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 七十一章 来信

第 七十一章 来信

        岁月如梭,平静的日子又持续了两年,也是这两年的时间,让贺云卿的修为稳定在了元婴期,日夜苦修不辍之下,他体内灵气愈发充足,若非他以《云隐术》遮掩,恐怕早已被人看出了端倪。

        “贺师伯,掌门师伯请您前往听雪殿议事。”执事弟子恭敬地着头,并不敢多看贺云卿。贺云卿沉吟半晌,吩咐童子交给他一块上品灵晶,便一个人先往听雪殿走去。

        那执事弟子落在贺云卿身后半步,手指轻轻掂了掂那块晶莹剔透的灵晶,眼中闪着欢喜的笑意。作为执事弟子,他们的潜力自然敌不过内门弟子与核心弟子,平时也多是给掌门长老服务,连出任务的机会都很少,自然也挣不到多少灵晶。贺师伯前几年倒是冷冷清清从不与他们这些执事弟子多交流,这两年却好似转了性子似的不管谁来,总会拿到几块品质极好的灵晶,因而愿意往贺师伯门口凑的弟子也是越来越多。他还是因为这一年在长老那里评价好,才拿到往贺师伯这里汇报的机会。

        一转眼,二人便来到听雪殿门口。

        贺云卿迈步进去,只见燕枯心一个人垂手而立,正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古画。那执事弟子没有资格进殿,趁二人不注意,悄悄退了出去。

        “是开山碑那里的事情?”他走近燕枯心身边,问道。

        燕枯心点了点头:“等几位师伯师叔来了再慢慢商议,弟子已经去请了,等一会儿他们就来了。”

        过了片刻,门中几位玄字辈的长老全都来齐了。贺云卿他们这一辈的弟子中,也来了几个实力最为强劲的。燕枯心从画上移开视线,平摊开东域的地图,开口说道:“这次请各位师伯师叔过来是为了何事,各位应该已经清楚了。妖兽森林南部三百里处的开山碑忽然碎裂,据传,这是当年开山派藏宝的所在。开山派当年如何,不用我细说了吧?”

        “嗯。”玄济抚须一笑,“掌门的意思是……”

        “开山派的宝物如何珍贵倒在其次,然而这开山碑距离我玄机门不远,如今却偏偏被铁器宗抢得先机,且铁器宗如今又是二品宗门清远派的傀儡,难保他们除了强占宝藏外,又对我玄机门做出不利之事。”燕枯心手中忽然变出一张纸来,“观澜阁等四品宗门以及其他几家宗门掌门送信过来,言道绝不可以让铁器宗再扩张。商议之后,他们做出了一个决断,今日便是请各位师伯师叔听听,我们玄机门究竟是否要参与。”

        “掌门请讲。”

        “各宗派去人手同样守在开山碑附近,清远派虽厉害,可在中域毕竟也有仇敌,不可能把力量全部放到东域。铁器宗只是六品宗门,不足为患。而各宗的意思是,各门派按比例派出几位修士进入开山碑内,谁能夺宝,宝贝便属于谁。”

        “万万不可啊掌门!”

        燕枯心挑了挑眉:“于师弟请说。”

        贺云卿瞥了一眼,这于师弟与他们二人同辈,贺云卿未曾入门之前,这于师弟在内门弟子中便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如今他也已结成金丹,步入长老序列。

        “掌门,各位师伯,各派驻守开山碑,我玄机门不是更加危险了么?还有夺宝之事,按比例的话,四品宗门能派出的弟子便是我们的两倍,不说实力,便是比数目,我们便要弱了一筹。”

        于师弟话音一落,众修士中有人点头附和,有人皱眉深思,也有人盯着燕枯心,想要听他决断。燕枯心沉思半晌,叹道:“诸位,我玄机门势弱,多防备一些是没错。只是这次之事,各大宗门来信也只是走个过场,玄机门便是有再多意见,东域大部分宗门都已经同意了。”

        这话一出,场上众人均是沉默了下来。

        也是,他们还聚在一处商量如何应对,可是再好的应对法子,也抵不过旁人早已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那掌门,若是取完宝物,各派真的会对我玄机门不利么?”有修士问道。

        燕枯心摇了摇头:“这我却也不知。不过各位不妨想想,东域三十宗门已去其二,若是剩下的再内斗下去,中域那些虎视眈眈的二品宗门恐怕也会趁机在东域扩张,到时候,恐怕就不是一个铁器宗被侵占那么简单了。”

        那修士还想多问几句,却被一旁的修士推了推,讷讷退到了人群中。

        贺云卿一直看着燕枯心,见他眼中偶然闪过的一丝困倦之色,心中微微一动。

        事情既已定了下来,便也容不得更改。在场诸人都知晓,和东域乃至中域的几个庞然大物比起来,玄机门实在是太过渺小。与其由旁人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不如自己主动出击,去拼一拼,说不定也能杀出一条血路来。再说,经历了前掌门去世门派力量锐减、奉天派攻上山以及血手老妖出手,玄机门虽还是以往孱弱的玄机门,却又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玄机门。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玄机门经历了那么多,在血手老妖那样的妖魔手下尚能保全,又如何需要为了一个开山碑畏畏缩缩?

        想及此处,在场众人的神色便又坚定了许多:“那依掌门之见,我玄机门这次该派哪几位修士前去?”

        “我去吧!”贺云卿扫视了一周全场,“本门有几个名额?”

        燕枯心慢慢举起了三根手指。

        “既然贺师兄去了,那也算上师弟一个,跟着师兄后面长长见识。”一个身形略胖的修士站出来,憨憨的脸上全是无害的笑容。但贺云卿清楚,这家伙原本便是核心弟子,身形虽胖却尤擅风系法术,一身逃窜的功力出神入化无人能出其右,若是真是同他一起去,安全方面至少可以保障。

        正好,因为这家伙出自凡间的商贾之家,他也有了一个郑福星的名字。

        确实很有福气。

        贺云卿想了想,又开口说道:“我把云逸带过去吧,锻炼锻炼他,若是有什么情况,我也能护住他。”

        燕枯心点点头:“也好。近日各宗门的宗主也到了开山碑附近,我玄机门虽然人少,却也不能堕了本门的名声。师兄,过两日我便随你们一同前去开山碑,门中事务暂时由玄游师叔代我负责,玄济师伯,请您帮忙辅助玄游师叔。”

        玄济抚了抚须,黑脸少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掌门放心交给我便是。”

        原先还暗自乐呵的玄游子一张脸顿时皱成了苦瓜。天知道,他最怕的便是各种正经事情,让他处理门中事务还不如让他苦修一个月。然后,玄济师兄在玄字辈中排行靠前,又管着刑堂,他年纪最小又最爱犯事儿,栽在玄济师兄手里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最怕玄济师兄的黑脸了有木有!

        师侄还请三思!

        燕枯心只是微微一笑,玄游子敢肯定他从自家师侄的眼睛里看到了戏谑……还有小云卿,你那副夫唱夫随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玄游子尔康手说着不要,冷不防肩膀却被人重重拍了一下,他略一转头,眼珠子还没有转过来,便听耳畔响起一个厚重沉稳的声音:“玄游你都这个年纪了,竟还是如此不稳重。掌门既吩咐我协助于你,那明日一早,我们便在议事殿见面,共同商量一下门中事务。”

        见玄游子还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玄济的脸顿时黑了下来:“玄游,掌门既然将重担交付于你,你就该……”(此处省略两百字)

        玄济目前虽然不管着刑堂了,但是管起自己的小师弟来,却是一套接着一套,从修士的素养谈到了长老的责任,只把玄游子听得耳朵泛疼,立刻患上了点头病。

        而此时,殿内众修士已经渐渐散开,燕枯心趁众人不备,一把把师兄拖到了屋中。

        “你怎么偏把事情交给师叔?”贺云卿轻笑一声,身子却冷不防被这人扯到了床上,待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坐到了燕枯心身上,鼻尖均是这人的气息。燕枯心微微一笑,眼中带着狡黠:“谁让当初师叔千方百计的阻挠我?玄云师伯便算了,我知师兄你舍不得,可是师叔,哼哼哼哼……”玄游师叔对师兄说的那些话,还有每次都趁着他来之前凑到师兄跟前的事情,他可是都记得清清楚楚。

        燕枯心不满地哼哼几声:“君子报仇,十年不满。”

        “可君子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去报仇,我看你是小人才对。”

        燕枯心在贺云卿面颊上狠狠亲了一口:“若我不是小人,师兄总该被别人抢走了。”

        “其实这次我是想派几个年轻的弟子过去,再请一位师伯带队的。可是师兄你既然主动请缨,那我也不能不跟着过去了。”燕枯心道,“这样想着其实也不错,虽然我并不畏惧那几大宗门,可能多一分安全总是好的。”

        “嗯。”贺云卿点点头,“我如今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你的修为了。”

        燕枯心终是笑出声来,眼角的得意怎么也隐藏不掉:“师兄只需知道,整个东域都没有值得我畏惧的人便足够了。”

        四品宗门虽然是四品宗门,只不过是门中有一两位元婴后期的修士,又有十位以内的元婴期修士罢了。论起整体实力他们确实要远远强过玄机门,但说起个人实力,两年过去,燕枯心已有自信战胜血手老妖,如何会畏惧普通的元婴期修士。

        只是门中师伯师叔们虽知他修为晋入元婴,却只认为元婴期修士修为增长极慢,并不知他如今修为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他们不主动提起,燕枯心也没有将实力展示人前的打算。

        “师兄这次真的要带云逸去么?”燕枯心又问。

        贺云卿点了点头:“云逸修为已经到了金丹中期了,这小子也有些神鬼莫测的手段,他的安全并不需要我忧心多少。”

        燕枯心沉吟了半晌:“师兄既然舍得,师弟也没有舍不得的道理。此次前去开山碑,我担忧除了东域各门外,也会有中域的几大宗门安排修士进来。无论如何,师兄都要小心。还有云逸那小子,师兄最好先给他提个醒,他可是我看好的下任掌门,等到门中事务了结,也该在他身上加点担子了。”

        “嗯,我明白。”

        “谈完门中的事情,师兄总该把时间留给我……”燕枯心低声嘟囔着,“幸亏我下手快把师兄拉走了,玄云师伯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呢!”

        衣袂翻飞,夜色渐浓。

        作者有话要说:纯爱站还素没有开站,蠢作者的文无论是收藏,点击还是收益都到了历史最低。

        氮素,作者很坚强!

        好吧,蠢作者还陷在论文搞定的欢乐之中,~\(≧▽≦)/~啦啦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