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七十九章 过渡

第七十九章 过渡

        那年轻人个子高挺,面庞如玉,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眼看似没有焦点,却分明已经将贺家里里外外打量了一番。贺老爷虽不修仙,却仍是能感觉到那道不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贺老爷忍不住又看了那年轻人一眼。这一看,他心下却有些惴惴,那脸廓,那鼻子……简直和他们家云卿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虽然总体看起来并不太像,可贺老爷却仍能寻到一丝熟悉感。

        二十多年前贺云卿被抱回来时的场景历历在目,他推开门,便看到陈伯把一个小小的襁褓塞到了他怀里,那孩子不哭也不笑,他只以为这孩子是生了病才被丢了的,然而到现在,当年那个小小的团子已经成长为如今清逸的青年,也成了贺家夫妇的骄傲。贺老爷忍不住去瞟自家儿子的脸,却见他仍是一副冷静到极点的模样,看不出半分异常。

        莫名其妙地,贺老爷仍是忍不住有些担忧……云卿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呢?

        外面传来敲门声。

        几人一看,陈伯带着那头威风凛凛的雪狼从门外进来,雪狼惬意地踱着步子,时不时到陈伯腿边蹭蹭,被陈伯拍了脑袋便不甘不愿地缩到一边,委屈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贺老爷哈哈大笑:“陈伯你爱捡东西的毛病还是没改啊!”

        陈伯一笑:“改不了了改不了了,都到这时候了,这辈子铁定改不了!”

        几人又是欣慰又是悲伤,想及那些无故丢了性命的仆从,又想及自己能安然地活着,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有什么情绪才好。

        时间紧迫,贺云卿也不可能在贺家多待,吃了一顿饭后,几人合力在贺家大门前设下一道抵御的法阵,将前后院都覆盖在其中,便纵是金丹期修士前来,也不会伤害到贺家夫妇。除此之外,贺云卿也在法阵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若是真有什么人对贺家不利,他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他轻轻抱了抱贺老爷,转过来又抱了抱贺夫人,离开之前,他特意去门口与陈伯告别,几个老人的泪水沾在他的衣袖上,让贺云卿的心头不由也酸涩了起来。

        贺老爷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就像贺云卿仍是一个小团子的时候那样。粗糙的大手刮过他的头发,温柔又满溢关心。不知不觉间,贺云卿已经比贺老爷高出了一个头,而贺老爷,纵然有丹药的相助,眉梢间却仍隐隐显出老态来。唯一不变的,是他们对贺云卿的关爱。

        “放心去做你的事吧,爹娘等着你回来。”贺老爷嘱咐道,“如今世道不太平,爹知道你有本事,可小心谨慎还是要有的。”

        贺云卿冲他点了点头。

        “我家云卿性子倔,要是他冲动了,你们做朋友的,帮忙提点提点他。”说到最后,这个威严决断了大半辈子的老人,眼眶竟也红了。

        一路上,贺云卿一直沉默着。那二人见他不开口,便也一直没有说话,跟在他身后抿唇沉默着。萧君临眼中甚至有丝羡慕之意,却被他隐藏得很好,根本无人察觉。相比较平日的秀丽风光,一路行来,无论是青山还是碧水,总透着一股萧索之意。

        初入门内,燕枯心便要立即处理与此次怪虫袭击相关的事情,门中几位师叔便前往听雪殿共同商议事务,贺云卿则与萧君临一起坐在半山石桌旁,静静品着浓茶。

        萧君临道:“你……过得不错。”

        “嗯,我父母待我极好,他们只求我平安幸福过一世,对我没有什么要求。”贺云卿托着杯底:“也可能因为我不是他们亲生儿子的缘故吧,若我是……”想了想,贺云卿却是露出一丝笑来,便是他是亲生的,难道那两个老人就舍得把责任压给他?

        从很早很早以前,贺云卿就明白,他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萧君临手托着腮,眼底也有一丝笑意:“这样我就放心了。”

        贺云卿递了一杯茶给他,白净的瓷杯被茶叶染成晕黄:“别想太多,虽然刚见面的时候我觉得你的精神有些不对,但现在看来,倒也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坏。”

        “只是因为你是我哥哥。”萧君临露出一丝苦笑来,“如果不是这样,我一定会忍不住对你动手的。”正是因为贺云卿是他哥哥,又是被父母抛弃的那一个,他便没有办法如同对付其他人一般对付贺云卿。他既羡慕,却又忍不住在心中偷偷换了一下二人的位置,如果他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设想了很多遍,萧君临终于认识到,设想终究只是设想,不会成真。而明辉,永远不会爱上他。这一点,在贺云卿从萧家离开的时候,更为清晰。

        萧君临甚至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

        对明辉的执念便没有了先前那么深刻,现在的萧君临,对于萧家少主的身份有了更多的认同感,或许他仍没有办法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但他已学着去进入萧家的核心,慢慢学习。

        他不会成为父亲那样冷酷无情的男人,也不会放弃自己作为萧家少主的责任。就像从一场漫无边际的梦中醒来,而现实,却不是他所想象的美好模样。

        “我该走了。”萧君临搁下茶杯,正欲踏步前行,他却忽然感觉到传讯符有异动,当下不顾贺云卿还在场,他打开传讯符,脸色倏然变幻不定,眉眼间的惊愕便无比直白地展示在贺云卿面前。他出声问道:“怎么了?”

        萧君临手臂一个不稳,一杯滚烫的茶水便从石桌上翻了下来,瓷身摔了个粉碎,响声惊人。贺云卿站起身来,与他相对而视,手臂攀上他,做出一个“安心”的表情,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萧君临先是摇了摇头,隔了半天方才嗫嚅道:“父亲遭受伏击,生死不明,族中修士死伤大半,萧家诸人已经迁入上古时的避难之地,北域已为贺家所据。”

        贺云卿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萧君临道:“传讯符中,抱朴特意告知我不要回去,北域现在到处都是贺家的眼线,我便是回去了,恐怕也会遭遇危机。他告诉我,若是父亲伤重难愈,自会让我回去,但如今,他只让我在北域等待机会……”说了片刻,萧君临的声音越来越低,带着难以言说的颓败,“我是不是太没用了?其实抱朴也知道,我实力有些弱,便是回去了,恐怕也不是那些人的对手,怕还是要给家族招祸……”

        贺云卿拍拍他的肩膀:“别这么想。”

        “这样罢,你便与我们一同待在玄机门,过几日便让枯心向外探听消息,贺家如今虽然势大,然而其用心险恶,毒虫又是邪恶至极的东西,未免不会引起反扑。”贺云卿道:“修真世界何其广大,能人异士数不胜数,又如何是一个贺家便能轻易控制的呢?如今这局势,不过是贺家有备而来,而各门派世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罢了。”

        说到“贺家”的时候,贺云卿心头颇有些不爽……不管怎么样,他现在还是姓贺的呢,真是,现在他总有种自己是Boss的即视感。

        萧君临略略思考了一阵:“那我便听你的。”

        贺云卿点点头:“不管如何,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第一要务,贺家强,你比他更强就好了。”

        萧君临“嗯”了一声,忽然道:“你应该也知道那个传言吧,家族那个所谓双生子的传言。其实我有时候会想,那个会把萧家带入毁灭的会不会是我,而不是你。在父亲对我最为失望的时候,我根本不知晓你的存在,但我现在知道了你的身份,而你又比我冷静,又比我努力,会不会,那个人是我,父亲从一开始就选错了呢?”

        话音刚落,萧君临便觉得自己头顶受了重重一击,一抬头,他便看到贺云卿的拳头狠狠捶着他的脑袋,瞪着他:“胡乱说什么呢,那种乱七八糟的传言你居然也信,真不知道是该说你笨还是说你蠢!双生子是上天注定,就算萧家血脉特殊,也不是不可能出现双生子。再说,若是萧家真把灭亡的原因归咎在一个刚刚出生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身上,我很难理解,萧家是怎么从远古走到现在的。”

        贺云卿冷哼一声:“若是小屁孩子也能决定一个家族的兴亡,那萧家合该灭亡几百次了。你别乱想,专心留在这里修炼便是。”

        “可是……”

        见他还在犹豫,贺云卿更加不耐烦了,胡乱瞪了他一眼,道:“你是哥哥还是我是哥哥?”

        萧君临瘪嘴:“你是。”

        贺云卿扫了他一眼:“既然我是,就听我的,别胡乱做决定。”

        “哦。”

        兄弟二人的交锋以贺云卿的成功结束。他愉快地替萧君临做了决定,另一方面却也更为急切地想办法提高自己的修为。

        几乎每一日都有门派遭遇毒虫攻击或是被侵占的消息传来。

        修真界就如同一锅即将沸腾的水一般动荡不安,便是玄机门这样一直处于边缘的宗门,也渐渐多了一分危机感。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