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八十二章 云竹

第八十二章 云竹

        那女修年纪不大,行事却极为狠辣,虽然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但她的模样轮廓,贺云卿却依稀仍记得。那应该算是燕枯心与贺云卿合谋致死的第一个人,但二人却都没有后悔遗憾的意思,毕竟她虽为女子,却比一般男子要歹毒许多,差点将贺云卿害死却丝毫不知悔改,反倒以权势压迫宗门。

        虽为女子,也足以称作修真界的渣滓。

        但比之那女修,让贺云卿印象更深刻的却是那时燕枯心使出的手段。那时他不过筑基期修为,竟能在飞云宗一干金丹期修士的眼皮底下毫无声息地解决了那女修,手段凌厉到那时的贺云卿想起来都有些震惊。想来,燕枯心所要讲的秘密就和这件事有关。

        贺云卿有些激动,并不是说他想要挖到燕枯心秘密,而是对即将到来的大事件的某种期待感……总觉得他能听到一段传奇的经历。

        外挂什么的,绝对不可能只他自己有。

        燕枯心见他面上一派端穆肃静,一双眼却闪着莫名的神采,心知他又在胡思乱想些别的了,面上掠起一丝浅浅的笑意。他知,自家师兄一贯是这样的性格,那张脸看起来面无表情,但仔细观察,总能从他面上发掘出些什么。

        “我曾经过一处古迹,从中得到了一位大能的传承……”究竟如何得到传承的,燕枯心也没有多谈,但贺云卿很清楚,他所付出的代价一定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我那时候修为低,还不能将所有传承融会贯通,一直到现在,我才将之彻底钻研清楚。”

        “那将灵力融合为一之法,我亦是近期才掌握贯通。”燕枯心解释道,眼中绽出异样的光芒来,“若是我二人合作,则可以将灵力融合起来对敌。此外,这法子也可以将对手的灵力转为己用,虽非魔道一途,却也差之不远矣,只是没有魔道功法那般邪恶罢了。”

        他说话间,便伸出双手将贺云卿的手拢住,贺云卿便觉体内灵力如细流般涌入燕枯心体内,最终化于无形。其实这法子与魔道吸食他人灵力的功法区别相差并不大,但将二人灵力相容之法,却是极为难得的。

        燕枯心收了动作,却没有把手臂收回,反而在贺云卿腰腹处停留了片刻,待得贺云卿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整个人已落入燕枯心的掌控之中。

        燕枯心手掌轻轻一挥,满室亮光在顷刻间化为黑暗,帘帐落下,又是一夜春光。

        一转眼,便是几人前往中域的时候。沐家及天极城在中域以西设下修真盟的据点,专为对付贺家而来。燕枯心去信早已在几十天前到达,修真盟自是来信赞颂了一番玄机门为修真界奉献的精神,也赞赏了一番他们的识时务。燕枯心冷笑着又回了一封过去,表达了自己对修真盟的崇敬以及加入修真盟的兴奋之情。

        五年之中,燕枯心修为大涨,看到那封信时,他表情并无波动,但那一刻的威压却足以震天撼地。贺云卿那时就站在他身边,体内灵力竟也受干扰一般发生了变化。然而燕枯心转换得极快,贺云卿欲要运功抵挡时,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了。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贺云卿方才发觉自己和燕枯心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也才知道,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燕枯心究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贺云卿自己也不是软弱的人,看到这样的变化后,他心中并没有任何嫉妒,他也愿意承认,如今的他和燕枯心确实已经角色互换了。但要让贺云卿在燕枯心的羽翼保护下生活,他却是一点也不愿意的。因而只需体内发生一点变化,贺云卿便会毫不犹豫地闭关修炼,便是燕枯心过来相扰,他也不予理睬。无论如何,他并不打算一直依赖于燕枯心,他也有他的自尊。

        待修为稳定下来的时候,燕枯心带着贺云卿以及玄云子一起前往中域,萧君临改换容貌,化作服侍四人的童子,也跟着上了路。离去之前,燕枯心在门中布下法阵,又安排玄游子及云逸处理门中事务,万事皆备后,几人便往修真盟而去。

        沿途之中,贺云卿也遇到了几个熟人,云峥及柳长河皆在其中,燕枯心看到他们的第一眼便黑了脸,但他毕竟是一派掌门,身边的又是玄云子和萧君临之类根本算不上盟友的家伙,若是刻意撒娇卖萌,恐怕要被几人嘲笑。于是在行路时,燕掌门潇洒快意豪气干云,但私下里,某人一副怨男的模样总让贺云卿有些忍俊不禁。

        萧君临不屑地撇了撇嘴:“切,又是老套路。”

        燕枯心翻了个白眼过去,老套路又怎样,只需获得师兄的真心,什么套路都是有用的。

        云峥与柳长河也是各自的门派收到了修真盟的邀约,才跟在掌门后面过来的。几家掌门或许讳莫如深,但作为弟子,云峥柳长河显然没有这样的避忌,将自己知晓的秘密与贺云卿说了一遍。

        “修真盟说起来是天下宗门结盟,但其实就是被几大世家和仙门操控着。偏偏比起贺家,他们内部极不安稳,各自为政,才设立不久就在贺家手下吃了大亏,因而那些聪明人才会想到将我们这些小门派拉拢过去的主意。”云峥讥笑道:“贺云卿,你们玄机门怎么也被算上了?”

        贺云卿皱眉道:“我怀疑是有人作祟。”

        毕竟玄机门只是一个小小的八品宗门而已,便是燕枯心的实力极强,却也不足以引起天极城那等旁人大物的注意,甚至邀他们加入修真盟。别的不说,东域诸宗门中,被邀前去的也只有五品以上的宗门而已。

        “到底是谁,等到了那儿就知道了。”燕枯心微微一笑,眸中滑过一丝冷色。

        一路前行,不过两日,几人便到达了修真盟的驻地。云峥柳长河因是随宗门长辈前来,相谈了一会便回到了各自的宗门中,并未同行。

        修真盟位于中域以西,恰好在西南北中四域的交界处,唯独离东域最远。当然,这也与东域实力五域中最弱有关。刚刚进入城内,燕枯心出示了掌门信物后,至内城时,却又被几个似笑非笑的修士拦了下来。

        “玄机门是个什么门派?”那守城修士“哈哈”笑了两声,便去问他身边的修士。那人苦思冥想了半天,方才道:“林师兄,我只听说过天极城,却真没听过什么玄机门,那是什么门派?”

        那林师兄皱眉道:“不知什么小门派,居然也拿着信物在盟中乱晃,外城的家伙是干什么吃的!”说罢,他又去核对燕枯心手中的掌门信物,却不说他们究竟能否进入。

        燕枯心道:“这是修真盟发来的信件,你们需要查看一下么?”

        不待那林姓修士开口,几人便听身后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香风扫过,几人只见一抬小轿出现,下一刻,便是一双精致无比的绣鞋。那林姓修士先是一阵愕然,下一秒,脸上绽放出谄媚的笑容:“原来是颜夫人,夫人来此有何事?”

        那女子自小轿内缓缓走下来,面貌绝美,一颦一笑俱是带着风情。她执着身旁女婢的手,声音清朗:“只是听得这处有些吵,却不想,竟是遇到了故人。”

        话音一落,颜夫人的脸便完完整整露在二人面前,赫然便是十数年前被燕枯心亲手处理掉的、曾经服侍过贺燕二人的云竹。

        将她卖出去之后,燕枯心前两年也曾暗暗监视她,只是后来门中事务渐渐多了起来,他便也没有再多加关注,想不到竟然能在这样的场合下重遇。

        燕枯心暗忖,来者不善啊!他与贺云卿默默交换了一个眼神,立刻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云竹微微一笑,姣好的面上没有一丝皱纹,脸若白玉,唇比花娇,怎么也不似当初那个野心勃勃却见识短浅的少女。贺云卿大略一看,发现她修为竟也升至金丹期,再对比那林姓修士对待他们与云竹的不同态度,不用想,贺云卿也知是怎么一回事了。

        想来那暗中作祟将玄机门搅入此事的,应该也是此女无疑了。

        倒真是个有本事的,无论走到哪儿都能搅风搅雨。若不是贺云卿自信自己并无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且自己所行并非恶事,恐怕也要怀疑这云竹会不会是什么小说的女主角,上演少女の逆袭。

        当然,依照云竹的个性,不作践他们几人一番,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来是颜夫人的故人啊!”那林姓修士看向玄机门一行人的表情立即柔和了许多,“想必他们加入本盟也是夫人一手促成的吧?”他暗暗嘀咕着这几个土包子运气还真够好的,居然与颜夫人搭上了线。要知道,眼下修真界中各处纷乱到了极致,对于正道修士而言,修真盟可是极好的避难之所。

        云竹掩唇轻笑,一股难言的魅力自她周身散发开来:“我哪有这样的本事?不过是近日见少主苦思忧虑,想为少主分些忧罢了。我当年也曾是玄机门的一份子,只是玄机门家大业大,容不下我罢了。哎,想想便觉得有些伤心,不过若不是如此,我又如何能识得少主。林道友,你便帮着我好好招呼招呼他们罢,想必从东域来此,他们也不容易。”

        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便是傻瓜,也都该明白颜夫人的意思了。

        作者有话要说:云竹又来了~

        感谢

        巧克力菠萝味的地雷

        (づ ̄3 ̄)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6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