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六十二二章 事毕

第六十二二章 事毕

        虚空之上,一个人影慢慢显现,逐渐清晰,最终出现在众人面前。

        肉眼根本无法分辨他的行迹,他仿佛一瞬间出现,然而刚刚露面,便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

        这是一个男人。

        身形颀长偏削瘦,一身白色的长袍套在身上略有些空荡,步伐不算沉稳有力,却偏偏让人移不开视线。这人侧脸轮廓极好,面容在这世间男子中也是极为隽秀,但当他出现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会不自觉地忽视他的脸。

        这是一个极有气势的男人。

        甚至比之那凶狠残暴的血手老妖更有气势。

        在场众人甚至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人魔族的身份,视线紧紧聚焦着场上四人。

        血手老妖的动作为之一顿。他转过身来盯着眼前男人,却发现这人并未在他记忆中出现过……而,他体内气血却因这人的到来波动得无比厉害,甚至修为都有些不稳。

        在血手老妖记忆中,他便是遇上化神期的大能,都未曾有过这样的反应。

        “你是谁?”血手老妖双目盯着明辉,眼中暴虐积蓄,可眼底那一丝泄露的紧张却暴露了他的情绪。

        明辉微微一笑:“血手老妖。你与我本没有仇怨,可你伤了他,我便不能不出手了。”明辉口中的“他”自是两个修士中的一人,而刚刚对着天空大吼的分明是青袍子的修士……血手老妖血色的浊眼动了动,这修士怎会找到如此强大的帮手?

        难道他这次真的踢到铁板上了么?血手老妖心念急转,终是咬牙道:“我放了这二人,你让我走!”

        明辉视线越过血手老妖,直达贺云卿与燕枯心相牵的手上。微抿着唇角,将眼中黯然收起,他视线对上贺云卿伤口的那一瞬,却是忽然燃起强烈的怒火。

        对上血手老妖的神情也再无敷衍,冷厉的眸子几乎让血手老妖瑟瑟发抖:“你没有与我谈条件的资格!”

        明辉话语刚落,血手老妖先下手为强。一双鬼爪带着强烈的血气,铺天盖地,几乎要将整个山顶淹没。天与地也在一瞬间漫上浓郁的血气,扼住人喉咙,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贺云卿低低咳嗽了一声,眼神瞟向左道蕴。

        左道蕴立刻会意,将场中弟子疏散了干净。

        贺云卿强抑着疼痛凑近燕枯心,听他呼吸断断续续虽不均匀,却仍有活着的迹象,心下不由松了一口气。

        场中依旧血色弥漫。

        但情形却是急转。血手老妖引以为豪的血妖*对上明辉就如同贺云卿对上血手老妖一般不堪一击,明辉只是微微动了动袖子,几人甚至未看清他的动作,便见血手老妖一双鬼爪飘在空中,顷刻间便化为齑粉。

        明辉抬了抬眸,漫不经心地开口:“实在是不堪一击。”

        血手老妖心下愤恨不已。他这一双血爪乃是用童男童女之血足足泡了五百年才浸泡而成,不仅剧毒无比,其中秽起也极易侵蚀修士灵力,多年来已成为他纵横修真界的一大利器。如今却被这不知名姓的修士彻底废去,又怎能不让他心怀怨恨?

        一次攻不成,血手老妖忽然吐出一口粘稠至极的血液,那血高低参差不齐,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内跳跃一般。血手老妖哈哈一笑:“尝尝我的万魔蚀心*!”

        下一秒,那些血液倏然变成人形,阴风飞舞,血腥气更是浓郁到了极致。人形血液不仅漂浮在明辉四周,竟也妄图飞去贺云卿二人身边,被明辉轻轻冷哼一声震了开去。

        明辉面容不变:“雕虫小技而已。”

        手掌轻轻一挥,那些血滴便倏然消失不见,徒留血手老妖一人站在原地,狂放笑意猛然一收,化为惊恐。

        “啪啪啪啪啪……”一阵有如关节碎裂般的声音传来,贺云卿眯眼一看,便见血手老妖不知何时已被明辉擒在手中,随着明辉的动作,血手老妖躯体逐渐消失不见,慢慢冒出一个血红色的眼冒精光的婴童来。那婴童咧开嘴巴冲几人笑了笑,笑声刺耳无比。

        下一秒,他便张开小手意欲逃窜。

        却被明辉一把揪住。那婴孩面上笑容逐渐变得狰狞,面色急转,竟是在众人面前“嘤嘤”哭了起来,只是他全身沐浴在血中,此般哭着不仅没有任何可爱的感觉,反而尤显得骇人。明辉冷冷瞥了他一眼,那婴童便止住了哭泣,可眼中愤恨的厉光却仍是让人心惊不已。

        血手老妖不愧是血手老妖,寻常修士的元婴只是半透明的灵体,便是修为稍深一些的,那灵体也是具有自我意识懂得逃窜而已。而这血手老妖修魔,手段亦是毒辣无比,他的元婴竟如他一般凶狠邪恶,若是今日让他逃窜,将来这修真界恐怕又不得安宁。

        明辉没有手软,手掌微微拢起,那浴血的婴童便在他手心缓缓消失。

        天空中血色渐渐消散干净,阳光陡然射向山顶竟是让几人都有些不习惯,温暖的感觉浮上心头,贺云卿心中不由多了一丝庆幸,能活着,真好!

        紧张的氛围一消散,伤口便开始发作。贺云卿重重咳嗽一声,口中血腥气依旧浓郁无比。他腿骨蹭着地面,咸腥的血液混着泥土,又是一阵痛感传来。

        他强打着精神试图坐起来,试了几次却没有成功。

        后背忽然出现一双温暖的手将他轻轻扶起。贺云卿略有些怔然,却仍是轻声道了一声谢。

        最让他担忧的却是燕枯心此刻的情形。他俩手指紧扣着,可贺云卿却分明觉得燕枯心手上温度渐渐消失,呼吸也渐渐微弱起来。他轻轻拍着燕枯心的后背,使劲将他抱到了自己身边,脑袋枕在他的腿上。

        视线有些模糊,力气也散尽了,贺云卿喘着粗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便就地坐着恢复起灵力来。

        因有明辉在场,昆仑石不敢轻举妄动,蔫蔫地躺在贺云卿身边,心头也有一丝焦急。

        明辉站在二人身后,眼见得贺云卿那般小心翼翼有如对待珍宝的动作,心头酸涩一瞬间弥漫开来。他一直在看,他看到这两人并肩作战时的默契,看到这两人互相信任愿意为彼此去死,也看到了那个绵长缱绻到了极致却让他心头嫉妒有如野草般疯长的吻。

        这两个人相爱,明辉清清楚楚的知道。

        他只是心有不甘而已。

        本来,这一切都是他的!眼前的少年、眼前少年的信任与温柔、眼前少年吝于展示的爱意,本来都是属于他的东西。午夜梦回,明辉每每想起这一切,便觉心肝疼。

        他缓缓上前,半躬□子,手掌中有热力渗出,一瞬间便让面色颓败的贺云卿恢复了精神。他自是知道身后人是明辉,嘴张了张,想说些什么,却终是没有开口。

        贺云卿闭着眼睛,挣扎了片刻,神色终是坚定起来。

        他握住拳,轻轻敲了敲明辉的手臂。明辉动作停了下来,抬眼看他。

        贺云卿的声音尽管很轻,他却听得清清楚楚。甚至那声音犹如炸雷般在他耳畔响起,瞬间便让他心情跌落谷底。

        贺云卿说的是:“你去救他。”

        明辉动作顿了顿,良久没有出声。

        贺云卿以为他听不清,强调了一遍:“如果你对我有所愧疚的话,就去救他,我会记得你的恩情的。”

        明辉原先便有些苍白的神色愈加惨白起来。他盯着贺云卿腿边昏睡不醒的那个身影出神了片刻,心里的妒忌在一瞬间上升到了极致。他妒忌这个人,他疯狂地妒忌着这个人。想他明辉作为魔族尊主,修为比这人强了数倍,这世间几乎没有能够阻挡他的存在,可这一切,却无法阻止他对这个人的妒忌。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样东西,便足以让明辉妒忌。

        他拥有贺云卿的心。

        那颗心完完全全属于这么弱小的人,弱小到明辉只需伸出一个手指头就能让他消失在这世间。

        救他?

        明辉嘴角勾起一丝苦涩至极的笑容来:“若是我不救呢?”

        贺云卿面容平静:“没有关系。你刚才所为已经救了我们的命,我原也不该贪多,无论如何,多谢你。”

        他的语气客气而疏离,平静得犹如无痕的水面。

        一句“我们”,一句“多谢”却让明辉死死攥紧了拳头,气血都有些紊乱起来。他深深地看了贺云卿一眼,道:“我救。”

        如果这是你的心愿,他一定会全部完成。

        对话中的两人并未发觉,山后一处陡峭的崖壁旁,一个纤细瘦弱的身影盯着二人看了良久良久,若是有人细细观察,定会发现,那人的脸与贺云卿竟是有几分相像。

        燕枯心的伤初看很严重,细细看来更是惨烈到了极致。肩窝那个被血手老妖鬼爪穿过的洞黑黝黝的,有些地方甚至流着脓,一股腥气扑面而来。贺云卿解开他衣衫,才发现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伤口,甚至有几处骨头都变了形,原先贺云卿都没有发现。

        他心里愈发酸胀起来。

        一次又一次,这个家伙总是忘记自己的安危去保护他。

        他甚至有种奇妙的感觉。

        因为他的穿越,原小说中大多数人的命运都改变了。而燕枯心无疑是其中改变最大的一个……贺云卿想,燕枯心是不是因为他的出现才改变的,或者说,他的改变只为了他一个人。

        前世今生贺云卿爱和被爱的经历都太少,但尽管如此,他的心还是一次又一次被燕枯心震撼着。他一点一点蚕食着贺云卿生存的空间,也让他越来越离不开。

        明辉正翻着燕枯心的身体,缓缓向其中注入着灵力。燕枯心受伤太重,体内经脉破碎得不成样子,他便一点一点替他理顺体内经脉,运转了约莫半个时辰,燕枯心方才缓缓醒来。

        明辉的手尚贴着他的胸口,燕枯心诧异半晌便倏然明白了一切,望向明辉的神情有些不甘愿,然而他终是没有说什么,反身坐起来,手臂下意识地搂着贺云卿,却不忘对明辉说一声“谢谢”。然而,他眼中敌意深重,头发都好似竖起来一般,这声“谢谢”着实没有什么可信力。看他的模样,见到明辉竟似比见到那血手老妖更让他警惕。

        明辉微微一笑:“不用谢,我们以后打交道的机会还有很多。”

        一句话便让燕枯心眼中敌意又加深了几分。

        但对上贺云卿满是担忧的眼神时,那丝敌意便渐渐消散了。他眸色温柔地看着贺云卿,手臂环得更紧,这一次倒不是向明辉示威,而是见到彼此都安然,他忍不住喜悦而已。

        正是这下意识般的举动让明辉眼神愈加暗淡了起来。

        但他从没有放手的打算。

        前面两个人互相搀扶着回到了住所,他便静静跟在身后,就算燕枯心一直怒目相向他也巧妙地隐藏了自己的妒忌,反而面容平静地看向他。

        燕枯心几乎要气炸了肺。

        看向明辉的眼神已经带了赤=裸裸的敌意,若不是明辉救了他这一份恩情,他怎么说也要把这个讨厌的家伙赶出去。

        走了一会儿,几人便走到了贺云卿的居所。依照燕枯心的意思,他自是希望师兄去别的地方养伤,免得住处这么私密的地方也被那讨厌的魔修看见。但贺云卿却觉得不必如此拘泥,干脆几人一起前往,左道蕴也在其中。

        这是明辉第一次过来。

        外院风光有些不显,进入内院,庭中栽了一棵桂花树,树下仅有一片草地。几人进屋时,明辉眼睛就没有移开过。与贺云卿平素的风格类似,他的屋子也是素净淡雅,墙上挂了几张字画,屋内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而已。

        吩咐小童泡上清香的灵茶,几人落座,恰好将四张椅子坐满。贺云卿先将满身脏污洗去,方才走出来,静静品着茶香。他面色明显有点不自然的苍白,昆仑石尽管畏惧明辉的存在,却还是有些不忍心,暗暗给他输送着灵力。明辉似笑非笑朝着贺云卿胸口看了一眼,也未点破。

        见另外三人气氛尴尬,左道蕴先开口:“既然你门中已经无事,我过几日也要告辞了。”

        燕枯心呷了一口清茶,只觉清香扑鼻,神色立刻清爽了不少:“为何不多留两日?”

        左道蕴摇了摇头:“我本也是顺路过来看看,如今时间已经够久,我也该回去了。”

        淡淡的茶香萦绕在室内,左道蕴闭口不言后,四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竟是又陷入了沉默之中。茶快要喝完了,贺云卿又让童子冲泡了四杯送上来。

        他倒还算处之淡然,对面的燕枯心却是紧紧盯着明辉,眼中满是怒焰。明辉看似静静品茶,可那副漫不经心的悠闲模样却着实像是在挑衅。燕枯心终是“啪”地一声搁下杯子,头一偏,问道:“明尊主这次打算在我玄机门待几日,我玄机门只是小庙,恐怕容不下明尊主这尊大佛。”

        明辉神色淡淡,闭上眼似在品评茶香,良久之后才仿佛听清燕枯心的话语:“修士修心,岂能为外物所扰?玄机门依山傍水风光秀丽,正是静心修炼的所在。我既无害,燕掌门又何必赶我出去呢?这位道友不愿在此多留燕掌门倒是好心相劝,我诚心来此,燕掌门却为何再三阻挠?”

        燕枯心翻了个白眼:“我已说过数次,道魔不两立。”

        明辉甩了甩衣袖:“便是我想在此留多久,这玄机门中恐怕也无一人拦得住我。”

        他这副无赖的模样倒是让燕枯心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人将觊觎的目光黏在自家师兄身上,偏偏自己又发作不得。

        贺云卿看到明辉这样也是略微怔了怔。刚刚明辉这副做派,却是像当年二人初见时,明辉在山洞中呼来喝去问自己要吃的的样子。可惜自那以后,他所见的明辉就是真正的魔族尊主了。

        如明泽所言,他是带领魔族复兴的人物,又如何能将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上?

        贺云卿缓缓放下茶杯,开口道:“明尊主日理万机,如何能在本门浪费时间?”

        刚欲抬头便对上了明辉的眼睛。

        他目光黑白分明澄澈无比,专注的模样就好似星河洒下的银辉:“我这次来,只是想以朋友的身份看一看,你莫要想拦着我了,暂时我还没有离开的打算。”

        他态度果决,贺云卿便也没有多加阻拦,燕枯心扁了扁嘴,终是不忍违逆自家师兄的意愿,暗暗瞪了明辉一眼,便也将此页揭过了。

        只是明辉这话说完之后,屋内的气氛却是更尴尬了一分,几人也没有了开口的心思,略略敷衍了几句也就散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贺云卿与燕枯心均是闭关疗伤,门内事务则交给几位玄字辈的师伯处理。

        屋内。

        昆仑石百无聊赖地吊在床顶上晃晃悠悠的,盯着贺云卿尚未愈合的伤口直皱眉:“唉,为今之计,还是要快快加强你的实力啊!那血手老妖实力虽然强了一些,可比起大陆上真正的高手,却还是有些不够看。”

        贺云卿问道:“昆仑石,你可知道贺家?”

        昆仑石跳下床,略思忖了一会,才道:“贺家并非上古遗留下来的大家族,若是我推断得不错,贺家应是在修真界资源枯竭之始崛起的,那时许多大门派衰落,贺家夺走了许多珍贵秘籍才由此崛起,发展到如今,实力倒也不容小觑。你那两本秘籍,云隐术应是出自上古仙门,出云变却应是贺家自己钻研得出的。”

        “不过这些大家族一向嚣张惯了。这次他们派人过来对东域各门派动手,去奉天派的二人虽是最终灭于血手老妖之手,可毕竟奉天派被灭,玄机门却仍屹立不倒,他们难免会迁怒。”

        “嗯。”

        昆仑石说道:“待你伤好后,我便将我手上的法决交给你修炼,若是运气好,你想晋升元婴也是可以的。”

        贺云卿笑道:“还是等真正突破了再说吧。”

        一人一石便也不再出声,贺云卿静静闭上眼睛修炼,他体内灵气已渐无滞涩感,剑意也圆润了许多,只是那血手老妖出手着实狠辣,他体内暗伤足足修养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算有了好转。

        贺云卿的修为也就此稳定在金丹后期,暂时还没有突破的迹象。

        待他养好伤真正结束闭关状态时,已是两月之后了。

        自血手老妖那一仗过后,门内弟子均是朝气蓬勃,奋力修炼。因而贺云卿出来看时,反倒觉得门内弟子身上均多了一分肃杀之气,唯有经历过险恶,才能拥有的肃杀之气。

        他披着一件白色的袍子便向演武场走去。

        “贺师伯。”

        “贺师伯好。”

        “……”

        遇到弟子打招呼,贺云卿均是点点头,微笑以对。

        不一会儿,他便走到了演武场边。

        与他刚入玄机门时不同,此刻的演武场上聚满了弟子,三五成群相互切磋或是独自修炼,而那正中央站着的人却是让贺云卿有些吃惊,那人分明正是明辉。

        明辉穿着件靛蓝色的长袍,下摆几乎着地,若不细看,只以为他披着一件女子的长裙,此刻正被一群年轻弟子围在中央大声谈着什么。弟子们脸上笑容灿烂,明辉也没有任何不耐烦之色。过了一会儿,便见一个弟子从人群中走出来,将一套剑法走了一遍,明辉随后走到他身边,在剑身以及那弟子身上点了两下,那弟子满面通红却不住地点头,明辉方才将他放回去,再指导下一个弟子。

        他的神色认真无比,周身环绕的也是一股平易近人的气息,倒是与贺云卿记忆中的明辉大不一样了。

        作者有话要说:呦西,这章有六千字。

        码字的时候一个群都在为DM关站而愤怒,所以作者情绪也受了一点影响。

        不过更新依旧,作者会一直坚挺的。

        感谢

        归翛的地雷

        ╭(╯3╰)╮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