死活打上来,燕枯心却不打算轻易饶过他了。

        燕枯心并非良善之人,前次放过天命真人不过是因为门中实力衰退师兄又未醒来,他实在无心。可这次却是天命真人自己作死,那也怪不得他了。

        这么想着,燕枯心下手愈发狠劲十足,天命真人本就有些畏惧,如此一来更是兵败如山倒,小腹受了贺云卿蓄满实力的一拳,灵气侵蚀之下,天命真人元婴甚至有些不稳,一口鲜血吐在山顶,将他胡须都染红了。

        趁着燕枯心不再出手的刹那,天命真人急速运转灵力就要逃下山去,白色的道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他的速度矫健得不似刚刚受过重伤的修士,反而比那些年轻的弟子逃得都快。

        燕枯心冷哼一声:“不知死活!”

        飞身去追,天命真人虽吊着一口灵气强自支撑,又如何能真正抵得过精力充足的燕枯心?才跑了一刻,全身便被燕枯心缚住动弹不得,燕掌门环着手臂面色冷冷地盯着天命真人,杀意凝聚。

        另一头,贺云卿左道蕴二人与那两个蒙面修士的对战也渐渐分出了胜负。

        那蒙面修士受了贺云卿两剑,正欲爆发时,却觉自己已不知何时落入了贺云卿剑势的掌控之中。那两手剑看似笨拙古怪,却无处不在,且配合默契,那修士觉得,自己分明在与两个人作战,任他实力高超,却始终无法突破贺云卿剑势的攻击,不一会儿就败了。

        左道蕴同样实力非凡。两个蒙面修士虽是元婴期,但实力比之明泽要差上不止一筹。而且这等出自修仙世家的修士,战斗力比之门派中的修士总要差上一分,左道蕴刀意惊人,不一会儿便将蒙面修士打败。

        一行三人兴冲冲奔向玄机门,此刻却都被捆缚着无法脱身,山下的奉天派弟子也都被早有准备的玄机门弟子捆了上来,扔在三人边上。

        待得燕枯心三人走上前,玄机门弟子中忽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喝彩声!

        有多久了?自从前掌门去世多位师伯师叔重伤,他们便被周边的几个门派欺辱,纵是弟子出门历练,也常常被别的门派奚落,有多久了,玄机门弟子没有看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战斗!心似乎一下子饱满了,心头郁气得到了释放,众多弟子看向燕枯心与贺云卿的神情,都带着直白的崇拜与敬意,甚至还有情绪丰富的女弟子悄悄落下泪来。

        云逸也在众弟子中,睁大眼睛看着自家师父,只觉此刻染血的师父要比第一次见他时更像仙人了,也让他更加崇拜!

        “过来。”见贺云卿招手,云逸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贺云卿把左手上的那把剑交回云逸手中,手指在他头发上拧了两把:“回去好好修炼。”

        “嗯。”云逸点点头,眼睛亮晶晶的。

        尽管今日没有开门派大会,但燕枯心和贺云卿英勇的表现还是吸引了众多弟子的注意。山顶上的弟子越聚越多,甚至一些在外历练的弟子也听到消息赶上山来,均是热血沸腾战意满满。

        一位姓钱的师兄推了推云逸的胳膊:“原以为贺师伯在众多师伯中是籍籍无名的存在,想不到居然这么强!”

        弟子们都崇拜强者,若是自己的师父厉害一些,便是自己不如别人,在门中时也多是昂首挺胸,分外自豪。

        另外一个弟子插话道:“难怪我曾听师父说,贺师伯是掌门的师兄,在本门核心弟子中更是排名第一的存在,若不是曾经受过伤,贺师伯应比掌门更早晋入元婴。可我观贺师伯先前与那元婴期的修士对战,竟发现还是师伯的实力强一些。”

        贺云卿以金丹之力驾驭飞剑竟将一位元婴修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让一众筑基期上下的弟子大开了眼界。玄机门本就是剑修门派,一众弟子中,修炼剑术的多达一半,观摩二人战斗时,众人均是看得热血沸腾,也有天赋高的,在其中领悟到一丝剑意,当场便细细感悟起来。

        云逸嘴角弯了弯,看向场中的眼神越加温暖。

        他入门两年多,贺云卿却沉睡了整整两年。新入门的弟子不识得贺云卿,便也把云逸当成普通弟子。那些天赋稍高一些实力却不如云逸的,先后拜在几位金丹长老门下,唯有云逸一直无人问津,那些弟子一直被他挤在身后,心中本就存了妒忌,拜师后便越得意起来。

        可云逸却一直没有怨言。

        他只是默默期盼贺云卿能够早日醒来……于他而言,自己被欺负没有关系,可师父却不能遭受别人的轻视。

        他的师父,明明是他此生所见最强大的修士,没有之一。

        师父本该是那般耀眼的存在。

        云逸暗暗握紧了拳头,总有一天,他也会成为像师父一样的人。

        众弟子的反应贺云卿几人自是没有注意。上前查看自己的俘虏时,左道蕴微微后退一步:“这是你门中的事,我就不掺和了。”

        刀修见贺云卿看过来,冲他挑了挑眉,神情愈加漫不经心起来。

        贺云卿笑道:“谢了。”

        “不用客气。”

        干脆上前揭开两个蒙面修士脸上的遮蔽,贺云卿停了片刻,便也后退一步。

        燕枯心诧异地看着他。贺云卿摆了摆手:“你是掌门,你决定。”

        燕掌门平素也不喜欢理会这些俗事,但师兄不管,门中也唯有他这个元婴期的能压住三人。天命真人他自是毫不客气,废去灵力不说,天命体内元婴急欲逃跑时,燕枯心干脆伸出手来,一手捏碎了他的元婴——做这件事情,燕师弟十分拿手。

        他缓缓蹲□来,双目与那两个贺家的修士对视着。

        那两个修士先前态度还十分强硬,见到燕枯心这么不留情面的手段心下也是有些惴惴不安。

        “你们……”燕枯心露出一个笑容来。他结成金丹时未满二十,面貌从那时起便没有一丝变化。若非他直接捏爆天命真人元婴的动作着实有些残酷,从外表看,他只像凡人间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公子,而非翻云覆雨握住他人生机的一派掌门。燕枯心笑容纯真,可正是这笑容,却让二人后背无端冒出冷汗来。

        畏惧到了极致。

        燕枯心手指撑住下巴,略沉吟了一阵,便道:“你们并非奉天派之人,这样倒是有些难办了。”

        那两个修士尚盯着他的时候,燕枯心刹那出手,便见那两个修士面色蓦然惨白惨白的,眼中隐隐有绝望的光芒,然而燕枯心却始终不为所动,笑吟吟的模样就好似刚才出手的并不是自己。他手指一动,那两个修士身上的束缚便被直接解开。

        燕枯心一笑:“你们可以走了。”

        然而,那两个修士却是一动不动,呆呆坐在原地,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光芒逐渐消失,化作一阵浓郁的惨黑。下一刻,那二人手掌同时一动,径自拍向自己的胸口,倏然便没有了声息。

        与天命真人不同,这二人元婴竟没有逃窜,反倒停留在燕枯心肩膀一侧,似在等待他动手。

        燕枯心正欲行动,身形却蓦然一震。

        山顶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古怪的身影,那人浑身上下血气浓郁到极致,一双眼眸也是漫着血色,分外可怖。一双血眸细细在山顶巡视了一圈,那人目光便聚焦在燕枯心身后两个婴孩形状的灵体身上。

        “只需再吞服四个元婴,我便可以顺利晋入化神期……”那人“嘿嘿”笑了两声,便盯着那俩元婴,神色贪婪:“虽然实力差了些,却总是元婴灵体,我这次来得不亏……”

        他目光又转向燕枯心:“还有一个元婴期的小子。四个减三个,只需一个,我便可以晋入化神……”

        前一秒他尚在自言自语,下一秒,一双充满血腥气的黑色的爪子便直冲燕枯心身后抓来,燕枯心挥拳便挡,一瞬间却停了下来,他只觉那股血气穿透了他身体防御的壁障,径自透了过来,而待燕枯心反应过来时,便发觉自己背后破了一个洞。

        血色弥漫开来。

        幽黑的鬼爪在他肩窝处掏了一个黑幽幽的洞,而他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那鬼爪径自拎住两个婴孩状的灵体,发出一阵可怖至极的笑声。那两个元婴也察觉到了危险,妄图躲避,却被那鬼爪轻轻一捏便不能动弹了。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传来,众人眼见着这血色人影将两个元婴从头到脚塞进嘴里,甚至咀嚼的声响都异常清晰,一股头皮发麻的感觉便渐渐蔓延开来,从脚心传至手心,分外冰凉。

        便是再傻的人都知道,这人绝对不能惹。

        人群中忽然蹦出一声“血手老妖”,下一刻,便是满山寂静。

        血手老妖之名,这群正道的修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众人虽无一见过其真面,但其凶残暴戾的声名却在修真界广为流传。血手老妖初时也是正道修士,拜入一个九品宗门下。他生性善妒,因掌门看重其师兄,便在门中水流处投下剧毒,将门中掌门弟子尽数杀害。堕魔之后,血手老妖遭到正道修士追杀,却被他一一躲过,躲过之后,那些曾经追杀血手老妖的修士却无一不遭其毒手,便是实力超凡能躲过一截的,血手老妖也会追着其子女后辈不放,波及数人。

        修真界中流传血手老妖的故事时,血手老妖尚是金丹期修士,只是一手妖法神鬼莫测,便是元婴期修士也有着他道的。而如今,血手老妖修为升至元婴期,甚至将入化神期,恐怕更加棘手。

        众人均是觉得背后一凉,待在原地,怔怔看着那魔鬼将两个元婴吞吃干净,甚至擦了擦手指。他的动作慢条斯理格外专注,可众人却分明觉得,这恶魔的视线正集中于场上的每一个人,稍有异动,这人就能察觉。

        贺云卿嘴唇微微动着,传音给众弟子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下一秒,一双带着血腥气的手臂便呼啸而至。

        贺云卿挥剑拦截,飞剑却被这双手夺去,满含血腥气的拳头挟带着磅礴之势将贺云卿撂倒在地,一双鬼爪如利刃般割开了贺云卿腿上皮肉,浸入骨中,竟是差点将他骨头割开。

        贺云卿咬着牙,生生忍住了这剧痛。

        血手老妖拍拍手:“今日总算找着一个采补的好地方了!”

        血手老妖鼻子嗅了嗅,脾气猛然暴躁起来:“是谁,是谁捏爆了一个元婴,我明明闻到了的!是谁干的!”

        修为近于化神期的修士,修真界中恶名昭彰的血手老妖,竟在众多修士前飞奔起来,癫狂如得了疯病一般。众修士目瞪口呆,却见下一秒,血手老妖竟然恢复了正常:“本来,我今日吞服了四个元婴便可以晋升化神期,可竟然有人捏爆了一个元婴,我绝不原谅!”

        他鼻翼轻动:“闻起来,这被捏爆的元婴竟然有些熟悉。”

        他恍然大悟般道:“哦,是这个家伙啊,难怪我说那所谓的八品宗门,竟然没有一个元婴修士,那些金丹期的家伙采补起来真是没意思……”

        众人这下才知晓,原来血手老妖竟是已将奉天派上下吞噬了干净,这才来到玄机门。

        心中的庆幸顿时消散干净……纵然这血手老妖将奉天派吞噬,他玄机门此刻不也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么,两者又有何区别,不过是时间的先后罢了。

        一步,两步,三步……血手老妖的步伐很重,一步一步好像打在众人心上。他慢慢靠近燕枯心,鬼爪缓缓伸出,几乎要穿过燕枯心身上洞口。燕枯心按捺住痛意,身形一转,顷刻间便消失在血手老妖手掌控制的区域。

        他每动一下,便有无数血液喷涌而出,溅湿了地面,也让他身上黑袍沾上血腥气,愈发惨烈。

        血手老妖冷哼一声:“逃的人,只会死得更惨!”

        贺云卿与左道蕴对视一眼,刀剑齐发,便冲着血手老妖后背攻去,云逸趁机丢出长剑来,贺云卿接过,与左道蕴一刀两剑形成合围之势,将血手老妖一人环在了中央。

        血手老妖眸中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贺云卿左道蕴面色为之一变。

        他们分明觉得,血手老妖身上有一股磁石般的力量将二人刀剑死死吸住,便是想拔也拔不出来,一瞬之间,血手老妖身体一扭,那股力量瞬间脱离,贺左二人便被他顺势甩到了人群之外,甚至他没有顾上燕枯心,反而追上二人,一双鬼爪挥出,强大的力量牢牢控制住二人,眼看着二人便要在他掌心丧命。

        电光火石之间,燕枯心猛然飞至他身后。

        积蓄了全部力量的一拳便这样对着血手老妖直冲而去,燕枯心实力在元婴期中虽非最强,却也是中等实力,这一拳力量自是非同寻常,便是强如血手老妖,此刻也不由抽出手来抵挡着燕枯心这一拳。

        贺云卿与左道蕴死里逃生。

        燕枯心情形却是极为不妙,他本就被血手老妖击中受伤,又以全身力量攻向他,此刻灵力耗尽受伤又极重,且无人相救。

        最关键的是,血手老妖显然被他那一击激怒了。

        那一拳其实未给血手老妖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他后背被击中受了一点小伤,但于他而言,却并不会伤到他的根本。但血手老妖天生善嫉,心胸极小,脾气又极为暴戾,便是旁人伤他一点,他也要千倍百倍回报之。

        此刻他眼中含着怒气,身形一跃便站到了燕枯心身前。

        燕枯心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血流了一地,根本没有回击之力。手指握紧,他只能用愤恨的眼神紧紧盯着血手老妖,怒火几乎要将他烧灼干净。

        血手老妖冷哼一声,满身脏污让他的模样看起来更为可怕,他伸出手来,在燕枯心脑袋上方停留,一瞬间,一股常人难以形容的庞大力量汇聚,燕枯心的身子不受控制一般漂浮起来,脸庞也因挣扎显出狰狞的神色。

        “掌门!”

        有人大声惊呼着,有人已经不忍心看,闭上了眼睛。更有弟子禁不住心头的哀痛,偷偷呜咽起来……

        燕枯心年纪与他们差不多,亦非他们心中慈眉善目的长者,可门中数次危难均是他力挽狂澜,在众弟子心中,他绝对是值得尊敬的掌门。

        若是这次掌门被这血手老妖所害,他们只会沦落到与奉天派一般的命运,未来又在哪里?

        贺云卿盯着那双黑漆漆的手,眼中闪过凶戾之色。在他身旁的左道蕴看得清清楚楚,不知何时贺云卿的眼眸已渐渐变成了红色,整个人的气势也以一种使人心惊的速度增长着,瞬间就攀升到了极致。血手老妖也转过身来,眼中闪过一丝玩味的神色:“半魔半圣体,你这种体质倒是多少年没见过了。嘿嘿,吞了你倒也不比吞了这个小家伙差啊!今日老妖过来这里,倒真是来对了!”

        “呸!”昆仑石大吼道:“不要脸的丑八怪什么都不懂,半魔半圣体这么俗气的名字你也叫的出来!”

        昆仑石的怒吼让贺云卿的步子微微一顿,下一秒,他步履愈发坚定了起来。

        周身气势狂放到极致,贺云卿甚至没有御剑,只以气势碾压血手老妖。

        血手老妖早有准备,舌头舔着唇边作出垂涎的模样,手掌却蓄力抵挡着贺云卿的攻势。只听“砰”的一声让众人纷纷睁开眼睛,却失望地发现飞出去的人是贺云卿,众人哀伤之色不由更浓。

        血手老妖粗喘了一口气平复体内翻涌的气血,他看着贺云卿,转头又瞥了一眼燕枯心,神色更加不善起来。

        这二人虽为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血手老妖纵横修真界这么多年,已经少有修士能让他气血波动。他唇角勾起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来:“今日,你们两个人都要死!”

        贺云卿嘴角流着血,神色逐渐恢复了清明。初始不觉得,这一刻腿骨却疼痛无比,腿触着地面的那一边甚至有种结结实实的感觉,他明白,那不是肉,而是自己的骨头。燕枯心也不比他好哪儿去,甚至还要凄惨,贺云卿眼前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觉这人视线跨过场中与他交会,冲他露出一个苍白至极的笑容来。

        贺云卿嘴里苦涩涩的,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血手老妖似是看到了二人的交流,冷哼一声,腿一动便将燕枯心踢到他身边。

        贺云卿看着他的惨状,只觉心内更加酸涩。

        燕枯心却是微微一笑。他此刻唇齿均沾着血迹,眉心红痣也被血染着,笑起来一点都不好看。极为费力地挪动着手臂,他的手指摩挲着贺云卿的眉,唇瓣,眼底蕴着数不清的深情。

        “想不到我会和师兄一起死。”燕枯心咧开嘴,满足无比。

        他手指将贺云卿挡在眼睛上的发丝拨到脑后,在玄机门无数弟子面前,在血手老妖森冷的目光下,在左道蕴微微张开的瞳孔注视下,抱起贺云卿的脸,印下了一个深深深深的吻。

        贺云卿眼睛微微张开,下一秒,便有眼泪汹涌而出。

        泪水混着血水,再混着二人的唾液,滋味难言,可二人却吻得尤为投入,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手攥着手,唇靠着唇,陷入爱里。

        弟子们的呜咽声越来越大,便是云逸,面上也染上一丝悲意。

        师父和师叔……这么悲壮,却又让人动容。

        待到二人嘴唇分开,血手老妖的身影终是慢慢靠近了。

        他手指微微一动,已是对上燕枯心胸口。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将要死去的人,便是未受血手老妖气势影响,贺云卿也觉一股寒意自背后涌来。

        他咬了咬牙,眸中闪过一丝绝望之色,旋即,化为坚定。

        他冲着看不见的虚空大声喊道,声音嘶哑而绝望:“我知道你在,你救救他,请你救他!”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蛮忧桑的。

        蠢作者……不造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手机看文的筒子们,看完之后在目录页点点作者的名字,把作者也收了吧~

        然后今天在微博看到一句话,蠢作者的表情变成了这样m(o?ω?o)m

        123言情古耽榜上有三篇文,从上到下,分别叫《穿越之师兄》《穿越之师兄,求不死!》《不想死,那就腐啊》是系列文吗什么玩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作者商量好了的吧……

        我……

        感谢

        知了的地雷

        非言的地雷

        o( ̄ヘ ̄o#)谢谢壕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