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七十七章 虫袭

第七十七章 虫袭

        扭捏了半天,晚上休息前的时段,萧君临终是忍不住试探问贺云卿:“你可有明辉的消息?”

        贺云卿摇了摇头:“没有。”

        萧君临瞥了他半晌,得出了一个肯定的结论:“你倒真冷酷。”

        贺云卿含笑不语。

        所谓冷酷不冷酷,在贺师兄看来,只是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要对那人负责,不必纠缠,干净利落就好。

        又和他乱七八糟说了一通废话,萧君临挥着小手与贺云卿告别,推门而出,那道俊逸挺拔的身影已在默默等候,他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伸手握住贺云卿的手指:“谈完了?”

        贺云卿点点头:“谈完了。”

        秋夜风凉,两人绕着青石阶走了一圈,便绕回了玄楼。天空中明明暗暗闪着几颗星,贺云卿抬眼细细看了半刻,方才回到房中,泡了一个澡,回房睡觉。自从二人确定关系后,除了修炼等要紧事,燕枯心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他屋中。

        贺云卿用干布擦了擦头发:“我洗完了,你去洗吧。”

        燕枯心上前一步,双手轻抚着他湿漉漉的头发,让他整个身子倚在他怀中,方才道:“等等。”贺云卿便感觉一股热气自发顶渐渐升起,又带着微风般的触感,舒服极了,他半眯着眼,任燕枯心指尖摩挲着他的发,直至湿发在他手中渐渐变得干爽,贺云卿才轻推了他一把:“去洗澡。”

        燕枯心恋恋不舍地松开他的头发,去泡了一个温水澡,回来时,便见贺云卿倚着床头,静静看着一本泛黄的书。他不等贺云卿帮忙,便直接吹干了湿发,随意用一根细绳扎在脑后,并不在乎美观。刚刚靠近,贺云卿便拢起了他的发,解开细绳,帮他重新扎了扎,才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这样才好。”

        燕枯心微微一笑:“怎么样都好。”

        贺云卿瞟了他一眼:“我记得刚见面时,你倒是描红抹绿对自己的样貌看重得不得了,如今倒是什么都不在乎了。你那把大冬天也要拿出来扇风的扇子,我也好久不曾见到了。”

        “师弟倒不似师兄,每次出门都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师兄虽不及师弟花哨,可每次见到师兄,师兄周身上下均是精致到了极致。虽则只穿着门中的粗制道袍,却掩不住师兄的风情。”燕枯心说着,眉眼中漾起了快活的笑意,“再说,那时我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可如今我却发现,任是穿得再漂亮,都不及人长得好重要。师兄,难道你就没有觊觎过师弟我的美色?”

        贺云卿扭过头去不理他。

        燕枯心却有些不依不饶,硬是要从贺云卿口中问出答案来。贺云卿以书遮面不理他,燕枯心却仍是从他指缝中瞥见了那泛着微红的耳垂,心下顿时贮满了欣喜,从贺云卿手中夺过那本书,扔到不知哪个角落里。唇贴着贺云卿的脸颊亲了一大口,便是贺云卿连连推拒,脸上也沾上了某人的口水。

        燕师弟的心情更愉悦了。

        一夜至天明。萧君临一大早便守在贺云卿门口,见燕枯心大摇大摆从贺云卿房里出来,他双眼先是瞪得极大,随后冲燕枯心翻了一个毫无形象的白眼。坐下后,他看着贺云卿,询问道:“就定了是他了?”

        贺云卿倒了一杯茶给他,喝了两口方才接了他的话:“就是他了。整日喝茶也没意思,要不要我倒两杯酒给你,我爹娘给我带的,虽然不如修士平日喝的那般滋养,却也别有一番风味,我小师叔平日就最爱喝这个酒,若不是他近日忙着修炼,恐怕我这两瓶酒也藏不住。”

        萧君临明白贺云卿有转换话题的嫌疑,可是眼睛却终是暗淡了些许:“说来说去,还是父母亲对不住你。他们对你好么?”

        贺云卿吩咐童子将那瓶酒端来,斟满两个杯子,道:“很好。”

        贺云卿眸中闪着的微光很明显是幸福。贺家夫妇虽然只是一对平凡的夫妻,可是他们对于自己的恩情,却是贺云卿永远都没有办法报答的。甚至对比在他看来已经长歪了的萧君临,他二十多年的生命要幸福得太多。虽然贺家夫妇没有办法提供给他卓越的修炼环境,也没有给他萧家少主的尊贵地位,可是他们却给了他这人世间最珍贵的爱,这是从小就被教育承担起萧家少主责任的萧君临永远无法拥有的。在某种程度上,贺云卿要比萧君临幸福得多。

        微微叹了口气,萧君临道:“这样便好了。”他喝了一口酒,赞叹道:“好酒!”

        贺云卿一笑:“我估计小师叔这会儿就已经在路上了。”在别的问题上玄游子这家伙只有被虐的命,但是一说到喝酒,整个玄机门恐怕都没有鼻子比他更灵的了。再说离开之前燕枯心特意把门派重担交付他,又派了玄济师伯监视……算算时间,也到了玄游子来诉苦的时候了。

        萧君临呆呆看了贺云卿一眼,见他脸上的笑容丝毫不似作伪,整个人也洋溢着一股年轻无比的气息。他默默叹了口气,感受到唇齿间的香辣滋味,忽然生出一股迷茫的感觉来。

        越靠近,便越是了解。如今,他渐渐相信,贺云卿说不要明辉,应该真的不要了。而他母亲希望他以弟弟的身份感化他,恐怕更是不可能了。

        萧君临所以为的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其实他早就不在乎了。

        这么想着,萧君临心头除了失望之外,便也生不出旁的情绪。甚至因为二人是双生子的缘故,他有时候也会将自己代入贺云卿,若是自己遭遇贺云卿所经历的一切,他会如何?

        于是便是萧君临,也不得不承认,或许贺云卿的选择就是对的。

        玄游子果然很快就到了。酝酿了满腹的抱怨在看到桌上两瓶酒的一刻消失得干干净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便是贺云卿向他介绍萧君临的身份,玄游子都好似神游一般点着头,隔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盯着萧君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等他终于恢复了正常,玄游子却是忍不住颓丧加心酸起来,照他的话说就是:“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一个都了不得,遥想我当年……”伤春悲秋,长吁短叹,只哀怨自己没有这般离奇的经历。一转眼,两瓶酒就这么被解决了一瓶半。

        贺云卿问道:“师叔修为到金丹期了?”

        玄游子嘚瑟地点了点头,忽然又垂下脑袋来:“没有小云卿你厉害。”

        贺云卿道:“玄游师叔和玄济师伯一同掌管门派事务后,倒是有担当了不少。玄济师伯一向忠心负责,对玄游师叔你也是无比关心,日后若是师弟有事,门中还是要交给师叔你了。”

        玄游子一个大白眼珠子就翻了过来:“你还敢说,我是为了谁啊?”

        “别以为两瓶酒就能敷衍我。”玄游子故作凶狠地瞪着他,“你根本没法想象这段时日我遭了多大的难……”想到那个脸黑心黑的师兄,玄游子的小心肝就忍不住跳了出来。左右瞅着玄济根本没法出现,他敲了敲桌子,开口道:“玄济师兄还是管着刑堂好,不,他应该去凡间干那些当官的活儿,只需往那儿一站,什么凶神恶煞的都退避三舍,比门神还要管用!”

        玄游子说着,还比出了一个夸张的手势。

        贺云卿但笑不语。一旁的萧君临也以手掩面,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玄游子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很多时候,*们都很敏感。

        他脖子僵硬了一般转过头去,第一眼就瞥见了脸庞黑黑眼珠儿黑黑心黑手黑的玄济师兄……最可怕的是,玄济居然冲他扯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来,玄游子怀疑,玄济全身最白的地方应该就是这一口好牙了,又白又锋利,让他想到了凡间刽子手们用的铡刀。他脖子瞬间便是一凉,扯出一个饱含着后悔哀求哭诉可怜的表情来:“玄济师兄。”

        玄济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玄游师弟。”

        “师兄我不是故意的……”

        玄济点了点头,好似很赞同他的话:“师弟的建议,我会慢慢考虑的。近日总听师弟说心情烦躁不想修炼,师兄暗想应是有恶鬼作祟。这样罢,既然师兄比门神还要管用,师兄便替师弟去看着门,好让师弟能够安心修炼,安心休息。”

        “师兄……”

        玄游子还欲再喊两声,却在玄济的身后看到了某个笑意盈盈的家伙。新仇加上旧恨,玄游子瞪了燕枯心两下,却又忍不住哀怨起来。

        自从燕师侄当了掌门……他的生活,似乎就好像惨了那么一点?

        玄游子两口酒没有喝完,便被玄济拽了回去。房中只剩三人,闲谈了一会儿,萧君临无事可干,便也打算离去。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执事弟子的气息。那弟子速度极快,偏偏气息极其不稳,甚至有灵力溃散的危险。三人对视一眼,均从彼此眼中察觉到了严肃的气息。

        “掌门,毒虫来袭,长风楼被灭,本门外出历练的弟子无一生还,毒虫已攻至开山碑东北,再过不久便要攻上山来!”

        那弟子粗粗喘了两口气,便直直栽倒在门外,顷刻间气息全无了。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3╰)╮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