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一章 任务

第一章 任务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人一旦要是出了名成了焦点,那麻烦事也就跟着多了。舒坚他们最近就深有感受。

        半个月前,总参作战部组织了一次全军的特种兵比武大赛,参赛队伍分别为七大军区以及海空军武警部队的代表队,每支队伍都是先后经过军区和军种内部的淘汰厮杀才走到这里,可谓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比赛一共十支队伍,每队四人组成一个作战小组。经过一周的比拼,最后代表海军参赛的某陆战旅蛟龙战斗小组,在不被外界看好的情况下,出人意料的在众多高手之中脱颖而出,夺得了最后的冠军。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其他参赛队伍的人员组成,都是由所属各部精挑细选久经历练的军官老兵,而蛟龙小组的四名成员则是年龄都刚二十出头,并且都是来自海军某陆战旅一团九连。除去组长舒坚是军官外,三名成员宋玉峰,袁青云,高翔均是入伍不到两年的战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获得这种赛制冠军,除了平时的努力训练,还有就是默契的配合,尤其是后者,比赛过程中的队员之间的心有灵犀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蛟龙战斗小组虽然组建才不过一年,但是正是凭借着彼此之间默契配合,在上千人的陆战旅能迅速异军突起。中尉舒坚虽然出生在南方,但是有着一米八三身高的北方人身材,四方大脸浓眉大眼,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门牙,给人阳光豪爽之感。爆破手宋玉峰是标准的燕赵大汉,来自河北唐山,身高和舒坚不分上下,国字脸三角眼,平时不说话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冷峻高傲的感觉,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典型的北方汉子,性格耿直,有一说一。卫生员袁青云来自福建,相比舒坚和宋玉峰他个子不算高,也就是一米七二的样子,长得也清秀隽逸,如果不是穿着军装,很容易让人觉得他是一位搞艺术的学生,相比宋玉峰的直爽豪放,袁青云则性格比较内向含蓄,和不熟悉的人在一起你很难看到他开口说话。狙击手高翔来自浙江,个子和袁青云差不多,圆圆的脸蛋一笑就露出两个小酒窝。性格开朗乐观,是连队有名的开心果,和谁都能聊的来,平日里见谁都是笑呵呵的,就是有个小缺点,爱发牢骚。

        获得这种比武的冠军,是名扬全军的毕生荣耀,放古代可是武状元。兄弟几个可高兴坏了。不过等到他们回到单位,那股子高兴劲很快就没了,先是接连几天的采访,各种军报的大小记者都来登门,不是让他们讲豪言壮语,就是拿着武器摆poss弄造型,恨不得他们四人各个都像兰博。好不容易这采访告一段落,接下来又是去就各兄弟单位做先进事迹报告,拿了名次嘛,当然要给兄弟单位分享一下成功的经验和心得,也给大伙鼓鼓劲,让他们也有个盼头。这就更折磨人了,每天四人像木头桩子一样端坐在主席台上,说着千遍一律的励志话语,不是感谢组织的培养,就是感谢领导的栽培,一连十多场这样的报告演讲重复下来,把这些平时只知道训练的大头兵弄的是外焦里嫩疲惫不堪。高翔忍不住私下和哥几个发牢骚,说好咱们好不容易拿个第一,现在看来感情没我们什么事,功劳全是组织和领导的。为此舒坚还狠狠的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他说“年轻人,吃水不忘挖井人,没有组织和领导给你这个平台,你能这么出名”?

        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大家都想好好休息了两天,可是心思不遂人愿,今日一大早舒坚又接了一项让他哭笑不得的差事,这回既不是接受采访,也不用去做演讲报告,而是要去配合什么科学家做实验。

        参谋长在给舒坚下达命令的时侯,神态端庄表情严肃,他说这是上级的最新指示,是领导点名要你们去的,按照一级战备标准执行准备,半个小时之后在大队机场集合,我在哪里等你们。

        舒坚心里那个憋屈,心说我们这些人除了训练外之外那会做什么实验,这简直不是胡闹?虽说心里不情愿,但他还不置于敢违抗命令,因为参谋长说了这是上级的指示,虽然这个上级也不知道是哪一级,但无论是哪一级的上级指示,都不是他这个中尉副连长所能反抗的。

        看到舒坚有些不痛快的表情,参谋长语重心长的说道“小舒啊!做人要踏实,不能因为取得了一点点小成绩就尾巴翘上天,要知道骄傲使人落后,虚心才能使人进步”。

        舒坚连忙应到“领导教导的是,我一定端正心态,积极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每项任务”。

        窝着一肚子怨气的舒坚回到连队后立即向小伙伴们传达了参谋长命令。军人嘛,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就算在不情愿也不能违抗。四人迅速的按照战备要求做好了准备,然后赶到了机场。上了直升机飞行了大约两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一处群山起伏的山谷之中。下了飞机后,从山谷树林里的一所房子内出来了一个老头,年约七十,满头银发,一脸沧桑,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过去就像个有学问的人。

        参谋长先是和那老头握了握手寒暄了几句,将舒坚四人交给了他之后就折回了飞机直接飞回去了。这个姓赵的老头也没和他客气,只是说非常感谢海军陆战旅首长们支持,这一忙完了就通知你们接他们回去。

        对于舒坚他们老赵那是满脸堆笑,一改刚才对参谋长的那种敷衍态度,他热情的笑道“欢迎四位勇士来到我这里,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赵大庆,是这核磁研究所的主任和负责人”。这老赵说话的语调抑扬顿挫,举手投足都像是位老领导的派头,这让舒坚想起来电视里我爱我家的那位贾老爷子。

        舒坚也向老赵介绍他的三个伙伴,他们分别是爆破手宋玉峰,河北唐山人,卫生员袁青云,福建厦门人,狙击手高翔,浙江台州人,大家都相互握手算是认识了。

        这是一处位于大山深处的科研机构,山谷之道路规划有序,绿树成荫。在树丛中散落着不少的三四层的灰色建筑,从斑驳的墙壁和褪色的标语就可以看出这些建筑应该是建设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左右的老房子。老赵告诉他们,这里以前是一家军工厂,属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三线工程,后来企业由军转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就搬离了这里去了城市,之后他们科研所就租用了这个地方,到现在也快二十年了,只是他们对这个地方也没做什么大的改变,所以这里一直还保持着以前的面貌。

        没多久他们来到了一所房子内。大家坐下后老赵说“在诸位来之前我就拿到了你们的全部资料,知道你们是今年全军比武的冠军,这让我很高兴也很放心,我需要的就是你们这样军事素质过硬,战斗凝集力强的军人团队,有了你们的加入,我相信这次实验一定会圆满成功的”。

        舒坚笑着答道“领导您过奖了,其实比武冠军也是有不少运气成分的,既然我们来了,那么一定会遵守上级的指示,全力配合好赵科学家您工作,您老要是有什么指示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就怕我们能力有限,帮不上赵老您什么忙”。

        老赵哈哈一笑,他说“舒副连长不要担心,其实这次我把你们找来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让你们陪我坐趟我新研发的磁悬浮列车,检验一下我的科技成果,很快就完事的”。

        舒坚有些惊讶的说道“真的还是假的?既然如此,那不如现在咱们就去陪您老坐上一坐您的这列车,感受一下您老的最新成果,如果行的话,早点完事我们也好返回部队不是”。

        老赵听了一愣,他说“你们不要休息一下”?

        舒坚笑着说“不用了,不就是坐了一下直升机,又不是什么辛苦事”。其他三人也跟着回答说不累。

        老赵笑了,“不愧是军人作风,行事就是果断爽快,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说实话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们的到来”。

        四人连口水都没喝就跟着老赵出了屋子,东走西转,曲里拐弯的来到了一个山洞内。进到里面发现这山洞不是一般的大,中央至少有两个篮球场的面积,四周洞壁有明显的人工开凿的痕迹。在洞的中间是一排轨道,一直从洞外通向洞内无尽漆黑深处,轨道上停放着一辆外形酷似动车车头的一辆机车。在机车两侧,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各种机器设备和电缆线路,洞内顶部一排光线强烈的照明大灯,此刻正将洞内照的是如同白昼。狙击手高翔看着那机车心想不会这就是他发明的所谓的磁悬浮列车吧!

        果不然老赵带着他们来到机车的驾驶舱旁,他打开机舱门,只见舱内有两排座椅,前排两个,后排三个。老赵让四人上车,舒坚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宋玉峰他们三个坐在后排,至于主驾驶位置,那肯定是留给老赵自己的了。

        五人坐好后,老赵说“这就是我研制的核磁机车,一会咱们就开着这车去兜风,你们几个先将安全带扣好,以防万一”。

        四人按照老赵的要求都系好了安全带。然后老赵下了车,他走到一处控制室内,动作迅速的按动了一些按钮,顿时洞内的机器和设备立刻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各种颜色的指示灯不停的交替闪烁。老赵则迅速的离开了控制室回到了机车上面,他关好了车门,然后又使劲的按了按手中的一个遥控器的按钮,顿时洞中机器发出了更为激烈的轰鸣。

        随着洞内机器设备的启动,舒坚透过驾驶舱的玻璃突然发现正前方山洞的深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洞,这个影洞随着机器的轰鸣声不断的增高也在不断的慢慢的变大,就像一个装满了黑色石油的湖面,泛着黑色的波光,这时老赵启动了机车,并且不断的加速,朝那个黑洞开冲过去,短短几秒钟的功夫,机车就撞上了那黑色的波光,瞬加将机车吞噬,舒坚就觉得刚才耳边的轰鸣声没了,眼前展现的是一片七彩的光环,如同一个万花筒般,机车就在这些光环中前行。

        不过很快光圈就消失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颠簸,一股巨大的推力从后而来,要不是安全带的束缚和他双手死死的顶着前操作台,说不定他就撞破玻璃飞出机车了。

        幸好颠簸没有持续很久,机车很快就停了下来。这时老赵打开了驾驶舱的灯光,在灯光的照射下,老赵脸色苍白一副痛苦的表情,嘴角还隐约有一丝血迹,他勉强的打开了照明灯后就趴倒在了机车的操作杆上。舒坚一看这样的情况吓了一大跳,连忙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并且大声的招呼后排的战友,说赵老好像受伤了。

        一听说老赵受伤了,大家也顾不上发生什么情况了,立即七手八脚的将老赵从驾驶舱里给弄了出来。机车好像还是在洞内,四周一片漆黑,舒坚和袁青云搀扶着老赵,宋玉峰和高翔则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照明设备,在两支狼眼电筒的照射下,他们这才发现整个机车的车轮全部深陷泥石之中,车厢底部都紧贴地面了,车身两侧坑坑洼洼伤痕累累,感情刚才机车是脱轨状态向前冲了一大段距离,幸好洞内狭窄没有发生侧翻,要不然就更罗嗦了。

        洞内地面很不平坦,到处都是乱石和坑洼,舒坚和袁青云搀扶着老赵,高翔在前开路,宋玉峰则在后断路,四人沿着机车的尾部像前摸索,走了大概十来分钟,他们终于看到了一个白色小光圈,高翔兴奋的说道:“哪里就是出口,先出去再说”。

        又走了一会大家出了洞口,外面的天地顿时豁然开朗,金色的阳光照在山谷,四处一片翠绿。他们把老赵平躺着放在洞口的草地上,袁青云拿出水壶给老赵灌了点水,舒坚则掏出来手机,准备打电话给120,不过他拨了两次都没反应,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一点信号都没有,这让他气愤不已。

        好在这时老赵睁开了眼睛,让众人惊喜不已。不过老赵睁开眼睛后先是看看了四周,然后又看了洞口,突然像打了鸡血一般弹坐了起来,他急切的向舒坚他们问道“咱们这是下车出来了”。

        舒坚说“是的,您老那试验场不行,跑的机车都脱轨了,我看您那机车不像是磁悬浮,根本就没浮起来,还弄得您也受伤昏迷了,所以我们只有先把您老弄出山洞,正准备给你叫救护车,可是这地方连手机信号都没有”。

        老赵听完顿时热泪盈眶,他一把攥住舒坚的手,神情激动的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小舒同志,我们成功了,成功了,我几十年的心血终于没白费”。

        舒坚有些不知所措,他对老赵说“您老这是怎么了,什么成功了?是实验吗”?

        赵大庆激动的点了点头说“是的,实验成功了,你们将会是这次实验成功最有力的见证者,我老了,日后创造奇迹就靠你们了”。

        他的话让舒坚四个都有点犯糊涂,实验成功了?我们好像什么也没做,就在那机车上坐了几分钟还脱轨了,现在机车还趴哪洞内呢!

        高翔咧着嘴笑道“我说赵老爷子,您可别高兴的太早,您那机车现在山洞里面都快散架了,看那情形是只有拆废铁了,还成功个鸟毛”。

        一听到高翔说起山洞,舒坚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不是他们开始跟着老赵上车的那个布满机器设备的山洞,也就是说机车带着他们来到了另外一个山洞。

        老赵此时情绪已经略微平静了,但是也许是刚才太激动了,本来就受伤的他此刻气息有些起伏,他说“小伙子们,告诉一个对于你们来说可能是不幸的消息,我们穿越了,我们回到了历史上的某一时刻了”。

        四人一听顿时傻眼了,彼此对视了一下,心说没听错?穿越了?高翔眨着眼睛对老早说道“您老没事吧,可别乱说胡话,不带这么玩的啊”!

        老赵叹了口气说道“我那有心思说胡话骗你们,别看我刚才受了点伤,但是我比你们谁都清醒,现在是高兴都来不及。告诉你们吧,刚才我们出来的山洞,就是开始我们登上机车的那个。你们没发觉不一样吧!这个山洞没有机器设备,还有这个山谷,其实就是日后我研究所驻地,当年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那时军工厂还没开建,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就是说我们至少回到了50年以前,我们刚才登上机车的时间是2013年,那么现在最少都在1963年以前了,具体是什么年月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们穿越了”。

        四人一听老赵这话脸都变色了,心说什么玩意,还真穿越了,这怎么回事?一切都太突然了,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那老赵也不知道是因为受了内伤还是刚才说话太多太激动,正当舒坚他们想再问他点什么的时候,老头突然脑袋一歪,整个人躺在袁青云怀里不动了。

        袁青云用手指在老赵鼻子上比划了一下说道“没事,他只是晕过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