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三章 林汉文

第三章 林汉文

        还好出发的时候是按照一级战备执行,大家都带了一个基数的弹药,要是和平常普通演习一样拿支空枪那就完蛋了,说不定刚才就要准备肉搏了。

        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舒坚让宋玉峰带着那汉子回到了自己身边,然后又让袁青云下去,把那腿部中弹还躺在山脚下呻吟的家伙也拖了上来,顺带捡回来两支他们被遗弃的枪。

        老赵拿起其中的一支看了看对舒坚说,这不是一般的火枪,乃是德国造的毛瑟步枪,不过时代应该比较早,属于十九世纪中后期的产品,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应该是毛瑟1871式步枪。

        高翔捡起另外一支也瞧了瞧,他说“赵老您还了解枪械?您不是搞物理研究的吗?不过这枪口径还挺大的”。

        老赵说“小高同志你可就不了解了,俺老赵年轻的时候也是玩枪的,之前我就说过,我曾在军工厂干过三年,所以我对这枪也算有点研究。这枪的口径应该是11mm,用的还是黑火药,开枪之后会有烟雾产生,不像你们用的枪,都是是用无烟火药的小口径步枪”。

        水泡子边缘的草地上现在有七个人,两个坐着的,五个站着的,彼此之间都在相互打量,而且都觉得对方稀奇。舒坚他们还好,至少之前就知道被老赵带着穿越了,现在看到这个时代的人,总算明白没穿多远,连明朝都没到。

        不过地上的那两位看他们的眼神就不一样,就差没把他们当成怪物,不过就算是觉得怪异,刚才逃命的那位汉子还是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冲着舒坚他们抱拳施礼说道:“在下林汉文,多谢几位壮士的救命之恩”。

        这林汉文年约四十的样子,个子不高但人看过去相当精神,四方大脸浓眉大眼,特别是那双眼睛,沉稳中带着刚毅,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位精明之人。照舒坚的估计,这人绝对不像是广西本地人,地上那位追他的家伙,长相倒是一看就像个广西仔。

        舒坚摆了摆手,他说大哥这是怎么搞得,给人追杀呢?要不是正巧碰上兄弟我们几个,估计你今天就要挂了。咱们这也算是缘分吧!小弟舒坚,这几位都是我兄弟,这位老者是我们家老爷子。俗话说的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所以林大哥就不用客气了。

        林汉文叹了口气说“原因是一言难尽!都怪我太大意了”。

        舒坚说你也别叹气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我想和你打听一下,现在是什么年月啊!

        林汉文听了不由得一愣,他说“几位是不是在这磨盘山转悠了很久没出去过,以至于现在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了?今日个是光绪二十九年四月初五,这里属于岑溪县境内,从这边往西再翻两座山就是藤县了”。

        光绪二十九年?高翔听到这话用胳膊捅了捅他身边的袁青云问道“光绪二十九年是哪一年啊!”

        袁青云白了他一眼,一脸坏笑的冲他答道“还能那一年,就是光绪二十九年呗!”

        高翔说“废话,我问的是公元多少年”?

        “公元多少年我也不知道,我历史不太好,要不你去问问老赵看,大科学家来的,他应该知道”,袁青云答道。

        高翔一摆手说“算了,那老货估计再多说几句话都要嗝屁了,我还是去问连副”。

        其实舒坚也不清楚这光绪二十九年到底是公元哪一年,不过应该属于晚清了,岑溪这个地方他也知道的,广西梧州下属的一个县,刚才老赵已经告诉过他们了。这说明他们现在还在之前的老军工厂附近不远,至于藤县他就更听说过了,袁崇焕和陈玉成的老家呗。

        一旁听着他们对话的老赵挪了过来,轻声的对舒坚说道“按照这姓林的所说,现在是光绪二十九年,也就是公元1903年,这样说来我们穿越了110年,你再问问这姓林的是干什么的,被人追杀的人我看也不是什么善类”。

        舒坚点了点头,他向林汉文说道“多谢林大哥相告,不瞒林大哥,我们兄弟几个和老爷子都是从南洋那边过来的,在这山里转悠了好些时日一直没转出去,不知道林大哥能否带我们走出这山,如果可以的话,在下不胜感激”。

        林汉文听了高翔的话不可置否,他说几位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如先到我的山寨小住几天,之后我们再谈出山之事如何。

        山寨,舒坚他们一下就明白了这姓林的角色了,这哥们还真不是善类。这年月还能有什么人会生活在山寨?土匪山贼呗。舒坚想了想自己几个就这副打扮还真不知道去哪里,特别是在这清朝,哪怕是末期,这没有辫子也是件??率拢?秸?蜕秸?桑?辽傧嚷涓鼋畔取s谑撬?鸬馈凹热涣执蟾缯饷词3檠?耄?切值芪乙补Ь床蝗绱用??投嘈涣执蟾缌恕薄?p>  林汉文一听舒坚答应了,顿时露出欣喜的表情,他说舒兄弟果然是爽快之人,那诸位请跟着我来吧,这里到我山寨也就一点路程了。

        高翔这时指着地上躺着的哪位说道“那这位怎么处理呢”?他望着这位之前一直抱着伤腿卷缩成一团的家伙说道“那你又是干嘛的,为什么追杀林大哥啊!官兵?捕头?”

        这家伙看到舒坚问他了,于是咬着牙回答道“小弟梁三明,是莫家的练勇”。

        林汉文走过来对舒坚说道“这家伙怎么处理舒兄弟你看着办”。

        这就是做人的高明之处,因为这梁三明是舒坚让人拖上来的,所以林汉文就算有杀了他的心思,也不好表露出来,他这是要看自己救命恩人的意见。

        舒坚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林大哥,咱们把这家伙也带上,现在他受伤了也跑不掉,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不如先留着他看看日后能不能派上用途”。

        林汉文说那就依舒兄弟意思,把这家伙也一起带上。

        高翔这时候又犯嘀咕了,他问袁青云练勇是什么玩意。

        袁青云不屑的说道“亏你还是大学生,练勇都不知道,读的书都让狗吃了咋的。练勇不就是训练好了的勇士嘛!我想应该是和我们一样,属于特种战斗人员,只是看这战斗力和我们相比差得远了些”。

        舒坚听到这里忍不住噗哧的笑了,他对袁青云说“你还是别给他解释了,就他的智商是没法理解你这么深奥的解释的,就像老赵说的那样,这不是你的强项,你先去帮林大哥还有那练勇两个把腿上的伤处理一下,这个简单问题交给我就好了”。

        然后他来到高翔面前对他说道“你和小袁两个还是大学生,在学校里读的是网游系吧!没事的时候不是玩网游玩手机,就是大吃大喝卡拉ok,也不知道多看些课外书充实自己,枉费国家对你们的培养,连个这么简单的历史常识都不知道。练勇是什么?练勇又叫团练,是旧社会动荡时期大户人家或者地主家私人花钱组织的武装,一来保卫自己的家产和家人,二来配合官兵镇压起义或者暴动的流民,用现代话来说就是私人军队或者雇佣军,明白不?”

        高翔听完不好意思的吐了下舌头,说“连副我错了,其实我在学校里学的是国际贸易,袁青云读的才是网游系”。

        袁青云处理了林汉文和那名练勇的腿伤,帮他们取出了弹头,并处理包扎好了伤口。那名练勇也不叫唤了,他知道要不是这几位穿着怪异的人留着他,姓林的土匪绝对会要了他命的,虽然他被这些人击伤的脚,但是现在他一点也不恨这些人。

        处理完后一行人跟着林汉文下了山坡去,大约又走了一个来小时,他们来到了一座大山前,这山和之前看到的山有些不同,除了山腰之下有些植被外,山体上部四周都是白色的岩石峭壁,一条小路从山脚直通山腰。林汉文告诉大家,这里就是白石岩,他的山寨所在地。

        众人沿着小路向上攀登,坡度也越来越陡,当山上最后一抹绿色即将褪去的时候,小路的尽头绝壁下出现了一个岩洞口。

        洞口简单的修建了一排木质的栅栏和木门,门口还有几个提着刀片子和梭镖之类武器的人在哪里站岗,看样子是这山寨中的喽罗。这些人一看到林汉文回来了,都显得非常的高兴,纷纷上前来打招呼。同时还有人向洞内大喊,“大当家的回来了”。不过当他们再看到舒坚他们,还有那名走路一瘸一拐的练勇的时候,顿时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心说大当家的带回的都是什么人。

        林汉文没有理会这些喽罗,而是笑容满面的招呼身后的舒坚他们道“这就是林某的山寨,地方简陋了点,还请诸位弟兄多多包涵”。

        众人刚想往洞内走,这时就从山洞内传来一很尖叫声“是爹爹回来了吗”。话应刚落,就看到里面跑出来一位女子,年约十*岁的样子,身高至少得有一米六五以上,穿着一身的小碎花布衣,扎着两条长长的辫子,体型矫健,匀称丰满,清秀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圆圆的小脸带着期盼的喜悦,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正所谓十八无丑妇,青春就是美。

        一出山洞这姑娘就目无旁人的朝林汉文扑了过去抱住,激动的叫了声爹。

        站在林汉文身后的舒坚等人看到这女孩都由得眼前一亮,心说这姓林的土匪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除了皮肤好像黑点外,绝对称得上是个美人胚子,高翔都不由得偷偷咽了口口水。

        林汉文抱着女儿拍了拍后背说道:“爹回来了,宝贝女儿肯定想坏了爹吧!来,爹给你介绍几位刚认识的朋友,这几位可都是爹的救命恩人啊!”说完林汉文转过身来,指着舒坚他们四个介绍道“这位是赵大爷,这位是舒大哥,还有袁大哥,宋大哥”。

        小姑娘这时才发现原来除了他爹之外还有这么多陌生人,立马少女独有的羞涩展露出来了,她满脸通红的低着头,双手不停的拨弄着自己的长辫子,怯声声的低声叫道“赵大爷好,舒大哥好,袁大哥好,宋大哥好。。。。。。”

        “你好林姑娘,我叫高翔,很高兴认识你”。还没等林汉文介绍高翔,高翔这小子自己就蹦出来自我介绍了。

        舒坚他们几个一看高翔这激动的样子,都不由的抿嘴偷笑,林汉文也是一惊,不过很快哈哈大笑冲女儿说道“对对对,这位是高翔兄弟,快叫高大哥”。

        小姑娘这下脸更红了,脑袋低得都快看不见脸了,声音轻的跟蚊子一样叫了句“高大哥好”。

        高翔这时也感觉到自己有些冲动了,顿时满脸发红,说话也有些结巴了,他说“好好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这下连年迈的老赵都忍不住笑了,他拍了拍高翔的肩膀说:“小伙子别激动,咱们既然来这里了,以后还怕没机会认识”。

        林汉文也笑着答道“老爷子说的对,既然来了我白石岩,那以就是兄弟姐妹了,有的是机会相处了。来来来,大家里面请”。

        林姑娘这时乖巧的退在一旁,让林汉文带着众人进来山洞,不过等到连那受伤的清兵梁三明都进去了,她发现没人了,这让她不由得顿时神情大变,转身就追回了山洞里面。

        虽然现在外面是白天,洞内却灯火通明,一个个燃烧的火盆分布在洞内的各个角落,不时的还有人往里面添加柴火。舒坚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典型的喀斯特溶洞。这种溶洞多分布在我国的西南,和北方窑洞的冬暖夏凉干燥清爽不同,这南方的溶洞内大多潮湿阴凉,比如桂林的银子岩和肇庆的七星岩就是其中著名的代表。这些岩洞在和平时期都是旅游景点,但是在这混乱时期,那就成了土匪山贼的栖身良所。

        舒坚他们一边走一边四处观察,从洞口进来之后没走一小段路就是一个主洞,大约有二百来平米的样子,感觉十分宽敞,地面是高地不平的石灰岩沉积物,在不平的地方有人工开凿的石阶便于行走。抬头仰望洞顶,许多尖尖钟乳倒挂之上,如同一柄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第一次看到的人都不免有些心惊胆颤。主洞的四周还有一些幽暗的通道和主厅连接,估计那是通往一些小分洞的,里面不时有人员进出往来。在主洞中央的一块平坦之地上,摆着几把椅子和一张桌子,看样子这是洞中会客和集会之所。

        众人跟随着林汉文来到了主洞中央,还没等林汉文招呼大家坐下,林家姑娘就冲了进来到了他的面前,脸上一副急切的表情冲林汉文问道:“爹,我哥呢,哥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这一下众人都愣住了,林汉文也是面色深沉,他轻声的对女儿说道“都怪你爹没用,你哥被莫老七那个鸟贼给抓了,爹也是拼死才跑了出来的,要不是这几位大哥出手相救,估计你今天连爹也见不到了”。

        林家小姑娘一听此话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声音呜咽的哭道:“爹你要赶快向办法救出哥来啊,我没了母亲,不想再没了哥,爹你一定要想办法救哥啊!”说着整个人都瘫趴在林汉文身上。

        林汉文眼泪也流了下来,他一边拍着女儿的后背一边咬牙说道“闺女放心,爹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把你哥救出来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