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师兄 > 第八十七章 伯父

第八十七章 伯父

        燕枯心缓缓倾身下来,盯着那人沉沉看了半晌。只一眼,他便看出,这人并非那些阴冷森寒的贺家之人,这个人的身上,没有漠然到骨子里的冷静,也没有丑恶到深处的野心,有的只是愤怒与那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愤怒。

        这人看着不过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模样,一身实力也已到达元婴以上的境界。燕枯心盯着他看了片刻,却终是没有从这人眼中看出任何秘密的情绪。

        他拍了拍手掌,挑衅地望着明辉:“你看出什么了么?”

        明辉摇了摇头,一抬头便看到了倚在窗边的贺云卿,他眼神微闪,又仿佛不经意地盯着那人看了一眼,目中满是探究的神色。

        他问燕枯心:“你没有看出来?”

        燕枯心轻轻摇头。比起几人来,那被绑缚的人心情无疑差了许多,他恶狠狠地瞪着明辉与贺云卿,龇着牙,白牙红脸相映之间,倒是有种古怪的和谐感。明辉轻轻叩着桌面,道:“他什么都不愿说,我们也只能使出法子搜搜他的魂。我们初来南域,什么都弄不清楚又怎么成?”

        那人听得这话,眸子闪了闪,却又很快暗淡了下去。片刻之后,似乎是历经了长久的挣扎,他嘶哑着嗓子问道:“你们初来南域?”

        他的声音不止嘶哑,便是口音都透着一股古怪的感觉。但南域异族极多,各族之间确实有属于本族的独特语言,他这样的情形倒也算正常。

        明辉轻轻颔首。

        本以为这人要多透露些什么,没成想,只说了一句,他便彻底闭口不谈了,任凭他们怎么激怒,这人都是紧咬着一口牙,半个字都不肯吐出来。

        明辉沉默了一会。片刻之后,他手指伸展,点着这人的头顶:“搜魂之法极为伤人,我劝你还是早些说为妙。”

        那人咬着牙,感受到明辉体内庞大却又纯净到了极致的灵力,这不仅是他平生未见,在这几年中,整个南域也未曾出过这般强大的修士。再看看四周,几个年轻的修士看似无害,目光却如开刃的剑一般,透着凛然的杀气。

        难道……这人目中闪过一丝怀疑之色,挣扎了片刻,却仍是梗着脖子不愿开口。

        “呼啦……”电光火石之间,窗外忽有一人横冲直撞地冲了进来,撞碎了圆木栏杆,贺云卿恰好站在窗前,下意识地拔剑出招,这人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看清来人面孔的刹那,那被绑着的人神色蓦然一变,眼中的挣扎转变成了怒气与悲哀:“你来做什么?”

        “少游!我来救你!”那人栽在地上的模样滑稽无比,明明自己都处在包围之中了,却还口口声声说要来救人。然而,这人的神情却是真挚无比,脸上带着笨拙讨好的笑意,似乎全然不知自己的处境。

        那名为少游的男子狠狠捶着地面,他灵力被控,手掌很快因为摧残渗出血来。随后赶来的男子显然有些慌张,盯着他的手掌不肯转移视线:“少游,是我不好,我又惹你生气了。”

        贺云卿冷眼看着,这名为少游的男子分明是不愿这人落入他们手中,才警告这人不许来救。谁知这人不仅大咧咧地来了,还以为少游只是生气。其实少游生气的,是以为今日都会死在他们手中吧!

        到了此刻,贺云卿心中的防备也渐渐散去,以他对贺家的了解,这人应该不是贺家的探子。

        若是有这般浑然天成的伪装,那他们几人被骗过,也是命中注定。

        就在此刻,明辉的忽然出声把陷入哀伤情绪中的二人拉了回来,他盯着少游的脸看了半晌,问道:“你是贺家人?”

        少游眼中闪现厉芒:“你又是什么人?”

        明辉拍着手掌:“我是何人并不重要,你只需回答,你是否为贺家之人?”

        少游神色微动,却并不应答。

        听得明辉这般说,贺云卿终是将视线投向了那名为少游的男子。先前一眼他看得并不清晰,此刻再看,他却发现,这人的模样分明有些眼熟,就好像他在哪里看到过一般。贺云卿迈开步子,愈发靠近那名为少游的男子。那人面目带着红,脸上沾了些脏污,却无损于他的相貌。贺云卿脑中蓦然灵光一闪:“贺少游?!”

        贺少游尚能保持镇定,但那后来的男子却是张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让贺云卿立刻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难怪这人如此眼熟!难怪他听到少游这名字,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修真界重传承,男子亦是极重自己的名号,或许有时会因形势的转变而换一个假名,但在熟悉的人面前,多还是用真名。

        而少游这两个字,他分明在自家老爹面前说过,正是他那离家前往南域奇兽门的大伯的名字。他自左道蕴口中得知,伯父被逐出奇兽门,成为饲兽人,却不知,他竟能在今日与他重遇。若是自家父亲知晓了,恐怕也会很高兴的吧!

        不注意不知道,贺云卿观察了片刻,便发现这人脸部的轮廓和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像极了贺老爷,只是这人看起来更年轻些。若是让二人在一处,旁人恐怕以为贺少游才是贺老爷的儿子,谁能想到,这人竟是贺老爷的亲大哥。

        明辉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若是细看,旁人甚至能从他眼中寻出狡黠来。

        而那一端,被贺云卿直接叫破名字的贺少游,却是死死瞪着贺云卿,眼中闪着强烈的防备情绪。贺云卿微微一笑:“我是贺云卿。”

        那人面上防备之色更甚。

        贺云卿心知他是把自己当成了贺家的子弟,遂解释道:“我并非那个贺家之人。我家祖辈乃是贺家旁支,自贺家带了几套秘籍逃出,便在安陵城一处农庄定居下来。我父有一兄长,年少时被南域奇兽门带离,十数年没有消息,我想,那个人应该就是你。”

        属于贺少游的年少时的记忆立刻如同平铺的画卷一般缓缓展开,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有些不适应这种突然的转变。面前的年轻修士修为如同瀚海一般深邃,便是他最巅峰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实力。他弟弟的孩子?怎么会?

        一去南域踏上修仙之途,他其实已经选择抛弃了俗世中的一切。他脑海中的弟弟只是一个光着屁股到处乱跑的小屁孩,而如今,六七十年过去,他以为作为凡人的弟弟早该不在这世间了。一生历经波折,他也曾想起过乡间无忧无虑的生活,也曾质疑过,自己的选择是否真的正确。可大多数时候,他只能苦笑着回答自己,无论正确不正确,他也没有回头路可走。

        贺少游哑着嗓子问道:“他们还好吗?”

        贺云卿答道:“爹娘和陈伯生活在一起,都还好。”

        贺少游粗喘了一口气,点着头,这才将视线投向了他一直未曾细细关注的年轻修士。这年轻人相貌虽生得极好,可在贺少游看来,这等相貌,并非贺家子弟所有。

        贺云卿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我并非爹亲生。”

        他的答案让贺少游略微怔愣了一下,却也让他心头那丝防备彻底消散了干净。若是先前还有值得怀疑的地方,现在,不管如何,他都不相信,这一批人是贺家派到南域的。上首的那个修士修为乃是贺少游闻所未闻,便是贺家攻入南域,其中实力最强者恐怕也难以与他相较。而面前修士的话虽然不足以让他全信,毕竟他这些年的经历,若是细挖,也是能寻到的。应该是他们的态度吧,贺少游心中暗想。这一行人中没有毒虫没有威胁,想来根本就不是贺家的风格。

        因为贺家根本不会放任他们活着。

        在场众人中,最为诧异的便是燕枯心。他着实没有办法理清,怎么先前还被他言语激怒的家伙,一转眼居然成了贺云卿的长辈,还是他的大伯!

        燕枯心和贺云卿是道侣,所以,贺云卿的长辈也就是燕枯心的长辈。

        燕师弟森森觉得无语。他将目光转向明辉,却发现这人眼角含笑一副了然的模样,显然早已知晓了一切,却放任燕枯心像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在长辈面前丢足了脸。

        数天相处的经验让燕师弟得出了一个结论:有明辉在的地方,他总是很倒霉,明辉就是他的灾星。

        认亲完毕,明辉卸下了对贺少游的束缚,吩咐手下人带贺少游进去洗漱收拾了一番,待贺少游打理干净走出来,他的原本面貌终是彻底地展现在众人面前,这下,谁都要感叹一声明辉的慧眼如炬。这人当真像极了贺老爷!便是萧君临与贺老爷亦有几面之缘,此刻也不由得感叹出声。

        落座之后,贺少游便将他这么多年来的经历细细讲给贺云卿听。他原先确是在奇兽门,却因修炼了祖辈留下来的贺家的法决被察觉,从而被逐出奇兽门,被抓去当了饲兽人。而陪在他身边的希尼,正是那个部落的少主。

        其中苦楚贺少游大多掠过不提,但贺云卿还是从他脸上发现了端倪。当贺少游提及饲兽的那段经历时,希尼的手一直握住他的手,面上满是紧张懊悔的神色,似乎很害怕贺少游回忆起那段过去。而想及希尼破窗而入时那副小心翼翼的神色以及贺少游之前的表现,贺云卿瞬间便明白了一切。

        他的大伯一定吃了很多苦,而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你们呢?”贺少游问道。

        贺云卿便将这么多年的事情挑了几件说给贺少游听。听得贺家夫妇一生平顺,陈伯也能安享晚年,贺少游频频颔首:“其实他们这般过着,也是一件好事,修仙一途,着实危机重重。”听得几人差点被贺家毒虫所害,贺少游目中溢满愤怒:“贺家着实太过。你可知为何这南域人迹全无,我又为何被你们捉来?”

        明辉双目一亮,暗中和萧君临对了个眼色。

        贺少游道:“南域本就是虫兽的天下。天下毒虫,又有何处比得上南域?自数年之前,贺家便已经瞄上了南域,他暗中与南域几大宗族部落合作,研究那古怪毒虫,而就在前些年,毒虫方才制成,因而贺家的野心才摆到了明面上。”

        他苦笑一声:“南域就是毒虫的大本营,你们应该知晓,毒虫受白骨所控,将那白骨毁损,毒虫就会失去依靠。”

        贺云卿点点头:“确实如此。”

        “而那毒虫却依然源源不断出现在大陆各域,你可知,这是为何?”贺少游深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一般,一字一顿地开口:“因为南域,有一块专门供给毒虫力量的巨尸,乃是一不知名姓的上古大能逝世之后的尸体,却被贺家用来专门培养毒虫。巨尸不亡,毒虫也不会消亡。且贺家为了将这巨尸的力量最大化,竟以修士之灵饲养巨尸。南域本就有些饲兽的秘法,饲尸之法与饲兽类似,因而那毒虫制成之日,便是南域修士遭遇之时。我与悉尼侥幸躲过一劫,我们也纠结了一批未遭毒手的修士暗中藏了起来。只可惜我们实力太过微弱,根本没有办法与贺家相抗,反而有人被贺家暗中捉了去。”

        “此次我们知晓有大批修士前来离火城,我便过来查看一番。”贺少游面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谁知才刚刚冒了个头,就被你们察觉了。我本以为你们是贺家派过来的人,若真是这样,恐怕我们也没有活路可言了。”

        听了贺少游一席话,在场诸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明辉轻轻转着手中的圆玉,问道:“你可知那巨尸在何处?”

        贺少游轻轻点头:“南域诸人中,迄今还知晓巨尸之秘的,恐怕也只有我们二人了。”他转头看了希尼一眼:“希尼的部落恰好探听到了巨尸的讯息,只是那四周不仅有修士镇守,巨尸本身的力量亦是强大无比,若无完全的把握,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明辉应下了他的话:“你若是想住在这里便住下,你也可以将其他人都接过来。我们初来南域,对南域诸事并不熟悉,若有你们相助,也能省些麻烦。”

        贺少游自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趁着夜色,他与希尼二人飞身前去二人避难之所。希尼追在他身后不放手:“少游,我错了!”

        贺少游怒目圆瞪:“你哪里错了?我不是说过你守在那里,我出去探测便好。你脾气冲动易怒,又容易被骗,偏偏还以为自己有多本事……”

        被爱人这般贬低,希尼自是极为不愿,嘟囔着道:“我有你说的这么差么?”

        贺少游挑了挑眉:“更差。”

        希尼皱了皱眉:“可最后不还是没事了么?你可知,你数个时辰不归,我心里该有多惊慌,扎叔也劝过我了,可我就是不敢等。我只有你了少游,我只有你了。”

        听他这么说,贺少游眉头间凹出一个深深的皱痕,一张很是平凡的面孔竟突兀生出了一股不和谐感。希尼见他这样便是一慌,暗暗责怨自己撒娇撒过了头——他的少游,最是听不惯这样甜腻的情话。其实二人初见时,贺少游虽是饲兽人,却被派到希尼身边伺候。希尼性子傲娇,时日久了谁都受不了,偏偏只有贺少游容得下他。两人的关系一度倒是非常好,只是到后来,某件事让贺少游明白,他的身份只是一个低微的饲兽人,而希尼却是整个部落的希望。

        当他在毒兽群中醒来,身上被咬出无数伤口,体内甚至流着黑血的时候,他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也更加冷酷,那时的贺少游甚至以为,他的血都是冷的。

        希尼不敢开口,只能耷拉着脑袋,数着自己的脚步,就好像地上有什么宝藏一般。若是真有可能的话,希尼倒是希望此刻地上能多一面镜子,让他能从其中看清少游藏起来的情绪。

        贺少游根本不理他,继续前行。希尼百无聊赖地瞅着四周的风景,脑中灵光一闪:“少游,等这件事了结,我们一起去东域看看你弟弟吧!想不到少游居然还有亲人再世,你那个侄子一看就是个乖孩子,真想有个那样的儿子啊……其实少游,这次我们要靠他们帮忙,可他们愿意帮我们,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以后就是你养着我了。”

        若是有熟识的人听到,定会喷出一口血来。其实希尼的模样看起来不过比贺云卿大了几岁,居然就能无耻地称赞人家可爱。

        唯恐贺少游不理他,希尼甚至腻着嗓子慢悠悠地喊了一声“主人~”。

        对于他的无耻程度,贺少游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第一句时他面色尚和缓了些许,此刻虽极力忍着,他的耳垂乃至整张脸颊都透着淡淡的红色。

        希尼瞪大了眼,盯着这让自己差点流口水的一幕,一丝一毫都不肯错过。天知道,多少年了,他的少游都没有对他流露过这么娇羞的情绪。

        若是贺云卿在此地,叔侄两个定会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感。

        他们身边的男人们,到底可以无耻到什么地步!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真实身份就是那个大伯哟~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398/176706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